笔趣阁

第611章 大团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贵妃……”忽然,就在孟漓禾仍在怔仲之际,床上的诗韵艰难的开口。

    孟漓禾朝她看去,眼见她嘴唇微动,有什么想要急切的进行表达,赶紧问道:“诗韵,你要说什么?”

    “孩子……保……孩子……”诗韵断断续续的说着,声细如蚊,然而,大家却几乎全明白了。

    诗韵这是在告诉大家,若是二选一,她要留孩子。

    欧阳振却忽然摇头:“不,皇贵妃,请你无论如何都要保诗韵的命,孩子……不重要。”

    诗韵脸上泪水横流,目光凄凉坚决,使劲摇摇头:“不……阿振……我要……孩子。”

    欧阳振别过头不看她,亦是面色坚决。

    孟漓禾心酸无比。

    她如今也是身怀两个孩子的母亲,比谁都清楚,这孩子对母亲来说代表着什么。

    俗话都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世人也都是认为,只要大人活着,孩子还可以再生。

    可是,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恐怕没有办法体会到那种心情。

    若是在母亲和孩子中间只可以选择一个的时候,又有几个母亲可以做到舍掉孩子的命,只为了保自己呢?

    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一定都是奋不顾身的。

    咬咬牙,方才因为紧张还在颤抖的手忽然握紧了拳,仿佛一刹那,忽然就有了勇气一般。

    孟漓禾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看着她二人道:“诗韵,相信我,我一定会救活你们。好了,不要说话了,现在保留体力,等会按照我的吩咐做。”

    表哥给了生血丹,那东西虽说比现代的输血还差很远,但是听说,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为身体造血。

    至少,只要在失血过多前及时服用,便不会担心因失血而有生命危险。

    这也是她之后才知道的。

    若是当初自己的身上有这种东西,或许凤夜辰也不致如此。

    但是,同样的事情她不会允许发生两次,所以,这一次一定可以避免悲剧。

    诗韵点点头,她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主子。

    即便是,死在她的手中,也没有任何的不甘,所以,一时间,反而没有了任何畏惧。

    所以,不再多想,干脆闭上眼睛,集中精力保存着体力。

    孟漓禾咬咬牙,对手进行了一下清洗,终于伸了出去。

    孩子的脚只出来一部分,需要很小心的朝里推去。

    之后再找到另外一只,一同想办法将他们一起拉出来。

    只要完成这一步,基本上就算是成功了。

    可是这一步,却恰恰是接生最难,也是让孕妇最痛苦的一步。

    诗韵咬紧牙关挺着,为了孩子,没有什么痛苦不可以忍受。

    孟漓禾亦一刻也不能放松,集中起十二分的精力,努力想着在现代医学院时,所看过的资料。

    而且,窗外的苏子宸听到情况,也在外面帮她指挥着。

    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上滑落,汗水浸湿了衣衫。

    这个过程的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都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终于,一声孩子的啼哭,响亮的在屋中响起,却在这一刻,成为了最动听的乐曲。

    “是个男孩。”产婆开心的将孩子清洗好裹起,对诗韵也进行了清理,便开始对着每个人恭喜着。

    孟漓禾擦擦头上的汗,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

    她,成功了。

    诗韵已经累到极限,嘴唇干裂,脸色苍白,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从未这样幸福过。

    欧阳振倏地跪倒在地:“皇上和皇贵妃的大恩大德,属下没齿难忘!愿为皇上和皇贵妃生生世世做牛做马,予以报答!”

    孟漓禾赶紧站起身,准备将他扶起。

    然而,却觉得头一阵眩晕,身子倏地晃了一下。

    “皇贵妃!”一直在身边安静伺候着的豆蔻眼尖的发现,立刻大喊一声将她扶住。

    屋外,宇文澈脸色一变,不顾其他,直接闪身进屋。

    孟漓禾并没有晕倒,很快清醒了过来。

    看到宇文澈,赶紧命人将屏风移过来挡住诗韵的床榻。

    并且亦安慰大家道:“我没事,可能是因为有点累。”

    宇文澈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着她脸色亦有些不好,还是一把将她抱起,对着欧阳振道:“好好照顾诗韵。”

    说完,便从屋内走了出去。

    屋外,苏子宸见状赶紧过来:“禾儿,你方才怎么了?”

    “有点累,没事。”孟漓禾这会被宇文澈抱着,虽然也已经习惯,但是面对表哥还是有些害羞的,所以赶紧道,“我回去休息休息救好,你帮忙看看诗韵有没有事吧,为她开些补药。”

    苏子宸眉头微皱,还是点点头:“好,我回头再帮你检查。”

    宇文澈这才朝他点点头,大步朝自己的寝宫走去。

    依偎在宇文澈的臂弯,孟漓禾紧张了这么久的情绪彻底放松下来,干脆闭上眼,竟是很快沉沉睡去。

    宇文澈原本面色凝重,然而,低头看着她这样窝在自己怀中的睡颜,却是整个面部都变得柔和起来,连步伐都开始变慢变轻,生怕走路过猛吵醒了她。

    冷寂了许久的皇宫,再次沸腾了起来。

    天呐,一回来就这么抱着,这皇上对皇贵妃是有多宠啊!

    看看那眼神,看看那笑容。

    我滴个苍天大老爷,他们以后在皇宫伺候着,会不会每天被腻死!

    嗷嗷嗷!好想仰天长啸两嗓子是什么情况?

    而另一边,从太子府过来的下人们,面露鄙视的看着这群流着哈喇子的单身狗们。

    乡巴佬吗?

    真没见过市面!

    皇上和皇贵妃这才到哪啊!

    这根本就是太子府日常嘛!

    少见多怪!

    真是非常有优越感。

    而屋顶上,又重新坐上棉垫的胥,舒心的躺了下去。

    真好啊!

    所有人又团聚了。

    皇宫里还多了个小娃娃,很快,寝宫又可以多两个小娃娃。

    真是要很热闹了啊!

    夜亦是难得的面容和缓,经过了方才诗韵生子的惊心时刻,也亲历了那么久的战争。

    没有哪一次觉得现世安好,是多么美好的词。

    所以,也干脆在胥的身旁躺下,温柔道:“这一年月银没有没关系,我养你。”

    胥却勾勾唇角:“不用你养啊!”

    夜一愣,脸色有些僵。

    然后,就听到胥说道:“反正你说过,跟着皇上有的吃有的穿,还要银子做什么?”

    夜不由回想起当时两个人的对话,接着,嘴角一扬道:“不攒着银子娶媳妇了?”

    “不娶了。”胥依然闭着眼,然而嘴角却扬起的十分的高。

    夜眸光璀璨,也随后闭上眼,脸上亦是挂着平和又安稳的笑。

    不远处的屋顶,苍低着头刷刷刷,好久才画完。

    最后,才在画卷上本节名字——大团圆。

    寝宫内的床上,孟漓禾悠悠转醒,睁开眼才发现,寝宫内竟然已经燃起了烛火。

    竟然这么晚了么?

    不由有些好笑,她果然是吓的心累,一下子睡了这么久。

    然而,刚一准备起身,却听身旁,宇文澈的声音响起:“醒了?”

    孟漓禾一愣,转头看去,却见宇文澈此时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不由从床上坐起,诧异道:“澈,你一直在这陪着我?”

    宇文澈点点头:“嗯,担心你。”

    孟漓禾心里一暖,估计是方才的样子把他吓到了,不由吐吐舌:“我没事啦。”

    宇文澈却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地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没有多说话,只是将头埋进她的肩头。

    身子在微微的颤抖,仿佛是在害怕着什么。

    孟漓禾不由怔住,伸出手亦回抱住他,用手轻轻拍拍他的后背道:“澈,你怎么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宇文澈却只是更用力将她抱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感觉的到他的不安全感,孟漓禾轻叹了一口气,只好用力的贴近他,尽量给他安慰。

    半晌,宇文澈才说道:“我们生完这两个孩子,就不生了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让孟漓禾更加摸不着头脑。

    下意识问道:“你……不喜欢孩子吗?”

    毕竟,一般的皇上都坐拥三千后宫,佳丽无数,自然子嗣也是众多。

    而如今这后宫如果就她一个人的话,她的确想要多生几个的,而且,她明明记得,宇文澈说过喜欢孩子多啊!

    宇文澈却只是摇摇头,低声道:“太危险了。”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宇文澈到底在怕什么。

    恐怕,是诗韵这次比较凶险的生子经历,吓到他了吧?

    其实也的确,古代的技术比较落后,生孩子的确要比现代危险的多。

    不过,可以因此而体谅妻子,宁愿不多生孩子的男人,却真的不多。

    尤其,他的身份还是一个皇上。

    心里自然感动不已,不过,还是故作轻松的宽慰他道:“顺其自然吧,我们都很喜欢孩子啊!不是很多人都很顺利的生了?而且你看啊,我遇到过这么多危险,最后都逢凶化吉,说明有老天眷顾,不怕。”

    宇文澈自是知道,大部分的女人生孩子还是比较顺利的。

    只是,哪怕有一点点的危险,他也不愿意让孟漓禾去面对。

    他再也无法承受可能会失去孟漓禾的痛苦了。

    可是,眼看孟漓禾并不这样打算,宇文澈终于将她从自己的怀抱中放开,抓着她的胳膊,看着他的脸认真道:“那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