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10章 战争停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吓了一跳,不由朝前看去,却是一愣。

    “胥?你这是做什么?”

    “属下保护不利,请皇贵妃责罚。”胥低着头跪在那里,语气里含着满满的内疚。

    孟漓禾瞬间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说道:“这事不怪你,谁知道有人正路不走,喜欢学老鼠挖地道,快起来吧。”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嘴角抽搐。

    他们的皇贵妃说话就是这么犀利。

    然而,胥依然跪着不起,非常坚持道:“那也怪属下不够细心,没有及时发现。”

    孟漓禾皱皱眉,刚想继续劝说,却听一旁宇文澈说道:“没错,做事不利,不论原因都该罚。”

    胥立即大声说道:“请皇上责罚!”

    孟漓禾不由带着不满的看向宇文澈,什么情况啊!

    不是说了这暗卫给她了么?

    怎么还跑出来搅局?

    却听宇文澈继续说道:“就罚你一年内没有月银吧。”

    胥一愣,却也立即回道:“属下领罚。”

    说完,便直接消失,隐在了某颗树上。

    孟漓禾有些无语,这古代真的是没有劳动法啊!

    人家为你出生入死,还一扣扣一年,真是好同情古代的劳动人民没有地方去申冤啊!

    你个黑心主子。

    然而,正在用目光谴责他,却看到他似乎抬头看向一个地方。

    不由也顺着目光看去,只见树上,深出两只手,正在对着下面抱拳。

    孟漓禾:?……

    所以说,这是为了夜?

    你们主仆这么腹黑,还能不能好了?

    心好累。

    就是可怜她的小暗卫,这一年没有银子的日子,又不知道要承受多少某人的“欺负”,签订多少“丧权辱国”的约定呢!

    真是想想就……莫名好奇呀!

    苍你赶紧密切贴近“敌人”阵营之外,务必将详情画出来,实在不行整个番外也好啊!

    也是有追求,服气。

    总之,一切就像这即将到来的夏天一样,温暖而美好了起来。

    冰雪彻底消融,阳光洒满每个角落,新生命也在茁壮成长。

    而宇文澈和孟漓禾也终于踏上了归程,只不过,因为照顾着孟漓禾的身子,回城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一路上走一会就歇一会,或者出来散散步,毕竟,孕妇不宜长期久坐,要适当运动才好。

    不过,大军们倒是完全没有怨言。

    这等可以时常看现场版秀恩爱的日子哪儿找去?

    以前在军营里最多看看话本好吗?

    这一幕幕简直就是最好的奖赏,其他什么都不再重要,感觉这点精神食粮可以吃几年!

    所以,尽量的秀吧!

    让秀恩爱来的更猛烈些!

    而管玉带领的大军与他们同行了一段时日,也因为方向问题,很快与他们分道扬镳。

    不过,如今两国是亲家关系,所以士兵们之间也明显和谐了许多。

    甚至于在分手时还有些恋恋不舍。

    毕竟,一同经历过生死,还一同赶了一段路,说了这么久的话啊!

    而且,要见面好难,真是伤感。

    孟漓禾也是颇为伤感,就差一个冲动和管玉回去看哥哥。

    吓得宇文澈果断加快了行军速度,省得她待会反悔,又想去了怎么办。

    毕竟,孕妇是非常多愁善感,而且经常会冒出奇奇怪怪的想法的,他非常懂。

    由此可见,至高无上的皇上同志最近看书的画风又进行了怎样的变化。

    总之,比较悠哉的行程很快结束,殇庆国的京城近在咫尺。

    一如临行前一般,百姓们列队欢迎,甚至还拉上了长长的条幅。

    毕竟,这可是欢迎保家卫国的英雄,再不是什么肃穆的气氛,整个京城内外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宇文澈和孟漓禾也从马车上走下,缓缓走向由皇宫而来,特意为他们准备的轿子。

    毕竟,轿子比马车舒服多了,有条件的时候就一定要给媳妇最好的,这就是宇文澈的宗旨。

    孟漓禾的身材本就纤瘦,而怀孕四个月,孕肚已经显露无余,加上肚子里还是两个,自然比一般孕妇的肚子要大上一些。

    所以,待她从马车上一走下,百姓们瞬间就沸腾了!

    倒不是因为看到她也从战场归来感到惊讶,毕竟,他们早就听说了皇贵妃为寻皇帝,千里迢迢带着自己国家的军队前去支援这一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

    他们惊讶的是,原来皇贵妃已经有喜了!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去了战场!一定是真爱,毋庸置疑!

    简直都要哭好吗?好感人!

    所以,一时间,街道两旁又有人开始垂泪,这如花一般的人儿哦,怎么受得了那冰冷的战场,想想就心疼。

    孟漓禾保持着微笑走进轿中,轿起的那一刹那,瞬间朝后仰去。

    天呐,这群老百姓,戏都好足哦!

    这么一会还不知道脑补了多大一场戏,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看起来,这次不知道又多了多少真爱粉,也是压力颇大。

    宇文澈好笑的将孟漓禾的头扳到自己的肩膀上,心里甚是宽慰。

    这一次,孟漓禾的地位已定,再也不可动摇。

    而那些曾经妄图伤害她的人,也是时候全部连根拔起了。

    轿子很快在皇宫内的寝宫前停下,宇文澈牵着孟漓禾的手一同走下。

    看着这无比熟悉地方,孟漓禾终于露出一抹舒心的笑,终于回家了。

    然而,还没迈进寝宫大门,就见有小太监匆匆来报:“奴才参见皇上,皇贵妃!那个诗韵小姐她……”

    “她怎么了?”身边,欧阳振忽然出现,焦急的询问。

    “她要生了,不过好像是难产,太医们和产婆们都在。”小太监赶紧说道。

    本来一个暗卫而已,轮不到他这么紧张。

    但是,这可是皇贵妃的人,所以他们回来,还是第一时间就赶过来汇报。

    欧阳振一听,焦急的看了一眼,只见宇文澈对他点了点头,当即不再顾其他,直接闪身飞进。

    孟漓禾脸色也是一变:“神医在吗?”

    “回太子妃,神医如今不在宫中。”

    孟漓禾皱皱眉,不在宫中,难不成出宫去玩了吗?

    不过,此时也没有多想,赶紧道:“快去看看。”

    “别急。”身边,苏子宸按住她的肩膀,“有表哥在。”

    孟漓禾脚步一顿,莫名安心了许多。

    对啊,虽然师傅不在,但表哥还在,诗韵一定没有事。

    压抑又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屋内传出,孟漓禾眉头一皱,快步朝屋内走去。

    然而,门口的产婆却立即将她拦住:“皇贵妃,这里面有污秽,您身子有孕,小心冲撞了您。”

    孟漓禾却执意要进去:“本宫不信这个。”

    产婆完全不敢让步,只是为难的看着宇文澈。

    宇文澈面色凝重,看了孟漓禾一眼,却只是道:“小心点。”

    孟漓禾眼眸光芒闪烁,朝他点了点头。

    产婆见状叹了口气,赶紧让开,不过也还是让旁边的人躲开,避免让脏东西沾染到她。

    床上,诗韵已经面色苍白,满头大汗。

    欧阳振早已在身边,握着她的手,给她轻声安慰。

    不过,断没有想到孟漓禾会来,所以看到时还是吓了一跳,赶紧站起道:“皇贵妃您怎么进来了?”

    孟漓禾二话不说,将苏子宸方才给她的生血药丸,给诗韵喂下去。

    诗韵亦是一愣,但力气耗损过多,让她此时只是动了动唇,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有双目晶莹,满满的感动。

    孟漓禾拍拍她的肩,温和道:“没事。”

    接着,就走到产婆那边,然而,只是看了一眼,却顿时吓了一跳。

    因为那孩子如今只出来一只脚,而那产婆竟然还在使劲向外拽!

    孟漓禾赶紧大喊:“停下!”

    ?她虽然前世学的是法医,但也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

    这是胎儿的位置不对,头朝上,所以会难产。

    ?这种情况,若是靠蛮力将孩子扯出来,大人和孩子都有危险。

    ?就算侥幸保住性命,孩子的腿也有可能会出问题。

    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确的生产方式。

    ?所以,她才果断的喊了停。

    产婆闻言愣住,不明白皇贵妃这是为何?

    然而,却听孟漓禾又道:“将这只脚送回去,两只脚一定要一起出来才行。”

    产婆吓了一跳,这怎么还有送回去的道理?当即杵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好?

    孟漓禾急的直跺脚,产婆看样子并不会,而表哥虽然在,但却是个男人,实在是不方便。

    怎么办呢!

    时间越发紧迫,每多一秒都是危险,孟漓禾终于咬咬牙,看向欧阳振和诗韵道:“你们信不信我?”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欧阳振便点了点头,诗韵亦是眨眨眼,神色不仅未变得紧张,反而好像还放松了许多。

    时间紧迫,孟漓禾不再多想,直接走过去:“让我来!”

    产婆们一惊,皇贵妃接生,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快走开!耽误了时辰你们负的了责吗?”孟漓禾声色俱厉。

    宫里的人几乎没有看到她这样凶狠过。

    当即吓得不敢多言,全部站到了一旁。

    孟漓禾随即坐到床边。

    大量的鲜血映入眼帘,甚至让她一阵眩晕。

    她面对过无数尸体,多恐怖的都有,但却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

    因为她现在面对的是两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