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9章 冥冥之中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已经确认了,现在辰风国上下已经全部知晓凤公主失踪与皇贵妃无关,而且大军也全部撤离边境,已经回了辰风国的皇都。”屋内,王将军对着坐在书桌旁的宇文澈禀告着。

    宇文澈点点头,望着桌上那一封《和平条约》,终于还是提起了笔。

    殇庆国,辰风国,风邑国,三足鼎立的局面,早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之久。

    而这数百年的期间,有无数的皇帝想要吞并过另外两个国家,但几乎都以失败告终。

    比如说,殇庆国的先皇,曾经攻打过风邑国,然也是只取得了短暂的胜利,拿下了对方十座城池告终,其根本原因,也并非是想见好就收,而是勉强打下去,对本国亦没有什么好处。

    这一次,殇庆国与辰风国的拉锯战,也表明了,想彻底攻占一个国家,是多么的不容易。

    而宇文澈原本就没有侵入他国国土之心。

    只不过,这一次的《和平条约》,却是凤夜辰主动提出来的。

    没有任何附加条款,只是约定,从此不对彼此的国土进行侵占。

    原因,想必除了想通很难彻底攻占那个道理,相信那件事也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签下名字,盖上殇庆国专用的印章。

    两国和平相处,从此尘埃落定。

    王将军将这份合约收起,双手紧握,退出屋子。

    宇文澈叹了一口气,转回头,走到床边。

    十天了,孟漓禾自那日之后还未醒。

    每日都有许多补元气的珍稀药草进肚子,也眼看着她的脸色日渐红润了起来,然而,依然还是没有睁开眼。

    宇文澈可真是体会了何为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听说他那日高烧,孟漓禾就是这样在身边陪着他唤醒他的。

    现在这么快,床上等着被唤醒的就是她了。

    想到此,不禁拉起孟漓禾的手,一只手还刮了刮她的鼻子,眼神极度温柔,语气也十分宠溺的说道:“你呀,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我只是让你唤了一晚,你却让我唤了十天都不肯醒。”

    然而,这话音方落,就听到一个高亢的声音传来:“那是因为你唤的太温柔了,你吓唬吓唬她说不定就醒了。”

    宇文澈转过头,看着管玉就这么直接冲进来,倒也熟视无睹。

    这几日大概是熟了,这女人不仅完全不拘礼了,反而当真将他们当成一家人说话很是随便。

    果然是在军营长大的女子,完全不一样。

    不过,他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而想的是,以后自己的女儿绝对要远离军营。

    要软软的,萌萌的,看一眼心都要化了。

    那才是自己的女儿,绝对不可以扔到军营里和糟汉子混的大大咧咧。

    如今看来,也真是一物降一物。

    孟漓江那种人,竟然喜欢这样的女人,也是匪夷所思。

    然而,就是走了这么一回神,就给管玉逮到机会丢下一句话:“漓禾,我和你说,你再不醒,你的两个孩子就有危险了。”

    宇文澈脸色倏地一冷,身上煞气瞬间涌起。

    不论是谁,也绝对不可以说他的孩子。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就听床上,孟漓禾的声音虚弱的响起:“孩子,我的孩子……”

    宇文澈顿时一愣,转过头一把拉住她的手,惊喜道:“小雨,你醒了?”

    孟漓禾悠悠的转醒,然而,一睁开眼就是紧紧抓住宇文澈的手:“澈,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她这些日子并非真的完全没有清醒,但却浑浑噩噩,总觉得精气无法完全集中起来。

    就像是身体里忽然被抽离了一些力气,或者说是元气,必须要等到全部汇集在一起,她才有力气睁开眼。

    而她的脑子,却又有时候是活跃的。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偶尔会看到发生过的一些事情的画面,只是却也无法动用脑力去思考。

    而方才听到那句话,却让她一个紧张间,像是将所有飘散的元气全部汇集,一下便醒了过来。

    管玉亦是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还当真让孟漓禾醒了,赶紧开心道:“哇,我就说管用吧。”

    孟漓禾面露不解,而且神情依然很是担忧。

    宇文澈方才想要对管玉发的怒气,因为孟漓禾的忽然醒来而消失殆尽,看着她焦急的样子赶紧安抚道:“我们的孩子没事。”

    “真的?”孟漓禾有些不敢相信,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腹部。

    她记得当日发生的事,为了救凤夜辰,用了那秘籍之术。

    当时情况紧急没有想那么多,如今才一阵阵后怕自己腹中的孩子。

    “真的。”宇文澈郑重的点点头。

    看着宇文澈如此认真,孟漓禾这才放下心来,却觉得浑身有些没有力气。

    不过,倒也瞬间想的通,表哥说过,秘术是用内力救人,想来自己的内力如今已经完全没有了吧?

    正想着,却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不由转头看去,只见苏子宸衣袂飘飘,很是淡定的走了进来。

    见到她醒来,并没有很意外,只是走近道:“比我预想的早醒了一刻钟。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管玉一愣:“表哥,你知道?”

    “不错。”苏子宸点点头,“我昨日号过脉,元气差不多快要恢复了,所以算了算,应该是今日这会。”

    宇文澈挑挑眉,带着些不爽的瞥了一眼管玉。

    所以说,他媳妇醒来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管玉也有点窘迫,她还真以为自己起了多大作用呢。

    苏子宸眼珠一转,又笑道:“不过,恢复也不一定立即醒,若是有外界刺激会更好。”

    管玉眼前一亮,立即瞪向宇文澈。

    那意思就是明显的叫嚣,满满都是就说还是我的功劳吧?

    宇文澈转过头,懒得理她。

    一边,孟漓禾有些无奈,这两个人说白了还真的有点八字不合啊,不管过了多久见面,只要正常状态,气场就不太合。

    不过,也懒得搭理他们,而是对苏子宸回答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不过表哥,我的孩子没有受影响吧?”

    “他们都很顽强,放心吧。”苏子宸微笑道。

    孟漓禾这才把心落到了肚子里,看着腹部自言自语道:“那就好,只要孩子没事,内力完全没了也没有关系。”

    然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你的内力并没有完全损失。”

    “什么?”孟漓禾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怎么会?不是用内力换命么?”

    “的确如此,可是你当时内力消耗了一大半,所以在施展秘术之时,没有用那部分内力,反倒用了你自身元气。而之后,那部分消耗的内力重新回归,元气也重新养回。所以你现在大概拥有之前一半的内力。”苏子宸详细的解释道。

    几个人闻言均是惊喜不已。

    孟漓禾更是好生感慨。

    没想到,她当日在箭阵中消耗了一部分内力,反倒成为了她得以最终保留的原因。

    还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啊。

    只是,孟漓禾忽然皱眉:“那宇文畴呢抓到了吗?还有战争如何了?”

    宇文澈不由皱皱眉,脸色有些微沉:“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操心这些事了。”

    孟漓禾一愣,不过也知道宇文澈这股子气大概来自于哪里。

    不由对着苏子宸和管玉吐吐舌,皇上生气啦!

    而两人见状倒是行动十分的一致,均是立刻起身告辞,行动干净利索,完全不拖泥带水,甚至连被挽留的机会也不给。

    不过其实,也并没有人要挽留。

    毕竟,孟漓禾这会等着哄生气的相公呢,也是非常有觉悟。

    所以,待他们一走,便赶紧笑嘻嘻转移话题道:“澈,你的伤怎么样拉?”

    “比你的轻,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宇文澈不咸不淡的开口。

    孟漓禾吐吐舌,嘀咕道:“其实我的也不会有啊。”

    “是么?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用你的命换他的。”宇文澈极度不爽的说了一句。

    孟漓禾表情一僵,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他终究还是介意了吧。

    当即,一点玩笑的心思都没有了,而是很认真的看向宇文澈道:“澈,你不要生气。我救他是因为我不能见死不救,也是因为我不想欠他的情,他就算是敌人,也是为了我至此,我做不到明明有能力却看着他死,但这样并不代表,我可以为他豁出命去,这是不一样的概念。你明白吗?”

    其实宇文澈又何尝不明白,只不过还是心情不太好罢了。

    所以,自嘲的笑了笑道:“我又有什么资格生气,毕竟,如果没有他,我已经见不到你和孩子了。要气也是气自己无能,怎能气的了别人?”

    孟漓禾皱皱眉:“可是你身受重伤……”

    “别说了。”宇文澈忽然抬头,面色凝重的说道,“这都不是理由。从今以后,就算是我死,也不会让你和孩子们受半点伤害。”

    孟漓禾一愣,微笑着点点头。

    过去的事不提也罢,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也不再多做纠结,而是转头看向外面道:“我想出去走走。”

    宇文澈不由皱眉:“你才刚醒。”

    “放心,我很有力气。”孟漓禾眼睛都笑的弯起,“躺了这么多天太累啦。”

    宇文澈摇摇头,果然还是那个精力充沛的媳妇,所以也干脆顺着她的心,扶起她走出屋子。

    屋外,阳光和煦,孟漓禾舒心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然而,却见前方人影一闪,之后便见那人倏地跪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