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8章 以命换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墙边不远处,巨大的光圈围绕着两个人。

    远远的只模糊的看到,里面的两个人盘腿而坐,两双手正紧紧的贴在一起。

    仿佛在练着什么神功。

    而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孟漓禾和浑身沾满鲜血的凤夜辰。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看这两个人的脸色,凤夜辰的反倒比孟漓禾的还要红润一些,而孟漓禾反倒更像是那个失血过多之人。

    宇文澈眉头紧皱,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直觉对孟漓禾并非什么好事。

    当即不顾其他,直接便要去阻止。

    然而,苏子宸却一把挡在他的身前:“不许去。”

    宇文澈本就还在对之前他对自己下药的事耿耿于怀,如今闻言,亦是冷冷抬眸:“为什么?”

    “因为禾儿在用终极秘术,若是打断,会有生命危险。”苏子宸眉头难得的皱起,神情非一般的严肃。

    “你说什么?”宇文澈险些站不稳,“你是说,那个以命换命的秘术?”

    他之前偶然听孟漓禾提起过,但并没有当回事。

    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然而,如今来看,竟然真的有?!

    而且,孟漓禾这是在……为凤夜辰续命?

    其他几个人亦是十分震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暗处,宇文畴更是一惊。

    他早就听说过有这种秘术,没想到,孟漓禾竟然会?

    那是不是代表着,她那里有秘籍?

    幸亏方才他算着时辰差不多,提前过来等着。

    没想到,看到的不是宇文澈换下孟漓禾,反倒是凤夜辰提前到达。

    不可一世,只想吞并所有国家的凤夜辰,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豁出了性命。

    这好戏,他怎能不看完?

    反正,他在来之前打探过宇文澈那行人的行踪,知道他们还要过一会才能到达。

    所以,等到这凤夜辰彻底死了或者昏了,总之没有战斗力的时候,他再去将孟漓禾绑了,继续要挟宇文澈,岂不是更好?

    反正,凤夜辰也是一直利用他,死了更好。

    然而,一直在暗处等待的他却没想到,孟漓禾竟然忽然对着凤夜辰做了很奇怪的动作。

    接着,便出现那巨大的光晕。

    而随着这光晕将两人围绕,凤夜辰那毫无血色的脸上,竟然慢慢红润起来。

    这一点,更是让他惊奇不已。

    以至于,都没有及时发现宇文澈等人的到来。

    而等到发现之时,已经来不及动作了,只好屏住气息,将自己暂时隐藏起来。

    如今,听到他们的对话,倒是更加庆幸方才没有单独绑走孟漓禾。

    不然,哪里能听到这么大的秘密?

    能以命换命!

    若是他能找到这种秘籍,之后让其他的人修炼,然后为他续命……

    那他岂不是不仅什么刀枪都不怕,而且还可以永生了?

    宇文畴的眼中,瞬间闪烁出别样的光芒,仿佛就看见那秘籍在手,天下我有的美好画面。

    嘴角高高扬起,整个人几乎进入了忘我的境地。

    以至于……

    “谁?”苏子宸忽然扭头看向一处。

    忽然多出的气息,令武功高强的他一下子就察觉。

    宇文畴脸色一变。

    方才太过得意,竟然忘记继续隐藏气息。

    眼见苏子宸朝此处看来,宇文畴握紧长剑,转身向外逃去。

    如今对方个个都是高手,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先逃开再说。

    熟悉的人影在几人的面前一晃而过,宇文澈脸色一沉,命令道:“无论如何都要将宇文畴抓回来。”

    很快,欧阳振,夜,胥便追了过去。

    而山外,本就有其他人接应着。

    宇文畴的机关又被尽数破掉,抓到他几乎毫无悬念。

    因此,宇文澈只命令完之后便不再在意,他如今在意的是孟漓禾。

    而忽然,眼前的光晕一瞬间褪去,接着,便见孟漓禾身子一软,竟是朝一旁倒去。

    宇文澈不顾伤势飞快奔去,一把将即将倒在地方的孟漓禾抱在怀里:“小雨。”

    孟漓禾嘴角一勾,嘴唇只是动了动,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却闭上眼直接昏了过去。

    “小雨!”宇文澈大叫道,“小雨,你怎么了?”

    而对面,坐着的凤夜辰却慢慢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的宇文澈有一瞬间的恍惚,朝下望去,却见孟漓禾瘫倒在他的怀里,人事不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死?

    “让我来看看。”苏子宸飞快蹲下身,朝着孟漓禾的手腕探去,接着,却是脸色倏地一变,“怎么会这样?”

    眼见苏子宸的神情,宇文澈几乎吓到半死,抓着他的胳膊急急问道:“她怎么了?”

    苏子宸眉头紧锁:“按理说,终极秘术,以命换命。但是若施展之人本身有内力,亦可以不用自身的性命,而是可以用内力为他人续命,可是为什么禾儿不止丧失了内力?”

    说着,赶紧从身上掏出两粒不同的药丸,强行为孟漓禾喂了进去。

    “你说什么?孟漓禾用她的命为我续命?”一旁,一直没有明白状况的凤夜辰,此时却听懂了苏子宸的这句话。

    脸色霎时变得毫无血色,就仿佛刚刚没有续命之前一般。

    苏子宸不由朝他看去,上下朝他打量了一番,看了一眼他的伤口,再看这一地的血,顿时了然。

    伸出手亦为他号了号脉,然后才道:“以你的伤,若是不续命,你觉得可以活到现在?”

    凤夜辰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从他走进这山洞,看到孟漓禾一人拼尽全力抵挡这些箭之时,他就没想着活着出去。

    那时,他只想让这个女人安全。

    事实上,他真的做到了。

    他,很开心。

    可是,到头来,竟是她豁出性命又换回自己的命?

    孟漓禾,你为何要这样做?

    你不是讨厌我吗?

    浑身变得冰冷无比,他甚至痛恨自己为何活过来,若是孟漓禾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无法安心。

    然而,苏子宸却忽然掏出一粒药丸递过去:“生血丹,很有效,吃了吧。”

    凤夜辰一愣,并没有接过,而是道:“我是你们的敌人,为何要帮我?”

    “我只是不想看到,她用半条命换来的人,再次死去。”苏子宸淡淡回答。

    然而,凤夜辰却是顿时怔住。

    是啊,他这条命是孟漓禾给的,他没有权利选择不要。

    所以,当即接过,将那药丸吞了下去。

    苏子宸收回手,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密密麻麻的剑,又道:“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禾儿的内力之前有了损伤?”

    凤夜辰这才将方才发生的事,以最快的速度完整的讲了一遍。

    宇文澈听的心都在打颤,一双手紧紧的抱着孟漓禾,一阵阵的后怕和自责。

    所以,若是凤夜辰没有来,她和孩子们就已经死在这乱箭之下了吗?

    他真是没用!

    为何会此时重伤?为何没有多些防备?

    而苏子宸却深沉的点了点头:“难怪,她并非用内力换了你,还搭进了一部分的性命。”

    “这是什么意思?”宇文澈焦急的询问,“你的意思是,禾儿会折寿?”

    苏子宸皱了皱眉,还未回答,却听宇文澈又说道:“那请表哥教我秘术,我将我的寿命续给她。”

    “不,我来续,她本来就是为了救我。”凤夜辰又在一旁抢过话道。

    宇文澈冷冷回击:“你没这个资格。”

    凤夜辰一怔,方因服了生血丹而恢复一些的脸色再次变得很是苍白。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

    要身份没身份,要立场没有立场。

    甚至于,他们如今还是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敌人。

    差一点,他就因为他那无法放弃的使命,杀掉宇文澈,杀掉孟漓禾的丈夫,她孩子的爹。

    他是多么残忍和冷酷。

    他根本不配。

    听到他们终于停歇,苏子宸终于挑了挑眉:“我好像还没说完,你们就开始争了。禾儿的确耗用了一部分性命,但我指的是元气有所损伤,从来没说过会折寿。”

    宇文澈和凤夜辰终于放下了心。

    “不过……”苏子宸的一个词,却再次让他们的心提了上来,“不过,她如今还怀有身孕,伤元气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绝对不可掉以轻心,绝对不能有人再伤害到她分毫。”

    宇文澈刚想回话,却听一旁,欧阳振的话传来:“皇上,人已经抓到。”

    宇文澈不由抬头看去,只见宇文畴此时正在被欧阳振单手反抓着,顿时怒火中烧,双拳狠狠攥起。

    “别杀我。”宇文畴很没出息的开口求饶。

    对于他来说,短暂的低头没什么,只要能保住这条命。

    然而,宇文澈的唇角却是忽然一扬,接着,将孟漓禾暂时放到苏子宸的怀中。

    缓缓从地上站起,走到他面前,一句话未说,只是从腰间抽出长剑,手起剑落,血溅当场。

    宇文畴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左胸上,那往外汩汩冒出的鲜血,接着,永远的倒了下去。

    宇文澈收剑回鞘,回头抱起孟漓禾,不顾胸前有些撕裂的伤口,只说了一句:“回去。”

    苏子宸亦随后站起,却没有随着宇文澈立即走开。

    而是看向凤夜辰道:“辰风皇,再广阔的国土,也远不如心中的净土来的重要,希望你可以想明白这个道理。”

    说完,不再看他,飘然离去。

    只剩下凤夜辰在原地久久坐着,没有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