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7章 终极秘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脸色煞白,尖叫着跑过去。

    此时的凤夜辰已经倒在地上,鲜血浸满了他的衣衫。

    那两只箭竟然从他的身体贯穿而过,虽然因为凤夜辰的下意识躲避,并非射中的是要害,但那伤害也是无法想象的。

    尤其是那不断从身体中向外流的血,更是吓得孟漓禾只知道用手去将伤口堵住,竟有些不知所措。

    “糟了,这下……你真的……要欠我情了。”忽然,地上的凤夜辰艰难的开口,但说出来的话,却还是玩笑。

    孟漓禾如梦初醒!

    她在想什么!她是个大夫,她要救凤夜辰。

    所以,立即回过神来道:“不要说话,保存体力,我一定会救活你。”

    说着,看着他身体上那依然止不住的伤口,赶紧抽出他身上的剑对着自己身上的衣衫割下去。

    一条,两条,三条……

    接着,用这些衣带使劲的将凤夜辰的伤口捆起来,她要为他止血。

    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亦是不停的在颤抖,孟漓禾紧咬住牙关,用尽全力为他包扎着。

    古代没有输血的条件,所以,要首先保证体内血量的充足,才可以抱住生命。

    否则,一切都是免谈。

    然而,那样大的伤口,又岂是几块布料便能制止的住呢?

    很快,血便再次浸染了那洁白的布带,凤夜辰的身子底下依然在聚集着血。

    “怎么会这样?”孟漓禾急得双眼模糊,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不断再割下布条为他包扎。

    然而,一只手却忽然将她仍在动作的手按住。

    “别徒劳了,我怕是不行了,和我说说话吧。”

    “不,我一定会救活你。”孟漓禾完全不听,要抽出手继续动作。

    然而,却没想到,凤夜辰的力气在此刻却是无比之大,硬是生生的按着她的手,让她无法动颤。

    “凤夜辰,你……”

    “我想和你说说话,扶我起来。”凤夜辰双眼凝视着她,目光中带着一丝请求。

    孟漓禾的心狠狠一痛,深呼一口气,还是将他扶起,靠到一旁的石墙上。

    鲜血在挪动的过程中,流了一路,蜿蜒,又触目惊心。

    孟漓禾无声的哭着。

    就不说这个男人与她的所有过往,不说她自己对他有没有感情,但是,这个男人的的确确为自己舍了命!

    这么多血,即使她不愿承认,她也知道,在不能输血的古代,要救回来,基本上比登天还难。

    “真没想到,还能看到你为我哭。”靠在墙边的凤夜辰忽然开口道。

    伸出一只手,微微颤抖着抚上孟漓禾的脸颊,轻柔的为她擦去泪水。

    这一次,孟漓禾没有躲开。

    只是,泪水却变得更加泛滥,甚至落在正在为她擦泪的凤夜辰的手背上。

    凤夜辰叹了一口气,将手收回。

    忽然笑了笑:“没想到,江山,美人,我还是选了美人。”

    孟漓禾一愣,抬眼向他瞧去。

    泪眼朦胧中,他的模样变得都不那么真切。

    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

    可是她想得到。

    想得到丢失了自己的攸州城会有多乱,皇上病重,皇贵妃失踪,军心一定是前所未有的涣散。

    她甚至担心过,殇庆国这一次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凤夜辰打的一败涂地。

    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凤夜辰放下这大好机会,却来救自己。

    江山,可是他终其一生的使命啊!

    “我忽然发现,我好像知道什么叫‘爱’了。”凤夜辰再次勾了勾唇,“不计一切代价,不考虑得失,甚至不在乎生死,孟漓禾,你指的就是这些吧?”

    孟漓禾的泪水再次滑下。

    她记得,她说过凤夜辰不懂爱,只知道占有和算计。

    还让他什么时候懂了再来找自己。

    “可惜我现在懂了,却晚了。”凤夜辰无声的笑着,说出的话,却带着无尽的悲凉,“对不起,我曾经一次次算计你,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你。”

    “别说了!”孟漓禾终于放声大哭。

    如果可以,她宁愿他永远不懂,也不愿意让他用生命来明白。

    “别哭了。”凤夜辰皱了皱眉,又微微一笑,“听说你怀孕了,不要动了胎气。”

    孟漓禾依然在呜咽,她自然知道这些,但是让她不伤感,又怎么可能?

    这个人也是自己认识了两年的人。

    纵然可恶,纵然可恨,可是一次次救自己是真的。

    “有时候,我真羡慕宇文澈,明明是我先见到的你啊。你说我当时要是把你直接抢走,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凤夜辰看着孟漓禾,一句话也不停,仿佛怕一旦停下就再也没有机会诉说。

    孟漓禾有些怔住。

    当初她刚穿越过来之时,凤夜辰来劫人,其实他如果再强硬点,也许真的可以抢走。

    可是,这种事情哪里有如果呢?

    如果被他掳走,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而,凤夜辰似乎并不想等她的答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有些时候,一转身,就是一生。

    这世上,又哪来那么多的假如当初呢?

    手慢慢的滑下,凤夜辰的力气已经不多,话也不再多说,很明显是到了强弩之末。

    一双眼,深情的看着孟漓禾,仿佛要将她的模样刻在生命中带走。

    眼见忽然停下的凤夜辰,孟漓禾再次慌了起来。

    “凤夜辰,你不要睡。你等等,说不定很快有人来救我们了。”

    凤夜辰嘴角微微扬起,却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说话。

    “凤夜辰,你相信我,我表哥也是神医,他还是迷幽岛的岛主,你听说过吧?迷幽岛的医术很厉害,你只是失血过多,千万要挺着,他一定可以救你,他们还有秘籍呢,表哥说过那可以救人一命的!”孟漓禾慌乱的说着,然而,却忽然顿住。

    秘籍。

    没错,秘籍。

    那秘籍是她练的!

    表哥对她说过,那终极秘术,可以将油尽灯枯的人救回。

    只是,代价是要用一身的内力交换。

    她的内力很强大,想来一定可以。

    只是,方才似乎耗损了太多,不知道还够不够。

    表哥说过,若是没有内力,便是以命换命。

    可是,她死不足惜,凤夜辰本就是为了救自己。

    但如今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

    要是表哥在就好了,至少可以告诉她是否可行,也可以在一旁协助。

    然而,眼前的凤夜辰,双眸却已经微闭,只留下一口微弱的呼吸。

    很明显,他是等不到表哥他们的到来了。

    双手覆上自己的小腹,孟漓禾终于闭上了眼。

    孩子,希望你们和妈妈一起挺过去。

    妈妈真的不能见死不救。

    深呼一口气,将凤夜辰放平在地上躺好。

    孟漓禾望了一眼洞口。

    表哥,我等不到你来了,抱歉答应过你不随便用秘术,可是,如今我别无选择。

    “苏子宸。”青行山外,苏子宸的身后,宇文澈的声音冷冷响起。

    苏子宸回过头,淡淡道:“你醒了。”

    “你竟然敢给我下药弄晕我。”宇文澈紧紧的盯着苏子宸,双目冰冷。

    相信,要不是顾及此人是孟漓禾表哥,此时哪怕重伤在身,也已经出手了。

    苏子宸却神色未变,只是道:“你的身体条件不适宜四处奔波。”

    “可是禾儿失踪了!”宇文澈怒道,“你却让我在这个时候睡觉?”

    “我们花了一夜的时间,终于追寻到了这里,你现在醒来也刚好赶了过来,效果是一样的,又何必纠结?还是赶紧进去解救禾儿吧!”苏子宸淡淡的抛下几句话,便转身离去。

    那样子,就像是这是一件像吃饭那样小的事,仿若你多做计较就是你的不对一样。

    宇文澈难得差点被人气到吐血。

    但是,想到孟漓禾的安危,还是强忍住不去和他计较。

    一切,等孟漓禾平安再说。

    “走。”宇文澈吩咐着,接着,被护他过来的欧阳振扶着,朝洞口走去。

    洞口内,箭七零八落,地上,墙上的血迹斑斑驳驳。

    一看便是有过打斗的痕迹。

    宇文澈眼睛倏地一眯,怎么会这样?

    心里也是一颤,难道孟漓禾受伤了?

    不由加快脚步朝里走去,却更是疑惑不已。

    因为熟悉机关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情景,明显是曾经有人破除机关的结果。

    大家均诧异起来,难道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来救过孟漓禾?

    没有时间考虑,继续向前走。

    然而前方不远处,却横七竖八的有几个人躺在那边。

    几个人顿时一愣。

    “去看看怎么回事,小心点。”宇文澈吩咐道。

    闻言,胥和夜均握紧手中的剑,小心的超前走去,只见地上的人均身上沾染血迹,不由分别对几人伸手探了探鼻息,之后均对着宇文澈摇摇头。

    宇文澈等人随后走上前。

    然而看到那衣衫时,欧阳振明显一怔:“皇上,这些人是辰风皇的人。”

    宇文澈眉头紧皱,手不由的握紧拳:“快进去!”

    当即捂住胸口的伤,加快脚步朝里走去。

    因为机关已经全部被破解,所以很快也便走到里面的洞口。

    只见洞口外,又是一片天地。

    然而,方朝里望去,宇文澈顿时睁大双眼,只剩下满眼的疑惑和震惊。

    苏子宸的脸色亦是倏地一变。

    而事实上,吃惊的却也并非他们,在暗处的某个地方,亦有一人在紧紧盯着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