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章 竟然下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沥王府。

    孟漓禾瞧了眼外面的天空。

    月牙如钩,在东方安静的挂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怎么觉得眼皮,有些发沉?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脸上,身体上都觉得一阵热。

    可是,明明她喝的并不多啊!

    难不成,是这几日频频去宇文澈的屋子,传染了风寒不成?

    不然,没有道理下午才睡过,这会头又觉有些混沌。

    看来,要赶紧回去才行。

    稍微喝了两口凉茶,孟漓禾觉得微微舒服了一些,便要站起身告辞。

    只是,方一起身,却觉身子一晃,眼见便要摔倒在地。

    然而,身上却没有半点力气,支撑住要倒的身体。

    孟漓禾只能由着自己的身体向地上倒去。

    然而,预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倒是,身子被两只大手牢牢的圈在怀里。

    “怎么了?”头顶上方,响起宇文畴关切的声音。

    孟漓禾心里直觉不好,身子却慢了半拍,好一会才勉强站直,推开宇文畴的手,哑声说道:“多谢大皇子,我可能是受了风寒,恕我不能多留,要先行回府了。”

    说着,便要行个礼赶紧离去。

    怀里温热柔软的身躯骤然离开,宇文畴只觉怀里一空,心却跟着飞了出去。

    若不是此刻有众多人在场,他几乎要冲动的将她抓回来,重新抱在怀里。

    嘴巴张了又合,挽留的话却没有说。

    他宇文畴还没这么无奈过!

    身后,却想起锦箐的声音。

    “王妃姐姐生病了,怎么能这样回去,不如先在府上休息片刻,待好一些再回吧?”

    宇文畴第一次觉得,锦箐的声音如此动听。

    然而,孟漓禾却摆摆手:“不必了,多谢。”

    声音却是越发沙哑。

    锦箐对着孟漓禾身边的侍妾使了个眼色,立即那名侍妾心领神会的说:“覃王妃,侧妃说的是,您还是随妾下去休息吧。”

    说着,便直接拉住孟漓禾的胳膊,用力将她拖走。

    孟漓禾脚步蹒跚,脑子越发混混沌沌,立即在侍妾的拉扯下,随她走出。

    宇文畴皱了皱眉,抬脚便要跟上。

    忽然,手臂上却多出一只手。

    回过头,只见锦箐正拉着自己。

    顿时,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却听她忽然开口:“王爷,臣妾今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王爷。”

    宇文畴却十分不耐,一把挥开她的手:“有事待明日再说。”

    因为锦箐的手抓的有些用力,宇文畴下意识也是一个用力,将锦箐直接挥的倒退两步。

    方要离开,却听身后锦箐忽然一声痛呼。

    宇文畴皱眉回头,只见锦箐正双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

    眼睛却戚戚的看着他说:“王爷,臣妾,臣妾有喜了。”

    说着,竟弯下了腰,捂着肚子哼起来,那模样甚是痛苦。

    宇文畴一惊。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的确有些意外。

    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子嗣。

    当即,也立即紧张的将锦箐抱起,放到一旁的凳子上,对着下人怒吼:“还不快传太医?”

    却未注意到,身后,锦箐的嘴角露出阴狠的笑容。

    孟漓禾被侍妾半拖半拽的往一处院子走,边走还边四处张望。

    夜晚的冷风格外寒冷,虽然入了春,也还是有些二月春风似剪刀的冷意。

    身上很是单薄的孟漓禾不由打了几个冷颤。

    然而,脑子却清醒了不少。

    黑暗中,半闭的眼睛尽数睁开,孟漓禾看着周围黑漆漆的院子,直觉不对,很不对。

    院子有问题,她身体的反应更有问题。

    身上有阵阵热浪,感到十分的口干舌燥,脚步却虚浮无力。

    这,根本不是风寒的征兆。

    风寒发烧,身上越热,感觉越冷。

    而不是像她这样,从心里感觉到的无法释放的火热。

    而且,看这个侍妾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小心翼翼,反倒像是急着将自己送到什么地方。

    再回想锦箐方才的举动,破天荒让自己留下,而不是赶紧远离宇文畴的视线。

    孟漓禾心里微沉,难不成,他们,往自己的茶里下了药?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孟漓禾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从方才宇文畴的反应来看,这件事,他应该并不知情。

    那,就肯定是锦箐为了报复自己策划的。

    而自己身边这个人,肯定也是同伙。

    那,就怪不得她了!

    一阵更为强烈的热浪席卷全身,孟漓禾知道,药劲越来越厉害了。

    将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强迫自己忍耐,更是强迫自己清醒。

    步履依旧如来时般蹒跚,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故意的。

    她,在等待时机。

    等待可以一击成功的机会!

    很快,绕过弯弯曲曲的花园长亭,孟漓禾被带到一处幽深的庭院。

    庭院里几间房并排,只有一间亮着微微的灯火,从窗子里映照出来。

    虽然微弱,但,已经足够。

    终于,孟漓禾和侍妾的身躯走到这光线底下。

    侍妾面上得意一笑,看着孟漓禾微红的脸,手边朝门推去,边说着:“覃王妃,对不住了!”

    只是,话音方落,手还没来得及触到门把手。

    却见孟漓禾双眼忽然睁开,手忽然抬起,迅速对着侍妾摇着手中的铃铛。

    微弱又昏黄的光线经由铃铛反射,很快,侍妾便承受不住,闭起了眼。

    将人带到角落,孟漓禾先小声的进行了深度催眠,然后才问道:“锦箐在我的茶里下了什么药?”

    侍妾乖乖回答:“春满天。”

    孟漓禾眼睛一眯:“春药?”

    “是。”

    果然应了自己的猜测,孟漓禾继续说道:“告诉我你们的全部计划。”

    “侧妃给你下药之后,待你药性发作,便由我带你引到一处,屋内有同样被下了药的侍卫,到时候再以探望你为名,当场将你们捉奸。”

    孟漓禾只觉浑身被怒火点燃,这个锦箐,当真是好歹毒的心。

    自己和她最不济也只是言语上的冲突,她却想害自己至此?

    只是……

    “这么明显的陷害,锦箐不怕会引火烧身?”

    侍妾摇了摇头,嘴里却流露出得意:“当然不怕,只要让你失去贞洁,引得沥王和覃王都嫌弃就够了,反正一个战败国的公主,也不会有什么,而且如此丢人之事,想来覃王也不会大张旗鼓,就算他要责难,也会忌惮沥王,到时候沥王顾忌她有身孕,自是会全力护她。”

    孟漓禾心中冷笑不止。

    锦箐这一招,果然打的好算盘。

    只是,就拿锦箐以往的表现,她能有这智商?

    顿时眯了眯眼问道:“这些计谋,都是锦箐一人设计的?”

    侍妾闭着眼睛的脸上却划过一丝轻蔑:“就那个蠢女人?她不过就是仗着几分姿色和琴艺,要是没我,她能想出这么好的点子?”

    孟漓禾的脸上乌云密布,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眼前尚在为自己的点子引以为傲的女人。

    即便是锦箐,她尚觉得十分歹毒。

    何况是眼前这个和她无冤无仇,甚至从未谋面的女人。

    竟然为着自己的利益,便可随意治人于死地么?

    古代女子对贞洁尤为看重,这样的计谋,又与杀人犯有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她孟漓禾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既然敢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那就要自食其果。

    眼眸冷冷的扫了一眼屋内。

    里面,男人沉重的呼吸声清晰可见,显然也是药性发作的征兆。

    她自己的体内,也比刚刚更多了几分难耐。

    只可惜,她如今,只能等。

    指甲的刺痛已经很难让她再摒除**,孟漓禾终于将那把“斩月刀”拿出。

    淡淡的月光下,斩月刀却发着冰冷的光芒。

    孟漓禾咬了咬牙,将斩月刀缓缓的朝着自己的腿部捅去。

    伤口并不深,但那远比指甲尖锐的刺痛却让她清醒了不少。

    拿出丝帕,将自己微微流血的大腿捆住。

    孟漓禾重新面对宇文畴的侍妾,眼底却带着一丝狠绝。

    薄薄的嘴唇闭了又合,对面的侍妾不停点头。

    良久,孟漓禾终于将唇闭起,亲自打开了那间房门。

    而沥王府,宴会所在的大厅。

    锦箐正斜靠在软踏上闭着眼,脸上有着故作的憔悴,由太医为她号脉。

    身旁,宇文畴显出一丝紧张。

    毕竟,第一次面对自己的骨肉。方才,又是他挥动的手,造成现在局面。

    片刻后,太医终于放下手,对着宇文畴道:“恭喜沥王,侧妃的确为喜脉,且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待老臣再开一副安胎药,侧妃只要安心休养便可。”

    宇文畴立刻喜出望外。

    不仅给了太医诸多赏赐,更是对锦箐的态度与之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所谓母凭子贵,皇室多少年不变的真理。

    锦箐更是趁机对着宇文畴一阵撒娇讨好,倒也均得了宇文畴好脾气的回应。

    只是,他也未忘记,被人搀扶下去休息的孟漓禾。

    终于,还是开了口,只不过语气却带了方才没有的柔和:“爱妃既身怀有孕,便早些回去休息吧。本王也有些事先行离开了。”

    锦箐的心顿时有些发冷。

    说到底,还是惦记着那个女人呢!

    哪怕如今已经得子的喜悦也冲刷不了。

    也好,差不多时间也到了。

    马上,她就会让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人,最为不堪的一幕!

    然而,还未开口向孟漓禾身上引,却听门口,小厮一声喊:“覃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