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6章 我来救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洞口里,远远的,的确似乎有什么声音敲打着。

    孟漓禾眼前一亮,难道,是宇文澈的人来救她了?

    因此,赶紧开口,试探着喊道:“是谁?”

    那个敲打的声音倏地一停,接着,从那头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孟漓禾,是你吗?”

    然而,这个声音,却让孟漓禾的眼睛睁得老大。

    接着,眉头却紧紧锁起。

    怎么竟然是……凤夜辰?

    来不及多想,还是回道:“是我,你怎么来了?”

    “我来救你。”那头,凤夜辰的声音似乎轻松了许多,仿佛是终于确定她的下落后放了心,然后又开口道,“等着我。”

    孟漓禾此时的心情,简直不知用什么来形容。

    怎么会是凤夜辰?

    他怎么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最主要的是,他竟然是来救自己?

    “皇上,这里面很危险,还是让属下先走。”洞口之外,又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很明显,是凤夜辰带过来的人。

    孟漓禾忽然想到方才宇文畴说的话,顿时大喊道:“等等,这里面有机关!”

    凤夜辰眉头一皱,不由看向周围。

    方才,他用剑敲击一旁,就是为了想知道这里面是否藏有机关,或者其他的危险。

    没想到,还当真有。

    周围的人,脸色不由有些微变。

    因为任谁都知道,机关这种东西,是最难对付的。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便是这个道理。

    有机关的地方,几乎步步都是危险。

    因为你不知道哪一脚踩下去,就会触发机关,你更不知道你所触发的机关背后,等着你的是万丈深渊还是万箭穿心。

    只是,尽管如此,那些人还是对着凤夜辰说道:“皇上在此等待,容属下几人先破了这些机关您再进去!”

    凤夜辰皱了皱眉,他如今并未带大量人马,而是带了自己训练出来的最得力的属下。

    这些人武功并不在自己之下,若是让他们闯,也并非不可以。

    只是……

    凤夜辰忽然开口:“孟漓禾,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既然外面有机关,那里面只剩她一个人,却让她出不来,也不该很轻松才是。

    “我……我在箭阵中心。”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所以,你们不要进来了,进来也是徒劳。”

    毕竟,就算她想过要等宇文澈的人过来一起想办法。

    但,其实她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她和孩子注定要死,她也只能认命。

    而宇文澈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也需要做出一些选择。

    然而这些,都是他们要面对的事,和凤夜辰无关。

    而且,她和凤夜辰的关系……她并不想欠凤夜辰的情。

    然而,未料到凤夜辰闻言,几乎并未做考虑,便直接下令道:“所有人同我一起前往,一定要多加小心!”

    接着,便是他们几人响起的脚步声。

    孟漓禾顿时一愣:“凤夜辰,你在做什么?不要进来!”

    “不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然而,回应她的却只有这一句。

    之后,便听“喀”的一声,不知道谁踩到了什么机关。

    接着,便是刀剑相交的声音,甚至还有箭入皮肉之声。

    孟漓禾紧张的心都提了起来,眼见声音消散,知道方才那机关已破,赶紧问道:“凤夜辰,你有没有事?”

    “不是我。”洞口处,传来凤夜辰的回答。

    孟漓禾呼的吐出一口气。

    然而,她此时正在用着内力,最需要平心静气。

    也最怕这气息一收一放间的凌乱,因此,那内力几乎被冲散,差一点就让她不小心无法抵挡。

    孟漓禾的额头不由浸出汗珠。

    其实,她知道,她的内力已经消耗了至少有一大半。

    她支撑不了太久了。

    而外面,很快再次响起了凌乱的声音,不用多想,也知道,机关频起。

    她真的没想到,凤夜辰竟然当真为了她,敢于闯这般危险的地方。

    只是,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明明说了,恩断义绝,两不相欠了吗?

    也说了,对自己再无任何情分。

    努力让心平静下来,抵抗着那对她“虎视眈眈”的箭。

    既然如此,她也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如果他闯进来,他们就一起想办法吧!

    不知听到了多少次那种令人胆颤的声音,也数不清凤夜辰到底攻破了多少机关,总之,孟漓禾当真看到了出现在洞口处的凤夜辰。

    然而,看到他的样子时,却是吃了一惊。

    因为他的身上挂着很多鲜血,衣衫也有些凌乱,甚至有些地方已经破碎。

    而在他的身后,却是……空无一人。

    孟漓禾心里一跳,那也就是说,方才追随他的那些人,都死了吗?

    “你……”孟漓禾此时几乎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别说话。”凤夜辰飞快制止了她。

    因为,看得出她在用内力抵挡,也看得出她是在强自支撑。

    因此,迅速的走到她身边,看向四周。

    然而,也只是看了不多时,便对她说道:“等下我用起内力的时候,你便撤出这阵法,机关已经全部破解,你可以从洞口走出去,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孟漓禾顿时一惊:“不行,那你呢?”

    凤夜辰皱皱眉,面容似是有些急切,不过却是忽然笑道:“怎么?怕我死啊?”

    孟漓禾一愣,这个人,怎么又变回那个爱开玩笑的样子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

    所以,当即认真道:“对,我怕你死!”

    凤夜辰眼眸微微一闪,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说道:“那最好了,至少这样还能让你惦记。”

    孟漓禾一个头两个大,无奈的说:“大哥,我没和你开玩笑好吗!”

    “大哥……”凤夜辰嘴角一勾,仿佛感慨道,“好熟悉又陌生的称呼。”

    孟漓禾也是一怔,忽然想到物是人非,心里忽然也有些不太好受。

    而且,拜这么一晃神所赐,她更觉得自己有些抵挡不住了。

    所以,当即道:“凤夜辰,你赶快走,我撑不了多久了。”

    “撑不了多久就让我来,我武功这么高,你还担心什么?待会我会趁机逃出去的。”凤夜辰说着,便走到她紧邻的位置,准备用起内力,尽快替代她。

    然而孟漓禾却十分坚决:“凤夜辰,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替我死,自己却离开的。”

    任何人的命都是命,她孟漓禾又怎是这等贪生怕死之人?

    纵然她肚子里还有两个生命,但也不代表,其他人的命就不重要。

    凤夜辰眸光炯炯:“有你这句话,我也值了。”

    孟漓禾顿时怔住。

    事已至此,她已经很清楚了,凤夜辰根本就是对她余情未了。

    那之前所做的种种,恐怕根本就是故意为之吧?

    故意假装冷漠,不在乎。

    心里不由难受不已,但想到他方才的话,干脆说道:“凤夜辰,我只是不想欠你的情,并非对你有情,所以,根本不值得你救,你快走!”

    凤夜辰微微一愣,接着却是运起内力,并且与此同时,将她一把推开!

    四周的箭齐齐摇动,几乎都已经伸出了一半,又愣是被凤夜辰运起的内力所再次镇住。

    孟漓禾就这样被推出了那中心,不由想再次跑进去。

    却听凤夜辰又说道:“不想欠我的情就快走,你若是执意不走,等会我撤了内力,还要保护你,说不定死的更快。”

    孟漓禾心里一揪,没错,他说的是实情。

    待会万箭齐发,自己若是在这里,凤夜辰一定会想办法为自己挡箭。

    那样,估计更顾不得自己。

    可是,即便这样,她就能离开吗?

    这阵法宇文畴那样有信心,一直强调“以命换命”,那就说明要破解很难很难。

    那凤夜辰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不一定就可以抵挡的住。

    难道,就让自己躲进山洞,然后眼睁睁看着他被这乱箭射死吗?

    眼见孟漓禾还在犹豫,凤夜辰无奈道:“你快走吧,你走了我才能放手一搏。否则,我今日会死。不瞒你说,我方才受伤了,不能一直靠内力支撑,我要立即拼出去。”

    孟漓禾大惊:“你受伤了还怎么拼?伤在哪了?”

    凤夜辰身子晃了晃,眉头紧锁:“快走!否则你就等着被我保护吧!”

    孟漓禾脸色发白,然而,眼见他当真有撤回内力之势,终于咬了咬牙,朝一旁山洞里跑去。

    那里有石头阻挡,亦不是箭所对的方向,所以相当于在外围。

    凤夜辰终于松了一口气。

    眼见孟漓禾已经撤退到了安全地带,凤夜辰将手一缩,将内力撤回来的同时,随手将腰间的剑拔出。

    周围,无数的箭没有内力的抵挡,朝着凤夜辰齐齐射去。

    凤夜辰双脚点地,旋转着朝上飞去,一边飞一边用手中的剑抵挡着四周的箭雨。

    孟漓禾眼睛一眯,也顾不及其他,伸出手,用内力将他周围的剑努力挥开。

    没想到,两个人的配合倒当真抵挡了这场箭雨。

    眼见箭被不断击落终于消停下来,飞到上空的凤夜辰亦收回剑,重新落回地上。

    孟漓禾不由开心的笑起,太好了,真的破了!

    然而,嘴角还未完全上扬开来,却见随着他的落地,那左右两边的岩石上竟是猛地射出两只长箭!

    那速度快到反应过来的凤夜辰还未来得及再拔出剑抵挡,便被那两只箭从身体刺穿飞了出去!

    “凤夜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