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5章 身处箭阵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脖颈处有些疼痛,身子底下有些冰凉。

    孟漓禾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

    一双眼睛慢慢的睁开,周围有些昏暗,只有些许的光从头顶上方的岩石中射入。

    岩石?孟漓禾眉头一皱,接着,忽然想起什么,顿时脸色一变。

    她记得,她刚进到厨房,便觉后颈一痛,接着,后面发生的事便再也不知道了。

    现在联想到自己的现状……

    莫不是,自己那会就被人劫持了?

    赶紧朝四周看去,只见不止是头顶,就连周围都是伫立着许多的山石,仿若一个巨大的山洞。

    不由慢慢从地上站起,继续环顾四周,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终于醒了?”忽然,上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孟漓禾的眸光一聚,倏地转头朝声音所在之处看去。

    只见一人正站在一处山石之上,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正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孟漓禾眯了眯眼:“宇文畴!”

    “呦,皇贵妃还认得我!”宇文畴一边的唇角上扬,双眼微眯,笑得邪恶又残忍。

    孟漓禾懒得和他绕圈子,只是愤怒的看着他道:“这是哪里?你要做什么?”

    宇文畴淡定的转头边四处张望边说道:“怎么样,这地方是不是不错?这里可是有许多机关和阵法的宝地呢。”

    孟漓禾顿时脸色大变。

    这才有些明白,为何宇文畴此时要站在那么高的地方。

    难道,就是为了避开这些东西?

    那,将她置于这中间是要作什么呢?

    “你别紧张。”眼见孟漓禾这样沉静的女子,也会露出这种近乎恐惧的脸色,宇文畴心情大好,“只不过想和你们玩个游戏。”

    孟漓禾脸色冰冷,若是平时,她并不会如此害怕。

    可是,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她不能冒一点的风险。

    所以,如今之计,只有赶紧冷静下来。

    她失踪后,宇文澈和表哥肯定都会发现,她只要拖延时间,说不定,可以等到他们找到自己。

    所以,心思活络了一番道:“大皇子还真是有闲情逸致,不过,既然要玩游戏,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里?峤州城,应该没有这种地方吧?”

    宇文畴勾勾唇角,似乎对于她的目的看的很清,却并不在意,只是说道:“这自然不是峤州城,这是峤州城外的青行山,怎么样?环境不错吧?”

    孟漓禾不由一愣。

    竟然真的是峤州城外。

    可是,自己是在县令府衙的厨房中被擒,先不说他怎么出城,就说县令府衙,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突破的,何况,还带着一个昏迷的她,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呢?

    “是在想你怎么到此地的?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最后一场游戏了,也不妨让你们死的明白。”宇文畴语气轻松,仿佛胜券在握。

    宇文畴一直在提着“游戏”两个字,孟漓禾的心里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他将自己抓来,目标肯定是宇文澈无疑。

    但是,他这个样子,恐怕不是为了威胁宇文澈做什么。

    那就难办了。

    只是,了解的多对自己总归没有坏处,所以便故作轻松道:“好啊,那就请告诉我吧。”

    “地道。”宇文畴轻声吐出两个字,接着又笑了笑道,“也不知道如今过了一夜了,我那个弟弟有没有发现,我可是在地道外给他们留了线索,就为了让他们也顺着找过来。”

    孟漓禾顿时了然。

    这宇文畴别的本事没有,满世界挖洞,修密道的本事也是极佳。

    只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挖了一条地道进峤州城呢!

    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一定是听到宇文澈住进县令府后,继续挖过去的。

    不得不说,这见不得光的事,宇文畴做的还真是得心应手。

    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笑。

    果然是什么人做什么事。

    偷鸡摸狗,老鼠打洞。

    哪一个像是一个王爷做出来的事?

    不过,她如今身怀有孕,只能在心里想想,并不能激怒他。

    只是,宇文澈的身体还受着重伤,地道这件事,实在是超越一般人的想象。

    他能那么快想到并发现吗?

    孟漓禾眉头微蹙,不对,这个宇文畴似乎很想让他们找来,不然不会故意留线索。

    是要做什么呢?

    “好了。”宇文畴忽然面色一凛,看向孟漓禾道,“太阳都出来了,估计他们满城都找不到人,也该想到有地道了。所以,待我按下这个机关,你就在乖乖等着吧,等着看看,他会不会以他的命换你的命。”

    孟漓禾倏地一惊:“什么机关?”

    “你还不知道吧?”宇文畴残忍一笑,“你现在处于箭阵的最中央,只要我按下机关,剑便会从石缝中出鞘,唯一的抵挡方式便是用内力。听说你的内力很强大,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宇文澈用内力来换你呢!”

    孟漓禾心里一沉,内力!

    宇文澈现在深受重伤,怎么可能用内力承受的住箭阵?

    不由朝四周看去,寻找可能逃出去的出口。

    她现在并没有被束缚住,她要在被箭阵控制住之前,逃出去!

    然而,察觉到她的用意,宇文畴又笑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们现在在山洞最深处,而距离山外,还有一条很长的路,那里遍布着机关,若非武功高手不能通过,而且,即便是武功高手……呵呵,能进来,怕也是丢掉半条命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样你那肚子里的宝宝就永远见不到太阳了,其实以一命换三命,宇文澈还是赚的。”

    孟漓禾的牙齿狠狠的咬住下唇。

    原来这个宇文畴对他们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

    他就料定了自己不会轻举妄动,也不会随便因为他所说的“以命换命”便不顾自己的性命,因为她现在身上并非一条性命。

    真是好歹毒的心!

    “再次提醒你,你只有站在中间用内力才可以抵挡住,别怪我没说。”宇文畴说着,啪的一声便朝一旁巨石上拍去。

    孟漓禾只听四面八方,机关打开,无数只箭瞬间朝外涌。

    再也顾不及许多,迅速调息,调动全身内力,做以抵挡。

    果然,那摇摇而出的箭便卡在石缝间晃动,显然是迫于这强大的内力无法射出。

    宇文畴勾了勾唇:“做得很好。”

    孟漓禾一边极力用内力抵挡,一边用一双眼怒视着他:“宇文畴,你真是没用,你也就会对付一个身怀有孕的女人,难怪会失败。”

    事已至此,她已经在箭阵中心,不如让自己把气撒出去,那样气反倒更是顺畅。

    而且,将他逼走,说不定,自己还可以想什么办法离开。

    宇文畴果然脸色倏地发黑,双手握拳,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女人。

    不过箭阵他是绝对不敢闯的,而且,他还要这女人做诱饵。

    因此,强压下了心中那股子怒气,不予理会。

    孟漓禾嘴角一勾,继续刺激他道:“被说中了?其实你就算杀了宇文澈又有何用?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你弑父篡位,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做皇帝不成?真是笑话!”

    “你给我闭嘴!”宇文畴气的脸色由黑又变得煞白。

    孟漓禾最了解这些罪犯的心思,如今已经料定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对自己动手,不然,他辛苦挖的这地道,以及这些机关,全部前功尽弃了。

    所以,再次开口道:“我都说了,你也就有本事和我这样一个没有武功的人吼。平日里,你还是东躲西藏,像个老鼠一样打洞生活?”

    宇文畴当真气到了极限:“孟漓禾,你牙尖嘴利,我不和你计较,等会你就可以尝到你深爱的人死在你面前的痛苦了!我等着看你为他收尸!

    说完,便直接转向身旁一处,类似于洞口的地方离开。

    看那样子,仿佛再多待一瞬,就会忍不住将孟漓禾杀掉。

    然而,孟漓禾却松了口气。

    只有他走了,自己才能研究着怎么破解这箭阵。

    孟漓禾维持着内力,转头看着四面八方已经露出一些头的箭,微微试探着撤回一些内力,然而,立即便见那些箭又开始摇动,甚至整个箭头都露了出来。

    心里一慌,赶紧再将方才撤回的一成内力填补进去。

    基本上,按照她的内力来看,至少需要三成内力,才能抵挡得住这箭阵。

    可是,即便用的是三成内力,她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的下去。

    精力和体力根本不足以她一直支撑,早晚会有将内力耗完的时刻。

    怎么办?

    孟漓禾的大脑急速的飞转着,眼睛也一直打量着那些露出的箭头。

    只见,箭的方向此时全部正对着她所在的位置。

    很明显,只要她内力一撤,这些箭便会同时射出,齐齐将她射成筛子。

    她根本躲无可躲。

    孟漓禾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看来,她想在宇文澈在来寻自己之前,自己逃出去是不可能了。

    那,她就只好努力多撑些时间。

    宇文澈深受重伤,能不能来都不确定,但无论如何,他都一定会派人来找自己,而且还有表哥在,所以等到他们,就有了希望。

    为了孩子,她一定要撑下去。

    因此,孟漓禾干脆放弃抵抗,闭上眼,一边用内力抵挡,一边养精蓄锐。

    不知过了多久,却听洞口方向,传来一些细微的响动。

    孟漓禾倏地睁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