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4章 事情诡异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门外,看到这几个厨娘的神情,胥明显一愣。

    因为这种神情他熟悉,在每一次孟漓禾给其他人催眠时,那些人的脸上便率先表现出这样的神情。

    所以说,苏子宸现在是给这几个厨娘催眠了吗?

    胥心里不由焦急起来,紧紧的盯着她们,期待她们可以说出点什么。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管苏子宸怎么问,这几个厨娘的回答都是没有见到。

    看起来并不是瞎话,而是的确不知情。

    一直到最后,就连苏子宸也不得不放弃询问,表情凝重的走出,想了想还是看向胥道:“此事有些诡异,我会请王将军也配合调查,但是,皇上的身体如今不宜受刺激,你们最好还是想个理由先糊弄过去。”

    “好。”胥点点头,如今恐怕也只能如此。

    然而,却没想到,话音方落,就听到宇文澈的声音带着怒气传来:“皇贵妃出了事,你们居然还想瞒朕?”

    胥顿时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只见宇文澈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下意识说道:“皇上,您怎么出来了?”

    “夜发的信号,是十分紧急的情况才会发的,自然知道出了事。你们难道以为,朕在屋子里便察觉不到?”宇文澈脸色冰冷。

    胥顿时明白过来,那信号本就是皇上要求的,皇上又怎么会不认识?

    事发突然,他和夜都太心急了,根本想不到那么周全。

    “胥,怎么回事?皇贵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胥不说话,宇文澈再次问道。

    他声音都有些发颤,单手捂住胸口,身子亦看得出是在强行支撑,但还是目光灼灼的等着胥回答。

    胥赶紧上前扶住,低着头道:“是属下没有保护好皇贵妃,皇贵妃失踪了。”

    “你说什么?”宇文澈一把抓住胥的衣衫前襟,几乎不可置信。

    胥虽然愧疚不已,但还是很快将事情讲了一遍。

    宇文澈的脸色越发苍白,甚至让人担心,下一刻他都会因承受不住而昏过去。

    毕竟,距离他高烧苏醒也不过才几天时间而已,当初那伤可是几乎夺了他的性命。

    所以,就算恢复的算快,但内脏毕竟受了很严重的损伤,精力和体力都严重的不足。

    苏子宸眉头紧皱,递过一颗药丸:“先把它吃下去。”

    可宇文澈哪有什么吃药的心情,孟漓禾跋山涉水来找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吃药治自己的伤,恐怕他根本连活下去的心情都没有。

    眼见他竟然没有接,苏子宸脸色一冷:“现在禾儿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你要等找到她之后,让她来给你收尸吗?”

    这话对于一个皇上来说,可谓是大不敬,然而,对宇文澈却犹如当头一棒。

    没错,孟漓禾如今虽然生死未卜,但也只是失踪而已,在找到她之前,自己不能垮了。

    所以,不再多说,拿过苏子宸手里的药丸便吞了下去。

    这药丸对于补气血有很大的作用,而且见效十分快。

    宇文澈很快便觉得身上的力气恢复了很多。

    赶紧下令道:“请王将军率人全城寻找,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人。”

    胥领命,很快出去。

    “你也回卧房休息吧!现在的身体,别想着出去找人。”苏子宸在一旁说道,“我们会竭尽全力寻找。”

    说完,倒也不再管他,转身离去。

    宇文澈眼神黯淡,无法反驳却也无法答应。

    他枉有一身的武功,可是如今却连搜查的力气都没有,但是,孟漓禾如今还不知道有多大的危险,让他休息?他又怎么可能会安心?

    只是,不知为何,眼看着苏子宸走远的背影,也越发模糊起来。

    不由使劲晃了晃头,想要努力保持清醒。

    然而,更多的困倦感却随之袭来,眼皮也是越来越沉重。

    脑子中一个奇怪的念头忽然升起,然而,却来不及细想,便靠着门框滑了下去。

    “夜,去将你们的皇上送回屋。”不远处,对着夜吩咐了一声的苏子宸悄然离去。

    太阳已经彻底落下去,城中却很快灯火通明,并且,鸡犬不宁。

    因为满城的人都知道,皇上最宝贝的皇贵妃失踪了。

    府衙之人,军队之人,都在城中彻查。

    看那样子,就像是要挖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出来。

    而这一幕,自然也落到了某些人的眼中。

    辰风国的军营,得到消息的副将嘴角一勾,快步走到了凤夜辰的屋外。

    “皇上,臣有要事禀报。”

    屋内,凤夜辰负手伫立在窗前,闻言,只吐出一字道:“进。”

    副将推门进入,语气中带着欣喜道:“皇上,如今峤州城大乱,正是我们出击的好时机。”

    凤夜辰神色未变,只是道:“为什么会大乱?”

    “听说是他们的皇贵妃失踪了。”副将幸灾乐祸地回道。

    凤夜辰倏的转回身,直直的盯着他:“你说什么?”

    副将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也并没有多想,而是将手中的密信递上:“皇上请看,这是城内的细作传来的。”

    凤夜辰眉头皱起,迅速将信拿过,快速浏览了一遍。

    接着不由沉吟起来:“莫名其妙在厨房失踪?”

    “信里的意思应该就是这样。”副将在一旁附和道。

    “是不是你们做的?”凤夜辰带着怀疑看向副将。

    副将赶紧摇摇头:“回皇上,与臣等无关。如今那边兵马众多,臣怎么敢贸然前去捉人?”

    “宇文澈如今只与我们为敌,不是你们,那会是谁?”

    副将对于这个并不在乎,他想要的只是结果,所以随意道:“皇上,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时机,进行攻城!皇上,我们现在要不要发兵?”

    凤夜辰眯起了眼,沉默半响道:“不可贸然行事,你又怎知这不是宇文澈的故弄玄虚呢!”

    毕竟,孟漓禾若是到了城中,一定有许多人守护,谁又能这样轻易得手?

    副将军本不想多事,但既然凤夜辰怀疑,所以还是说道:“皇上,臣可以确定,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

    “哦?”凤夜辰眼眸一抬,“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副将军颔首:“没错,臣知道绑架了那皇贵妃的人是谁。”

    凤夜辰眉头不由蹙起,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他方才可是问过这个问题的,而这个副将全部否认了。

    做与不做不重要,但若是欺瞒他,他是绝对不能忍的。

    副将立即反应过来凤夜辰怕是误会了,所以赶紧解释道:“皇上,的确不是臣等,是宇文畴。”

    宇文畴……

    凤夜辰顿时怔住,这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事。

    因为这个人上次殇庆国朝廷剿杀而逃脱后,便来辰风国向他寻求帮助。

    看那身边只有五六个跟着他而来的手下而已,简直是狼狈不已。

    要不是觉得他那大皇子的身份,兴许还有些作用,他根本留都不想留。

    所以,也只是简单的给了他们一些银两,提供了住所,是不时不时派人看看,确保不要有什么乱子便好。

    就凭这几个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竟然,可以从城中将孟漓禾擒走?

    “你为何认为是他?”所以说,如今凤夜辰并不怎么能相信。

    “因为我们的人亲眼在峤州城外看到了。”副将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凤夜辰眯起眼,“竟然有人亲眼看到他挟持了孟漓禾?在哪里?”

    “在距离峤州城,大概五里的地方。被我们一直派去盯着峤州城的探子发现。”

    凤夜辰顿时皱起眉:“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在未时。”

    “竟然是白天的事?”凤夜辰眼睛一眯,“那为何不早点来报?”

    “这……”副将顿时有些愣住,还是如实回道,“宇文畴绑架的是殇庆国的皇贵妃,不关我国的事,臣怎么能随意来叨扰皇上?只等着他国大乱之后才赶紧过来禀报。”

    凤夜辰眉头紧皱,的确,这件事与他们无关,他们其实只要坐享其成便可。

    只是……

    凤夜辰的手还是不由紧紧攥起,孟漓禾若是落在了宇文畴的手中,恐怕是凶多吉少。

    “皇上,这真的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还望皇上发兵。”不知道凤夜辰到底在犹豫什么,副将军再次在一旁劝说,甚至想了想又道,“而且,说不定我们也可以来个里应外合。”

    凤夜辰抬眸:“怎么个里应外合法?你将人混入了峤州城?”

    副将军却笑着摇摇头:“现在尚未,但,探子在发现宇文畴劫持孟漓禾时,意外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什么?”

    “地道。”副将军嘴角裂开,献宝一样的说道,“没想到这个宇文畴竟然将地道挖进了峤州城,他可以通过地道将皇贵妃劫持出来,咱们也可以从地道探进去。”

    凤夜辰恍然大悟。

    他早在接触宇文畴此人时便知道,此人拥有一批极其擅长挖地道之人。

    但是他断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这里也挖了一条。

    是早有准备吗?

    仔细想想,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以他那还算不错的脑子,应该可以在与自己合作时,便想到两国很有可能开战,那提前挖好一条地道,实在是用处太大了。

    凤夜辰眯了眯眼:“带朕前去地道所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