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3章 皇贵妃失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卧室内,经过了长长的午休,宇文澈慢慢的睁开眼。

    屋内空无一人,孟漓禾并不在房中。

    宇文澈单手捂着胸口,从床上慢慢坐起,有些奇怪的看着一旁的桌子。

    那一个多月的征战让他的睡眠缺失很多,因此,孟漓禾如今强硬要求他在整兵期间多加休息,并且他的药中也有一些安神的效果,所以每日午间都要睡上许久。

    而孟漓禾往往就在他午睡的时间去熬制药膳,说是因为前三个月一直在睡,睡的多了,所以现在反倒想出去溜达溜达。

    于是每日等他醒来,桌上就会放好了药膳。

    然而今日,桌子上却空空如也,屋内,也没有孟漓禾的身影。

    宇文澈蹙了蹙眉,难道是因为方才在睡前答应他不亲自熬制药膳,只是吩咐下去了,所以才没有熬好吗?

    喝不喝药膳他倒是不在意,只是孟漓禾竟然没有回来,这才是让他奇怪的地方。

    去哪儿了呢?

    看了一眼窗外,院子里静悄悄的,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人员走动,倒是十分安宁的样子。

    方才那稍微有些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

    军队整兵都在周围,这县令的府衙也有重兵把守,所有的暗卫们也在此地,而孟漓禾的身边还有胥一直跟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想来是有什么事,或者,去和她那个嫂子聊天了吧?

    宇文澈兀自猜想着,毕竟,之前也有过偶尔管玉来房间找她闲聊的情形。

    说不定,她不用熬制药膳,便主动去找管玉了也有可能。

    想到此,宇文澈便不再多想,艰难的下床为自己倒了杯水,喝完又乖乖回到床上卧床休息,毕竟那是媳妇儿要求。

    不过,他现在觉得,卧床似乎也不错,至少有时间去看那些老百姓送的书,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书竟然还没有看完,足以见得,这数量到底有多少。

    所以说,连出来打仗都要随身携带几本书,也真的是挺让人一言难尽的。

    不过,闲暇时候能打发时间,倒是真的很有效。

    所以,宇文澈便随便看起来,这一看便专注了进去。

    直到屋内有些昏暗,多少影响了阅读,宇文澈这才从书本中抬起头,揉了揉有些发干的双眼,转头朝门外看去。

    不禁皱了皱眉,怎么已经黄昏了,孟漓禾还没有回来?

    想了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夜。”

    夜很快闪身进屋:“属下在。”

    “今天下午可有见到皇贵妃?”宇文澈在床上询问着。

    夜想了想道:“只在出去的时候见过,后面没有了。”

    宇文澈的眉头更加蹙起:“那出去的时候,你可知道她去了哪里?”

    夜很快回道:“去了厨房。”

    宇文澈有些诧异:“这么肯定?”

    夜似是一怔,犹豫了一下说道:“属下有看到胥停留的地方,那个位置下面,应该就是厨房。”

    宇文澈顿时了然。

    他们习惯在树上隐藏,但是因为县令的府衙并不大,所以,以他们的目力以及对彼此隐藏的熟知程度,要让他们互相看到并不难。

    而之所以为什么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互相观望,他就不管了。

    他在乎的是另一件事。

    “那胥到了厨房后,一个下午一直在那里吗?”

    被宇文澈这样一问,夜才忽然感到有些奇怪。

    不过,这个皇贵妃一进厨房就待一个下午的情形,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所以也点点头道:“的确如此,不过皇上不用多虑,说不定皇贵妃为您亲自做晚餐呢!”

    宇文澈眉头紧皱,心里无端有些不安。

    亲自做晚餐的事,孟漓禾以前不是没做过,倒也有可能。

    可是药膳没有端上来,这件事情就非常奇怪了。

    因此,想了想还是说道:“先去确认一下,看看皇贵妃是否真的在厨房。”

    “是。”夜领命很快而去。

    厨房外的树上,胥正坐在里边,无聊的东张西望。

    毕竟,一呆就是一个下午,任谁谁都会闲出鸟来。

    枝头微颤,胥转过头看到正在一旁的夜,不由惊诧道:“你怎么来了?皇上来厨房了?”

    夜摇摇头:“应该说是皇上想皇贵妃了。”

    “哦。”胥点点头,“也是哦,都出来一个下午了,也不知道这皇贵妃在里面鼓捣什么?”

    毕竟做晚餐的厨几个厨娘都已经进去了,皇贵妃却还没有出来。

    “你确定皇贵妃在里边?”想到宇文澈的吩咐,夜开口问道。

    “当然。”胥很肯定的点点头,“这厨房就这一个门,我一直在这守着,皇贵妃出来,我肯定知道。”

    夜也朝厨房望去,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厨房的门的确只有他们现在正对的这一个。

    所以,稍稍放下心来道:“你还是去告诉一下皇贵妃,就说皇上在找她吧!”

    胥点点头直接飞下树。

    一把推开厨房的大门,只见里边几个厨娘正在灶台前忙着,有的切菜,有的煮饭,忙得热火朝天。

    然而环顾了一周,却没有看到孟漓禾的身影。

    胥心里顿时一惊,再仔细的重新向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望去,然而,却怎么都没有找到他那最熟悉的身影。

    胥激动的抓过一旁最近的厨娘问道:“有没有见到皇贵妃?”

    “皇贵妃?”那厨娘明显一愣,摇头道,“没有见到啊!”

    胥的脸色很快凝重起来,又对房中所有人问道,“你们可有谁看到皇贵妃?”

    几个厨娘皆是摇摇头:“我们几人方才是一起来的,进到厨房的时候,里面并没有人呀!”

    “你们确定?”

    胥的脸色很快变得煞白,怎么回事?

    那个时候他是随着皇贵妃一起来的,也是亲眼看见皇贵妃推门而入的啊!

    之后,根本没有见她出来过,怎么这些人都说没看见,难道人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胥不可置信的沿着屋内寻找,然而,厨房内一切都整整齐齐,除了灶台上因为做饭,摆放的有些凌乱,其他地方完全看不出任何不妥。

    胥双手握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胥一直未出来,夜不由心里也有些不好的预感,干脆也随之走进厨房。

    而看到的却是几个神情诧异的厨娘和几近暴走的胥。

    心里不由一沉:“胥,怎么了?皇贵妃呢!”

    “不见了。”轻轻的吐出三个字,胥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

    夜还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胥。

    那个有些呆萌,面容阳光的少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双眼冒着怒火,浑身都有肃杀之气的男子!

    夜自然也知道里面的严重性。

    皇贵妃居然不见了,还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夜眯了眯眼,转身从厨房走出,随手发了信号,将院中所有暗卫招来。

    “你们之中可有谁看到皇贵妃?”

    暗卫们面面相觑,但均摇了摇头,他们分布在这县令府衙的各处,但没有任何人看到皇贵妃的踪影。

    “那可有见到什么可疑之人?”夜再次问道。

    然而,暗卫们依然摇了摇头,甚至纷纷表示,今天下午在府衙里走动的人都很少。

    夜的手紧紧握住手中的剑:“去找!翻遍整个县令的府衙,也要把人找出来,找不到再出去找!”

    “是!”暗卫们亦是紧张起来,立刻行动。

    这一刻,他们想到的并不是皇上会责怪的问题,而是,那可是他们的皇贵妃啊!

    不管怎样,绝对不能让皇贵妃出事,否则他们就是以命相抵,也难安。

    夜转身回到屋中,看着已经满眼泛红的胥,心里不由心疼不已,拍拍他的肩道:“我已经让所有的暗卫去找了,皇贵妃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胥点点头,脑子有些混乱,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去努力的回想着下午厨房的动静,想想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有没有可能将孟漓禾换了出来。

    可是他明明记得,皇贵妃进去之后的很久都没有人进去,一直到晚上这几个厨娘才进去了。

    而且,根本没有人从里面走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胥一个人在那里仔细的想着,而夜就开始四处查了起来,如今,皇贵妃失踪,一刻不能等待。

    然后,胥却任凭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发生了什么事?”

    苏子宸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在沉思的胥立即睁开眼,只见苏子宸,管玉都站在一旁。

    应该还是察觉到了他们这番动静吧?

    叹了一口气,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出。

    毕竟,他从未想过隐瞒和推脱责任,方才也不过是想争分夺秒的找出线索而已。

    如今有人问起他,自然要立即说,并且说不定还需要他们的大力协助。

    管玉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什么?漓禾竟然失踪了?我立即吩咐军营的人去找!”

    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离开!

    苏子宸不由紧紧皱起眉,接着朝厨房看去。

    “厨房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吗?”

    胥摇摇头:“没有。”

    苏子宸走进厨房转了一圈,屋内灯火朦胧,他亦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而厨娘们经过这一闹,却吓得不知所措。

    苏子宸慢慢朝几人走近,眼睛带着如炬一般的光芒从几个厨娘的脸上掠过,然而只是这么一看,几个厨娘的眼神立即变得迷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