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1章 援军到达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也不由紧紧皱眉,向着王将军问道:“朝廷的兵马呢?还未到吗?”

    按理说,宇文峯调来的那批兵马比自己还提前一天出发,而救援的兵马应该是快马加鞭,一刻都不能耽搁。

    而她顾及到肚子里的宝宝,所以路上总归要休息。

    所以,那批兵马怎么也不应该在自己后面才是。

    果然,王将军回道:“启禀皇贵妃,朝廷的兵马几天前便已到达,实不相瞒,若不是这批兵马增援,恐怕此城几天前便已经失守了。”

    孟漓禾一愣:“竟然如此严重?”

    宇文澈的脸色也铁青,带着愤怒加愧疚。

    可是,这不比一场对战失利而暂时撤退,这可是失去城池啊!

    这让他怎么甘心?

    退了容易,但想再打回来那是何其艰难!

    “所以皇上,皇贵妃,还请尽快撤离吧!此城守不了多久了。”王将军十分焦急,不停地督促道。

    然而,宇文澈却忽然眯起眼道:“王将军,你带着皇贵妃离开,朕同将士们留守,拼死也要守住此城。”

    王将军顿时大惊:“皇上万万不可啊!”

    宇文澈却无比坚决:“若是朕留下,将士们一定拼死守卫,若是连朕都撤了,那岂不是军心更加涣散?”

    王将军一愣,这话说的没错,可是此情此景留下实在是太危险了。

    皇上怕是还没了解到真正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还想继续劝下去,却见他转头看向苏子宸道:“表哥,禾儿就麻烦你保护了。”

    看那样子,意志十分坚决。

    苏子宸皱皱眉,并没有答应。

    因为他并不确定,宇文澈的决定是否正确。

    他这一日在这里也了解了一些事情,知道之前战败是因为受到了伏击,所以作为下达命令的主将宇文澈来说,一定是心存许多懊悔的。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导致城池失守的确很难接受。

    甚至他的主动留下,恐怕也并不明智,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自我惩罚而已。

    他常年研究催眠术,对人心的把握不说十成,也绝对了解的到**成。

    这若是换成其他人,他或许不会管,可是,这关乎他表妹的幸福。

    因此,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宇文澈,你觉得和禾儿会自己和我离开吗?”

    宇文澈一愣,这才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孟漓禾。

    只见孟漓禾神情淡然,但是,眸光中却带着坚定。

    从她的眼神里,只看到一个信息,那就是“生死不离”。

    心不由一下揪了起来,拉起她的手劝慰道:“小雨,你和他们走吧。”

    孟漓禾笑了笑,反问道:“我千里迢迢来找你,就是听你说这句话的?”

    宇文澈顿时噎住。

    孟漓禾这句话让他惭愧。

    可是,纵然他也知道留下会有危险,可是面对自己曾经的失败,他真的无法做到自己撤退,而损失那么多人的性命。

    “皇上,此城真的守不住了,皇上听臣一句劝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一起退出去,改日再打回来!”王将军见状赶紧补充道。

    他也是做了许多年的将军,若不是到万不得已,又怎会甘愿,失去一个城池?

    然而,宇文澈眉头紧皱,依然沉默不语,显然很难作出决定。

    孟漓禾终于深呼吸一口气道:“澈,你好好决定,我只能告诉你,你若是留下,我们三个人,在这里陪你。”

    “三个人?”

    宇文澈不由有些诧异。

    除了孟漓禾还有另外两个人是谁?

    苏子宸么?

    不对啊,以孟漓禾的性格,若是当真觉得有危险,是不会拉着其他人留下的。

    所以不由疑惑道:“除了你还有谁?”

    孟漓禾缓缓地抚上自己的小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她多希望是在气氛十分温馨的时候告诉他这个巨大的惊喜。

    可是,谁能想到会面对这样的情况?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宇文澈现在非常不理智,也许只有告诉他这件事,才能够让他清醒过来。

    所以,抬起头温柔的一笑道:“还有我们的孩子,我肚子里的两个生命。”

    宇文澈顿时睁大眼睛,心里的狂喜让他一把抓住孟漓禾的肩膀,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抬高了八度:“小雨,你怀孕了?”

    孟漓禾点点头,脸上幸福无比:“嗯,三个多月了。”

    “太好了!”宇文澈不顾伤痛,不顾还有其他人在场,猛地一把将孟漓禾拥在怀里。

    苏子宸却皱了皱眉,不悦道:“小心一点,孕妇本来就应该行动缓慢,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两个。”

    作为大夫,最不愿看到别人莽撞地对待自己的病人了。

    何况如今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表妹。

    宇文澈顿时反应过来,赶紧放开孟漓禾,激动的简直不能自已,盯着她那并不显怀的小腹,一直看着。

    即将做父亲的喜悦,几乎让他忘记了如今的形势。

    王将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时也是惊讶不已,赶紧在一旁道喜,毕竟一下子就怀了两个,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然而,不远处,厮杀的声音却再次传来。

    王将军心里顿时一沉:“糟了,敌军已经闯进来了,皇上,皇贵妃快撤啊!”

    宇文澈到了这时,就算不甘心也无济于事。

    大概是新生命到来的喜悦,让他当真深刻的意识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

    也让他不能枉顾自己的生命,他对自己的军队纵然有愧疚,可若是自己丢了性命,那对孟漓禾母子,怕是一辈子也无法弥补的伤痛。

    罢了,先退出去,改日他一定重整旗鼓,将此城夺回来!

    因此也赶紧从床上下来。

    “把这个吃下去。”苏子宸向他递去一个药丸。

    嘴角微微勾起,很好,不是他一个人被孩子胁迫了。

    宇文澈一愣,不过并没有多问,便接过药直接服了下去。

    苏子宸随后解释道:“这是止疼的良药,可以让你在走动的过程中不至于那么痛苦。”

    宇文澈立即抱拳:“多谢!”

    几个人很快从屋子中走出。

    还好,虽然辰风国的军队已经攻进了城,但还没有殃及到他们这一块,所以,几个人在众人的保护下,也很快到了此城的另一个城门,也就是孟漓禾当初入城时被拦的那个城门。

    只要出了这个城门,便是殇庆国的境内。

    他们只要顺利撤到下一个城池便可。

    然而,还未等出去城门,便有士兵忽然来报:“王将军,距城门不远处来了大批兵马,从衣装上看,并非是我**队!”

    “什么?”王将军顿时心狠狠一沉。

    难道辰风国竟然绕到了殇庆国境内,准备将此城池前后夹击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从其他地方攻进去,也不可能这么快,而且,自己这边不可能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啊!

    然而,孟漓禾却眼前一亮,立即朝着侍卫问道:“可是穿着藏蓝色衣衫?”

    侍卫却皱了皱眉道:“回皇贵妃,天色太黑,小的看不太清楚。”

    孟漓禾一愣,也是,如今是半夜,藏蓝色隐没在黑夜里并不突出,辨别不出来倒也不奇怪。

    但还是问道:“那他们腰间是否均佩戴一条白色的腰带?”

    “正是。”小侍卫这一次确认清楚,赶紧回道。

    这一次,不仅是孟漓禾可以确定,就连在场其他几个人也就是明白过来。

    这样的装束并非是辰风国的军队装束,而是风邑国的军队装束!

    只是这风邑**队,此时到来……究竟是敌是友呢。

    这一点,王将军并不能确认,毕竟当年与风邑国是敌对的关系,就算签订了和平条约之后,先皇也曾经以救助的名义妄图吞并人家领土来着,为此还闹得十分不愉快。

    相信以孟漓江的聪明,不可能猜不透殇庆国的阴谋。

    而宇文澈和苏子宸的心里都多少有了底,不由看向孟漓禾。

    只听孟漓禾欢快的叫道:“快开城门,请他们进来,他们是来支援的。”

    王将军明显有些犹豫,转头看向宇文澈:“皇上,这……”

    大概猜到王将军的担忧,孟漓禾不由解释道,“我出来的时候有密信给皇兄,请他派人马来增援,并且也告诉他我和他的两个侄子都在此城。”

    听到此话的苏子宸无奈的笑了笑。

    感情这一招还用到了孟漓江的身上。

    很好,被胁迫的人数又增加了一个。

    宇文澈心里温热,还带着许多心酸,一时间不由百感交集。

    此时此刻,就连他何德何能娶到这样的妻子这种话,都无法说出,因为根本无法完全表达出他心里的全部情感。

    孟漓禾到底在他身边支援了他多少次,他已经无法记清。

    但他也绝没有想到在两国交战之时,她肯倾自己国家的力量。

    明明当初自己的国家对方做了许多恶劣的事,甚至还夺了人家十座城池。

    厮杀声渐近,宇文澈回过神,将心头的情绪压下,终是开口:“开城门。”

    城门缓缓打开,大量的兵马很快全涌到了城门前。

    孟漓禾不由转头看去,因为她并不知道这一次皇兄会派哪位来。

    然而,看到骑在最前方那高头大马之上的人时,却顿时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