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0章 辰风国攻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本来还在悲春伤秋,无限感慨。

    结果就感觉一只手竟然对她乱摸起来,顿时气呼呼反击!

    这家伙傻不傻不知道,但是很不老实她知道!

    宇文澈的手被打,不由缩回,轻咳一声道:“我也不知道我的手怎么会在你肚子上。”

    孟漓禾这才一愣,额,好像是她放上去的耶。

    搞来搞去,还是冤枉了他。

    不过,让他放也没让他摸啊,所以这样说来,也不怪自己!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看着她脸上微微泛着红色,宇文澈嘴角一勾:“怎么?又不是没摸过,是因为太久不见,所以和我害羞了?”

    孟漓禾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什么,眼前一亮道:“你没傻!”

    宇文澈有些无奈,为什么一直提傻不傻的?

    不由提醒她道:“我只是身上中箭,又不是脑子中箭。”

    孟漓禾忽地长出一口气:“我当然知道,但是你高烧太久,表哥担心你会烧傻。”

    宇文澈这才了然,似乎好像是浑浑噩噩了许久。

    所以,如今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不过,既然孟漓禾在身边,那想必,自己是回了皇宫吧?

    只是,转头看看四周,这里并非他的寝宫。

    因此还是问道:“为何我们现在不在寝宫?”

    孟漓禾的表情立即变得探究起来。

    所以大哥,你到底是傻还是不傻呀!

    这一看就不是皇宫好么?

    不过,想到也许他刚醒来神智多少有些不清,所以也耐心的说道:“这又不是皇宫,当然不能在寝宫,我们现在是在峤州城的县令府中。”

    宇文澈脸色倏地一变:“你说什么?峤州城?”

    峤州城正是殇庆国土距离辰风国最近的一个城,就在边境地区。

    也是他们率先保护不被侵犯的地方,因此,就在战争所在地的后方。

    孟漓禾点点头:“没错。”

    宇文澈这才意识到什么,不由紧紧的盯着她道:“那你怎么会在这?”

    “我听说你受重伤,所以来找你。”孟漓禾微笑着说道。

    敢情这家伙一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啊!

    难怪说出的话都那么奇怪。

    不过也是,他晕倒前自己还在京城,醒来就看到自己在身边,的确冲击有点大吧?

    宇文澈震惊的半天都没有说出话,半晌才皱起眉道:“你知不知道这里多危险,宇文峯竟然敢放你过来?”

    孟漓禾一愣,她就知道,自己跑出来这件事一定会算到宇文峯的头上,所以赶紧解释道:“我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宇文峯不知道。”

    “什么?”宇文澈更是惊讶的无以复加。

    他原本还以为宇文峯是拗不过孟漓禾,所以才同意她前来,那样的话,至少随行会有许多人保护,可是如果是孟漓禾偷偷跑出来的,那这一路岂不是非常凶险?

    宇文澈眉头紧皱:“为什要这样做,小雨,你怎么这么冲动,万一路上有什么事怎么办?”

    “能有什么事呀。”孟漓禾轻松的回道,“我偷偷出来的,又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再说我带了你留给我的所有暗卫,表哥也同我一起来了,都是武功高手,谁还能接近得了我?”

    听到这句话,宇文澈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些暗卫固然身手了得,但若是遇到强大的敌人,还是十分让人担心。

    但是苏子宸不同,他的武功高深莫测,不说以一敌百,一般人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尽管如此,还是有些一阵阵的后怕,忍不住紧紧握着她的手。

    还好她没事。

    心里也不由泛起一阵阵的感动。

    他怎么也没想到孟漓禾竟然千里迢迢来寻他,明明知道前面是刀锋战火,然而都无所畏惧,只为了到达他身边。

    连日来的思念更是涌上心头,看着熟悉的眉眼在自己的眼前,宇文澈终于伸出一只手,将孟漓禾的头扳过,将唇朝她的唇瓣贴了过去。

    小别胜新婚的情绪在双唇接触的刹那被激发了起来。

    对对方的思念及担忧,尽数溶解在这唇齿相交的吻里,使这吻变得愈发火热。

    火热很快烧断了脑中的神经,烧毁了心中的理智,只靠着爱意让两个人更加靠近。

    宇文澈紧紧的拥着孟漓禾,情到最浓处,一个翻身就想跃起。

    然而,仅仅是微抬了身子,宇文澈便嘶的倒吸一口冷气。

    而那燃起的****也在这一剧痛中,稍稍缓了下来。

    孟漓禾这才意识到方才他们在做什么,顿时窘迫到无地自容。

    天哪,宇文澈明明还在重伤啊,她怎么能和他……

    而且,他现在身子的情况也根本不适合。

    真是疯了。

    宇文澈也有些郁闷,好不容易小别后相见,如今他竟然是这种情况!

    勉强平复着呼吸,看着自己身上那有些狼狈的样子,又转头看向孟漓禾粉红的脸,不由嘴角一勾,邪魅道:“要不然你上来?”

    孟漓禾顿时闹个大红脸,瞪了他一眼道:“宇文澈你真的是疯了!好好养伤。”

    只是,宇文澈又怎会轻易的放过她?

    所以,眉头一挑,随意道:“伤的又不是那里。”

    孟漓禾脸上更红,慌乱地说:“那也不行,那也要养。”

    宇文澈的脸上似乎挂着些委屈:“可是那里养得很好,这一个多月养的非常生龙活虎呢!”

    “啊啊啊!”孟漓禾开始大叫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还要不要脸了?

    屋外,那些追随而来的暗卫小伙伴们顿时一个激灵。

    我勒个去,不是说皇上还在重伤吗?

    怎么竟然如此激烈了?

    他们的皇上绝对是男人中的楷模啊,膜拜膜拜。

    宇文澈不由开怀地笑起来,一个多月了,只有今天觉得这样开心。

    其实能不能与她厮缠并不重要,只要有她在身边,一切都好。

    不过,被宇文澈三番两次的逗,亦感觉到他身上的确很是火热,孟漓禾当真以为他十分的想要与自己……

    所以想了想,还是有些纠结的道:“我……我现在不太方便。”

    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两个小包子。

    宇文澈一愣,根本没有想到她会和自己解释。

    只是却也没有往别的方向去想,只单纯以为孟漓禾大概是因为月事。

    不过也禁不住的想,难道今日若是不来月事,竟然真的可以那样吗?

    一时间还当真有些遗憾起来。

    所以故意逗她道:“那没关系,过几天也一样。”

    孟漓禾撇撇嘴,其实那可不是过几天的事啊。

    不过,并不想现在告诉他那个喜讯,因为不够正式啊!

    她要等到一个非常好的情景,再郑重的告诉他。

    所以,当下转移话题道:“你睡了这么久刚醒,赶紧平静平静,我去叫表哥过来帮你检查一下。”

    宇文澈扭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有点晚了吧?这会儿表哥应该已经睡下了吧!”

    “没关系,叫他起来就是了。”孟漓禾边从床上坐起边说着,“他之前也说过,不论你什么时候醒来,都要叫他。”

    宇文澈不由撇撇嘴:“你这表哥还真是宠你。”

    孟漓禾不由剐了他一眼:“少吃什么飞醋啊,那是我哥,还有这是大夫的本职好吗?重伤病人醒了难道不应该立即检查?”

    宇文澈笑道:“我没有吃醋,我是真心这么感慨,毕竟连从皇宫逃出,跑到战场上来这样荒唐事都陪着你。”

    原来是指这件事。

    孟漓禾傻笑着,吐了吐舌道:“他可不是看我一个人的面子。”

    “还有谁?”宇文澈有些诧异。

    总不可能是他吧!

    他自我感觉没有孟漓禾,自己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孟漓禾却只是嘿嘿一笑,道:“你早晚会知道的。”

    说完,便披上外衣急匆匆的走到门口,对着下人吩咐了起来。

    宇文澈倒也不急,媳妇儿想卖关子,自然有她的目的,她想玩的事,何不陪她玩下去?

    真是十分体贴,衷心的希望他知道这个好玩的终极答案后,不会后悔。

    苏子宸很快到达,为宇文澈从脉搏到伤口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之后才道:“放心吧。没有什么大碍,接下去好好养伤便可。”

    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一趟她总算没白来。

    然而,刚想送表哥离开,就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是王将军匆忙的喊声:“皇上,皇贵妃,请尽快撤离!”

    屋内几个人一愣,宇文澈立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将军见到皇上醒来,明显眼前一亮,但还是说道:“皇上,辰风国半夜来袭,来势凶猛,这城怕是守不住了,还请皇上迅速撤离此城!”

    “你说什么?具体情况报上来。”宇文澈忍着剧痛激动的从床上坐起来。

    孟漓禾吓得赶紧过去扶住:“小心点,不要把伤口再撕裂了。”

    宇文澈眉头紧皱,难得没有听进去孟漓禾的话,而是直直地盯着王将军等他回答。

    王将军擦了擦汗道:“辰风国大概用了几万大军攻城,而我军之前损失惨重,如今的兵力根本不足以抵抗,所以,失城在即,还请皇上皇贵妃赶紧撤离啊!”

    宇文澈一拳砸在床板上。

    都怪他之前掉以轻心,损失了那么多的兵马。

    没想到今日连城都不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