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9章 皇上醒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床前,孟漓禾紧紧的拉着宇文澈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分别一月有余,她曾想过许多相聚的场面,唯独没有想过的就是,她这样看着他,而他的双眼都没有睁开。

    还好,没有出现那个如果今晚醒不过来,就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

    这样,至少她不会太过担心。

    就算脑子有损伤,人早晚也会醒来。

    伤到哪就治哪好了,她不怕,治不好也没有关系,她要的就是这个人,也不是这个脑子。

    事已至此,孟漓禾反倒平静了下来。

    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旁边,和宇文澈说着话。

    人在睡眠的时候,五感也是有的,虽然他是昏迷,但她依然相信,他可以听得到。

    听得到她的声音,应该就会早点醒来吧?

    只是,宇文澈身上的温度的确在一点点退去,然而,人却始终没有醒来。

    苏子宸并没有多说,眼下这个情形,让她去休息根本不现实。

    因此,也只是安慰了两句,便随王将军一同离开,前往军营中士兵疗伤之地,去看些伤势较重之人。

    这大概也是如今唯一可以帮他们的地方了。

    迷幽岛,人员并不算少,但与世无争多年,他作为岛主,亦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轻易动用他们的力量。

    虽然,那些人也会绝对服从,但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走这一步。

    因此,只能尽自己所能,先帮助这里的人以最快的速度疗伤。

    树上,看到苏子宸医治完皇上的夜终于松了口气,然而,回头看见胥,却总觉得没有缓过神。

    怎么就千里迢迢的大老远跑过来了呢?

    而且,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偏偏,胥还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夜嘴角微抽:“是惊吓吧。”

    毕竟,看到胥的那一霎那,他当真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毕竟是大白天啊!

    好在,还同步看到了皇贵妃等人,让他知道这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才相信自己的眼睛。

    胥的脸色立即不好起来,嘴巴微撅:“什么意思?你见我不高兴?我就让你这么害怕?”

    一连问了三个问题,表示自己的愤怒。

    “不是。”夜感觉自己头有点大,说不清的赶脚,不过说好话总是没错的,毕竟皇上那些书里也写过啊,所以赶紧说道,“我是太意外了,当然高兴,高兴的我都想哭。”

    胥这才嘴角微勾,洋洋得意起来。

    这还差不多嘛!

    不过,还是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夜:“你别哭啊,男子汉大丈夫,谁轻易哭啊!”

    夜深沉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当初哭的树都晃了的人是谁。

    不过,现在却也没有多少心思继续开玩笑,毕竟,如今他们的皇贵妃,怕是在屋内偷偷哭吧?

    虽然听不到抽泣的声音,但这让人才觉得更加可怕。

    不发泄出来,才是最伤身的。

    眼看夜盯着屋内一脸忧郁,胥终于也严肃起来道:“怎么了?担心皇上?有苏先生在,还怕什么?”

    夜眉头紧皱:“皇上是为了救欧阳振受的伤,那会,大家都以为他肯定熬不过去了。”

    胥顿时一愣:“这么凶险吗?”

    夜点点头:“好在现在苏先生也说了性命无忧,只是若是伤了脑子……”

    然而,胥却直接打断道:“肯定不会,放心吧。”

    夜完全不明白他这股子自信从哪来,挑眉看向他:“为什么?”

    “皇上的脑子多强大你忘了,连皇贵妃那可怕的铜铃都不怕,可见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烧坏的。”胥自信满满的说。

    夜:……

    好吧,好像大概可能也许有那么点道理。

    不管怎么说,但愿一切能好起来吧。

    如今守城都很困难,军心涣散,迫切需要他的苏醒。

    而事实上,一直到日后过后许久,宇文澈身上的热度已经退的差不多,但人还是没有醒来。

    看着宇文澈那明显瘦了一圈的脸颊,以及憔悴的面容,孟漓禾心疼不已。

    甚至想干脆让他多睡睡算了,但是想到表哥的话,还是坚持不懈的对他说着话,甚至故意凶巴巴的说道:“竟然敢一直睡觉不理我,等你醒来我再收拾你。”

    说完,便朝外招呼道:“豆蔻,吩咐人送热水,本宫要沐浴。”

    豆蔻吃了一惊,走进屋道:“皇贵妃,你晚上要在这睡吗?”

    “当然。”孟漓禾点点头,“本宫自然要和皇上睡在一起。”

    豆蔻嘴唇动了动,但还是转头离去。

    皇贵妃睡在这里,肯定是要一直照顾着皇上,必然是睡不好的。

    她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呢。

    可是,就算劝了也没有用吧。

    哎。

    热水很快送进,孟漓禾先是为宇文澈简单的擦洗了一遍。

    甚至,还故意威胁道:“再不醒来,我就吃你豆腐了哦。”

    说着,还真的色迷迷的在他的身上摸了几把。

    然而,无动于衷。

    哎,孟漓禾泱泱的收回手,看来这招不好使。

    接着,眼珠一转,又趴在他耳边故意笑着说道:“我要洗澡了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只是,希望总是美好的,结果,却是让人失落的。

    看着依然紧闭的双眼,孟漓禾努力将心中的落寞扫除,当真开始沐浴起来。

    热水滑过肌肤,冲走这么多日来奔波的疲惫,却冲不走心头那么担忧。

    换好了舒服的内衣,孟漓禾重新走回床边。

    然而,宇文澈依然没有醒。

    也许是因为夜晚的来来,也许是说了一天的话都没能将人唤醒。

    孟漓禾心里的失落再也掩盖不住,深呼一口气,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躺在了他的身边。

    从侧面摸着他因为消瘦而变得棱角更加分明的脸,将头贴了上去。

    伸出手再次将他的手抓住,只是这一次,却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之上。

    都说父与子之间因为血脉相连是有心灵感应的,孩子们,快叫醒你们的父亲吧。

    一滴泪滑过,孟漓禾终于在这淡淡的悲伤中睡去。

    肚子里胎心跳动,而那紧邻肚子的大手,终于手指微动。

    宇文澈慢慢睁开眼,看着陌生的床棱有一阵的恍惚。

    肩膀上,似乎有些微的重量,不由转头看去。

    然而,入眼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很好,他又做梦了。

    每次梦中都能见到她陪在自己身边,只是这一次更加的真实许多。

    脖子朝前伸了伸,将一个吻轻轻落在孟漓禾的额头。

    孟漓禾倏地睁开眼,看到他微动的头眼前一亮:“澈,你醒了吗?”

    宇文澈听到这声音微微一怔,不过,却摇摇头:“不,我不醒。”

    他好不容易梦到她,怎么舍得这么快醒来?

    孟漓禾的脸色顿时一变。

    宇文澈怎么会这样说话?

    好奇怪啊!

    不由想到表哥说的话,高烧太久会烧坏脑子。

    宇文澈,这是真的被烧傻了吗?

    心里不由着急不已,试探的问道:“澈,你知道我是谁吗?”

    宇文澈皱皱眉,今日梦里的孟漓禾好生奇怪,不过,哄媳妇已经成为了常态,即使在梦里也不能变,所以勾了勾唇角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孟漓禾。”

    孟漓禾脸上立即涌起一股热浪。

    这家伙真的是……随时随地情话连篇啊!

    不得不说,一个多月没见,如今听到他用这样熟悉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当真是让她激动不已。

    甚至,从见到他开始都没有发泄的情绪,此刻全部爆发出来,竟是忽然嚎头大哭起来。

    还边哭边喊:“你还记得我,还记得我,呜呜,只要记得我就好,别的都不重要。”

    宇文澈到底有没有烧傻她不知道,此刻,也不想再确定了。

    只要还记得她,他们便可以在一起,他能不能当皇帝,自己能不能当皇后,她都不在乎。

    泪水打湿肩膀之处的衣衫,从肩膀处传来一阵微凉。

    宇文澈有些诧异,这孟漓禾怎么忽然哭了起来?

    而且,说的话也让他有些听不懂。

    自己怎么会不记得她?

    只是,眼见她哭的这么凶,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先安慰了再说。

    当下想要转过身,去搂住她。

    然而,刚刚动了下身子,便觉胸口处一阵剧痛忽地袭来。

    因为方才没有在意,一下子动作过猛有些扯到,这下,竟是疼的他连汗珠都浸了出来。

    然而,这却让他意识到,不对!

    如果是在做梦,怎么会感觉到疼?

    而因这剧烈的撕痛,那日在战场上的一幕,也随之浮现在眼前。

    他记得,大军遭了辰风国的埋伏,并且,他为救欧阳振而中了一箭。

    然后被欧阳振突围救出,之后发生的事就再也不知道了。

    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得救了,而此刻也根本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那孟漓禾也的确在他身边么?

    想到此,连手激动的都要蜷起,然而,只是微微一动,却发现自己的手此时似乎正贴在一个地方之上。

    有点软,还有点温热。

    身子顿时僵了一下,他不会是在昏迷期间,还对孟漓禾做了什么吧?

    接着,就听孟漓禾“啪”的一声,把他的手打开,怒气冲冲道:“你摸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