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8章 终于相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去请你们的王将军过来。”眼见因为自己的一时无语,那守城侍卫已经朝着自己的马车小心翼翼的走近,孟漓禾忽然灵光一闪道。

    守城侍卫脚步即刻一停。

    王将军?

    难道,她指的是此次领军之一的王将军?

    这个女人,竟然认识主将吗?

    心里不由更加疑惑起来。

    能直接指明将领姓氏的人绝对不是简单人,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自己人,就有可能是敌人。

    当下,更加谨慎起来。

    思考了一瞬还是说道:“这位姑娘,王将军可不是我等小小的守卫可以见到的,死去您只要下车接受检查,确认了身份,我们自然会让您过去。”

    孟漓禾眉头微皱,没想到,这个小侍卫这般难缠,不过,却也是好事,至少如今这种状况,不会轻易放人进去。

    只是这反倒难为到她了。

    “禾儿,你有没有什么信物?”忽然,马车内的苏子宸开口道。

    信物……

    孟漓禾摇摇头,小声说道:“我自己的首饰倒是可以用来作为信物,可是只有宇文澈认识,别人不一定啊,而且,他们的确连将军都很难见到,又怎么可能去拿给宇文澈确认,何况,宇文澈现在还不一定伤势如何了。”

    然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不一定。有些首饰只有宫廷才会有,只要确认是出自皇宫,自然有人重视。”

    孟漓禾眼前一亮,没错!

    当即将头上的珠钗取下,从车帘处递过去道:“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将此物交于王将军,他便会来见我。”

    或许是孟漓禾说的太过平静和自然,而这之中却带着让人臣服的力量,侍卫小心翼翼的接过,看着那的确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珠钗,有些愣在那里。

    孟漓禾如今心急如焚,可不能一直在这耽误时间,所以当即沉声道:“还请尽快向上禀报,否则,皇上怪罪下来,我可没辄。”

    听到“皇上”两个字,小侍卫手都禁不住一抖,差一点就将珠钗吓得扔在地上。

    这人一定来头不小。

    不管是敌是友,也不是他可以解决的,既然这样,还不如如了她的意。

    “好吧,你们就此等待。”小侍卫终于同意,接着,让一旁的侍卫守着他们的车,而自己则跑到一位衣着稍有不同,看样子像是他们头目人之处,说了好一会,又将这东西递了上去。

    之后,就见那人对着珠钗一愣,朝马车匆匆看了一眼,便很快离去。

    孟漓禾放下窗帘,开始放下心来。

    周围有百姓围过来窃窃私语,不过,诸多猜测她全部置之不理。

    干脆闭目养神,耐心的等待起来。

    而并没有用太久,至少比孟漓禾自己预估的还要快,马蹄声便由远及近飞快响起,听得出很是急切。

    孟漓禾微微睁开眼,嘴角微勾,看来,这王将军应该猜到是自己了吧?

    骏马很快靠近,马上之人很快从马上一跃而下,直接走到马车前,带着恭敬的问道:“敢问车内何人?”

    孟漓禾慢慢开口:“是本宫。”

    既然已经见到王将军,那就说明已经安全了,那也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

    王将军听到声音顿时怔住,当即对着马车行了个大礼:“臣参见皇贵妃!”

    之前阻拦的小侍卫吓的脸都有些发白,他,他,他拦着的竟然是那个获皇上独宠的皇贵妃?

    难怪她说皇上会怪罪。

    皇贵妃千里迢迢来见皇上,竟然被他耽误了见面时间,他,他,他……

    “王将军免礼。”孟漓禾终于掀开马车帘走了下去。

    马车外,本就因为方才的事停留了许多的百姓。

    如今,看到皇贵妃走出,简直沸腾了。

    天哪,果然是个绝色美人,风尘仆仆亦看不出一丝狼狈,美的好像画上的人活了一般。

    不,是比画上的人还美!

    毕竟,他们虽然离京城有些远,但艺术的传播力,也让他们看过话本,画册,以及有幸看过几幅真人画像。

    当时看画便惊为天人,可是没想到,真人更美!

    而且,皇上和皇贵妃果然伉俪情深啊!

    如此娇弱美人,千里寻夫,简直感天动地!

    他们都要感动的哭了,呜呜呜。

    “臣不知皇贵妃会来,未曾远迎,请皇贵妃降罪!”王将军却未起,依然说道。

    小侍卫脸色惨白,连将军都主动要求降罪,他今日肯定是小命不保了。

    孟漓禾却淡然一笑:“王将军都说了不知本宫到来,不知者不怪,又何罪之有?起来吧。”

    王将军终于平了身:“多谢皇贵妃。”

    孟漓禾这才将头转向方才那小侍卫,只见他大义凛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顿时有些好笑。

    方才就发现他听到自己是皇贵妃的一刹那,脸色瞬间大变,想来,是怕自己追究吧?

    然而,她再次开口,却是说道:“你做的很好,日后不管遇到谁,都要像今天这样,如此负责任的盘查仔细才可放行,知道吗?”

    小侍卫顿时一愣,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孟漓禾。

    却见孟漓禾面容柔和,的确带着夸赞的神情望着他,脸上没有一丝虚伪。

    心里顿时百感交集,重重的点头:“谨遵皇贵妃教诲!”

    孟漓禾这才笑着点点头,转过头看向王将军道:“还劳烦王将军带路了。”

    接着,转身跃上马车,干净利落。

    马车很快被王将军的骏马开道,直接进城。

    百姓们顿时更加景仰起来,好善良明事理的皇贵妃啊!

    国家有了这样的人,他们才会有好日子过啊!

    虽然现在还在辛苦战斗守城,但他们相信,皇贵妃的到来,一定离胜利不远了!

    就是这么盲目又自信,非常棒!

    于是,我们的皇贵妃又收获了许多的追随者,棒棒哒。

    简直如同收割机,所到之处,必将人心攻城略地。

    只是,她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随着马车越发前行,她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与紧张。

    什么叫近乡情怯,在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体会到。

    马车忽地一停,车外,王将军的声音再次响起:“皇贵妃,已到达皇上下榻的府邸。”

    孟漓禾的心“怦”的一声加快跳动,然而,还是未做犹豫便走下了马车,虽然情怯但要赶紧见到宇文澈的心,却是挡不住的。

    苏子宸在其后款款而下。

    王将军顿时一愣,显然没料到马车内,除了随行的丫鬟,还有一个男人。

    “王将军,这是本宫的表哥,医术超群,来给皇上治伤的。”孟漓禾见状解释道。

    王将军一听,眼前立即亮起:“太好了,皇上如今状况不佳,时而清醒,时而昏睡,身上的烧也是退了下去频频再起,太医们也都束手无策,臣等都十分担心啊!”

    孟漓禾心里顿时一紧:“快带本宫前去!”

    宇文澈如今所住的府邸是本城县令的府邸,所以,并不算大,几个人很快走到他的屋前。

    屋外,有侍卫们看守,也有丫鬟们在外面候着,想来是等着随时伺候。

    眼见王将军亲自陪同人到来,赶紧闪身让路。

    孟漓禾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宇文澈正安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过去了。

    孟漓禾几乎在看到的那一刹那,双眼便模糊了起来,快步走到了床边,一把抓起宇文澈的手。

    没有任何的反应,然而,手的温度却烫的吓人。

    孟漓禾赶紧朝他的额头摸去,只觉那里更是滚烫无比,顿时焦急的回头喊道:“表哥,宇文澈在发烧!”

    苏子宸此时就站在她身后,见状回道:“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宜激动,让我来看看。”

    身后,王将军不由诧异,皇贵妃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这位公子为何这样说?

    难不成,也受了什么伤不成?

    不过,眼下这个情况,倒也不好问,只好将疑虑压下。

    苏子宸为宇文澈细细的把着脉,眉头不由微微蹙起。

    “表哥,怎么样?”孟漓禾在一旁焦急的询问着。

    她虽然和神医学了不少医术,但在苏子宸这些人面前,还是习惯性的依赖。

    “我要检查一下他的伤口,你帮我把衣服解开。”苏子宸收回手说道。

    孟漓禾点点头,掀开被子,手近乎颤抖着去解他的衣带。

    “等等,我来吧。”苏子宸一把按住孟漓禾的手说道,“你还是先去休息,相信表哥。”

    孟漓禾下意识看了看肚子,她今日的情绪已经波动的很大,如果等下看到伤口,势必会想到如同那日晚上那剜心的痛,虽然不一定影响孩子,但总归对孩子不好。

    因此,尽管万般无奈,还是点了点头,当真退出了屋子。

    表哥也是神医,她相信他一定可以救好宇文澈,一定。

    只是,等待的时间亦是煎熬的,尽管拼命在给自己打气。

    终于,房门被再次打开,一直坐在屋外木椅上等着的孟漓禾赶紧上前:“表哥,现在怎么样?宇文澈醒了吗?”

    苏子宸面色亦有些凝重,但还是如实说道:“伤口有些溃烂,所以引起高热,我已经重新处理过,亦为他服了提前治好的药,烧应该会退去,但昏迷太久,不确定脑子会不会有所损伤。”

    孟漓禾一惊:“如果损伤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