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7章 我来找你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将这两封密信按照我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送出去,听清楚了吗?”

    皇宫的寝宫内,孟漓禾将两封密信递给胥,十分严肃的叮嘱道。

    “皇贵妃请放心,属下一定确保万无一失。”胥亦十分认真的说道。

    孟漓禾点点头,神情这才和缓下来。

    看着桌子上,多出的那一封书信,无声的叹了口气。

    宇文峯,抱歉了。

    她实在放心不下宇文澈,实在不能任由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他,一个人在那边。

    虽然自己过去,会有许多的风险。

    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守在他身边,一定可以给他带去力量。

    “还有,我们的行动,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包括夜。”想了想,孟漓禾再次叮嘱道。

    密信都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而且,也用了许多的密语,一般人短时间内很难破解。

    但是书信不同,谁也不能保证这路途中不会被敌人截获。

    所以,坚决不能冒这个险。

    胥有些窘,他好像也不是什么都和夜说的吧?

    这等大事还是知道的啊!

    虽然,心里也的确很期待告诉他自己也要过去的消息。

    不过,到那个时候,给他一个惊喜也不错。

    所以,立刻回道:“属下知道!”

    孟漓禾点了点头:“下去吧。”

    她这些暗卫们虽然调皮了些,但是做事都是很靠谱的。

    这一点,她很放心。

    而交代完这些事,也将随身物品收拾妥当。

    孟漓禾左思右想,终于还是朝芩太后的寝宫走去。

    如今她这个身子,芩太后都已经免了她的请安,如今小太监刚进去通报不久,更是主动出来迎接,一看到孟漓禾就拉起她的手道:“禾儿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了多休息。”

    孟漓禾边同她朝里走着边道:“母后放心,禾儿的身子好着呢。”

    其实的确没错,自从过了三个月之后,不仅早孕反应完全消失,她的气色也越来越好。

    毕竟,有师傅在一旁调理,还有表哥时不时的进宫来查看,又送各种珍稀的补品。

    孟漓禾都觉得自己被投喂的要成仙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轻易做那个决定。

    芩太后自是知道她状态不错,但毕竟肚子里可是两个龙种,这身子如今有多尊贵,自是不用多说。

    所以,还是一到屋子就赶紧让她坐下,宝贝的不得了。

    “禾儿今日来母后这里有事吗?”眼看着孟漓禾似乎不如往日善谈,芩太后有些担忧的问道。

    孟漓禾微微一笑:“无事,就是许久不过来,想来看看母后了。”

    “真是好孩子,一直惦记着母后。”芩太后感叹着,也感慨她当初怎么那么眼瞎,误信了赵雪莹的话。

    所以,即使到现在她贵为太后,也从未提过将赵雪莹从牢里放出来这件事。

    因为,对于她,自己也难免有些恨意。

    毕竟,明明她和这个儿媳是没有任何嫌隙的。

    而孟漓禾如今对自己又这般好,更是让她心生惭愧。

    听到这句话,孟漓禾的眼眸却有些幽深,忽然轻松的开口道:“所以母后要好好保重身体,就算禾儿没空经常过来,也不能疏忽了。”

    “好好好。”芩太后笑着答应,“你只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就好,不用担心母后,要是你出点什么事,哀家可不能原谅你。”

    孟漓禾心头不由一颤,接着却坚定的说道:“臣妾一定不会有事的。”

    芩太后不疑有他,只是拉着孟漓禾再多说了会话,便怕她累着,将她赶回去休息。

    孟漓禾不由长叹了一口气,照着太后这个样子,若是明日知道她擅自离开,怕是还不知道有多担心吧?

    心里不由泛出一阵内疚,不过,也只能如此了。

    她的确要赶紧休息,因为明日一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

    因为有令牌,且虽然马车并不能看出是皇宫所属,但一看也是大有来头。

    所以,守城的士兵看了一眼便让马车通过。

    宇文峯按照孟漓禾的要求,并没有额外派兵,为免被人盯上。

    毕竟,宇文澈那些暗卫们如今尽数留下,那可都是精英,而且藏在暗处,是最好的保护。

    城门越发远离,然而马车走的却并非去往伽尘寺的路。

    而在她前往的路上,一个白衣男子正在路旁伫立。

    尽管是在这马车疾行,尘土飞扬的路上,也显然那么遗世而独立。

    孟漓禾眼前一亮,令马车停下,对着车外喊道:“表哥!”

    苏子宸脸色却并不如往日和缓,很快亦上了马车,但是却直直的看向孟漓禾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孟漓禾顿时有些心虚,因为昨天的那封信上,她其实是带了那么点胁迫意味的。

    倒不是强制表哥一定要去,但是却说了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去,而且,神医不去。

    毕竟,她出门祈福,带上师傅还是挺奇怪的。

    因此,为了保证自己顺利离开,还是没有告诉神医。

    但这就明摆着,身怀有孕的她长途跋涉,身边却没有一个大夫,苏子宸因为不放心,是肯定要同往的。

    所以,挠了挠头道:“表哥,事情紧急,我也是没办法。”

    “再紧急也不是你一个女人可以处理的了的。”苏子宸说着,看向她身旁的木琴,眼睛紧紧一眯,“难不成,你还想用现在这幅身子去战场上弹琴退敌不成?”

    “不不不。”孟漓禾赶紧摆摆手,“那个招数我是不会用的,我带上琴是为了以防万一,用来自保的。”

    这话倒不是假话,毕竟,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不止芩太后宝贝,她自己也珍惜的不得了。

    那是她和宇文澈爱情的结晶。

    是她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宝贝。

    她不会傻到豁出性命拯救苍生而牺牲自己的。

    这种琴术过于逆天,本来就是违背常理的存在,若不是逼不得已,她当初亦是不会用。

    苏子宸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但显然还是有些生气。

    像他这样荣辱不惊,风轻云淡之人,能露出这种表情,当真是很不容易。

    所以,这次也当真是被孟漓禾气到了。

    孟漓禾只好特别狗腿的“嘿嘿”傻笑着:“表哥,我知道错了,不要生气嘛!”

    自己的表妹这么萌,就算是苏子宸也难逃这一套。

    只不过,还是瞥了她一眼道:“知道错了,怎么不回去?”

    “额。”孟漓禾噎了噎,尴尬的笑了笑道,“我错在不该信里那样说,而不是错在这件事,宇文澈……他需要我。”

    苏子宸无奈的摇摇头。

    心里终于可以体会到孟漓江当年的愤怒。

    宇文澈,你最好以后好好对她,否则,我们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就是这么霸气。

    仿佛宛若嫡仙的苏子宸一朝坠入魔道,听起来也莫名带感。

    总之,经过了孟漓禾的卖萌,道歉加胡搅蛮缠的保证等一系列举动,苏子宸终于被她哄好,与她一路随行。

    一旁的豆蔻也终于松了口气,虽然没有神医,但苏子宸医术也不错,皇贵妃的身子终于得到了保障。

    而的确如此,虽然路途难免有些颠簸,但三个月之后的孕妇基本上变得稳定,加上苏子宸带了不知道多少连夜赶制的灵丹妙药,一路上,不仅让孟漓禾没有什么不测发生,甚至,比之之前也分毫不差。

    而后面,并没有宇文峯的人前来追拦。

    大概,还是那封发自肺腑外加你要是来了把我的行踪暴露了,我可能会更危险这种话,吓到了宇文峯。

    毕竟,宇文峯最担心的还是孟漓禾的安全。

    不过,知道身边有很多暗卫加苏子宸的陪伴,倒也不再那么担心。

    加上,孟漓禾在书信里,也留下了自己的计划,这一点让他更是基本上放下心。

    他甚至觉得该担心的大概是自己的小命。

    看来在他那个二哥回来之前,自己还是先逃命比较好。

    总之,一切顺利,看着即将到达的边境城区,孟漓禾的心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

    然而,马车终于到了城门口,却被守城的侍卫拦了下来。

    “什么人?”侍卫仔细的打量着马车。

    马车虽然在颠簸过程难免不如之前在京城那般崭新,上面蒙了许多灰尘不说,有的地方还有些破损。

    然而,却丝毫不影响它的豪华。

    毕竟,这可是边境。

    边境不同于京城,即使也有官员及富豪,但也很难见得到这样的马车。

    所以,很难不让人引以怀疑。

    如今城区一直在面临敌军的攻击,所以,对于进城的所有人都严查不怠。

    孟漓禾并没有很意外,如今这情况,若是畅通无阻才有问题。

    因此,从马车的车帘处,将一枚令牌递了出去。

    她当初之所以和宇文峯要这个令牌,自然不只是为了出城,如今终于再次派上了用场。

    守城侍卫小心的将令牌接过,然而只是看了一眼,却顿时惊住。

    因为,这可是全殇庆国都可自由进出所有城的令牌,总共也没有几块,大部分还都在皇室的手中。

    只是,这若是在平时倒是可以放行,可是,如今将军特别交代过,特殊时期一律严查,任何人不可因任何原因不检查便放行。

    因此,还是硬着头皮道:“车内之人,如今是特殊时期,无论是谁都需出马车接受检查,确认身份方可进入!”

    孟漓禾不由眉头紧皱,竟然连令牌都不管用了?

    可是,如今没见到宇文澈,她并不能贸然暴露身份。

    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