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5章 惨遭伏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大军,如同一只离弦之箭,瞬间刺入了峡谷之中。

    果然,这里像是先机营回禀的一样,竟然连半点埋伏都没有。

    军队疾驰,大部分都快速的通过了峡谷,很快,便渐渐的逼近了撤退之中的辰风**队。

    而辰风国似是没有料到是这个局面,当下便有些慌乱,连一同撤退的队伍都有些四零八乱起来。

    殇庆国见状更是穷追不舍,只是,如此地形,追起来也并非容易之事,竟是一直从天明追到了日落。

    只是,这日落却明显带来了诸多麻烦。

    “皇上,前面有两条路。臣等并不确定,他们逃往了哪一条。”副将在确认了前方的路后开口。

    宇文澈眉头紧皱,看着两条同样狭窄的山路:“没有任何线索吗?”

    “这恐怕要进行探查。”副将回道,“但这里已经是辰风国境内,且地况并不熟,恐怕更加难追。”

    宇文澈双眼紧紧眯起。

    的确,自己不熟悉而对方却熟悉的地形,很容易带来对方的伏击。

    他们在把那些用来断后的游兵散将消灭以后,才发现这样的行军速度,却是给了辰风国的先头部队,以安全撤退的时间。

    而夜色渐晚,要是盲目追击,怕是要吃亏的。

    “嗯,不过,探查之人一定要小心,这里不比别处。”

    随着传令官报上来的伤亡人数,宇文澈就能估计出个大概来。

    即便是有先头部队,怕也是损失过半了。

    这样下去,只要一路追击,必然能让辰风国的军队,有去无回。

    探子很快来报,说是辰风国的所有人,都退到了右边的山峦之上。

    宇文澈不由仔细瞧去,接着,微微皱了皱眉。

    这山峦并非十分的险峻,这辰风国果然是慌不择路了么?

    看起来,这凤夜辰伤的很严重,否则,一定不会如此任由下面的人这样指挥。

    想到此,宇文澈只觉机不可失,终于命令道:“追!”

    殇庆**队气势如虹,哪怕是第一次在敌方的国土上作战,可他们依旧无所畏惧。

    不过,因为大军实在是乏累。

    而且,宇文澈也提防对方,会给自己的后路包抄。

    所以,大部分的将士,他都沿途布防,让他们驻扎在峡谷的外围,首尾呼应。

    他带的都是一些轻骑兵跟轻装简行的精锐步兵,不管是前进还是速度,山峦越来越近,可多年来在战场上所练就的危机感,让宇文澈,渐渐的嗅到了一丝丝的危险。

    “停!”

    低沉的声音,划破了整齐划一的行进声。

    就在他的军队,全部都停在山峦之下的时候,山岗上,一束束火把,却瞬间点燃起来。

    如同水面荡起的波澜,几乎是一瞬间,整个山岗上,像是复苏的火龙,那一颗颗萤火之光,却汇聚成一片通明的海,似乎把夜空,也燃烧成火样的颜色。

    而火龙的最深处,一道完好无损的身影,却是骑在马上,对着他淡然轻笑。

    骑在马上的宇文澈脸色一沉。

    凤夜辰,竟然没有受伤!

    他原本一直都在怀疑,一直都没有全信,也一直都在谨慎提防。

    只是,在经过那一片无人埋伏的峡谷后,他才信了几分。

    毕竟,那里才是伏击的最好地点。

    这凤夜辰竟然不惜放弃那大好机会,来让自己掉以轻心。

    “宇文澈,没想到吧?”

    清冷的声音,如今听起来格外的讽刺。

    凤夜辰完好如初的坐在那里,哪里,有半点受过伤的迹象?

    宇文澈停住了自己的马,哪怕自己已经深入了别人的圈套,却半点不见慌乱。

    夜色如墨,玄衣的军队立刻警戒,把主帅围在了最中间。

    四处警戒,生怕那一条赤龙,突然冲下来围攻他们。

    情势瞬间调转,刚刚还处于上风的玄色军队,在分散后,倒成了赤色巨龙的瓮中之鳖。

    “皇上……”

    一直跟随在宇文澈身边的副将,此时却犹如一盆凉水浇头,瞬间,冷静了下来。

    “别管他们,撤!”

    宇文澈并未逞一时之勇,或者说,他根本不屑于跟凤夜辰斗嘴。

    围在他身边的军队,前后调转,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楔形,往来时的方向冲了过去。

    “保护皇上!”

    此时,刚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副将们,也一个个显示出了自己在战场上拼杀历练出来的本事。

    山峦之上的凤夜辰,却是勾起了薄唇,手在夜色中挥动。

    顿时,那一条赤色的巨龙,浮动之间,就把玄色的厉器,困在了它庞大的身体之中。

    “宇文澈,把你的命,留下来,也不枉我牺牲将士的命!”

    指挥若定的凤夜辰,亲自拿来弓箭,眼角闪动着疯狂。

    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

    若不是前一个月的耐心等待,跟这次的故意示弱,并且还搭上了他上万将士的命,想必,宇文澈绝对不会轻易上钩。

    如果,他死了……

    “哈哈!”凤夜辰狂笑出声,狂浪的笑容,在夜空中,格外的霸气。

    “宇文澈,你可知道,你那前方探听的探子,根本就是被朕的人易容掉包,一次又一次。现在,我要亲手,杀了你手底下的人!一个一个,我要让他们,死在你的面前!”

    “嗖——”的一声,羽箭破空!

    瞬间,一个宇文澈手下的副将,差一点就死在箭下。而被保护在人群之中的宇文澈,却是趁着敌人不备,抬手把人砸向了自己的副将,让敌人当了肉盾。

    沉静的黑眸内,丝毫没有因为凤夜辰的话,而引起任何的波澜。

    但是,那丝毫不需要任何东西来陪衬的傲气,却让凤夜辰,恨得牙根痒痒。

    他,绝不会让凤夜辰的阴谋,得逞!

    “嗖嗖嗖……”

    又是三箭,角度实在是刁钻,可宇文澈依旧是故技重施,利用自己的身手,解救下来了在生死擦过一线的副将们。

    低迷的气息,在宇文澈的身体力行下,一扫而空。

    看到他们的主帅如此,将士也越战越勇。

    宇文澈看着大家奋勇杀敌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睥睨天下的狂笑。

    “凤夜辰,有我在,你这辈子永远不会得逞!”

    声音低沉,却是掷地有声。

    而无数将士们不畏死的拼杀,也几乎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凤夜辰气急败坏,宇文澈的大军就在不远处,若是不尽快解决,恐怕,会功亏一篑。

    “宇文澈,你看现在呢!”

    凤夜辰一心只想要打败宇文澈,甚至于,陷入了魔障之中。

    嗜血的笑容,浮现在那张俊美的脸蛋上。

    凤夜辰拉满了羽箭,对准的,却是背对着他,正在拼杀保护他的欧阳振。

    此时,欧阳振已经被敌军纠缠,半点脱身不得。

    宇文澈的位置,也是受到了敌军的猛烈攻击,只是看到宇文澈的手段后,敌军也不再掉以轻心而已。

    闪,欧阳振必死无疑。不闪,也许自己会成为箭下亡魂。

    宇文澈心里狠狠一紧。

    欧阳振已经为他走火入魔过一次,还险些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如今诗韵临产在即,欧阳振绝对不能出事!

    电光火石之间,正在努力拼杀的欧阳振闻声猛然回头,然而看到的却是那个从来都高贵如同天神一样的男子,倒在了他的身后。

    “皇上!”

    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响彻黑夜。

    他的主子,竟然用自己的身躯为自己挡了一箭吗?

    明明,自己才是他的暗卫啊!

    到最后竟然由他来保护!

    凤夜辰的瞳孔也在这一瞬间放大。

    他自然知道欧阳振对于宇文澈的分量,所以才会让他如此选择,但是,他仅仅想要看到的是,宇文澈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信死在自己面前,那种痛苦与愤怒!

    然而,他竟然会为一个暗卫挡箭?

    宇文澈,你是疯了么?

    一将成名万骨枯,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么?

    同为君王,凤夜辰的脸上露出一瞬间的茫然,然而,却很快被他忽略了过去。

    很好,看宇文澈受伤的位置,即使不死,也是重伤,就当是个意外之喜吧!

    “保护皇上离开!”不远处,同样与人缠斗中的夜忽然大喊一声,提醒着他身边惊到发呆的欧阳振。

    欧阳振这才恍然回神,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宇文澈,将其一同带上最近的马,手中长剑不停挥舞,眸光坚定!

    今日,他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送皇上回去医治!

    而那杀红了眼的副将们,看到此情此景,也是奋力拼杀起来。

    终于,艰难的打开一个缺口,身上也已经伤痕累累的欧阳振,二话没说,顺着打开的缺口,带着宇文澈飞驰而出。

    “皇上,请您一定要撑住!您别忘了,京城还有皇贵妃在等着您!”

    胸口传来的剧痛,让宇文澈呼吸变得越发困难,马背上的颠簸,也让他的意识渐渐消散。

    然而,“皇贵妃”这三个字却像一枚强心药一般,让他的脑子重新清醒了起来。

    那个倩丽的身影,那个巧笑嫣然的面容,那个对她说着“等你凯旋归来,我还在这里等着你”的女人,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宇文澈的嘴角甚至勾出一抹笑容。

    只是,黑暗依然渐渐的吞噬了孟漓禾的脸,让他的整个世界,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只有嘴唇微动,吐出一个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名字——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