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4章 辰风国大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两方军队,如同潮水一般,快速的涌动,最后对接到了一起。

    可挥舞着兵器的厮杀,又像是水与火的交会,纠缠到不死不休。

    “杀呀!”

    藩外蛮帮的将领,手举一把锋利的弯刀,瞬间,一颗头颅飞起。

    战场,几乎变成了人间炼狱。

    玄色与赤色的洪流,瞬间拼杀在一起。

    刀光剑影之间,生死,也不过短短一瞬间的事情。

    军队,如同以往胶着在一起。

    而逐渐消失的身影们,则是化作英魂,埋葬在这一片焦土之上。

    所有人的视线,都紧紧的黏在玄赤两色的交接之处。

    这一次,他们双方可都是拼尽了全力。

    而丝毫不容情的战场之上,随着时间一时一刻的过去,双方的牺牲,则是在不断的增加。

    终于,玄色的洪流,渐渐的压过了赤色的洪流。

    几道丝毫不起眼的青灰色的长线,如同宝剑锋利的刃,竟然渐渐的,把那一片浓重的赤色洪流,切割成了大块大块的碎片。

    尘土飞扬之间,只有近前的兵卒们,才发现这道青灰色的细线,到底有多冷酷无情。

    但是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只会遗留下一具具没有头颅,却尚且温热的尸体……

    终于,赤色洪流被细线所切割,最后,轰然之间支离破碎。

    而站在战场之外的人,此时才能发现,原本以为是青灰色的细线,实际上,却是挥舞着弯刀的蛮帮人。

    战场,在这股力量的冲撞下,悄然间改变了状况。

    “启禀皇上,蛮帮士兵十分英勇,看来这一仗,我们一定会赢。”

    战车之上,宇文澈却是眉头紧蹙,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战场的情况。

    甚至于,副将兴高采烈的回禀都没有理会。

    眯着双眸,宇文澈仔细的观察着战场的情况。

    这一次,蛮帮的援军来的不少。

    因为他们都是单兵作战能力相当强悍的步兵,所以,他特意排列在军队的最前面。

    他们野兽一般的拼杀手段,的确是可以杀的对方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

    眼看着充当刀刃一般的蛮帮军队,竟然畅通无阻的撕开了对方的阵法,以至于,几乎在敌方的军队里左冲右撞,这似乎有些说不通。

    “传令下去,军队结成雁形阵。命令左右两翼,不得冒进。”宇文澈沉声说道,两军对垒,最忌讳的就是阵法被冲毁。

    况且,双方大部分的兵卒,都是轻甲装配的步兵,自然,是要以稳打稳扎的阵型为主。

    这一次,他虽然用了藩外蛮族的援军,可绝对不可以贪功冒进,以防有诈。

    此时,得了宇文澈命令的传令官,立刻传令下去。

    三声浑厚的军鼓声音响彻云霄,在旗语的指挥下,大军瞬间由方阵,变换为雁形阵前进。

    此时,军队的训练有素,也就决定了战场上,变换阵型的速度。

    兵卒们扬起的尘土,似乎让天空也染上了压抑而单调的黄灰色。

    宇文澈傲然挺立在战车之上,举手投足之间,指挥若定。

    即便是连日来的作战,已经让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但他依旧如同一尊战神一般,成为军队最为核心的力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蛮帮的野蛮冲撞太过强硬。

    对方的军队,零零散散的只是结成了一个个防御为首的小方阵而已。

    而且很快,在雁形阵的突进之下,渐渐的被左右翼包抄断后,成为这只虎狼之师的盘中餐。

    战车之下,副将们各个都摩拳擦掌,恨不能亲自上前去掠阵,好出一出这一个多月来的鸟气。

    只是,对方这样且战且退,却是让宇文澈的疑心更重。

    对方的军队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不然,以凤夜辰的性格,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军队这样的溃不成军?

    而且这打法,也越发不像凤夜辰的风格。

    “对方军队是怎么回事?派去的细作呢?可曾得手?”

    宇文澈眉头紧锁,想了想还是问道。

    众位将士经他提醒,也终于发现了异常之处。

    反常即为妖,怕是对方不过是来故意麻痹他们而已。

    扣在随身佩剑上的手,微微收紧。

    “禀告皇上,我方细作得手,已经于乱军之中刺伤了凤夜辰。这把佩剑,就是凤夜辰随身之物!”

    传令官欣喜若狂的呈上来一物,宇文澈看着他手中那一把华丽的长剑,不由一愣。

    这不是凤夜辰的随身之物么?

    听说,他视若生命,曾经扬言,除非战死,轻易不会丢失。

    再仔细看过去才发现上面竟然还有一些血迹。

    连这个都丢了,而且细作也说是刺伤……

    宇文澈双眼紧紧眯起,看向前方。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个收割对方军队的大好时机,虽然心里依然有些许疑惑,但也不能因此轻易放弃。

    毕竟,他早已做了尽早结束这场战争的打算。

    “报!禀告皇上,敌方右翼军队已鸣金退兵!”

    “报!禀告皇上,地方左翼军队已被我方冲散!”

    接连传来的捷报,已经让一众在后面指挥的副将们,喜上眉梢。

    宇文澈却并未觉得轻松,因为凤夜辰有多狡猾他比谁都清楚。

    如果他贸然放任军队去追击,若是中了他的计谋就糟了。

    因此,思考片刻后,才沉声说道:“各方主帅不可激进,不得擅自追击,全军继续前进。”

    这样,即使对方当真有阴谋,但只要自己的大军,以雁形阵稳步推进,他们也终将被大军给踏得粉碎。

    凤夜辰若是想以示弱来勾引他上钩,手段,未免还是嫩了些!

    玄色大军突进,赤色的洪流在忙不迭的逃出几里地后,才重新结成不那么精密的防御方阵。

    这次的战况,情势完全是一边倒。

    赤色大军不仅仅是丢盔卸甲狼狈逃窜,更是连他们的军旗,都顾不得了。

    看着传令兵,把凤夜辰那一方的军旗呈在自己的面前。宇文澈皱紧的眉头,也终于,微微的有了些许的舒缓。

    看来,他们真的是因为凤夜辰受伤而换了主帅吧?

    而且,应该是皇上受伤,底下人也十分慌乱。

    不然,为何连兵卒们的脸面,都可以弃之不顾了?

    宇文澈嘴角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

    凤夜辰,这一场,你必败无疑!

    赤色的军队且战且退,很快,就越过了边境线,往自己的国家方向退去。

    而熟悉地形的优势,在此时极为明显,玄色大军,训练有素的雁形阵,反而,成了掣肘的因素。

    宇文澈挥手,命令大军暂时停下来。

    辰风国的内城山势险峻,且都是一些羊肠小道,且辰风国的军队,如今退到了一片易守难攻的峡谷之中。

    若是想要进入辰风国,势必要经过这些峡谷。

    而且,他们又不熟悉地形,大军若是开拔,也必然会造成一些困难。

    而辰风国的军队,也趁着片刻的喘气之机,化整为零,小股小股的消失在了峡谷的深处。

    “皇上,我们要不要乘胜追击!”

    殇庆国的大军中,副将策马到宇文澈身边询问着。

    宇文澈看了一眼,几乎消失在峡谷地带的辰风国大军,眼睛紧紧眯起。

    他们是想要龟缩在峡谷之中,以险要的地势,来抵挡殇庆国的大军么?

    想了想道:“派人去探明情况,记住,不得轻举妄动。”

    若是退去,那他们今天的努力,可就是白费了。

    如今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追过去或许一举歼灭,给予重创,让他们无法再有能力应对。

    如果可以拿下几个城,反攻到辰风国去,那更是可以算得上的决定性的胜利。

    只是,地势险要,他马虎不得。

    军队收缩,把守住了他们地方出来的每一个关口。

    宇文澈静静的等待,作为大将,他拥有的耐心,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顶一的。

    不多时,派出去的一队人马,却只回来了一个。

    而且,那探子被带到宇文澈的面前后,却是一脸的欣喜。

    “禀报主帅,这峡谷原来并非是一个出口。属下摸进去以后,发现半路有其它的出口,辰风国的余孽们,是想要占据天险之力,暂时做躲藏。等到咱们大军退去以后,再图他所。”

    探子的话,让副将们欣喜坏了。

    宇文澈却陷入了沉思之中,难道,凤夜辰那边的主将真的如此鲁莽,当真以为自己不敢追,所以,才只是虚晃一枪而已么?

    紧盯着那探子,宇文澈疑惑之色尽显:“为何只有你一人回来?其他人呢?”

    那探子立刻回答道:“为了不引起他们注意,属下的同伴目前在那里隐藏,等着咱们的大军过去便接应引路。”

    宇文澈脸色不由和缓了几分,这样说来倒是没有问题。

    战场之上,情况瞬息万变,若是他犹豫不前,万一贻误战机,岂不是憾事?

    然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宇文澈还是再次下令道:“先锋将军,你领带先机营前去探路。不得深入,探明情况后,立即回禀。”

    这一次,先锋将军也是亲自传来了捷报。

    说是辰风国的军队,居然放弃了这样易守难攻的天堑防御,军队更是慌不择路的撤离了。

    两次派出去的探路者都如此回禀,宇文澈终于不再犹豫,一个扬鞭,胯下骏马瞬间飞驰出去。

    “传令下去,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