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3章 两国交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母后,若是宫里人都知道了,想必皇上也很快知道了。”孟漓禾想了想解释道。

    芩太后仍是不解:“他知道不是更好吗?这是喜事啊!”

    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母后,的确是喜事,但是却会让他分心,臣妾担心他有了牵挂,会无法心无旁骛的作战。”

    她现在甚至庆幸自己没有去。

    不然,若是在那里发现这件事,宇文澈还不知道怎么担心自己。

    芩太后闻言一怔,半晌才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也好,等他打完胜仗再给他个惊喜。”

    孟漓禾点点头,脸上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一旁,宇文峯露出舒心的笑容。

    没想到,他那个一直认为冷情冷血的二哥,也要做父亲了。

    真是为他高兴。

    “对了。”芩太后忽然转向神医,“神医,还劳烦你为禾儿开点补身体的方子,禾儿这肚子里有两个,可要小心,万一以后再出现这晕倒的情况可不好。”

    “放心吧。”神医回道,“我已经写好了。”

    说着,还拿着一个药方在眼前晃了晃。

    “好好好。”芩太后赶紧站起来,竟是拿着药方亲自出去吩咐下人们赶紧去做,一定要补好身子。

    太医们面面相觑,敢情还是需要补嘛!

    那搞得这么神秘是作甚呦,真是非常不能理解。

    然而,也并没有人管他们。

    芩太后张罗着让人把补品炖了过来,愣是盯着孟漓禾全部喝下才同宇文峯一起离开,那紧张劲就差没亲自喂了。

    孟漓禾哭笑不得,其实不用她看着自己也一定会老实的喝啊。

    最近大概因为早孕症状,所以胃口一直不好,也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谁知道肚子里还多了两个在吸收她营养的小家伙呢!

    幸福感在这一瞬间达到最胜,母爱的光环加注,让她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

    既然宇文峯已经告诉她战场上的事了,也足以让她安心了许多,那便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吧?

    前三个月是关键时期,一定要好好安胎。

    因此,她也干脆在后面的一个月多吃多睡,尽量多听听宫人的弹琴,看看优美的诗词歌赋,做些让自己平静的事情。

    一时间,倒也不觉得时间那么漫长了。

    甚至,给宇文澈传送的书信都变少了,因为真的很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想要告诉他。

    毕竟,有那么多的心情想要和他分享。

    但是现在这种特殊时期,却只能忍忍忍。

    苏子宸在这个月来过几次,对于他,孟漓禾自然是不会隐瞒。

    听到这样的消息,苏子宸自然很是为她开心,还带进来不少迷幽岛珍贵的补药,让她整个人气色变得更好了起来。

    而更让人高兴的是,宇文畴在接到那假的密报之后,终于开始行动起来。

    然而,却正好进了为他布的局中,几乎可以说是来了个守株待兔,等到他的人马们跑到朝廷驻扎的真实地方暴动,便一举将其歼灭,连逃都没得逃。

    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暴动之时,宇文畴本人没有出现,所以,并没有能够将他的人抓住。

    但是,他手底下,参加暴动的兵马几乎尽数剿灭,再也不足为患。

    而朝廷的兵力也终于可以撤回来休整,必要时候可以为前线进行补充。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这场仗,即使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有打完。

    边境。

    宇文澈又一次收兵回城,脸上难掩疲惫。

    与辰风国的对战几乎成了拉锯战。

    竟是没有哪一方,可以获得绝对好处。

    自然,这也是凤夜辰没有想到的。

    谁能想到他带着大军出其不意的攻城,对方却似早有准备呢?

    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宇文澈是个多么强劲的对手。

    而本就打着为皇妹出师的旗号发的兵,如今尽管知道一切并非之前所预估的那样顺利,这样打下去也基本上很难胜利,但迫于这个旗号,也是无法后退。

    所以,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还是要打下来。

    因此,拼命的增强兵力想趁着宇文澈的大军到来之前攻下一城,然而,事实证明,还是失败了。

    更别说,宇文澈带领的大军到达之后,那更是僵持不下,次次两败俱伤而归。

    “启禀皇上,蕃外消息称支援我们的两万兵马后日可到。”底下有人来报。

    宇文澈眼前一亮。

    很好。

    藩外兵马强壮,两万人马也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到时候派他们先打头阵,杀对方那群打持久战打的无比疲惫的兵们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再派之后兵马乘胜追击。

    他就不信这辰风国若是损失惨重,还敢继续打下去。

    早一点可以结束战争,也可以早一点回到京城。

    这一个多月虽然并未怎么闲着,但夜深人静时,最惦念的还是那个他放在心头的女人。

    唯有多看几遍她亲笔写来的书信,才能稍稍慰藉这相思之苦。

    展望完这可以尽快结束的战争,宇文澈还不由问道:“皇贵妃今日可有事书信传来?”

    “回皇上,没有。”

    宇文澈淡淡的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手下几员大将在一旁脱着战袍不出声,纷纷在心里笑着皇上的痴情。

    然而,却也有人面露纠结,甚至看着宇文澈那被剑伤到还滴血的手臂,脸上瞬间带着忿忿不平道:“皇上,您这么惦念皇贵妃,皇贵妃可不一定惦念您呢!”

    宇文澈脸色一冷,阴冷的目光倏地看向这个不知死活的人。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而是军中的一位军队参谋,平日也为指挥作战出了不少力。

    宇文澈努力让自己稍稍平静一下:“再妄言小心你的舌头。”

    军队参谋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皇上恕罪,臣并非乱说,如今朝中都已经传开了。”

    宇文澈眉头一皱:“传开了什么?”

    军队参谋吓得脸色发白,但还是回道:“皇上,您在这里亲自上战场打仗,如此危险,但是皇贵妃……”

    “皇贵妃怎么了?”涉及到孟漓禾的流言,宇文澈显然并没有什么耐心。

    军队参谋咬咬牙:“皇贵妃整日丝竹声响,而且也未给太后每日请安,但是和奉王却有不少接触,听说有一次皇贵妃不舒服,还是他将皇贵妃抱回了寝宫,很多人都看见了。”

    宇文澈闻言果然冷下了脸,然而,接下来却说的是:“皇贵妃不舒服?为什么没有人和朕讲?到底出了什么事?”

    军队参谋不由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皇上听到他说的话之后,竟然不是追究皇贵妃的事,而是担心她的身体?

    一时间,不由更加为皇上不甘起来。

    这些日子,皇上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对这个国君也是打心底尊重,谁知道家里来的家书,却让他听到这些传言。

    “还不快说!”宇文澈显然已经等到极致。

    军队参谋吓了一跳,赶紧道:“听说没什么事,太医们都看过,就是体虚而已,不过她曾和奉王单独在寝宫很久,这是事实,皇上您可要擦亮眼睛啊!”

    宇文澈怒意四起,显然要到了发作的边缘。

    终于冷冷开口道:“来人,去查皇宫是谁造的谣,若是敢有人再传谣,且因此为难奉王和皇贵妃,一律天牢伺候。”

    这怒意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将领们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到底是谁想不开去造皇贵妃的谣啊!

    不知道那是皇上的死穴吗?

    哦不对,那是相当于点了自己的死穴,估计离死期也不远了。

    而军队参谋也终于意识到这一点,顿时有点发抖起来。

    他不是士兵,不参与杀敌,自然没有那不怕死的气魄。

    方才也只是气不过而已。

    但看皇上的表现。根本就是对皇贵妃和奉王极大的信任,自己刚刚不是找死吗?

    “滚出去。若是让朕知道你在军中传播,小心你的脑袋!”宇文澈冷冷说道。

    军队参谋吓得赶紧从地上爬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也不管这样子较之刚刚显得多么没有出息。

    所以,不够认识对方力量也是一种罪啊!

    不过不管怎样,军队中当真无人讨论此事,这个小插曲倒也没有引起多大波澜。

    只是,却更加坚定了宇文澈要尽快结束这场战争的决心。

    因为他完全没想到,孟漓禾深处那个平静的后宫,也还是会有麻烦。

    但他却一点没有怀疑过宇文峯和她。

    纵然知道宇文峯那暗藏的心思,但也绝对相信他,否则也不会留下他二人在京城。

    感情,终究靠的是信任,而非千防万防。

    藩外的增援大军如约到达。

    战场上,他们气势汹汹的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与辰风国的士兵遥遥相对。

    不过,不管是什么兵站在军队之首,站在最前方的永远都是将领。

    而此时,便是同为将领,同为御驾亲征的君主,宇文澈和凤夜辰,站在大军之前,身骑高头大马,两两相望!

    战鼓擂擂,军旗飘扬。

    这战场是两个国家的战争,亦是两个男人的较量!

    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终于,宇文澈伸出长剑,直指前方。

    双唇微启,喊出的话却有着让全军人马为之震撼的力量。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