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2章 有大喜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用你的风言社啊,散布话语,引导舆论导向,是最有效的方式。”宇文峯沾沾自喜道,“现在啊,你在老百姓心中不仅不是引起两国战争的红颜祸水,反倒是那被阴谋算计的单纯可怜之人。据说,现在就连辰风国本国的子民都对此行为有些不耻,本来就对主动发起战争不满,如今更是觉得不够光明磊落,民怨很重呢!”

    孟漓禾简直哭笑不得。

    她就说这个凌霄和宇文澈狼狈为奸吧。

    没想到,她的风言社还给自己充当了一次水军,这洗白的力度好强大啊!

    宇文澈当真是想法超前,佩服佩服。

    孟漓禾终于将紧张的情绪彻底平稳了下来,笑着对宇文峯说道:“多谢奉王将这么多事相告,不然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知道。”

    “客气了皇嫂。”宇文峯爽朗一笑,“以后那个闷骚若是不肯对你说,尽管来问我,我保证出卖他。”

    “哈哈哈。”孟漓禾终于开怀大笑。

    这才是真兄弟啊!

    看到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宇文峯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不过,却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感觉。

    没有任何暧昧,没有任何尴尬,叔嫂相处,坦然自然。

    虽然,他很难做到完全的坦然,不过已经很好了。

    看到窗外天色已晚,宇文峯终于还是说道:“那皇嫂若是无事的话,就先告辞了。”

    孟漓禾赶紧站起身:“我送你。”

    宇文峯想客气的说不用,不过想到两个人好不容易如此自然,也不想破坏掉。

    所以也未多说,只是轻轻点头,转身离去。

    然而,不知是否起身太快,孟漓禾再次感到一阵眩晕。

    又是一次险些摔倒。

    不过,既然已经说了送宇文峯,还是晃了晃头,强挺着出了门。

    至少送完他再说吧。

    然而,刚刚迈出屋子的台阶没走出几步,宇文峯那请她留步的话还未说完,孟漓禾便觉眼前一黑,竟是再也支撑不住,径直倒了下去。

    宇文峯顿时一惊,两个人离的并不算远,所以赶紧伸手一把将她下坠的身体抱住。

    看着她比方才任何时候都苍白的脸色,宇文峯紧紧的皱起眉:“快传太医!”

    “是!”宫女,太监们顿时乱作一团。

    就连豆蔻也吓得傻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宇文峯看了一眼四周这纷乱的情形,皱了皱眉,终于还是将孟漓禾打横抱起,大步走回寝宫,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

    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孟漓禾,宇文峯的心里忍不住一阵自责。

    方才自己明明已经发现她不舒服了,为什么不问一下,反而还是和她说了这么久!

    真的该死!

    还好,听说是皇贵妃晕倒,太医们和神医自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没过多久,便也到了。

    不过,有神医在场,其他太医们,基本上也是干看着的份。

    神医很快上前,观察了一番孟漓禾的脸色,接着将手附着到她的手腕上,为她把起脉来。

    众人均屏住呼吸,安静的等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毕竟,如今皇上在前线杀敌,皇贵妃要是出点什么事,他们这些做太医的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并没有多久,就见神医忽然睁开眼,接着便将手从孟漓禾的手腕上拿了下来。

    宇文峯立即问道:“神医,皇嫂是怎么回事?”

    “无事。”神医站起身,神色很平静,完全没有紧张,反而还有那么一丢丢小愉悦。

    宇文峯却皱起眉:“无事怎么会晕倒?”

    “大概是补品没有跟上,身子有点虚。”神医淡然道。

    太医们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皇贵妃身子虚,完了,他们这些做太医的真完了。

    毕竟都没有主动弄些补品给皇贵妃,简直不可原谅啊!

    宇文峯却依然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只有这些?”

    神医挑挑眉,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们。

    脑中,顿时脑补了一出皇宫大戏。

    所以,就这样站在那里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

    搞得宇文峯本来只是一点点紧张,现在变成了特别紧张。

    然而,还没有再开口询问,只听殿外太监来报:“太后驾到!”

    众人纷纷跪地相迎。

    “儿臣参见太后。”宇文峯率先行礼道。

    芩太后急匆匆的走进,根本没看大家一眼,只是急急说道:“都免礼,禾儿怎么了?”

    神医再次扫了众人一眼:“让他们都出去吧。”

    太医们顿时一愣,刚刚不是还说只是补的不够,身体虚弱吗?

    这会怎么又要将他们赶出去了?

    难道其实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天呐,他们瞬间感觉自己小命不保。

    但是神医虽然不属于太医院,却是皇贵妃师傅,他喘口气都比太医们说句话重要。

    芩太后闻言皱了皱眉,果然开口道:“都下去,没有哀家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

    众人纷纷退出殿外。

    不过,宇文峯作为王爷,既然连宇文澈都信任他由他监国,自然不需要避讳他。

    芩太后赶紧道:“神医,还请你快说。”

    神医摸了摸那刚刚长长了一点点的小胡须,看了一眼依然躺在床上的孟漓禾道:“我徒弟有喜了。”

    “什么?”

    “什么?”

    芩太后与宇文峯的两个惊讶的声音同时出口,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很坏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竟是是这么个极大的喜事。

    还是芩太后率先反应过来,激动的看着神医道:“神医,你是说禾儿身怀有孕了?”

    神医撇撇嘴,有喜不懂还非要拽词吗?

    要不是看你是太后,真懒得搭理你。

    所以,冷漠的点点头:“没错,而且还是俩。”

    “什么?”

    “什么?”

    又是两个声音同时出口,而且比刚刚的声音大了很多!

    神医忍不住用小手指掏掏耳朵,喊什么喊嘛,都快聋了。

    你们是词穷还是怎么着?

    芩太后高兴的简直要喜极而泣,开心的就差没蹦起来:“你是说,哀家要有两个孙子了?”

    “谁说一定是男孩了。”神医不爽的回道,这太后到底什么毛病,非把他说出来的话替换掉才开心吗?

    “是是是。”芩太后如今高兴,根本不在意神医的态度,只是说道,“男孩女孩都很好。”

    说着,还跑过去拉着孟漓禾的手开始颤抖。

    天知道,他们成亲都两年了,她****都在为皇储发愁,只是不好给他们压力。

    没想到,这次一下来俩,真是太开心了。

    抖着抖着,竟然落下泪来。

    手掌有些微凉的湿润,孟漓禾迷茫的睁开眼:“母后?”

    芩太后赶紧用帕子将眼泪擦干净:“禾儿,你醒了!”

    孟漓禾面露不解,转头看看床边的宇文峯及神医,猛然想起方才她好像走出屋子便是发晕,后面便不知道了。

    如今看到芩太后这个样子,心里顿时一沉:“师傅,我可是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

    “亏你还是我徒弟。”神医一脸嫌弃,“自己有两个月的身孕都不知道吗?”

    “什么?!”孟漓禾激动的直接坐起来。

    神医顿时退后三步。

    这皇室的人都什么毛病,怎么把他徒弟也带的一惊一乍的了。

    “是真的,禾儿,而且你肚子里有两个。”芩太后说着又激动的哭了起来。

    孟漓禾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

    一只手不由摸上自己的小腹,这里,竟然有两个生命了吗?

    没想到,她之前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宝宝,最近两个月因为事情太多,根本没来得及想,却忽然有了。

    这简直是老天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哦对……

    月事好像是两个月没有来了,她一直没太在意,最近的确是担忧的事多了点。

    不过,两个月?

    那不正好是,避虫珠拿走之后么?

    果然还是那个东西有问题。

    严格来说,拿走之后因为事物繁忙,她同宇文澈并没有几次。

    第一次还是在书房,宇文澈对她说“给我生个孩子吧。”

    没想到,真的就是那次么?

    想着想着,脸顿时红了起来。

    只是,随即却又黯淡了下来。

    若是宇文澈在就好了,可惜他还远在边境。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件天大的喜事,她一定要好好养身体,等着宇文澈回来。

    只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孟漓禾抬起看向芩太后道:“母后,臣妾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不情之请,只要你说的母后都答应。”芩太后如今已经乐疯了,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

    这会有点要求,哪还有不满足的道理?

    孟漓禾笑了笑道:“臣妾觉得这件事还是暂时不要声张。”

    芩太后一愣,明显十分诧异:“为什么?”

    然后神医却啪的一声拍了下手:“我就知道!看我多有先见之明把人都赶了出去。”

    孟漓禾一怔:“师傅,你知道?”

    “当然!”神医继续捋胡子道,“如果说出去,说不定有人加害,下毒,故意撞倒,谋害皇储等等等等!简直就是危机四伏!”

    孟漓禾脸上都不由僵硬起来。

    师傅你这是也和宇文澈学的开始看没用的书了吗?

    而且,这是后宫大戏看了多少?

    这皇宫如今就她一个嫔妃,根本没有对手,哪里来的谋害啊!

    所以,只好干巴巴道:“不是这个原因。”

    神医一哼,显然有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苍凉感及不被世人理解的悲伤。

    不过,并没有人理他。

    芩太后只是继续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