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0章 就此分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暖风和煦。

    五月的天,正是好时节。

    百花盛开,争相斗艳,美不胜收。

    而殇庆国的子民们,此时却无一人有这闲心在街边驻足欣赏。

    因为,皇城外,他们的皇上此时正率领数十万官兵,准备前往最前线,为他们杀敌,保家卫国。

    战旗迎风招展,战马铁蹄飞扬。

    而宇文澈脱下龙袍换战袍,英姿飒爽,铁骨铮铮。

    百姓们一时间豪迈万丈,恨不得一同前追随去战斗。

    而在他的身旁,站着一位绝色女子,穿着得体的宫装,尊容华贵,稳重大气,美丽不可方物,仿佛只是站在那里,就让这周边的花草黯然失色。

    而此时,她正在深情又依依不舍的望着一身戎甲的皇上。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的皇贵妃无疑。

    百姓们见状不由纷纷抹袖擦泪,呜呜呜,这场面如此悲伤,简直伤心肝脾肾胃。

    作为好几个月都没看过连载话本,只能靠脑补的人们,此时看到这场景简直热泪盈,当然还带着些淡淡的激动。

    一面悲伤于如此恩爱的两个人要久别两地,想想就心碎,一面又想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搞不好可以看到两人当众亲热。

    毕竟,距离上一次两个人在街上亲热已经过了好久,而且最怨念的是,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看到。

    那么这一次,不暗戳戳的期待着,简直根本不配称为这对恩爱夫妻的脑残粉。

    而宇文澈也真的不负众望,在与孟漓禾深情对视了片刻之后,竟是不顾这么多人在场,一把将孟漓禾拥在怀里。

    孟漓禾起初狠狠一愣,脸上刷的涌起许多热度,但随之也干脆闭上双眼,让自己融化在这温暖的胸膛之中。

    而百姓们顿时沸腾了!

    说什么来着,千年一遇啊!

    必须睁大眼睛仔细看!

    谁打扰和谁急!

    不然万一本来人家想来个现场版拥吻呢?吓到了怎么办!

    那必须不可以!

    一时间,简直群情激昂,甚至让人怀疑,其实不用派军队杀敌,只要宇文澈和孟漓禾站在那里,有敌人前来捣乱,这群老百姓都可以手撕了敌人。

    没错,这就是精神和信仰的力量,完全不需要怀疑。

    而树上,夜看到这场面,不由转过头,看着在一旁眼眶红红,显然也快落下泪来的胥,眼珠转了转,故意玩笑道:“今日一别,还不知何时相见,不如,咱们也来个拥抱告别?”

    胥顿时一愣,有些无措的转头看向夜。

    他们二人分别是两位主子的贴身暗卫,主子分别,他们自然也要面临分别。

    说实话,从一同做暗卫开始,两个人还没有面临过这么长久的分别。

    胥一时间当真是有些恍惚。

    以后,就没人陪自己说话了啊,也没人没事干拼命让自己叫他哥哥,自然也没人没事宠着自己了。

    虽然他有些呆,但也不傻,夜对他好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大大的双眼,染着淡淡泪光,当真带着不舍的看着夜。

    夜顿时心里一紧。

    他方才是因为觉得这离愁太伤感,而胥又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所以觉得不如逗逗他,兴许可以转移些注意力。

    但是现在怎么感觉,这小子被自己一逗,眼泪真的要快留下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

    他并不是想要这种效果啊!

    刚想着说些劝慰的话补救,却见胥忽的朝他扑过来,竟是真的一把将他抱住!

    心里不免一跳,身子也随之一僵,一时间竟是有些失语。

    接着,就听胥说道:“好好保重,一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说完,不等夜回话,便直接放开他。

    身子一转,竟是飞到了其他树上。

    不过,却勾了勾唇角,用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道:“脸都变成小花猫了。”

    孟漓禾哭笑不得。

    你可是一国之君啊!

    而且还当着这么多百姓和大臣,这样子可还行?

    接着,却见他又变得格外温柔,从袖中掏出一方丝帕,轻轻的为她擦去泪水。

    周围,百姓们觉得今天真是赚到了!

    此刻完全没有了即将战争的凝重感!

    因为,老天一定会眷顾这对有情的人儿的!

    所以,这场战争必须胜利。

    就是这么自信的信任!

    “好了。”孟漓禾夺过丝帕,为自己飞快擦去泪水,抬眼道,“路上小心,要常来消息。”

    “好,一天一封情书。”宇文澈笑着点头,“够吗?还要不要顺便写个情诗?”

    “讨厌。”孟漓禾破涕为笑。

    这个家伙最近又看了什么了不得的书吗?

    “那我走了,你也要好好保重,等我回来。”宇文澈终于收起玩笑,仔细的看着她道。

    孟漓禾重重的点点头:“待你凯旋归来,我依然在这里等你。”

    宇文澈眸光闪烁,没有再多说,只是深深的望了孟漓禾一眼,便翻身上马。

    殇庆国大军,终于正式启程。

    没有宇文澈的皇宫,孟漓禾第一次感到是这样的大。

    以前,严格来说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住在后宫而已。

    而现在,多了芩太后。

    又因为监国的缘故,宇文峯也暂时留在皇宫居住,只不过为了避嫌,还是安排在了距离皇帝寝宫很远的宫殿。

    但不论怎么说,后宫也是多了两个人。

    可却并没有填补孟漓禾心里空掉的那块。

    好在,宇文澈一到达便很快来了消息,只不过具体战况,却几乎是只字未提。

    孟漓禾那悬了许多天的心,不由更加紧张起来。

    看着这封书信,连眉头都不由皱了起来。

    “禾儿,皇上可是出了什么事?”一旁,眼见孟漓禾拿着书信面色凝重,芩太后有些焦急的问道。

    这信是方才宇文峯下早朝之后来拜见芩太后时所带来,因为如今孟漓禾大部分时间都陪着芩太后。

    所以,待宇文峯走后,芩太后也督促她尽快拿出来看,毕竟知道孟漓禾着急,而且她也是非常想知道情况。

    孟漓禾闻言赶紧回道:“不是,母后误会了,皇上一切都好,您不要担心。”

    信里的确一切都好,但写的也太好了,好的更让她担心。

    这报喜不报忧的家伙。

    芩太后这才松了口气,不由笑道:“那你干嘛这副表情,哀家还以为怎么了。”

    孟漓禾愣了愣,只能随便解释道:“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

    “累?”芩太后皱了皱眉,也是面色凝重的看着她,“是不是太担心皇上了?

    这个春困也是来的够猛烈啊!

    见孟漓禾不答,芩太后更以为自己说中,不由心疼的拉过孟漓禾的手道:“你以后不用每天一直陪着我这个老婆子了,不然一直想起皇上。更加担心,去弹弹琴什么的吧?皇上也一定希望你好好的。”

    孟漓禾一阵感动,近日芩太后对她越发的好了,仿佛是在弥补之前对她所做的错事。

    其实关于那件事,孟漓禾早就已经释然了。

    说到底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所以一时糊涂听信了谗言,清醒过来之后,便处处维护她,做的早已大过曾经错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为一家人,也不该计较这么多。

    所以赶紧笑笑道:“臣妾没事,母后放心。”

    “不行不行。”芩太后却忽然特别坚持,“这是哀家的命令。你赶紧回去休息,哀家可不希望皇上回来怪哀家把他媳妇累坏了。”

    孟漓禾哭笑不得,不过也只好“遵命”,毕竟,她真的又觉得有点困了,如果可以补觉,那是再好不过了。

    说不定,就是每日起的太早,又伺候芩太后不够放松所致,所以,也干脆当真开始注重休息起来。

    只是,孟漓禾又一次在黄昏才睡醒后,望着这天边的晚霞,一阵无语。

    她这是得了什么瞌睡症吗?

    再这样下去,要请师傅去看看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决定听芩太后的建议弹弹琴了。

    说不定,有事做的话,就不会一直想睡了。

    然而,还没弹两首,就觉腰酸背痛浑身累,甚至还伴有一阵头晕。

    孟漓禾不由停下手,大口的喘着气。

    心里有些发沉,她到底是怎么了?

    “皇贵妃,奉王在殿外求见。”忽然,豆蔻前来通传。

    孟漓禾抬眸。

    是宇文峯!

    自从宇文澈做了皇上,便将他封为了奉王,不过对于这个称呼,还真的一时有些不习惯。

    毕竟,他鲜少出现在她面前,她也几乎没什么机会听到这个称呼。

    至于原因,她心里很清楚宇文峯曾经的心思,想来,是刻意的远离吧?

    只是如今,他怎么会忽然过来寝宫见自己?

    心里不由有些微惊,难道是战场上的事?

    那是不是宇文澈出了什么事?

    想到此,孟漓禾倏地站起:“快请!”

    然而,不知是不是起的太快,孟漓禾只觉头忽地一阵晕眩,眼前发黑,竟是有些站不稳,下意识间,抓到一旁的桌椅才勉强没有摔倒。

    “皇贵妃,你怎么了?”豆蔻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将她扶住。

    孟漓禾闭上眼深呼吸,努力平静了片刻。

    如今,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的确不对劲,看来真的不得不找师傅诊治一番了。

    只是,平复了一下,觉得不再眩晕之后还是吩咐道:“本宫无事,先请奉王进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