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9章 御驾亲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八百里急报之后,皇宫内几乎乱作一团。

    谁也未料到这辰风国竟然真的大兵压境。

    这才让他们意识到,或许,宇文澈方才说的没错。

    辰风国不过就是找一个可以攻打过来的理由而已。

    只是,不管怎么说,华丞相有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两国开战,孟漓禾便会成为引战的导火索。

    宇文澈不怕迎战,但却绝对不容许将这个罪人的帽子扣在孟漓禾的头上。

    因此,沉思一瞬便说道:“派使臣前往,告知辰风国,我国已经解除了对皇贵妃的嫌疑,若辰风国仍要继续开战,那我国也不吝将真相公诸于世。”

    事已至此,对于宇文澈这样的说法,众臣们终于再也没有了意见。

    就算依然有人想打孟漓禾的主意,但毕竟人家已经可以证明清白,也实在说不出口。

    因此,几乎每个人离开皇宫之时都是神色凝重。

    而宇文澈的这个对策自然并非万全之策,因此,吩咐完后亦是马不停蹄的对战争提前做起了部署。

    因为谁也不能预料到辰风国那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而这样一来,宇文澈便是更忙了。

    有时候甚至彻夜不归,一会都不得休息。

    孟漓禾除了心疼,也当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多陪着芩太后,为他尽尽这份孝心。

    毕竟,她在行宫之时还有端太后一同作伴,如今自己回宫,宇文澈又不得空,委实冷清了许多。

    因此,甚至每每都要等到芩太后入睡之后才离开。

    又是一天,孟漓禾看着浓浓的夜色叹了一口气,对着身旁的豆蔻道:“走吧,回去。”

    然而,还未行至殿门外,却见一个人影在门外伫立。

    孟漓禾不由一愣,快步走了出去:“澈?你怎么在这?”

    “来接你。”宇文澈回过头,温柔的牵起孟漓禾的手。

    孟漓禾有些诧异:“那刚刚怎么不进来?母后刚刚才睡。”

    “我也是刚到。”宇文澈解释道,“若是进去,她这会就睡不下了。”

    孟漓禾点点头:“那倒也是。”

    “好了,回去吧。”宇文澈牵着孟漓禾的手,慢慢朝寝宫走着。

    难得的步伐缓慢,就这样近乎悠闲的踱着步子。

    星空洒下,两个人的身影被拉的老长,斜斜的交叠在一起,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只是,孟漓禾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因此安稳,她甚至还有些说不清的慌乱。

    因为,今日的宇文澈有些反常。

    因此,回到寝宫的孟漓禾,想了想还是问道:“澈,你今天怎么有空?都部署好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部署完毕,随时可以发兵。”

    发兵?

    孟漓禾顿时一怔。

    虽然知道宇文澈是为了不备之需准备,但听到这两个字还是有些恍惚。

    怎么就竟然要打仗的感觉了呢?

    不由苦笑一声,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想到这个,还是问道:“派去的使者谈的如何了?”

    宇文澈眼眸闪了闪,将孟漓禾拽到自己身边,认真的看着她:“小雨。我有事情和你说。”

    孟漓禾心里不由“咯噔”一声,直觉非常不好,不过还是尽量保持着平静等他说。

    宇文澈吸了一口气,才吐出几个字:“我们的使者被杀了。”

    “什么?”孟漓禾激动的直接从床上站起,“谁杀的?凤夜辰?”

    “据说是辰风国来访使者的亲人暗杀,但是……”

    “不可能。”孟漓禾直接接过话,这种时候,他们若是想好好谈判,绝对会好生保护。

    尤其是,早就提前告诉他们要谈判一事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而且,他们连我亲笔所写用来谈判的信函都未看。便在三日后直接发兵了。”

    孟漓禾顿时一愣:“你说什么?凤夜辰已经发兵了?”

    “没错,并且是御驾亲征。”宇文澈神情严肃。

    孟漓禾心里顿时沉了下去。

    御驾亲征!

    凤夜辰到底是有多想发起这场战争,竟然亲自出征了!

    想来,已经策划很久了吧?

    也是了,凤夜辰一向将江山看的比什么都重,只是没想到,他也要肖想别人的江山。

    原来这场战争,是无论如何不可避免了。

    只是,那为什么宇文澈看起来竟是如此平静呢?

    仿佛这平静中又在压抑着什么东西。

    难道……

    眼睛顿时倏地睁大,语气中带着几分颤抖,但还是将心底的担忧问出口:“澈,你要对我说什么?”

    宇文澈安静的看着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半晌,才开口道:“我决定,同样御驾亲征。”

    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孟漓禾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攥紧。

    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战争真的起来,宇文澈会怎么做。

    按理来说,朝中并不缺大将,并不一定非要帝王出征。

    但,纵观殇庆国的历史,似乎历届帝王都十分推崇马背上得天下,这一点,从那第一代帝王先祖就可以看出。

    所以,但凡战争,至少第一次开战,皇帝都会亲自出征。

    更何况,如今是在辰风国皇帝凤夜辰已经亲征的情况下。

    以宇文澈的个性,自然也不愿留在京城,只是遥遥指挥吧?

    只是……

    战争无情,刀剑无眼。

    虽然作为皇上会有全军保护,但自古擒贼先擒王,这王也是敌军的首要目标啊。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决定了?”

    “嗯。”宇文澈轻轻应着,眸光中带着诸多的愧疚,还有淡淡的担忧。

    孟漓禾却直视他的眼道:“好,我陪你。”

    宇文澈顿时怔住。

    他想过听到这句话之后,孟漓禾可能会有的所有反应,也相信,即便不舍即便担心即便难过,她最终也会理解自己答应自己。

    但他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只是在确认自己的决定之后,告诉自己一句话。

    “我陪你。”

    只要你愿往,我便愿随,没有任何条件,不惧任何危险。

    心里的暖流不可抑制的尽数涌出,胸口温热,仿佛有千万无语,却又觉得所有言语在这深情下均失了色彩。

    “什么时候出发?”眼见宇文澈没有开口,孟漓禾又问道。

    毕竟,那边已经开始打起来,想来是边境的军队在抵挡,那这边的大军也一定是刻不容缓了。

    然而,宇文澈却开口道:“小雨,这次你不能一起去。”

    孟漓禾的眉头顿时皱起:“为什么?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全?”

    “不全是。”宇文澈答道。

    孟漓禾自然疑惑:“那是为什么?我虽然不会打仗,但是说不定也可以帮忙!”

    宇文澈却摇了摇头:“你留下,全力铲除宇文畴,这样我才可以无后顾之忧,我会让宇文峯全力配合你。”

    孟漓禾一愣:“宇文峯不随你去?”

    “国不可一日无君,他留下监国。”

    孟漓禾眼珠转了转:“那也可以让他来铲除宇文畴啊,我陪你去!”

    “小雨。”宇文澈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行军打仗并非儿戏,而且你的身份特殊,谁也不知凤夜辰会打什么主意,所以为了让我安心打仗,你留在皇宫是最好的选择。”

    孟漓禾的眼眶顿时有些湿润。

    因为她知道,这次宇文澈是认真的,认真的决定不带她一同而去。

    要铲除宇文畴自然是真的,但是虽然计划是由她和宇文澈一起指定,但基本上已经下套成功,接下来,等着大鱼上勾即可,所以,铲除此人的势力并不是非她不可。

    说到底,还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吧?

    可是,她固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却终究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影响到宇文澈的决策。

    不得不说,这一次,她真的无力反驳。

    眼见孟漓禾眼神黯然,宇文澈摸摸她的脸庞道:“而且我离开之后,母后还需要你照顾,这不,现在都要你陪着才能入睡了,要是我们都走了,她恐怕要担心的整夜睡不着了。”

    孟漓禾不由低下头。

    的确,自从听说可能会战争开始,芩太后的精神便很不好,应该说是过于紧张,需要她安抚,甚至简单催眠才行。

    虽然并没有对她表露那份担心,并且也是一直表示支持,但她也知道,面对这么大的事,没有几个人能泰然处之。

    所以,苦笑一声抬起头道:“你为我安排了这么多事,好像我都没办法拒绝呢。”

    宇文澈这才松了一口气。

    平心而论,若是单从感情方面来说,他自然是那个最不愿两个人分离之人。

    但是,他却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为了大局,为了他身为君主的责任,更为了保护她的安全。

    他甚至担心,若是孟漓禾再坚持一点,或者看起来再难过一点,他都可能忍不住妥协。

    还好,这个女人,似乎从来不愿他为难,从来都比任何人懂得何为大局。

    将孟漓禾揽在怀中,两个人默默无言的紧拥在一起。

    无关乎任何****,只有温情,却同样炙热无比。

    良久,孟漓禾才再次出声:“澈,那你准备何时出发?”

    回应她的,是宇文澈更加紧拥的怀抱,和低沉压抑,带着极度不舍的声音:“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