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8章 凤夜辰阴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庄严巍峨的皇宫里。

    文武大臣们安静的等待着太后的话。

    因为任谁都知道,任何国家,虽然皇上为主导国家命脉之人,但既为人子,太后的话有多大份量,自然一想便知了。

    孟漓禾也很期待,她也想知道,在芩太后听完这么多大臣的见解之后,会做出怎样的判断。

    手上忽然多了一个温热的东西,孟漓禾诧异的低头看去,看到的只是两个宽大的衣摆,紧紧的挨在一起,然而她却知道,这宽大的衣摆掩盖下的正是宇文澈紧握着她的手。

    忽然间,心里也变得温暖,随及也便无所畏惧了。

    因为宇文澈这是在告诉她,不管太后做出怎样的决定,他亦不会放开她吧!

    所以抬起头看向他,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底下的手却用力将握住自己的这只手挣开。

    宇文澈眉头微蹙,简直不知道她这是何意,然而,还是松开手掌将她放开。

    却见孟漓禾嘴角一扬,那重获自由的五指却随后插入他的五指之间,与他十指相扣,并且紧紧将他抓牢。

    目光中露出不可思议的温柔,宇文澈的眉眼中情深似海。

    一旁,则听到芩太后终于开口道:“哀家一介妇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哀家知道,君为臣纲,哀家相信皇上,也相信皇贵妃,所以还请众臣们恪守本分,以君为纲。”

    众臣均是一愣。

    这一句话,真是是令包括华丞相在内的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因为,她已经上升到了这等高度。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做臣子的也只有尽最大的能力,维护君王,效忠君主。

    没有什么条件。

    虽然听起来毫无道理可言,但这正是他们要遵从的规矩。

    否则便是违背常伦,大逆不道。

    这一下,谁也没想到,原本以为可以通过太后来压制皇上,结果却反倒让太后成为了皇上的后盾。

    这一点更是令华丞相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他仔细的调查过,太后的亲侄女曾经因为与皇贵妃发生冲突,所以现在还在大牢里啊!

    难道,太后不想接机报复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哀家累了,扶哀家去休息吧!”太后说完,明显没有再留下的意思,而是转头对孟漓禾说道。

    以目前这个情况,恐怕让孟漓禾留下来也不过是让他们为难而已。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一点她早在当日糊涂之时便想清楚了。

    以后的路就让他们自己走吧,她只能尽她的力量来保护他们了。

    而事实上,她的想法并没有错,因为孟漓禾听到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就听华丞相再次开口道:“皇贵妃,就算殇庆国肯为了您与辰风国开战,但你就不怕遭万人唾骂,甘愿做这引起两国战争的祸水吗?亏皇上和太后都对你这般好!”

    孟漓禾倏的转过头看向他,这个华丞相是疯了吧!

    不由想到前几日他们所做的那个计划,如今看来,这个宇文畴都当真是要出大招了,否则这华丞相怎么敢如此放肆?

    也不知道这个宇文畴在背后许诺了他什么?

    一时间,当真是感到无比的难缠,毕竟她现在还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然而,就在思索着怎么一举将他击退之时,忽听梅青方的声音从殿外传来:“臣有证据!”

    孟漓禾转头看去,只见梅青方脸色坚定,面露喜色,显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里顿时也开心起来。

    难怪她方才没有见到梅青方在朝臣中,难道是去查案了吗?

    华丞相更是愣住,思索间还是开了口:“敢问梅大人查到什么证据?”

    梅青方闻言转过头道:“将人带上来。”

    接着,便见两名侍卫押着一位身形可以说是娇弱,而身上穿着太监衣服的人,走到了前面。

    “皇上,皇贵妃,此人经过调查并非皇宫之人,应该便是将凤清语李代桃僵之人。”

    众人听到都是诧异不已。

    李代桃僵?这意思是说此人假冒凤清语?可是,怎么会穿着太监服?这样看起来明明是在假冒太监啊!

    梅青方倒是不急,接着,慢慢地将昨日他与孟漓禾之前所查的情况说出。

    众人终于恍然大悟。

    毕竟,就算是皇贵妃,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凤清语弄出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们再怎么也不至于相信,皇上与皇贵妃是一伙,最多也是认为皇上偏爱她,包庇她而已。

    如今看来,事情好像的确另有蹊跷。

    然而即便如此,华丞相依然心有不甘。

    所以一直打量着那假太监道:“那此人可有认罪?”

    梅青方不由一愣,这个人……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认罪的。

    幸好检查过他的牙里,并没有毒药这类东西,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自杀,所以想审问还是有机会的。

    只是对于华丞相这样的问话,如果坦白回答,怕是会很难服众。

    思索间,却听孟漓禾忽然开口:“梅大人,你是刚刚才抓到此人的吗?”

    梅青方点点头:“回皇贵妃,正是。”

    “那想来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审问全面吧!”孟漓禾又道。

    梅青方顿时明了,所以顺势配合道:“臣确认好身份便将此人带了过来,还未有时间详细审问。”

    孟漓禾点点头:“那既然这样,不如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直接询问吧!也好有个见证,省得有人又不知道在背后猜测什么。”

    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含沙射影华丞相,在场人无人不懂。

    只不过华丞相尽管知晓,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他巴不得现场审问,若是此人不认罪,或者出个什么岔子才好呢!

    “母后,您若是累了,朕先派人送您回去吧!”听到梅青方和孟漓禾的话,宇文澈转头对芩太后说道。

    芩太后思索一瞬,想了想还是道:“既然关乎禾儿清白,哀家还是留下听一听吧!”

    那言下之意就是已经同意就地审案了。

    宇文澈便也不再多说,而是朝着梅青方点了点头。

    梅青方眼珠一转,忽然道:“皇贵妃,您对此案很了解,且为第一出现在现场之人,不知您是否要亲自审问呢!”

    孟漓禾嘴角一勾,就是要这种默契!

    所以点点头,大步上前道:“也好。”

    之所以将其留下,无非就是想找机会给他催眠,这是最安全妥当的一个办法,只是要想办法避开所有人的眼睛,这一点有点困难。

    然而正想着,只觉周围忽然刮起一道狂风。

    孟漓禾不由微微蹙了蹙眉,而大臣们更是纷纷抬起袖子捂上了脸。

    孟漓禾有些奇怪,因为这风好像并没有刮到自己这边阿!

    再看身边的宇文澈,泰然自若,但那只手也正在朝着后面和两旁伸展着。

    孟漓禾眼前顿时一亮。

    这个家伙竟然用内力扇风,那她是不是又多了一个人力鼓风机?

    晃晃头,赶紧将这偏离轨道的脑洞驱除。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玩笑的时候。

    因此,飞快掏出铜铃,朝着那假太监便是一晃。

    铜铃的声音在这狂风下显得并不突出,没什么人察觉。

    那假太监却明显招架不住,很快迷茫了起来。眼睛闭起,显然是被催眠成功。

    孟漓禾不由朝梅青方挤了一下眼。

    梅青方反应过来,立即令两名侍卫将其按倒在地上。

    因此,在这种狂风过后,大臣们看到的便是这小太监跪在地上低着头的样子,并没有看到他的双眼已经闭了起来。

    孟漓禾很快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辰风国皇宫的太监。”

    这话让孟漓禾一愣,竟然真的是太监!

    转了转眼珠,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殇庆国的皇宫?”

    小太监有问必答,乖巧的回道:“因为我来代替凤公主。”

    满堂哗然。

    而此事并不出孟漓禾所料,因此继续追问道:“将这件事的详情原原本本的叙述出来。”

    接着就听小太监当真一五一十的开始描述具体的情况,其实和孟漓禾描述的相差无几。

    凤夜辰趁人不备,胁迫凤清语与其更换衣裳,然后,将凤清语带走,而这假太监则暗中敲碎瓷器放倒桌椅,来制造假的现场,之后偷偷的混入太监的人群中逃出,因为皇宫内守卫森严,所以没有机会逃出,一直在皇宫里各处躲着。

    事情可以说已经有了飞一般的进展,不过孟漓禾还是听到了一个词,因此皱着眉问道:“你说,辰风皇胁迫凤公主离开?”

    “没错,凤公主并不愿意,然后皇上便说她吃里扒外,强行带走了她。”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不由与宇文澈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个凤清语三番两次的找他们,当真是想揭穿凤夜辰的阴谋啊!

    因此,干脆问道:“那辰风皇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要制造两国战争的理由!”

    对于这一点,宇文澈并不意外,而孟漓禾也早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文武百官们却开始议论纷纷,一时间嘈杂不已。

    忽然,殿外再次传来一个声音:“报!八百里急报!”

    宇文澈双眼一眯,朝来人方向看去:“出了什么事?”

    来人气喘吁吁道:“皇上,辰风国已经发兵,大军已到我国边境,现在指明要我国交出皇贵妃,否则,三日之内必然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