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7章 奏请太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华丞相的举动,芩太后也有些惊讶,不过,朝廷重臣开口,太后自是不能冷落了去,因此点点头道:“丞相大人请讲。”

    “多谢太后。”华丞相行了个礼便直起身,恭敬道,“还请太后恕罪,原本太后车马劳顿,理应早些歇息,但如今国家情势危急,实在没有时间可以等。”

    芩太后不由一愣:“华成相是指什么事?”

    “太后请看。”华丞相并未多说,而是将一封奏折直接朝太后递了过去。

    然而芩太后却微微蹙眉,并没有直接接过,

    而是转头看向了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面色冰冷,双目直直地看向华丞相,明显十分的不满。

    眼珠微转,还是转回头温和地笑了笑:“丞相大人,如果是国事的话,还请将奏折直接呈予皇上吧!哀家乃后宫之人,不可干政。”

    华丞相明显一愣,并没有想到太后会如此一说。

    眼见太后直接想要离开,华丞相更是着急的高喊道:“太后,臣也是逼不得已,此奏折已上奏过皇上多次,但均未批复。”

    芩太后依然保持着恬淡的笑容,看向华丞相道:“既然皇上没有批复,那自然有皇上的道理,哀家只是一介妇人,不懂这国家大事。”

    在一旁看着的孟漓禾不由松了口气。

    虽然这奏折的内容她没看,但也能猜的**不离十,这华丞相根本就是想让太后来逼迫宇文澈交出自己吧!

    幸好太后如此回应,否则还真的是很棘手。

    华丞相十分震惊,焦急下竟是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而在他的身后,有不少大臣看到他这一跪,也随后跪了下去。

    “太后,有句话臣不得不说,自古便有君王女所惑,做出伤国伤民之事,此等情况,太后不可不管啊!”

    “放肆!”熟料,芩太后忽然横眉冷对,“华丞相,你这意思是当今圣上昏庸无道?”

    “臣不敢,但此事若是处理不好,可能会引起殇庆国战争,臣只能冒死进谏。”没想到华丞相在此情况下亦没有退缩,反而继续顶撞道。

    “国家战争?”芩太后闻言终于面色凝重起来,不过却并非对着华丞相,而是转头看向宇文澈道,“皇上,这是怎么一回事?”

    宇文澈神色冰冷,他早知若是太后回来,这些人一定会趁机做些什么。

    却没想到如此焦急,竟然在太后刚刚踏入皇宫便开始。

    因此,也只能解释道:“是辰风国有意栽赃陷害皇贵妃,以战争相挟。”

    “栽赃陷害皇贵妃?”芩太后顿时十分讶异的看了孟漓禾一眼,这一次当真对这件事有些上心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芩太后发问了,华丞相自然不会错过这等好机会,所以干脆抢先将最近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这话经过他的口,自然就几乎将孟漓禾已经说成罪犯了。

    只是,芩太后并非第一天认识孟漓禾,甚至可以说是在这些人之中,与孟漓禾的交往最深之人,所以尽管听到此话,却并非如华丞相所料般勃然大怒,或者直接质疑,而是转向孟漓禾问道:“禾儿,是这么回事吗?”

    孟漓禾欣慰不已,太后能这样问就代表着一定程度的信任。

    所以,也干脆从自己的角度将这件事重新叙述了一遍。

    芩太后这一次面色当真凝重起来,甚至眉宇间也染上了许多冷意。

    谁也无法猜测她到底是为何事生起了怒意。

    而华丞相自是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继续说道:“太后,这都是皇贵妃的一面之词,事发时只有她在现场,而且也只有她与风公主之间有冲突,因此辰风国才如此肯定,但皇上执意维护,眼见大战在即啊!”

    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冷,直直的看向华丞相道:“丞相大人,本宫才到案发现场,便发现了凤公主不在屋子。这一点,皇宫内许多人都可以作证。而且,但凡是与本宫有冲突的人,本宫便要对他下手吗?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丞相大人,你与本宫又冲突了多少次了?”

    华丞相明显一惊,然而却眼珠一转,再次对太后道:“太后,请为臣做主,皇贵妃这明显是在恐吓臣。”

    “你!”孟漓禾当真气急,“本宫只是在反问推理,你身为丞相,怎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然而华丞相似乎咬定了这话一般,仍是对太后道:“请太后为臣做主啊,臣是一心为国,忠心可鉴,殇庆国断不能毁在一个和亲公主手里啊!”

    “请太后做主!”身后,众多的大臣们亦随声附和。

    “你们是想反了吗?”身边一直未出声的宇文澈终于冷然道。

    这些大臣们,什么都不会,只会这样连声请愿,迂腐无能。

    “臣等不敢。”华丞相率先说道,“臣只是想避免这场战争,不至于生灵涂炭而已。”

    孟漓禾不由冷笑着,华丞相说的这般义正言辞,好像那帮着宇文畴一直暴动的人不是他一样。

    不过眼下却不能将此事暴露拿出来讲。

    但也不代表她会坐以待毙,因此主动说道:“不是本宫做的事,本宫一定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要你们再给本宫点时间,本宫一定会让此事水落石出。”

    华丞相嘲讽一笑:“那好,皇贵妃,既然你如此说便请拿出证据来!至于时间,你等得起这战争等得起吗?”

    “等不及便战!”

    谁也没料到,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对此事发表过正面看法的宇文澈,忽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抛出来这句话。

    就连孟漓禾都不由惊讶地朝他望了一眼,却见他神色坚定,眼中并无畏惧,甚至那认真的样子让她觉得这话也未必就是敷衍。

    心里不由狠狠的一跳,难道宇文澈当真做了如此打算?

    文武百官们更是震惊不已。

    而华丞相则仿佛又抓到了一根稻草般,再次对太后说道:“太后,你都看见了,皇上当真要为了这个女人,不惜两国开战,这还不是受蛊惑了吗?”

    “皇上,你当真这样想?”芩太后顿时一怔,转头看向宇文澈问道。

    “母后有所不知,辰风国与我国近期的冲突并非只此一件,儿臣相信,交出皇贵妃,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而已,就算这个借口没了,也会有下一个借口,难道我殇庆国便这样一直妥协下去?”

    芩太后明显怔了怔,又看了一眼孟漓禾道:“所以,这件事你相信并非皇贵妃所做?”

    “从未怀疑。”宇文澈淡淡的说道。

    孟漓禾的眼眶有些湿润。

    她从不怀疑宇文澈的信任,但是,心底深藏的信任和在文武百官面前吐露出来的信任,又是不一样的。

    因为在所有的疑点都指向自己,在大臣们逼迫他将自己交出,在如此紧张的形势下,他还是敢这样,不惜对抗天下人站到自己的身旁。

    她怎能不感动?

    忽然,大臣中站出一个人:“太后,臣与皇上的意见一致,若是辰风国执意要打,那我们殇庆国也不怕!”

    “没错!难道欺负我殇庆国无人吗?臣等誓死镇守!保家卫国!”旁边又站出一个人,铁骨铮铮,满身傲气。

    孟漓禾转头看去,眼前顿时一亮。

    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殇庆国如今一左一右两大将军,王将军和方将军。

    华丞相的脸色很快难看起来:“可是,你们明明知道如今内忧严重,兵力不足。”

    王将军却冷冷一哼:“华丞相你一介文官,想必不懂这作战之事,先不说我国兵力与辰风国本就不相上下,就算是如今兵力不足,自古以少胜多的战役不计其数,你这样贪生怕死,真是枉为殇庆国的丞相。”

    “你!”华丞相气得直哆嗦,但是面对掌握着军权的王将军,一时还真找不到词反驳,毕竟,论战术战争问题,他当真不懂。

    不过,国计民生的问题他却知道,因此眼珠一转,直接转换方向道:“将军大人,就算兵力不是问题,但兵力需要支援吧?如今国库只能勉强维持正常的国家生计,哪有多余的银两来供你们打仗?”

    不料这一次还不等王将军和方将军开口,大臣中间又有人站出。

    “想必丞相大人有所不知,即便国库再空虚,但其中有一部分银两是绝对不可以动的,那就是为随时可能面对的战事储备的银两,以备不时之需。所以,丞相恐怕是多虑了。”

    孟漓禾顿时心头一喜。

    因为说这话的,正是群臣中对国库银两最有发言权的户部尚书。

    而作为他儿子的户部侍郎亦是随后开了口:“没错,而且除此之外,之前皇贵妃与皇上一同发现的金矿,如今已经提炼出很多金子,亦是可以作为战争的后援。”

    丞相脸色铁青。

    他素来知道孟漓禾厉害,但是现在才知道她厉害在何处。

    若不是这四个人站出来,他几乎都快忘了,原来孟漓禾对这四个人均有过恩情。

    因此,他虽然贵为丞相,可以煽动很多迂腐胆小的大臣,但这些朝廷重臣他却是无论如何也笼络不来了。

    正想着该如何反击,却听芩太后忽然开口道:“好了!事情哀家大概已经了解,既然你们要听哀家的看法,那哀家便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