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章 赴约鸿门宴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红底金边的帖子上,“沥王府”三个大字尤为瞩目。

    想到当日琴行那一幕,孟漓禾冷笑一声,将帖子打开。

    不屑的扫了一眼,果然与她所料相差无几。

    沥王的那个侧妃,当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竟然以致歉为名义,邀请她去府上赴宴,还用的是沥王府的名义。

    这样,如果自己不去,理上是自己小气不说,面上,驳的却是沥王的面子呢。

    这个侧妃,一出手就给自己布了这么一个局,看来,这场所谓的夜宴,也必然是鸿门宴无疑了。

    只不过……

    孟漓禾冷笑一声,明枪总比暗箭好防,就去会会她好了。

    帖子是在三天前递入,孟漓禾看了看晚宴的时间,竟然就是在今天。

    倒是差一点,她就错过了。

    不过,还好,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准备。

    说是要准备,孟漓禾也不过是好好的在床上补了一觉。

    这几日,虽说只是吩咐人按照她提出的食材清单准备药膳,但也着实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加上她又因为强烈的内疚,三餐必送,几日下来倒是真有些疲惫。

    不过,一个下午的美容觉过后,孟漓禾觉得,似乎比前几日更加精神了,这才坐上了马车,朝着沥王府而去。

    虽然已经派了人提前去通传。

    然而,令孟漓禾没有想到的是,沥王府外,不仅那个侧妃带着几位花枝招展的女人在等候迎接,就连沥王也一并站到了门外。

    在马车上掀起一角远远端望的孟漓禾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种宴会不是只有女人参加吗?

    既然邀请人不是宇文畴,按理,他不应出席才对。

    不然,她今日也会叫着宇文澈一起来了。

    左右,有宇文澈在身边,她也更有把握一点不是?

    只是,马车很快到达沥王府门前。

    孟漓禾已没有时间思考,更没有反悔的余地,只得硬着头皮掀开了轿帘。

    一双手忽然从马车前伸出。

    孟漓禾疑惑的抬了抬头,却意外的发现,手的主人,竟然是……宇文畴。

    这极度不合礼法的做法,让孟漓禾着实一愣。

    这几日,她也打听过。

    大皇子宇文畴乃皇后唯一子嗣,按照觞庆国一贯传长不传贤的继位传统,虽然并未立太子,所以他继承大统的可能性几乎是**不离十。

    因此,正妃的迎娶才尤为关键。

    也因此,在所有皇子中,只有他不用刻意掩盖锋芒,甚至于颇为狂妄。

    但孟漓禾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不把宇文澈放在眼里。

    竟然对着他的王妃伸出了手。

    而锦箐等一干人的脸色更是瞬间黑了下来。

    前日,她要邀请孟漓禾过来赴宴,是争得过宇文畴允许的。

    只不过,当时宇文畴只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也让她以为,这是宇文畴对她的宠爱和纵容。

    没想到,今日宇文畴竟然特意出现在此,为的竟然是迎接她?

    要知道,往日,即便她最受宠之时,宇文畴都未向她伸过手。

    眼里的恨意更胜,今日,她一定要让孟漓禾万劫不复!

    余光扫到宇文畴身后,锦箐一等人几近吃人的目光。

    孟漓禾心里冷笑,却特意温柔的冲着宇文畴羞涩一笑,伸出一只手,作势便要搭在他的手上。

    却忽然视线越过宇文畴,十分故意的朝着锦箐看了一眼。

    顿时如同恍然大悟般,将手缩回,脸上还露出些许惶恐。

    宇文畴立即往身后一瞅。

    锦箐那狠绝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起,尽数被宇文畴收入眼底。

    顿时脸色一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将手收了回来。

    孟漓禾在心里得逞的笑着,紧接着,自己轻轻一跳,从马车上下来。

    粉红色的衣裙因这一跳,微微扬起,在微风下摆了又摆。

    直扰的人心亦这般飘忽般,阵阵发痒。

    那被粉红衣裙衬的有些微红的脸蛋,没有浓妆艳抹,只是略施粉黛,却如同这春天里,层层绿叶中伸出的一朵桃花般,让人眼前一亮。

    宇文畴的眼眸立即变得闪亮且幽深。

    “弟媳孟漓禾见过沥王。”

    巧笑嫣然间,孟漓禾轻轻开口。

    声音动听的如微风拂面。

    只不过特意将自己弟媳的身份抬出。

    为的便是实打实的提醒。

    宇文畴果然听到弟媳两个字有些不悦,然而却是更成功的唤起心里那个魔怔。

    若是当时自己并不是无所谓的态度,这个女人现在,应该说的是臣妾,而不是弟媳。

    一想到此,他的心里就无法平静下去。

    不过,这个女人他早晚要得到,不管是现在还是继位后,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只有得到她,才能压下自己那无法平复的**。

    想及此,宇文畴志在必得,脸上也重新浮起笑容:“不必多礼。”

    孟漓禾淡淡起身。

    面前,锦箐也赶紧。

    “沥王侧妃锦箐给覃王妃请安。”

    接着,几名女子也一一行礼。

    原来,这几个女人是宇文畴的几名侍妾,想来,是为锦箐撑场面来的。

    孟漓禾平静的受着礼,并没有故作姿态的搀扶。

    却令宇文畴的眼眸更深。

    这个女人,无论智慧还是容貌,无论气质还是素养,都是他宇文畴正妃,未来皇后的不二人选。

    只可惜……

    “王妃姐姐。”身旁,锦箐忽然开口,“那日在琴行,锦箐不知是姐姐,有所冒犯,还请姐姐海涵啊!”

    孟漓禾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往日,在府里作威作福惯了,锦箐脸色一僵,只觉颇没有面子。

    顿时,接着说了下去。

    “不过,姐姐你的穿戴着实朴素了些,说句实话,就是今日,若不是我自认识姐姐,恐怕,也认不出你是覃王妃呢。”

    一句话说的,身后几个女人低声窃笑。

    锦箐这句话摆明了就是说孟漓禾穿戴普通,完全没有王妃之范。

    宇文畴不由冷了冷脸。

    却见孟漓禾丝毫没有动怒,不急不恼的说:“侧妃说的极是,不过我私以为,衣衫只是为了衬托人,而人并非因衣衫而高贵。就好比,矮子无论穿多长的衣衫也高不了,而只会显得更矮。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这不是衣衫可以达到的。何况,我并非存了与人攀比的心思,更不喜通过衣着结交人。”

    锦箐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原本自己下一句是想将穿戴不隆重为由,给她扣上对沥王不敬的帽子。

    怎么一转身,自己便像了跳梁小丑一般?

    今日,她的确盛装打扮,为的就是压孟漓禾一头。

    却未想,孟漓禾却如此随意,反而还是特意突出自己的攀比之心。

    那她今日这妆容和衣衫,不是成了笑话吗?

    当下,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身后,宠妾们压抑的笑着,她只觉得气血上头,险些压制不住。

    “好了,还不快请覃王妃进府,一直在门口说话,成何体统?”

    好在,宇文畴适时说了一句。

    只不过,他并非为了给锦箐下台阶。

    而是看到她那副愚蠢的样子,很怕给他的沥王府丢了脸去。

    那些花枝招展的衣衫,以及浓郁喷鼻的胭脂水粉,他早已经厌倦。

    反倒是孟漓禾这种简单的装束,淡淡的妆容,让他觉得清新不少。

    竟然还拿此说事,当真是笑掉大牙。

    锦箐闻言,赶紧恢复了理智,重新堆起笑脸说:“哎呀,都怪我,忙着说话,王妃姐姐快请进吧,妹妹已经为你备好了水酒。”

    沥王府的一处厅内,早已摆好了宴席。

    看起来,的确做了准备。

    因为宇文畴的临时到场,为他安排了主位。

    而按照身份,宇文畴下侧应为正妃,但因尚未迎娶,因此右测下方便由锦箐所坐。

    而左侧下方则由孟漓禾而坐。

    之后,几位侍妾,便分散坐于两人下侧。

    而中间,则空出一片场地。

    锦箐竟然还安排了许多舞蹈,笛奏等。

    倒显得十分有诚意。

    孟漓禾只是淡淡的看着中间,余光却也未露掉宇文畴频频投来的目光。

    忽然格外的庆幸,自己是嫁给了宇文澈。

    若如最开始那般,今日嫁给的是宇文畴,想来,无论她如何谈判,也不可能像和宇文澈这般和睦相处。

    虽然,他近些时日,大概因为生自己的气,也不怎么理自己就是了。

    甚至于,不知怎么,还迁怒于管家,不管什么药膳,都要先验下成分再吃。

    委实让人心寒。

    不过,至少安心啊。

    不像这里,时刻感觉自己到了龙潭虎穴。

    说起来,她方才出来的时候都忘记告诉宇文澈一声了。

    “王妃姐姐。”

    孟漓禾这厢还在神游,对面的锦箐却忽然开口。

    “那日因琴冲撞了姐姐,今日,不如就让锦箐为姐姐弹奏一曲,也算表达歉意,可好?”

    孟漓禾挑挑眉,不过就是自己想献一下,何必说的那么好听?

    想着,非常不给面子的开了口:“侧妃已道歉多次,我早已不放在心上,你不必挂怀了。”

    锦箐一愣,万没想到自己静心准备的琴艺竟被堵了回去。

    要知道,她给孟漓禾弹琴是假,想重新吸引宇文畴的目光才是真的。

    自琴行回来之后,宇文畴便再也没有来找过她,甚至自己主动过去嘘寒问暖,也被他三言两语打发了回来。

    所以今日这宴,也是她思前想后,方想出的一举两得的好法子。

    既可以打压孟漓禾,又有机会重新获得宇文畴的目光。

    毕竟,当年,他就是因为自己的琴艺,从而纳了自己的。

    如今,即便孟漓禾挡了回来,她又怎会有放弃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