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6章 动静玄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迎着梅青方诧异的目光,孟漓禾说完这句话,便转头朝屋内四周看了一眼。

    接着,似乎锁定了一个目标一般,唇角一扬,将棉被重新放到床上,之后,便朝之前所望的方向走去。

    长久的默契让梅青方虽然疑惑,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她行动。

    只见她走到一处完好的瓷器前,将它抱起,之后转身,再回到床边,接着,竟是用棉被将瓷器裹了起来。

    梅青方眼前一亮,心里似乎有些微微明了。

    忽然,只见孟漓禾用手隔着棉被朝那瓷器处一拍。

    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从被子里传出来,而同时,那被子之处也垮了下去,显然是瓷器被敲坏。

    孟漓禾不再动作,而是转头看向门外。

    不出她所料,侍卫们没有任何反应。

    孟漓禾这才将被子打开,只见里面的瓷器已经被拍成许多碎片,散落在被子中。

    梅青方此时已经完全了然,不由赞叹道:“皇贵妃真是厉害,连这个方法都能想到。”

    孟漓禾却勾了勾唇。

    其实这要拜她前世的经历所赐。

    在现代,许多人进了看守所,那些看守所的老人对新来的犯人惩罚,都会用被子将人裹好,这样打既不会出伤口也听不到什么喊叫声。

    所以,她由此忽然来了灵感。

    就像犯人持枪犯罪的时候,用枕头也可以减轻枪声。

    不过,这是她没有办法对梅青芳解释的,所以只是道:“恰好想到了而已。”

    梅青方点点头,对于这样聪明的孟漓禾,他早已习惯。

    不管她有什么奇思妙想,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只是如今有一点却让他想不通,想了想还是说道:“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何要故意做出打斗的现场呢?”

    经此一问,当初凤夜辰的那句质问仿佛言犹在耳,孟漓禾冷笑道:“这样做好处大了。第一可以让人觉得,凤清语是被人掳走,进行了反抗。而第二,便是看起来发生了很大的动静,但是侍卫却均未听到,那便将这个不寻常的原因归结为侍卫们故意为之,从而将罪犯的嫌疑推到我的身上。”

    梅青方恍然大悟。

    的确,如今从事实来看,这两个好处全部都达到了。

    不由感叹道:“对方真是心思缜密,而且够大胆的,掳人之后还有胆量留下继续伪造现场。”

    然而孟漓禾却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也许从始至终就没有人从这间屋子掳走凤清语。”

    梅青方不由皱了皱眉:“没有人掳走,那人去哪了?”

    孟漓禾不由再次朝着这间十分杂乱的屋子看去。

    “伪造这样的现场,恐怕不是一蹴而就,相信应该用了不少的时间。像你所说,有谁能如此镇定的在有凤清语还在场的情况下呆这么久呢!而且你不是一直没有查到任何凤清语的下场吗?”

    梅青方皱眉思索了一阵,接着点点头:“我是没有查到,之前我甚至怀疑,她还在这院子里!”

    孟漓禾却摇摇头:“但是我现在怀疑,或许她早就出了宫,并且可能是和人掉了包!”

    梅青方不由哑然,掉包?

    然而不得不说,如果是这个假设的话,一切便有了解释。

    真正的凤清语已经离开皇宫,而假扮凤清语之人留下,制造好现场之后,以另外一种身份离开,这样就不会有人认出是凤清语。

    “可是,这皇宫守卫如此森严,凤清语是如何能出得了皇宫的呢?”梅青方即使相信那个假设,也解释不了这一点。

    孟漓禾唇角一扬,冷冷道:“凤夜辰。”

    凤清语失踪的前一晚,也就是凤夜辰来皇宫的那天晚上。

    孟漓禾还记得,两个人还是一同从皇宫的寝宫走出的。

    而凤夜辰有随身的侍卫相随,凤清语当时却是一个人。

    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趁人不备,让凤夜辰的侍卫与凤清语调换身份,便不得而知了。

    毕竟凤夜辰是乘马车而出,因为他的身份,所以也不会检查得特别仔细。

    如果当真是这样一切便说得通了。。

    经过孟漓禾解释,梅青方也很快明白了过来,眉头紧接着一锁道:“如果是这样,那当初那个替换凤清语的人说不定还没有离开皇宫。”

    孟漓禾亦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如今皇宫上下都查得十分严,说不定他只是隐藏了起来。”

    “我这就去派人更严密些调查。”梅青方立即道。

    “等等。”孟漓禾却开口将他叫住,“不要打草惊蛇,暗中去调查一下御膳房等地,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梅青方忽然脚步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如此说来,当真发生过一件事。”

    孟漓禾一愣:“是什么?”

    “之前有位太监说自己丢了一件太监服,怎么都没找到。”梅青方回忆着,脸上不由有些后悔之色,“可惜当初没有反应过来,此事有何联系。”

    “是吗?”孟漓禾多少有些激动,“若没有今天之事,单就凭一件衣服谁也想不到,不过这样看来说不定太监的衣服就是那人所偷,而且我们亦有了目标!”

    梅青方点点头:“偷太监穿的衣服说明是个男人,但可以伪装成凤请语,说明此人身形与女子相似,那就缩小了很大范围了。”

    “嗯。不过他应该不太敢和太监们在一起,应该会躲起来,但总要吃饭睡觉,多去查一下吧!”孟漓禾再次嘱托道。

    “是。”有了线索,梅青方顿时再也待不住。

    孟漓禾亦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虽然宇文澈不提,她也知道他在承受着什么。

    如果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辰风国或许就没有理由开战了。

    没有合适的理由,就要背负骂名,相信凤夜辰不会轻举妄动。

    而神医的药也已经配好,并且已叫人快速传到边疆,如此也可以解决一个心头大患。

    孟漓禾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连日来的疲惫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因此不等宇文澈回来,孟漓禾便已沉沉睡去。

    晚归的宇文澈有些意外,不过看她那疲倦的神色,还是没有吵醒她,只是将豆蔻唤来。

    孟漓禾这一觉睡得很好,甚至在宇文澈刚刚离开去上早朝便已经醒来。

    豆蔻很是惊讶,不过倒是松了一口气:“皇贵妃,你醒了?”

    孟漓禾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平日里无事的话都可是不会进来的。

    豆蔻赶紧将孟漓禾扶起:“奴婢是正准备叫皇贵妃起床的。”

    “起床?”孟漓禾愣了愣道,“有什么事吗?”

    “是皇上吩咐的,说是今日太后会回来,需要您同他一起接驾。”豆蔻解释道,“昨日皇上是看你已入睡,所以让奴婢转达的。”

    孟漓禾大吃一惊:“太后要回来?快快快,块快给我梳头,我要赶紧起来。”

    这段日子在后宫散漫惯了,但是太后回来可绝对不能再这样懒散下去,不然也太说不过去了。

    好在,等孟漓禾全部梳妆完毕,太后还没有到达皇宫。

    不过,她还是早早的去寻了下朝后的宇文澈,省得他再回来叫自己。

    只不过,让孟漓禾有些奇怪的是,不只是宇文澈,就连文武百官们如今也留了下来,说是多日未见太后要为太后接驾。

    孟漓禾倒是不甚在意。

    只有宇文澈是一脸严肃,反倒看不出有多少欣喜。

    不过,太后进宫在即,孟漓禾即使有些诧异,也并不方便询问。

    “太后驾到!”随着太监的一声高喊,芩太后的轿撵被缓缓抬进。

    孟漓禾顿时神情严肃起来,和宇文澈一起走到轿前,行了一个大礼。

    “恭迎母后。”

    而身后,文武百官齐齐跪地高呼:“恭迎太后!”

    轿撵在地上落稳,帘子被太监从外掀起,一只手伸出,附上太监的胳膊,接着,芩太后便从轿中走了下来。

    身上是雍容华贵的宫服,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尊贵。

    不过大概是这段时间在行宫休养的较好,所以虽然一路奔波,倒也并未有许多倦色。

    看到有皇上,皇贵妃和文武百官一同相迎,芩太后的脸色更是和缓起来,赶紧道:“都快快免礼吧!”

    尤其是看到跪在地上的孟漓禾,更是干脆弯下腰,准备将她拉起。

    孟漓禾见状赶紧起来,立时拿住芩太后的手道:“多谢母后。”

    “好孩子。”芩太后握着孟漓禾的手,一脸慈爱,看这样子,仿佛比见到自己多日未见的亲儿子还要亲。

    而百官之中,很快有人看到此景后面色不善。

    只不过,孟漓禾自是并未察觉,而是欣喜道:“母后一路旅途劳顿,臣妾带母后去后宫歇息吧?”

    “也好。”芩太后微笑着点点头,她一后宫女子,本就不善于应付这个场面,所以自是巴不得尽快入后宫。

    熟料,方要对着群臣挥别,还未开口,就见华丞相忽然站了出来。

    “太后还请留步!臣有话要讲!”

    听到华丞相的话,孟漓禾不由蹙了蹙眉,这个华丞相又想做什么?

    毕竟,每一次他走出来都没有过发生过任何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