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4章 风雨欲来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被质问的哑口无言。

    而凤夜辰这咄咄逼人的姿态,眼眸中闪动的光,亦让她很不自在。

    宇文澈脸色较之方才,更是不知道冷了几分。

    “辰风皇若不放心便带走吧。”

    孟漓禾一愣,刷的看向宇文澈。

    这彩春虽然可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

    至少,还可以为她催眠!

    说不定,可以问出许多东西来。

    然而,宇文澈只是直视着凤夜辰,眼中带着许多的敌意。

    孟漓禾的心里顿时了然。

    糟,这是吃醋的节奏啊……

    也是,谁让他们一直讨论信任不信任的话题,这明显是宇文澈上次听了那句话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啊!

    哎,头疼。

    罢了,孟漓禾见状也不再多说。

    以凤夜辰的性格,如果他想带走,当真是请求也没有用吧?

    而且,有一点她和宇文澈是一致的,那就是,绝不会请求!

    凤夜辰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目光扫向彩春,淡淡道:“既然殇庆皇如此说了,那就走吧。”

    彩春眼睛一亮,飞快从地上爬起,尾随凤夜辰而去。

    宇文澈双手握紧拳头,眼睛眯起,直到看到两人的身影在殿前消失,才吩咐道:“传大理寺卿梅大人进宫。”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暂时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如果不出他所料,别说这件事很快在殇庆国闹得人人皆知,恐怕远在辰风国的大臣们,也会很快知晓。

    他终究还是大意了。

    孟漓禾挥散了一众侍卫们,心疼的牵起宇文澈的手。

    温柔的看向他道:“别担心,还有我。”

    身边,神医简直耳朵要聋。

    他还在呢喂!

    虽然知道发生了比较严重的事,他这个徒夫想来会比较烦躁需要安抚,但好歹照顾一下你师傅的感受吧!

    大老远的请过来,然后就翻了翻别人眼球,之后等着看你们秀恩爱的?

    至少也要和他告个别,等他走了再说吧?

    然而,残酷的是,不止是孟漓禾暂时忽略他,宇文澈更是直接无视他。

    毕竟,媳妇在的时候,别人都会自动变成空气。

    堪称古代相公的模范。

    而孟漓禾这一句轻轻柔柔的声音透过耳膜传入宇文澈的脑海,而温热的温度通过掌心传入宇文澈的身体,顿时,令他有些焦躁的心情,奇迹般的平和了不少。

    反手将她拉住,温柔一笑。

    是啊,还有她。

    不求她为自己做什么,只要她还在自己身边,就足以心安。

    两个人相视一笑,霎时,方才还压抑的气氛,瞬间变为泡沫般消散,留下的则是温暖的气息。

    只是,以孟漓禾的性格来看,又怎会只是陪伴,而不主动解决问题呢?

    因此,想到之前的事,还是说道:“澈,既然你们谈判暂时告吹了,想必,边境那边还是很难解决吧?”

    宇文澈闻言,难免面色有些凝重,点点头道:“没错,原本是想通过满足辰风国其他方面的诉求,令他降低赋税,如今看来,是行不通了。”

    孟漓禾皱皱眉:“但是烟草不同其他,如果一直供应不上,他们的烟瘾会越来越发作,难保不会生出更多的事端。”

    宇文澈一脸严肃:“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辰风国的烟草比较柔和,因此许多人喜欢吸食,却不曾想,日积月累后,烟瘾比本国霸道的烟草更大。”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本来这种东西,最好就不要沾染上。

    虽然不如大烟一般让人生不如死,但既然这烟草是由别国供应,总归是应该要禁止的。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先皇还在位时遗留的问题,他们想要改变也来不及,只能想办法去解决了。

    只是,用什么办法呢?

    不知道用本国一些烟草来替代是否可行。

    正想着,却听神医在一旁忽然开口道:“既然是瘾,那就可以消除。”

    孟漓禾眼前顿时一亮:“师傅,你是说可以用药去掉他们对烟草的渴望?”

    哼!

    神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说话。

    这会注意到他了?

    不开心。

    孟漓禾撇撇嘴,身为徒弟,自然知道师傅在别扭啥。

    赶紧放开宇文澈的手,特别狗腿的跑过去,举起两只小手握成拳头,开始为神医捶肩。

    一边捶一边说着:“哎呀,师傅你大老远跑过来辛苦了,要是累了,我给你捶捶你再告诉我。”

    哼!

    神医既然翻了个大白眼。

    然后……

    “哎呦!”神医忽然一下子跳开好远,揉了揉被“砍”的极疼的肩膀道,“你谋杀亲傅!”

    宇文澈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

    孟漓禾也身体坚硬,有些石化。

    有气无力的说:“师傅,亲夫这词用的不对啊!”

    “我用的是师傅的傅,有何不对?”神医十分理直气壮。

    宇文澈和孟漓禾顿时了然。

    敢情,这“亲傅”和“徒夫”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孟漓禾很想说:师傅,你这样随便组词是不对的喂!要是你有个语文老师,一定被气死。

    然而,为了不引起他再哼,孟漓禾还是十分虚伪的说:“对对对,师傅说什么都对。”

    宇文澈眉头微挑,险些被她这样子逗笑。

    神医这才摸了摸并没有的胡子,表示还算满意。

    孟漓禾“嘿嘿”一笑道:“师傅,刚刚下手可能重了?要不要继续给你捶?”

    神医看着她的手刀,立即再次蹦开,这一次还跳的老远。

    “你那哪里是捶背,你是砍人!”

    孟漓禾看着他的动作有点一言难尽,好歹六十多岁了喂,这样子跳真的没问题?

    而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刀,孟漓禾十分真诚的说:“师傅,这个就是捶肩的一种方式啊,虽然有点酸痛,但之后会特别舒服。”

    神医非常不信的瞥了一眼,又后退了两步。

    孟漓禾上前两步:“师傅我认真的,这是专业手法,你不要讳疾忌医嘛!”

    “什么讳疾忌医,你不要乱用词,我才是大夫!”神医继续后退。

    孟漓禾嘴角微抽。

    说她乱用词,您老乱用词的程度要是排第二,谁敢排第一?

    宇文澈好笑的拉过她的“手刀”握在自己手里:“好了,师傅不愿就算了,改日我送几个手法很好的宫人去给神医专门伺候。”

    神医这才松了一口气,必要时候,徒夫也不是完全没有用的嘛!

    孟漓禾却觉得有些遗憾。

    她真的是和现代按摩师学的啊!

    为什么到了古代你们都不接受!

    当然,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如今有了内力,力量完全与现代不可同日而语。

    稍微一用力,都能将骨头砍断好吗?也是可怕。

    宇文澈见状低声安抚道:“晚上帮我捶。”

    孟漓禾眼前一亮,顿时美了起来。

    被人肯定的感觉就是好,看看,还是有人信她的。

    神医脸部僵了僵,为什么你们俩普通的对话,都让人觉得像**,还能不能好了,哼!

    安抚好两个人,宇文澈这才说道:“神医,不知可否告知烟瘾如何解呢?”

    毕竟被人家“解救”过一次,让他脱离了自家徒弟的“魔掌”,神医也就不再卖关子,而是道:“你只要将那烟草给我拿过来瞧瞧,我应该就能配出解这种烟瘾的药。”

    宇文澈顿时一喜:“好,这烟草在宫内有一些,我这就派人去取。”

    “行。”神医点点头,“直接送到我房间就行,两天之内,帮你配出来!”

    “真是多谢神医。”宇文澈喜不自胜。

    如果边境问题可以解决,虽然两国关系暂时还无法缓解,但至少不担心后续还有更严重的情况发生了。

    不得不说,这是重多烦躁之事中,十分令人欣喜的一件事。

    孟漓禾不由欣喜的拉着宇文澈的手左右摇晃:“看,我说吧,事情总会解决的。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嗯。”宇文澈面容中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

    高冷威严的皇帝,就这样被孟漓禾摇晃着。

    真的是……

    神医捂上眼睛,转身离开,受不了啊受不了!

    宇文澈和孟漓禾亦相视一笑,抬头看着头顶上空的乌云,心里却充满了希望。

    因为,乌云再浓厚,也总会有散去的那一天。

    不管他们还要经过多少风雨的洗礼,只要一直手牵着手,便无所畏惧。

    梅青方很快应诏进了宫,对此事正式立案调查。

    并且,在宇文澈的同意下,对整个皇宫进行了严密的搜查,为的就是找线索及凤清语的下落。

    只不过,这凤清语却像人间蒸发一般,就这样在皇宫真的消失了。

    任凭怎么调查,怎么和宫门的守卫询问,都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就连孟漓禾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让宫内所有的人,但凡发现一点点异常都来禀报。

    不管大事小事,只要觉得平时不常发生都可以。

    不过,自那日之后,凤夜辰倒是一直没有出现,不仅没有问他们要结果,甚至,连逼问凤清语的下落都没有。

    安静的,好似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然而,越是这样,孟漓禾却越觉得心里不安。

    仿若暴风雨来前的平静,暗暗的积聚着什么力量。

    而不得不说,孟漓禾的感觉敏锐度当真十分厉害。

    因为,他们再次收到的并非凤夜辰的追问,而是,一封代表着辰风国的信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