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3章 凭什么信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和孟漓禾顿时一个对视。

    眼眸中均露出一抹诧异,凤夜辰怎么会来?

    而且,还是这种时候?

    宇文澈收回视线,看向来报的公公问道:“人在哪里?”

    “已经到了此殿外。”公公回道。

    宇文澈眉头紧皱,然而,还是开口:“请他进来。”

    一旁,孟漓禾亦没有多说。

    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既然凤夜辰可以找到这里来,那自然也不可能摆脱的掉。

    所以,何必徒劳去掩盖呢?

    而且……

    孟漓禾眉眼低垂,她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昨日凤清语才来找过自己,当天晚上就失踪了,然后凤夜辰前来。

    一切的一切,如果说是巧合,未免太巧了。

    而她,对于案件来说,从来不相信巧合。

    而这么想着,凤夜辰已经入内,看到二人先是行了个外交礼,接着,看向宇文澈道:“昨日殇庆皇同朕所谈,朕回去想了一晚,有些事还想和殇庆皇细谈一下。不过听说殇庆皇来了清语殿内,便也干脆寻了过来。”说着,朝四周看了一眼,有些诧异道,“只是,为何这里如此多人,是有何事吗?清语呢?怎么也未见她出来迎接?”

    孟漓禾在一旁淡淡的看着凤夜辰,不得不说,看着他一脸无辜与不解的样子,连自己都要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前提是,她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人的话。

    而他的话音一落,宇文澈还未来得及回答,却听身后忽然一声大喊。

    “皇上,公主她失踪了!奴婢赶到之时,就看到殇庆国的皇贵妃在屋内,已经没有了公主的身影,一定是被她所害,皇上,你一定要为公主报仇啊!”

    宇文澈和孟漓禾同时眉目一冷,朝那边望去。

    却只见彩春根本不看他们,只是一边说着一边朝凤夜辰的脚边爬了过去。

    凤夜辰闻言果然神情肃然,眉头紧紧皱起,但或许是顾及什么,还是冲着彩春喝道:“休要胡说!皇贵妃怎会做这种事?是不是公主自己去宫里其他地方玩了而已?”

    不料,面对凤夜辰的质疑,彩春依然很倔强:“皇上,上次公主为自己下毒嫁祸皇贵妃,狠狠的得罪过她一次,皇贵妃很有可能报仇啊!”

    孟漓禾脸色阴沉如水,这个时候承认是自己下毒了?

    倒是好,反倒成了她害人的证据。

    这个丫鬟,当真是不简单。

    还懂得舍小得大。

    凤夜辰果然眼睛一眯:“清语竟然做过此事?”

    彩春仿若豁出去一般道:“皇上,这等大事若不是万不得已,奴婢怎会乱说?公主的心性您是知道的,她就是冲动的性子,容易得罪人。”

    凤夜辰仿佛被她说的沉思了起来,甚至不由往屋内也看了过去。

    彩春见机继续说道:“皇上,屋子里明显有打斗过的痕迹,但是是不是原样奴婢已经不清楚了,因为奴婢势单力薄,拦不住有人破坏现场啊!”

    “好一个厉害的宫女。”孟漓禾忽然出声,“竟然还知道遇到凶案,保护现场,真不知道贵国的宫规教的都是什么。”

    孟漓禾此时终于感觉到彩春奇怪在哪里了。

    是奇怪她的逻辑性非常好,一条一条逐步加深,见机而动。

    并且,言语实在不像大字不识一个的宫女。

    别说别人,就说豆蔻,即使在自己专门为她请了夫子认字之后这么久,也没见到谈吐如此厉害。

    这个宫女却明显懂很多,而且,还有武功。

    彩春似是一愣,仿若明显没想到孟漓禾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丝慌乱闪过脸颊,竟是忽然低下头,倒真的没有再开口。

    而凤夜辰则没有任何停顿的转向孟漓禾道:“皇贵妃,宫女如何教导,这是后宫之事,朕不关心。但朕关心的是,清语的贴身宫女,说的是实情吗?清语当真出事了?”

    孟漓禾眼眸闪了闪:“辰风皇请看吧,今晨本宫到来之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模样,至于你那个宫女说破坏现场,本宫亦可以负责任的保证,未碰这里一丝一毫。”

    凤夜辰皱紧眉头,大步走了过去。

    只是看了一瞬,便转回头,看向宇文澈道:“殇庆皇,在你的皇宫,怎会发生这等事?”

    宇文澈面色冰冷:“朕定会查清。”

    凤夜辰脸上担忧之色与怀疑之色尽显,甚至低头踢了踢脚边那块破碎掉的瓷器。

    碎片在地上盘旋,发出清脆的响声。

    虽然声音不大,却也清晰入耳。

    接着,凤夜辰却忽然脚上一动,一片碎片竟是直接朝着那群侍卫飞射而去!

    侍卫眼眸一凝,倏地闪过。

    碎片便这样直接砍入一旁的石柱之上,“啪”的一声,应声而落,再次摔碎成更小的残片。

    “辰风皇,你这是做什么?”宇文澈眉头一皱,脸色很不善。

    不料,凤夜辰的面色更加不善:“殇庆皇,贵国的大内侍卫,武功如此之高,连这种细碎的声音都可以听到,为何,这屋内如此大的动静却未及时赶来制止?殇庆皇是否该给朕解释解释?!”

    孟漓禾心里倏地一沉。

    这个问题,就是方才她和宇文澈最疑惑的问题。

    但是,对于凤夜辰来说,却是致命的疑点,致命到足以令他怀疑,是侍卫们得到了授意,甚至这事根本就是殇庆国故意为之。

    事情才刚刚发生,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宇文澈自然也无法多说,只能回道:“目前已经请了太医过来,查验侍卫们是否中了什么毒,影响了听觉。”

    听到此话,凤夜辰冷冷一哼:“那朕拭目以待,希望殇庆皇秉公处理。”

    “那是自然。”宇文澈又怎会不知道他的言下之意,只是直直的看回他说道,“辰风皇放心,朕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到底是谁绑了凤公主。”

    两人视线相对,仿若电闪雷鸣,仅仅站在一旁,都要被这互撞的气势所击倒。

    “皇上,太医已到。”忽然,一位太监上前朝着宇文澈禀报。

    宇文澈这才收回目光,看过去。

    “臣参见皇上,皇贵妃。拜见辰风皇。”皇宫内,最德高望重的太医随后向着三人行礼。

    宇文澈点点头:“速去查看侍卫们是否有中过什么毒。”

    “是。”太医领了命很快转身,走向侍卫们。

    对着这些人一一号脉,并且查看面色,舌苔,等一系列检查。

    而神医也随后而至。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只检查了每个人的眼睛。

    然而,虽然检查方法各不相同,检查时间亦有区别。

    但,最终两个人得出的结论很统一,那就是:这些侍卫们没有任何中过毒的迹象。

    宇文澈眉头紧锁。

    孟漓禾却意外的感到,并不那么意外。

    因为她一直都有这种直觉,那就是这次的对手很不好对付。

    而凤夜辰闻言自然不再沉默,竟是看向宇文澈道:“殇庆皇,皇贵妃,在此之前,朕本不信清语的贴身宫女所说,但既然如此,朕却不得不有所怀疑了。”

    这话说的不可谓不直接,孟漓禾顿时眉头蹙起,先一步回道:“辰风皇,您的意思是,怀疑本宫害了凤清语?”

    凤夜辰将视线对准孟漓禾,竟是丝毫没有回避她的问题:“皇贵妃,难道你有什么朕必须信任你的原因?”

    孟漓禾顿时一愣,甚至连瞳孔都不由自主一缩。

    ‘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你从不相信我不会伤害你。’

    凤夜辰之前对她说的话,不由自主的从耳边再次冒了出来。

    是啊,自己没有相信他,又有什么立场让他相信自己呢?

    说白了,他们早已是站在了对立面的敌人了,不是吗?

    深吸一口气,终于不再讨论这个信任不信任的感性问题,只是道:“既然如此,还请辰风皇多给本宫几天时间,本宫一定会仔细调查,将凤公主找回。”

    凤夜辰眼眸微闪,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的微笑,又看向宇文澈道:“希望贵国说到做到,否则,若是朕的皇妹有任何闪失,那便不是谈判可以解决的事了。”

    这话说的不可谓不狂妄,但在场所有人知道,这件事,无疑又让两国的关系再次雪上加霜。

    而之前的谈判内容,看来是彻底行不通了。

    果然,凤夜辰说完这句,便再次抛下一句话:“至于对于烟草一事的赋税问题,以及贵国伤人之事,依朕来看,还是等朕的皇妹找到再议吧!

    说完,便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然而忽然,彩春的声音响起:“皇上,请您带奴婢离开吧!”

    凤夜辰不由停下脚步,低头看向彩春,似是有些犹豫。

    孟漓禾却眉头一皱道:“辰风皇,本宫还需要此人配合调查,还请……”

    “不!”彩春却像疯了一样十分激动的爬到凤夜辰的脚下,“皇上,奴婢不敢留在这里,方才,殇庆皇和皇贵妃就想对奴婢不利,奴婢衷心为公主,还请救救奴婢啊!”

    孟漓禾不由气愤不已,这个宫女,怎么有如此颠倒黑白的能力!

    当真是每一句话都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磨灭本就不多的信任。

    因此,想了想还是开口:“辰风皇,本宫从来没有要杀她的意思,但凤公主下落不明,她是唯一熟悉之人,说不定有很大帮助,本宫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保证她的安危,请相信我。”

    而闻言,凤夜辰抬头看向了她,语气凉薄:“相信你,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