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2章 查找线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拜彩春这两句明显拔高了几个音的疾呼声所致,宫殿内的侍卫们纷纷到场。

    一些平日不允许随便靠近的宫女们,也围了过来。

    孟漓禾皱眉看了那一张口就是质问的丫鬟彩春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院内。

    院子里,侍卫们看到皇贵妃在此,原本想要探查究竟的动作也是一停,只是全部俯首跪拜。

    彩春见状明显有些不满,更加大叫道:“你们不是侍卫么?我家公主失踪了,你们赶紧找人啊!捉拿凶手啊!”

    然而,侍卫们却纹丝不动,仿若未闻。

    毕竟,别说只是一个小丫鬟的喊叫,如今没有皇贵妃的命令,谁敢造次?

    孟漓禾终是开了口:“你们在这院子守着,可有看见何异常?”

    “回皇贵妃,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发现任何情况。”领头的侍卫率先说道。

    孟漓禾不由皱了眉,看向院子中的所有人:“你们最后一次见凤公主是什么时候?”

    几个宫女不由仔细回忆着,甚至低声商量了一番才说道:“应该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凤公主从殿外回来,之后便进了里院,再也没见过了。”

    孟漓禾不由有些奇怪:“那昨晚送餐之时,也没人见过吗?”

    “回皇贵妃,如今所有餐点都是送至里远门前即可,说是有人会亲自检查。”宫女看了一眼彩春回道。

    孟漓禾顿时了然,这想来是借上一次中毒之事后,提出的要求吧?

    不过这样一来,里院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

    毕竟,后宫之中,侍卫也是在殿的最外围守着。

    是绝对不允许进入殿里的。

    而平时,大内侍卫甚至连后宫都不得进,这还是因为对象是凤清语,宇文澈特意派人一直密切盯着,才得以有侍卫随时听到异常前来。

    孟漓禾只好看向这个一直针对自己的彩春:“你最后一次见凤公主是何时?”

    “昨晚入睡前。”彩春似乎并不愿回答,而且依旧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孟漓禾此时不想理会她的态度,人不见了,并且在自己的皇宫,找到人才是首要。

    所以,继续问道:“为什么是昨晚?已经是这个时辰了,难道你们公主还没起么?”

    彩春生硬的回道:“昨日公主回来后说过于劳累,让奴婢今晨不要叫她,她需要休息,谁知道,竟然遭遇了不测,早知道,奴婢无论如何也要守在屋外啊!”

    说着,竟是大哭了起来!

    边哭还边喊着:“公主,到底是谁害你啊!这可是皇宫啊,是谁这么一手遮天啊!”

    孟漓禾脸色阴冷的看着这个含沙射影的丫鬟,又看了一眼凌乱的屋内,还是没有理会,抬脚朝屋内走了进去。

    然而,彩春却忽然像疯了一样,直接跳起来挡在门前,直直的看着孟漓禾道:“皇贵妃,你要做什么?”

    “大胆,竟然敢拦皇贵妃!”身旁,豆蔻忽然跳脚,冲着彩春吼道。

    她方才就听这彩春的话格外过分,看孟漓禾没有发作,她也只好忍了。

    现在,竟然敢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孟漓禾安抚的看了一眼豆蔻,这小丫头近日真是越发凌厉了。

    接着,才冷冷开口道:“查线索,让开。”

    彩春身子摇了摇,然而,还是维持着挡路的姿势道:“皇贵妃,在皇上未来之前,你休想破坏现场!”

    孟漓禾双眼终于冒出了怒火,并且,眼中还带了一丝怀疑的审视。

    这个小丫鬟,未免胆子也太大了点。

    “本宫是要查案,你若再不让开,别怪本宫不客气。”孟漓禾冷冷的说着。

    强大的气场,冰冷的话语,让彩春明显一怔。

    然而,看了一眼殿外,忽然眼珠一转,竟是忽然大喊道:“皇贵妃,您又要对奴婢出手了么?我家公主的确得罪过您,可是您也不能将她置于死地啊!”

    孟漓禾双眼狠狠一眯,刚想出声,却听身后,侍卫们齐刷刷的喊道:“参见皇上。”

    心里瞬间了然,这彩春分明是看到宇文澈来了才故意如此,当真是好深的城府。

    “发生了什么事?”宇文澈很快走到孟漓禾身边,蹙眉看着一切。

    孟漓禾脸色凝重:“凤清语不见了。”

    “什么?”方才听到这边出事,看到侍卫们齐聚一堂,宇文澈最多也是觉得凤清语又在耍什么心机,但任凭他怎么想,也没想到,她竟然失踪了?

    这可是在自己的皇宫!

    脸色顿时阴沉如水,回头看向侍卫们:“怎么回事?”

    因为已经问了一遍,所以孟漓禾赶紧把现在的情况为宇文澈讲了出来。

    而豆蔻则见机将彩春阻拦孟漓禾一事一并补充。

    说完,狠狠的瞪了彩春一眼。

    皇贵妃顾及身份不会同这个女人计较,那她来计较好了。

    看她还敢不敢对皇贵妃不敬。

    听到此,宇文澈果然冷下了脸。

    方才进来之时,已经听到这丫鬟的高喊。

    以他的眼力,又怎会不知这刻意浮夸的栽赃手段?

    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之前便已经对孟漓禾不敬过。

    目光如寒冰般看向彩春,只此一眼,便让彩春狠狠打了个哆嗦,生怕下一刻就听到这位皇帝处置自己。

    而宇文澈果然不负众望的开了口,只不过,却只是吐出了一个字:“胥。”

    “属下在!”胥很快现身,速度快的仿若凭空出现一样,令彩春更是怔住。

    “朕吩咐过,但凡对皇贵妃不敬者,杀无赦,你忘了?”宇文澈并不看他,只是清冷开口。

    胥有些发愣,有这样吩咐过吗?

    他怎么不记得?

    夜在暗处扶额,这种事果然还是需要配合啊!

    所以,随手抓入一粒细纱,飞快朝着他的袖子打去。

    嘶,略疼。

    胥在心里吸了口气,不过,想到是夜飞过来的,倒是及时提醒了他。

    因此,立即回道:“皇上,是属下疏忽,还请责罚!”

    “没有下次。”宇文澈面色冷然的说道。

    胥很快谢恩,再次像凭空消失一般,让方才站着的地方沦为空地。

    孟漓禾嘴角微勾,转头看向一旁的彩春。

    却见她已经吓得瘫倒在地,脸色发白,嘴唇哆哆嗦嗦,看样子,是连求情的话都说不出来。

    豆蔻见机,嫌恶的低头看了一眼:“还不让开?”

    彩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挡着进屋的门,赶紧手脚并用爬了出去。

    宇文澈牵住孟漓禾的手,两人这才一同走进去。

    只见屋内,凤清语的外衣还放在一旁的屏风之上,显然是沐浴之时脱下的。

    孟漓禾转身打开衣柜,里面整整齐齐,看起来并不像有翻动过的痕迹。

    而在床一旁的木凳之上,却叠放着一个衣衫,如果她猜的没错,八成是丫鬟为她第二日准备的。

    孟漓禾心思微转,看样子,这凤清语怕是夜里被人弄走的,甚至,连外衣都没有穿。

    而再看地上那杂乱的陶瓷碎片,以及东倒西歪的桌椅,孟漓禾却皱起了眉。

    因为仔细来看,她之前的判断恐怕是错的。

    这屋子的样子乍一看像是有过争斗,但仔细来看,却更像是有人故意制造的。

    比如,盛放花瓶的花架甚至没有歪,花瓶却倒了下来。

    她去过犯罪现场无数次,这明显就是故意为之,扰乱视线的做法。

    孟漓禾一边看着,一边小声和宇文澈讨论着。

    凤清语的身份特殊,若是出了事,则是麻烦无比。

    所以,他们不能大张旗鼓的通知大理寺来查,只能先赶紧探讨,看看有没有办法尽快找到,以免除后续一系列麻烦。

    而且……

    孟漓禾忽然转头看向那叫彩春的丫鬟,还是问道:“你住在何处?”

    彩春一愣,不过此时已经不敢再有何情绪,赶紧指了指一旁的厢房处道:“住在那里。”

    孟漓禾转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是一间厢房,的确是为下人所准备。

    只是,看这厢房离凤清语房间的距离……

    孟漓禾转回头:“昨晚,你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吗?”

    彩春摇了摇头:“没有。”

    孟漓禾仔细的看着她,眉宇间尽是疑惑,下意识便想为她催眠。

    因为,从方才开始,她就觉得这个丫鬟很不对劲。

    哪有一上来便质问自己的,不说胆量,就从用词,及心机,都不像一个单纯的小丫鬟。

    然而,此时人很多,她实在不方便施展。

    因此,只好转头看向侍卫们:“你们平时在哪里护卫?”

    “回皇贵妃,在殿外墙之处。”侍卫回答。

    孟漓禾不由有些奇怪,皇宫里的侍卫武功这么差吗?

    看这屋子的样子,应该有很大动静才是。

    侍卫领头一下便明白孟漓禾的疑惑,冷汗从脸颊滑下,但还是说道:“皇上,皇贵妃,此事是臣等失职,但臣亦觉得蹊跷,如果当真有打斗声音,臣等应该可以听到才是。”

    “去唤太医看看,你们有没有中了什么毒。”宇文澈在一旁吩咐道。

    江湖中的确有"mi yao"可以令人短暂失去听觉而不自知,虽然下药很有难度,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将神医也请来吧。”孟漓禾补充道。

    下人很快领命而去,宇文澈和孟漓禾均是神色凝重。

    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万一一时找不到凤清语,可真的麻烦了。

    然而,正想着,却听忽然有太监来报:“皇上,辰风皇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