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1章 出大事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想起今日谈判之事,宇文澈脸色便冷了下来:“凤夜辰根本没有谈的诚意,句句都是要给辰风国子民们交待,加上使臣之事,一直拿未给辰风国众臣们交待说事,说如今殇庆国若是不给出有诚意的做法,怕是要令辰风国上下同仇敌忾。”

    呵……

    孟漓禾听完不由冷笑出声。

    她就知道,这凤夜辰没那么好伺候。

    “所以,他还是拼命提出和亲?”孟漓禾再次问道。

    宇文澈神色冰冷,冷哼一声道:“所以我说他根本不想解决事情,因为他明明知道我不会同意。”

    虽然宇文澈没有明说,但这意思也是再明白不过。

    只是,明知不会同意还如此为之,甚至是三番两次,如果不是为了逼人就范,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孟漓禾皱着眉,深深思索着。

    唉,想来想去,她还是想要问问凤清语。

    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行了。

    “好了。”宇文澈拉起她的手,“你只要知道,我无论如何不会同意就好。”

    孟漓禾点点头,只是眉间的愁云却还是没有淡去。

    “别想那么多了。”宇文澈也学她的样子,伸出手按住她的眉心,“我还有事和你说。”

    略带着粗糙的手指按压在自己的眉心,孟漓禾一愣,接着,眉头随即舒展开来。

    因为她想到,自己每次这样对他做这个动作之时,都是从心里非常不愿看到他皱眉的样子。

    所以,推己及彼,她亦不能让他担心。

    因此,神情和缓下来,微微一笑道:“嗯,不想了,什么事?”

    宇文澈这才收回手,坐到她的身边:“你可知,今日我为何见凤夜辰去晚了?”

    孟漓禾眉头忍不住有皱起,担心之色显露无疑:“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澈见状叹了口气,心里自责和懊恼齐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她再也无忧?

    只是,现在却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只有尽快扫清一切才是关键。

    因此赶紧说道:“临时接到消息,宇文酬的人又发动了一次暴动,而最好笑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眼见宇文澈脸色带着狡黠,孟漓禾不由好奇起来。

    宇文澈冷笑着说道:“是那高副将怂恿王将军尽快做出驻扎兵力调动,甚至还提议不如所有城一举进行。”

    孟漓禾不由一愣。

    一举进行?

    也就是说,并非一个城一个城先后通知,而是让王将军一起发令下去?

    只想了一下,孟漓禾便瞬间明白过来:“他这样做恐怕只有两个原因。”

    “说说看。”宇文澈心里早已有数,不过听到她这么说,自然也想知道两个人是否想到了一起。

    孟漓禾也不推,直接回道:“一,一个城一个城的通知,他们也需要传递很多次消息,风险会急剧变大,二,他们想发动一次大的暴动,很有可能……”

    “所有城一起。”宇文澈接过话道。

    孟漓禾眼前一亮:“没错!而且在我看来,第二种可能性最大,毕竟,这样冒险建议,多少有些急进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刮了刮孟漓禾的鼻子,“我也是这样想,我的爱妃真聪明。”

    孟漓禾不满的摸摸鼻子,谈正事请严肃啊!最忌讳动手动脚不知道吗?

    看着她瞪圆的眼,宇文澈不由有些好笑:“不猜猜我让王将军答应了没?”

    孟漓禾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眉毛一挑:“这还用猜?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才是傻子吧?”

    宇文澈嘴角上扬,他一国之君,敢这样把他和傻子相提并论的,普天之下,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个人。

    所以,非常的开心。

    妥妥用行动诠释了何为抖m。

    而孟漓禾完全没在意自己说的话,只是沉浸在终于要把大鱼一起收网兜回来的喜悦中,两只眼睛冒着亮晶晶的光芒:“那我是不是可以通知华浅夕去偷换情报了?”

    用假消息将真的替换下来,反正,距离那采买之人拿到华丞相放下的消息,还有一个晚上之久,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然而,宇文澈却摇了摇头:“何必这么麻烦?只要让王将军做个样子,让那高副将以为拿到的是真的不就好了?”

    孟漓禾恍然大悟,对啊!

    这样更保险,还不易被发现!

    接下来,只要让华浅夕确认华丞相进行了传递消息的行动便好了。

    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性。

    想着,不由眯着眼看向腹黑的宇文澈,由衷赞叹道:“老狐狸!”

    宇文澈顿时一怔,接着脸上五彩缤纷。

    他这个媳妇,夸人会不会太独到了一点?

    一个伸手,将孟漓禾拉至身前,目光危险,靠近她道:“说我是老狐狸,你知道你是什么吗?”

    “我?”孟漓禾眨眨眼,特别大言不惭不要脸的说,“我是小白兔啊,天真无邪,人见人爱,爱吃萝卜和青菜。”

    宇文澈嘴角更加上扬,手将她拉到两人紧贴,低声道:“我本来想说你是狐狸精,不过……既然你觉得自己是小白兔,哪有狐狸遇见白兔不吃的道理?”

    孟漓禾瞬间睁大眼睛,然后假意开始挣扎,边手脚并用边大喊道:“快救命啊!皇上变野兽吃人啦!”

    然而,回应她的是宇文澈霸道的动作,和不由分说堵住她胡乱喊叫的唇。

    屋内一阵鸡飞狗跳,自然接下来更是不会那么快安生。

    然而,屋外宫女们和小太监都很淡定,甚至从来没有产生过要不要进去救的念头。

    这种小夫妻的情趣真的是,啧啧啧。

    也不管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醉到睡梦自然醒。

    真是好诗,得到了艋的做诗精华!

    非常值得多点几个赞。

    而事实上,孟大贵妃一觉睡到自然醒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了。

    肚子饿的咕咕叫,因为前一天都没有吃晚饭,记得是自己不想吃,只想睡,任凭宇文澈怎么叫都无济于事,甚至还发了火!

    真是特别凶。

    扭头看见床边放着许多可口的小点心,孟漓禾不由勾起了唇,这家伙真体贴,这是知道自己肯定醒来就饿特意准备的吧?

    所以,也干脆承他美意,洗漱好便吃了几块垫肚子,反正,等他下朝回来吃早饭,还有点时间。

    眼见孟漓禾吃着糕点,豆蔻一边为她梳头一边调侃道:“皇贵妃,奴婢觉得,皇上真是越来越宠爱你了。”

    孟漓禾有些无语:“有吗?”

    为什么她觉得,宇文澈一直都差不多啊!

    豆蔻笑嘻嘻道:“当然啊,你都不知道,昨日你与那个凤公主起冲突,皇上紧张成什么样呢?”

    “起冲突?”孟漓禾眉头一皱,“谁说我们起冲突了?”

    豆蔻一愣:“不是吗?奴婢可是听说,是那个辰风国有意联姻,咱皇上为了您不同意,所以,凤公主不服来找你麻烦啊!”

    孟漓禾有些无语,这谣言就是这么起来的啊!

    不过,其实前面倒也都没错,所以,推测出这个结论倒也不算意外。

    只是,她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

    但是提起凤清语,孟漓禾不得不开始思考起来。

    昨日她那未完的话,到底是什么?

    而眼见宇文澈迟迟没有回来,孟漓禾越发焦急起来。

    她越回忆凤夜辰的表现,却觉得他似乎怕凤清语说什么,那,不就更说明问题么?

    想到此,孟漓禾终于站了起来。

    她要去见凤清语!

    尽管答应过宇文澈,要尽量抵挡她远离她,但,她不能因此错过一个可能重要的消息!

    而甚至担心被宇文澈知道,孟漓禾干脆偷偷走出寝宫,并未告诉任何人去向。

    自然,在皇宫,她不说也没人敢问,一路都是畅通无阻的,很快到了凤清语所住的宫殿。

    只是,让她有些奇怪的是,这宫殿内今日格外的安静。

    除了本就有的巡逻的侍卫以及打扫的几个宫女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声音。

    而凤清语的身影亦没有见到。

    孟漓禾不由有些诧异,四周寻觅,甚至连她的贴身丫鬟也没有见到。

    叫来几个宫女询问,也均没有看到凤清语的身影,而她似乎平日又是不准皇宫的宫女们靠近的,所以宫女们对她的一切更是一概不知。

    这是去哪了?

    孟漓禾望着那紧闭的卧室房门思索着。

    不由暗暗想着,该不会,这个点还没起床吧?

    那可真是够晚了。

    毕竟,连她昨夜那么辛苦都起了,咳咳。

    忽然,“啪”一声,从屋内传来一声奇怪的响动。

    孟漓禾倏地朝屋内看去,心里不由一紧,难道出什么事了?

    不再多想,干脆伸手将门推开。

    却不想,看到的是屋内凌乱不堪,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地上满是瓷器的碎片,都看不出哪个是刚刚掉落的。

    而最主要的是,床上空无一人!

    凤清语并不在房内!

    孟漓禾心里一沉,一种怪异的感觉浮上心头。

    哪里不对!

    然而,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听身后凤清语那贴身丫鬟彩春的惊叫声响起:“皇贵妃,你对我们公主做了什么?”

    还不等孟漓禾回过头解释,就见她忽然越过自己冲进屋内,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床之后,转过头看向自己道:“你把我们公主弄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