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9章 两国谈判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因为边境之事?”孟漓禾又随后补问了一句。

    不然,她实在不知道,宇文澈要和他谈判什么。

    对于孟漓禾知道这件事,凤夜辰并不怎么意外,只是道:“没错,贵国子民打杀我国朝廷重臣,想来,贵国皇帝要给朕个交代吧?”

    孟漓禾却并不接他这句话,而是转而道:“除了交代,辰风皇是否也该解释一下,为何忽然为烟草提高出售到我国的赋税?”

    凤夜辰眯了眯眼,将茶杯重新放到桌子之上:“皇贵妃,这是要和朕先谈判?”

    孟漓禾一愣,随即道:“不敢,我乃后宫之人,不该干涉朝政,方才只是随口一说,辰风皇不必介意。”

    凤夜辰笑了笑:“是否干政朕不在意,不过,朕倒是觉得,提高赋税似乎是朕本国之事,不该和贵国解释吧?”

    孟漓禾蹙了蹙眉,因为凤夜辰如今的火药味浓重,似乎根本不想好好谈判。

    反倒像是要追究殇庆国的责任。

    不过,大概是与此人打了诸多交道,明知此时自己不该介意,看到宇文澈没来,还是忍不住道:“贵国的赋税的确是贵国自行决定,但恐怕却不是自己的事。因为国与国之间既然有买卖往来,一国提高出售他国赋税,就等于影响了别国,难道,辰风国在做决定之前,不知道这个道理?”

    凤夜辰依旧维持着那抹毫不在意的微笑,闻言挑眉看向孟漓禾,气定神闲道:“但是影响他国,与朕何干?”

    孟漓禾眉头紧蹙,她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断定,凤夜辰根本不是来谈判的,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谈判的态度。

    就算等会宇文澈来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之前那个不太好的猜测再次涌出,孟漓禾不由直直的看向他:“凤夜辰,你到底想做什么?一切还是因为我么?”

    “哈哈哈!”凤夜辰忽然大笑了一声,从座椅上站起,走到孟漓禾的身边。

    因为个子比孟漓禾高了有一头,所以站到他面前之时,可以说是低头看着她。

    “朕倒是不知道,皇贵妃竟然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信心呢!”

    孟漓禾被他这样说,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毕竟,谁也不愿意被说成是自作多情。

    但是,她方才这样问,是实在不想让他再因为自己做出什么事来。

    最近殇庆国实在是事情太多了。

    而他之前在为自己驱毒那次,也多少流露出一丝感情,只不过,不确定是面对爱过的人,还是爱着。

    所以,孟漓禾也只是想要排除这个原因而已。

    “不是最好。”孟漓禾冷冷的说着,“那就希望辰风皇可以认真的对待谈判,毕竟,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不是儿戏。”

    凤夜辰沉默了下来,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这样过近的距离,以及这种带着审视的目光,让孟漓禾很不自在。

    所以,当即决定,不管宇文澈来不来,她也要走了。

    只是,刚挪动脚步,想要从凤夜辰的身前离开,却被他忽地伸手一抓,再次将她拉到自己身前。

    这一次,甚至让两个人衣衫的前襟相碰,较之以前更加靠近。

    孟漓禾不由皱起眉:“凤夜辰,你要做什么?”

    “我忽然想知道,如果我方才是肯定的回答,你会怎么办呢?”凤夜辰忽然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孟漓禾诧异抬头,撞进的却是他带着调侃的目光。

    顿时气从心来,脸都气的有些通红。

    他竟然将感情这种事拿来调侃。

    一直以来,自己虽然不能回应他,但对于他的感情也是持以尊重的。

    然而现在,没有感情了,就拿出来调侃吗?

    “凤夜辰,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相信你了。”孟漓禾迎着他的目光,开口说道。

    凤夜辰明显一愣,不过还是不出所料的问出:“为什么?”

    “因为你从来不尊重感情。”孟漓禾很直白的将话丢过去。

    然而,凤夜辰却笑了,微微低下头凑到她的头跟前,眯着眼道:“尊重感情?尊重谁的感情,你和宇文澈?然后呢?得到你一句谢谢?还是你告诉我,除此之外,我可以得到什么?”

    孟漓禾被他问的呼吸一窒。

    不知是姿势问题,还是他身为帝王的王者之气,总之这咄咄逼人的语气,给她的压迫感十分强烈。

    而且,这话语问的也的确让她无法作答。

    “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就要去得到!”眼见她不做声,凤夜辰又阴冷的在之后补了一句。

    孟漓禾瞳孔一缩:“凤夜辰,我劝你还是放弃,别的我不知道,但我你就不要想了。”

    凤夜辰亦是眼睛一眯:“很好,反正我这次的目标,本就不是你。”

    孟漓禾一愣,心里微微发沉,抬头仔细的盯着他道:“所以,你承认你的确是有目的的?”

    凤夜辰并不作答,但面对她质疑的目光亦不回避。

    仿佛,就这样坦然的,接受着孟漓禾的窥探。

    而孟漓禾则使劲瞪着他,想要看出这个男人到底如何作想。

    两个人一时间,竟像那丛林中相持不下的老虎,用眼神厮杀着。

    “抱歉,让殇庆皇久等了。”忽然,屋门外,宇文澈清冷的声音,将屋内两个人唤醒。

    孟漓禾心里一跳,转头看去。

    只见宇文澈此时正站在殿门口,深深的望着他们。

    而他身边,是面容纠结,目光一直在她和凤夜辰身上打转的明公公。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

    此时的自己正在被凤夜辰抓着手臂,而两个人更是因为对视而无限靠近。

    这姿势……

    孟漓禾赶紧一把推开凤夜辰。

    娘的,她都想要爆粗了!

    自己是抽了哪门子风和他在这较劲啊!

    这情形,在外人眼里看起来还不知道多暧昧。

    不说宇文澈,就算换个位置,看到宇文澈和别人这样拉拉扯扯,自己都要不爽了。

    何况,对象还是他的头号敌人——凤夜辰。

    啊啊啊,她今天出门一定没带脑子!

    而凤夜辰则气定神闲的站稳,看向宇文澈道:“无妨,反正贵国的皇贵妃亲自接待。”

    孟漓禾狠狠的瞪了凤夜辰一眼。

    谁想接待你了!

    再这样说下去,她真的是百口莫辩,烦死了!

    然而,却不料宇文澈接过话道:“幸好有朕的爱妻接待,辰风皇请坐吧。”

    凤夜辰眼眸闪了闪,接着,不动声色的坐下。

    而孟漓禾则巴巴的看着宇文澈,听到他方才称自己为“爱妻”,心里特别暖。

    毕竟,是经过了方才这种场面。

    说实话,若是异地处之,自己能忍住不发脾气就不错了。

    看着孟漓禾湿漉漉的大眼睛,带着一丝的忐忑,宇文澈微微一笑:“我要和辰风皇商量些事情,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

    “我先回去。”孟漓禾赶紧说道。

    她在这对他俩谈判没有一点帮助不说,谁知道凤夜辰会不会反而因此更加变本加厉呢!

    “也好。”宇文澈点点头,“我一会就回去。”

    “嗯。”孟漓禾心里安定了不少,眼里只是看着他道,“那我在寝宫等你。”

    说完,甚至不多看凤夜辰一眼,什么礼节不礼节的也不顾了,直接转身离去。

    而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宇文澈才收回目光,看向凤夜辰,开始了谈判的架势。

    仿佛,一点也没受方才的事影响。

    小太监明公公从屋内退出,在门外守着。

    一边站着一边频频在心里感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皇上和皇贵妃真是好啊!

    而屋顶上,夜紧皱眉头,看向胥:“方才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拦?”

    胥努努嘴:“皇上吩咐的,让我再遇到那皇帝,就确保皇贵妃安全即可。不要离开也不要多加干扰。”

    夜一愣,有些不解:“这又是为何?那个皇帝不是对咱们的皇贵妃一直有企图么?”

    这是他们作为贴身暗卫,早就知道的事。

    然而,胥却一脸严肃,屋顶上远远的看着孟漓禾离去的身影,忽然说道:“也许,这就是对感情的尊重吧。”

    夜顿时怔住。

    这小子……几时这么深沉,懂这么多了?

    然而,还没接过话,又听他说道:“所以,以后你想理秋霞就理吧,我什么也不说了。”

    夜一时没反应过来,秋霞是谁?

    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

    哦……是那个送坐垫的小宫女!

    不过,这哪跟哪啊!

    然而,刚想说话,就发觉胥已经离去,已经到了孟漓禾的身后保护着。

    没办法,只能按捺住,下次再和他讨论,谁让他们是贴身暗卫,要守好自己的主子呢?

    更何况,屋内两个皇帝谈判,恐怕还需要他仔细盯着,以免出什么事。

    而事实上,房间之内,虽然两个人的立场都很坚定,言辞之间也不免激烈。

    但,总体来说,还算和谐。

    毕竟是两国皇帝,解决问题,总不会动武。

    只不过,似乎迟迟没有得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忽然,门外多了声响动,似乎是明公公与人交谈的声音,宇文澈不由蹙眉:“何人?”

    明公公的声音很快响起:“回皇上,是寝宫的小宫女来报,辰风国公主去皇上的寝宫拜见了皇贵妃。”

    闻言,宇文澈双眼一眯,倏地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