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8章 当面质问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贵妃,据属下所知,是边境那边出了事。”

    孟漓禾眉头一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边境?与哪国接壤的边境?”

    “辰风国。”夜神情严肃。

    又是辰风国。

    孟漓禾心里一沉,但凡提到边境,第一件事想的必然是与邻国发生了什么。

    如今倘若真的是与辰风国又起了什么冲突,那可真的是……

    不再多想,孟漓禾直接说道:“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夜点点头,这才将他方才听到的经过大概说了出来。

    原来,孟漓禾想的没有错,的确是殇庆国边境的人与辰风国的人起了冲突,而且冲突还不小。

    起因是,在殇庆国有许多人吸食烟草,而这烟草又大部分来自辰风国,所以多年来,一直都存在向辰风国购买的情况。

    但是今年过完年后,烟草忽然大幅度涨价,使得原本只是用闲杂银两供消遣的烟草几近变成了无法承受的奢侈品。

    然而这东西,却又不像真的奢侈品一样,说不买就不买了。

    毕竟,吸烟这件事,众所周知,是上瘾的。

    甚至若是减量都不太受得了。

    因此,殇庆国的人一直和对方交涉,要求降价。

    但对方表示,是今年辰风国在烟草方面对出售到他国增加了赋税,所以即便涨了价,他们也没有从中获取更多利润。

    若是不涨,那就是赔钱。

    甚至于这件事闹得太大,都有辰风国的官员亲自来辰风国这边解释。

    不过,似乎因为态度过于强势,有着奇妙的优越感,所以这一强势不降价,反倒激怒了因烟瘾得不到缓解的人们。

    因此,便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有的直接抢夺烟草,甚至到最后还伤了不少人。

    自然,这边也有老百姓损伤。

    但不管怎么说,到最后,也闹到了两边的官府。

    总之,打的是不可开交,影响十分恶劣。

    所以,这会大臣们才又聚集到宇文澈的御书房,正在讨论此事。

    孟漓禾听完真的觉得头大无比。

    自从宇文澈登基以来,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只不过,为什么辰风国忽然间开始在国内提高赋税?

    真的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吗?

    她现在对这个人,当真是没办法评价了。

    提高赋税是过年后的事,使臣之事也是过年后的事,甚至比赋税还要晚一点。

    如果真的是阴谋……

    孟漓禾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不行,她要尽快和宇文澈讨论一下此事。

    然而,看了看前方,大臣们还在御书房,并没有离开之意。

    这种时候,自己还是不方便进去的。

    所以,想了想还是道:“夜,等大臣们离开之后,想办法派人来告诉我。”

    夜点点头,转身离去。

    孟漓禾亦紧锁着眉头,暂时回到了寝宫之内。

    只不过,心里却越发的不安,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好在,没有用太久,便有被夜知会的小宫女跑来告诉自己,大臣们已经离开御书房。

    孟漓禾便一刻也不耽误,直奔御书房而去。

    只是,御书房门紧闭,门前伺候的公公并不在。

    看样子,宇文澈已经离开。

    去哪儿了呢?

    方才她从寝宫过来御书房是必经之路啊,并没有碰到宇文澈。

    “皇贵妃,奴婢方才听到皇上说去会明殿。”被孟漓禾叫来询问的宫女说道。

    孟漓禾皱了皱眉,会明殿,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去了那里?

    不过,也来不及想那么多。

    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还是要早些找宇文澈商量一番。

    因为后宫只有她一个嫔妃,基本上属于各大殿都空置的状态。

    因此,所谓的会明殿,也是空空荡荡很安静。

    只不过,到了那才发现,原来这殿竟然是当初接待凤夜辰和凤清语晚宴的宫殿。

    那日随宇文澈一起过来是晚上,也没有太过留意名字。

    忽然想到,那今日又是在这殿里,难不成,宇文澈是有人要接见?

    正想着会不会自己不方便出现,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却瞥见殿内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由仔细的瞧过去。

    而巧的是,那身影也刚好转过身,朝这边看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均是一愣。

    而随后,孟漓禾却不由微微蹙眉。

    竟然是凤夜辰。

    不过,怎么是他一个人?宇文澈还没来吗?

    孟漓禾不由用眼神朝一旁扫着,却听凤夜辰已经说道:“皇贵妃,脚上的伤好了吗?”

    听到他问这件事,孟漓禾抬头看向他。

    只见他神色淡定又坦然,面容上似乎有关切,却又似乎只是客套的问话。

    似乎,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但,原本因为宇文澈不在而打算转身离去的她,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既然那件事有疑虑,不如试探他一下。

    所以,干脆抬脚朝着殿内走去,并且说道:“多谢辰风皇相救,如今已经痊愈了。”

    凤夜辰微怔,因为他并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会走近,还以为,她方才东张西望就是想要避讳。

    不过,对于他来说,倒是无所谓。

    因此,只是淡淡的点头回应:“无事就好。”

    孟漓禾走进屋内,看着凤夜辰桌上那杯茶,想来是有人奉上之后又离开了。

    的确刚刚在外面是碰到有宫女走动,不过这些人看到她时均只是行礼,并没有人拦过。

    如今看来,也是有利有弊。

    不再想那么多,孟漓禾既然有心试探,干脆直接开口道:“说起来,皇上可认得那蛇?”

    “认得?”凤夜辰蹙了蹙眉,浅笑道,“朕不与蛇做朋友。”

    孟漓禾一噎。

    这凤夜辰看来还是本性如此,就算是疏离的正经模样,思想也是够奇葩的。

    所以解释道:“是我用词不当,我意思是你是否见过这种蛇。”

    “见过。”凤夜辰很快回答,“在朕的国家,这种蛇并不少见,尤其是山林中的河边有很多。”

    孟漓禾有些沉默。

    因为她没想到,凤夜辰竟然直接承认了。

    坦然到,让她都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不过,咬了咬牙还是说道:“但据我所知,这蛇在殇庆国的皇都,并不该出现。”

    这句话后,凤夜辰不禁抬眸,直直看向孟漓禾。

    目光坚定,甚至可以称作是清澈透明。

    半晌才问道:“你是怀疑,我故意放蛇咬你,然后再救你,对吗?”

    被他这样直接询问,原本底气十足的孟漓禾却有些闪躲。

    没错,当听到师傅说这蛇适宜生活在炎热的气候之时,她是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凤夜辰。

    虽然并不是十分肯定,但也的确怀疑了。

    只不过,如今看他这个样子,倒又有些迷茫了。

    眼见她沉默,凤夜辰忽然冷冷一笑:“孟漓禾,如果我说,这蛇是宇文澈放的,故意让你怀疑我的,你信吗?”

    孟漓禾一愣,想都没想便说道:“不可能!”

    凤夜辰眼中顿时涌起一道凌厉的光芒:“所以,你口口声声说相信我,其实从来没有信任过。”

    孟漓禾被他说的怔住,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方才不假思索的回答,那才叫信任。”凤夜辰不再看她,只是脸上难得的浮出一抹近乎于自嘲的情绪,有别于与之前冷静的疏离,然而,只是一闪而过,之后才说道,“宇文澈喜欢你,你相信他不会伤害你,然而,你却从不相信我不会伤害你。”

    孟漓禾诧异的看向他,他的意思难道是说,他现在对自己依然……

    却见凤夜辰忽然脸色一变,又转回之前云淡风轻的模样,再次笑望道:“不过,也对。你我早已恩断义绝,过往如云烟,我对你也无爱恨,你不信我也正常。不过,皇贵妃,朕一国之君,对你亦没有什么企图,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为人俯首吸毒,甘落怀疑。”

    听到他这样说,孟漓禾的心不知为何忽然有些难受。

    凤夜辰的确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也伤害过她的亲人,做过间接伤害她的事。

    为了得到她也曾不择手段,为了救她也差点伤害到自己的性命。

    但,对于自己所做之事,也一直供认不讳,从不抵赖。

    既然他今日不承认,想来,的确不是他。

    又想到,他当日的确为自己单膝跪地,吸毒良久,今日却被自己怀疑,心里难免有些内疚。

    所以,深吸一口气道:“抱歉,只是因为皇宫不该出现这种蛇,所以,我多想了一下。”

    凤夜辰微微蹙眉,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而不知为何,宇文澈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这种情况按理说,她现在应该马上离开。

    但是,刚刚冤枉了人家,也算有些不愉快,就这样撇下人家离开,也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宇文澈没来,自己也算皇宫的半个主人。

    因此,想了想还是道:“辰风皇先喝些茶吧,皇上估计很快到了。”

    凤夜辰不由嘴角微勾,但却不带任何感**彩,闻言竟然真的坐下,端起了茶杯。

    不过,吹了吹上面的茶叶之后,却并没有饮下,而是抬起头,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说道:“朕还以为,殇庆皇是来派皇贵妃来和朕谈判的。”

    孟漓禾不由一愣:“你们今日要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