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章 捅了篓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没有将孟漓禾甩出去,但宇文澈此时的脸,绝对是黑到不能再黑。

    从他记事开始,就没有任何人与自己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

    即便是他的母妃和父皇,也因为他是皇子的缘故,从小便恪守宫中规矩,并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有那种可以随意在父母身上撒娇的经历。

    所以,他连与人最基本的触碰是什么感觉,都几乎忘了。

    只知道,下意识排斥。

    而此时,温热的触感从另一具身体出来,手臂上,是孟漓禾掌心的温度。

    竟然……这么暖。

    有那么一瞬间,宇文澈的身子几乎从紧绷到了松弛。

    而感受到这一明显变化的孟漓禾,即使在睡梦中也觉得甚为满意。

    顿时,向那具温暖又柔软的地方又拱了拱。

    宇文澈只觉方才那股好不容易压下的燥热再次冒了上来,口干舌燥,只想赶紧去喝杯凉茶。

    然而,方一抽手,孟漓禾那小手便执着的追过来,嘴巴还微微撅起,显然很不满意。

    宇文澈一口气闷在胸口,只觉体内真气乱窜。

    以往他不是没受过这种伤,喝喝药也便好了,这次,他明明还多喝了管家熬的深汤。

    想到此,宇文澈却脑中一闪,管家那句话瞬间在脑中回放。

    “王爷,待会还要做很多事,省的有心无力。”

    有心无力……

    该死!

    宇文澈心里咒骂一句。

    这汤里莫不是……

    顿时,周身寒意四起,方才那股柔和全无,难怪他今日一直觉得不对,原来,竟是他往自己汤中加了料!

    这个管家,是不是操心过头了?

    当下,伸出另一只手,决定不顾一切将孟漓禾推到一旁。

    然而,这只手方一接触到孟漓禾的胳膊,只听她忽然低声呢喃:“我终于找到你了!”

    接着,更加紧的将自己的两只胳膊都抱住,那紧密的程度,让宇文澈手下一顿。

    低头望去,却见孟漓禾依然闭着眼睛。

    心里有些疑惑,这个女人是在做梦?

    还是,又在耍什么心眼?

    眯了眯眼,试探着说道:“你找到谁了?”

    孟漓禾闭着眼睛立即回应:“当然是你啊!呜呜呜!还以为找不到你了。”

    说着,还手脚并用的将整个身子圈在他的身上,将他紧紧的搂住。

    两具身体顿时变得更加紧密,偏偏那个人好像还因为担心自己离开,而不停扭动,寻找最牢固的搂抱姿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一层药的作用,宇文澈只觉气血更加倒腾。

    而这个女人却如同八爪鱼一样,死死黏住自己。

    宇文澈此刻,恨不得将她打晕。

    却听她嘴里又开始嘟囔着:“还是抱着你睡觉最舒服,想死我了。”

    宇文澈眸光一寒。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难不成,她在嫁给自己之前,已经有了个情郎?

    所以,她才在洞房花烛夜便和自己谈条件么?

    宇文澈一声冷哼,他可以和她做名义夫妻,但绝不允许自己戴绿帽子!

    他倒要看看,这个让她心心念念,做梦都要梦到的男人是谁?

    “孟漓禾,我是谁?”

    宇文澈故意压低声音问道。

    “你是我的玩具大熊呀!”孟漓禾回答的很痛快。

    竟然是玩具……

    宇文澈的脸上顿时十分精彩。

    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当做了玩具?

    然而,还未来得及发怒,却觉孟漓禾将脸在他的胸口蹭了蹭:“不过你好像变硬了啊……”

    胸前被柔软的肌肤触碰,任哪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淡然处之,更何况,宇文澈现在的状况……

    瞬间,只感觉血液向一处猛的涌去,然而,在汇集之前,宇文澈不顾其他,迅速将孟漓禾推往一边,接着,便跳下床直接拉开门,便冲了出去。

    床上,孟漓禾懵懂的哼了一声,复又抱着被子睡去……

    片刻之后,屋内屋外均恢复安静。

    黑暗中,床上的孟漓禾却轻轻睁开眼,眼里哪又有半点迷离。

    摸着方才故作镇定而极力控制心跳的胸口,孟漓禾惊魂未定。

    事实上,她是从方才觉得周身有冷意开始醒来的。

    只是还没有睁开眼,便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正手脚并用的搂住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所以,她根本不敢睁眼。

    宇文澈或许可以逗她,但不许人近身却是肯定的。

    她根本不知道睁开眼会发生什么。

    所以,只好装作还在熟睡,让他以为自己把他当做了玩具大熊。

    至少,这样子就算他要发怒,她也是无心之过吧!

    只不过,自己投怀送抱有点亏就是了……

    还好,反正他也是无能。

    只是,他真的是无能吗?

    为什么,感觉方才他好像……

    摇了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思绪从脑中排出。

    孟漓禾弯起了嘴角,总之,危机解除了耶~

    那她也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了!

    想着,便再次沉沉睡去。

    一夜好眠。

    甚至因为这一折腾,孟漓禾到了日晒三竿,才堪堪睁开了眼。

    只不过,眼睛方一睁开,却被眼前的情景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宇文澈和衣躺在他离开之前的位置,双眼紧闭,呼吸平稳。

    与昨晚似乎没什么两样。

    几乎让她怀疑,昨天他的离开是不是她的幻觉。

    揉了揉眼,坐起身,仔细望去,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

    宇文澈的衣衫十分潮湿,似乎被水浸泡过。

    而且昨天,他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一丝血丝都没有。

    而呼吸虽然平稳,却似乎带着些沉重。

    医生的直觉,让她下意识朝着他的额头摸去,略一接触,便赶紧收回。

    因为那温度,简直烫的惊人!

    孟漓禾赶紧穿戴整齐,对着门外大声喊:“来人!”

    管家这会正在院中徘徊。

    昨晚,他只是稍微加了一些壮阳的补药而已,没想到,两人竟是睡到了这会。

    想必昨夜……

    管家眯着眼微笑,忽听到一声通传,赶紧保持着笑眯眯的神情,颠颠的跑过去。

    屋内,孟漓禾却一脸凝重:“管家大叔,王爷好像发了高烧,快请大夫过来。”

    管家心里一紧,感觉瞧向床榻上的宇文澈。

    只见他依然闭着双眼,脸色苍白如纸,神情似乎的确很是难耐。

    而那身上,怎么还有许多水痕。

    难不成,昨夜在水里……

    顿时心虚不已,该不会,是被他的药补的迫不及待,又太过度了吧……

    那他可就罪过大了。

    可是,只是一些滋补的药,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边想着,边健步如飞的将大夫请来。

    “大夫,怎么样?”

    大夫刚一诊断完,孟漓禾便赶紧问道。

    “回王妃,覃王这是感了风寒,再加上他本身就受了内伤,所以旧病加新疾,才变得十分严重。”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该不会,是昨夜因为她闹腾的把他烦了出去,所以才受了风寒吧?

    昨夜,好像是有些冷来着?

    但是,他是笨蛋吗?不会找个屋子?

    即便如此,孟漓禾还是心虚不已,赶紧询问道:“会有多严重?需要什么我们一定配合。”

    大夫低头回道:“回王妃,老夫会开几副药,帮王爷赶快调理好身子,不过此地是山上,偏冷,不适于康复,最好是回王府静养。”

    孟漓禾赶紧连连答应,甚至马上吩咐下去准备回府的马车。

    事实上,若不是她极力留下,宇文澈也不会如此。

    不管根源还是导火索,都是她一个人。

    “还有,王爷这身湿衣要尽早换下,会加重病情。”大夫看着床榻上的宇文澈补充道,接着便告了辞。

    “管家大叔,麻烦拿一套干净的衣服进来,我要帮王爷换上。”

    孟漓禾咬咬牙,豁出去了!

    谁让她自己捅了篓子呢?

    不料管家却一阵犹豫,终于还是在取来衣服后开口:“王妃,还是让老奴帮王爷换吧。”

    孟漓禾十分惊讶:“你不是说王爷不许人近身?”

    管家欲言又止,对着王妃又不能把话说的太直。

    但是,他也委实不敢再冒险。

    这两人从昨日白天,到昨天夜里……

    万一今天再因为换衣服没有控制住,那王爷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思前想后,才委婉的说了一句:“王妃,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节制一些。”

    接着,便走到床边,为宇文澈换起了衣服,还拉上了床帘。

    孟漓禾:……

    感情,是以为他俩那个啥才生的病?

    这思路也太突破天际了吧?

    然而,即便事实并非如此,她一个女子,也不会跑到一个老头那里去解释,只好憋屈的咽下,等到宇文澈醒了自己去解释。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竟然到了王府,管家大叔还是以同样的理由,将她送回了离合院。

    孟漓禾简直哭笑不得,只好每日吩咐厨子变着花样食补,再每餐亲自端过去,以弥补心里的愧疚之情。

    而且,还是每每在管家大叔的注视之下。

    孟漓禾觉得简直值得给自己来一场六月雪。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吗?

    这种防狐狸精的既视感!

    好在,宇文澈并没有用几个时日,便逐渐康复起来,虽然对她的脸色似乎更加冷冰冰了一些。

    孟漓禾也终于放下心来,有心情拿起这几日下人传上来的请帖。

    自她那日得到皇上赏赐之后,便有不少夫人递贴要结交。

    孟漓禾漠然的翻看着,并不打算理会。

    然而,目光却在触到一个帖子时,骤然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