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6章 引鱼上钩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宇文澈的问题,孟漓禾一愣:“他不就是副将军吗?还有别的身份吗?”

    “有。”宇文澈看向她,“她还是高锦箐和高锦兰的父亲。”

    孟漓禾皱皱眉,这两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既熟悉又陌生呢?

    “想不起来是谁吗?”宇文澈在一旁解释道,“高锦箐,宇文畴的侧妃,高锦兰,上次在太子府为你下蛊之人。”

    孟漓禾顿时一愣,这两个人之前接触之时,自称从未带过姓氏。

    所以,她只知道后两个字。

    即便是后面这个高锦兰送过拜帖,但因为拜帖太多,她也没仔细看过。

    不由有些不可思议:“她二人竟然是姐妹?”

    “不错。”宇文澈点头道,“高锦箐是嫡女,高锦兰是庶女,高锦箐那次流产之后,便被宇文畴送回了娘家休养,因此宇文畴谋反之事,她刚好躲过一劫,无法追究审问。”

    孟漓禾恍然,原来是这样。

    她就说,作为侧妃,宇文畴谋反,她自然应该被严加审问,甚至严加看管的。

    不过,如果长时间是分居状态,又另当别论了。

    只不过,原来这高锦兰害自己,恐怕不止是为了她的位置,很有可能也是为了姐姐的仇吧?

    虽然高锦箐流产并非她的错,但这种女人,要怪上她,她也一点不奇怪。

    而高锦兰如今又被自己抓到处置了,想必,这高副将如今是恨透了自己吧?

    难怪那样支持华丞相,与自己对立。

    孟漓禾思索一阵道:“那更应该将他当成重点监视对象了。”

    宇文澈点点头:“一直派人监视,但也如丞相一样,并没有发觉什么与宇文畴有联系的地方。”

    孟漓禾却眯了眯眼:“也许,用不着他来联系呢?”

    “你是说……”宇文澈亦严肃起来。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确认,丞相在为宇文畴提供消息了不是吗?”孟漓禾边思索边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华浅夕看到的那几个字,其中有兵力。”

    宇文澈眯起眼:“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副将将兵部信息传给丞相,再由丞相传给宇文畴,毕竟,他大概可以想到,我会盯着他。”

    “正是这样!”孟漓禾通过与宇文澈一起讨论,也越发肯定起来,“而他与丞相传递消息则方便多了。”

    “皇宫。”宇文澈很肯定的断言道。

    他二人每日上朝在皇宫内见面,想要传点什么东西,还是很容易的。

    毕竟,只是那么一个动作而已。

    难怪,他监视了这么久,也没查到他有什么异常举动。

    而这样也说得通了,毕竟关于兵力之事,只有兵部知道,丞相本身是无法获知的。

    “只是,如果是传递兵力,要传递什么呢?”孟漓禾又皱起眉来,“我们在各处都布了兵这件事,宇文畴不是知道吗?”

    “不。”宇文澈却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从书桌上翻出一张纸打开,“你来看。”

    孟漓禾探头看了过去,只见那张纸其实是一张地图概貌。

    而地图之上,则画着一些小点点。

    孟漓禾不由指过去道:“这是什么?”

    “这是兵力分布图。”宇文澈解释道,“因为每个城很大,兵力不可能全部铺开,所以便实行驻扎更换式,也就是让对方知道有兵力,却不知道具体在哪。这样可以防止对方偷袭,也可以震慑他们,毕竟他们不知道发生暴动时,我们的兵是不是就在他们周围。”

    孟漓禾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我们的兵会经常换地方驻扎对吗?那有什么规律吗?”

    宇文澈摇摇头:“没有规律,因为防止对方堪破这规律,所以隔一段时间,兵部会通知如何变动地点。”

    孟漓禾眼前一亮:“那就可以知道,他们到底传的是什么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如此说来,那高副将和华丞相传递的应该就是这份东西。”

    孟漓禾思索了一番:“其实我们可以证实一下。”

    “嗯?”宇文澈有些不解。

    “你有没有他们之前暴动的地点?”孟漓禾眼珠子骨碌转着,狡黠又灵动。

    宇文澈不得不将她从身上放下,起身到一旁的书柜翻阅。

    之后,将一摞纸卷找出,摊在书桌之上。

    孟漓禾飞快的翻开,勾勾手指:“来,把兵部每次的驻扎命令拿来。”

    宇文澈无奈的笑着,这么一会自己好像变成她的侍从了。

    不过,听她摆布,甘之如饴。

    好在,之前那些命令兵部都有呈上来让他批阅,所以也很快找了出来。

    孟漓禾将两份资料摊开,又拿出毛笔,没有过问宇文澈便开始大刀阔斧的勾画起来。

    半晌,才抬起头,惊喜道:“澈,你快来看!”

    宇文澈走过去,只见她竟然将两边的资料全部按照日子对应了起来。

    “发现了什么规律没有?”孟漓禾眨眨眼。

    宇文澈仔细的看着上面,随后说道:“每次暴动之后,朝廷都会发布新的驻扎地点,而每次发布完,都会出现新的暴动,且暴动地点……”

    “在驻扎地点的对角线处!”孟漓禾飞快接过话。

    “对角线?”宇文澈诧异看向她,“是你们那边的话?”

    “额。”孟漓禾这才意识到古代这话是听不懂的,所以拿起笔在纸上勾画了一下,解释道,“这就是对角线处,也是整个城区,距离驻扎地点最远的地方。”

    宇文澈本就聪明,这么被她一点,立即明白过来,不由沉吟道:“难怪每一次,都无法抓到这些人。”

    “对,因为来不及。”孟漓禾眯起眼,愤怒道,“没想到,我们一直被宇文畴牵着鼻子走。”

    “这高副将和华丞相真是找死!”宇文澈愤怒的一拍桌子,方才那摞纸卷尽数散落于地。

    孟漓禾吓了一跳,不过,对于这些助纣为虐的人们,他亦是很愤慨。

    因为,这已经不是支援哪个皇子做皇帝的事情了。

    暴动,那可是伤害老百姓,残害无辜之事,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不过,看到这满地狼藉的纸卷,孟漓禾随后浮出一丝冷笑:“还好,既然被我们发现了,那么,距离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宇文澈目光凌厉,看着孟漓禾道:“接下来,我们静观其变,必要时候,主动出击。”

    孟漓禾点点头,想到什么又笑道:“我今日故意激怒丞相,说不定,只要我们稍加出击,他们就忍不住有大动作了。”

    宇文澈一愣:“所以,你今日是故意说那番话的?”

    “没错。”孟漓禾笑道,“谁让我盯了他们这么久都没动静呢?鱼儿也要给点刺激,把水搅浑,让他们觉得危险,才会慌乱中上勾。”

    看着孟漓禾狡猾的可爱模样,宇文澈无奈浅笑:“你啊,一般人可真的惹不起。”

    孟漓禾挑挑眉,并不打算否认。

    没错啊,她自己也觉得,最好谁也不要来惹她。

    不过,宇文澈忽然又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沉,走进她将她拥住,低声道:“不过,以后不要再说自己没有尊严了,我会给你最尊贵的一切,让所有人仰视你,只要再给我点时间。”

    熟悉的体温,温暖的胸膛,孟漓禾温顺的点点头:“好,我等你。”

    宇文澈将头埋在她的颈间,轻轻的嗅着她秀发的芬芳,低声呢喃道:“好想你。”

    温柔的声音响在耳边,孟漓禾心都有点酥软,不过想到这几日来的疏远,还是挑挑眉,故意说道:“所以说,现在不生气了?”

    她的确是秋后算账,不过她也认为虽然宇文澈与她冷战是为了让她避免那些大臣们骚扰,但这家伙生气也绝对是真的。

    不如,刚好趁此机会将这件事说开。

    没想到,宇文澈沉默了一瞬,却回道:“生气。”

    孟漓禾一愣,没想到他真的直接承认了,甚至都完全没有绕弯子。

    只是,竟然还在生气啊,都这么多天了。

    却听他又说道:“生气自己即使让你住进了皇宫,也没有保护好你。”

    孟漓禾正嘟起的嘴都停住,原来,他竟然是在生自己的气么?

    胸口不由有些暖暖的,但也真的松了一口气,不由说道:“傻瓜,这件事怎么能怪你,你已经对我保护的够好了。说实话,我还一直以为你在气我说信凤夜辰。”

    宇文澈双眼一眯:“不管你信谁,我只知道,我信你。”

    虽然,他的确很不喜欢听那句话,但,他亦相信,她对凤夜辰的相信,和对自己的相信不同。

    孟漓禾眼眸闪动,心真的被戳中。

    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说相信他,只是指避虫珠那件事,仅此而已。毕竟,那珠子之前师傅和表哥都见过,都没人觉得有问题。”

    “嗯。”宇文澈也随之开怀了起来。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往其他的方面多想,事实证明,他没有错。

    然而,还是将她的手抓起,五指深入她的指间,与她十指相扣道:“但是以后这个动作,只可以和我做。”

    紧紧的回扣住他,孟漓禾浅笑的点头:“好,我答应你。这件事是我错,不过,皇上,难道另外一件事,你不该和我道歉?”

    宇文澈不由一愣:“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