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4章 上捐国库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放肆!”宇文澈立刻一声怒吼,脸色阴沉如暴风雨欲来。

    他可以容忍这些人逼迫于他,但是,胆敢侮辱孟漓禾,就是找死!

    “来人,丞相以下犯上,对皇贵妃不敬,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华丞相断没有想到,他之前对宇文澈说过比这再严重的话,宇文澈都没有太大反应,如今只是说了孟漓禾一句,便竟然要对他下手,顿时也有些慌起来。

    眼见真的已经有侍卫前来抓人,也立即说道:“皇贵妃恕罪,臣也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了一些。”

    而身旁,亦有大臣上来劝说:“皇上,丞相大人也是为了社稷,既然知错,就请皇上网开一面吧,国家动荡,不宜处置重臣啊!”

    孟漓禾淡淡的看了那为其求情的大臣一眼,接着,看向宇文澈道:“皇上切莫动怒,其实丞相说的没错,作为和亲之人嫁过来,本来就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宇文澈心里忽然一阵揪痛:“谁说你没有尊严了?”

    然而,孟漓禾却转过了头,看向大臣们:“本宫因为和亲,到了皇城受阻拦,到了皇宫受刁难。所以,本宫更知道,妥协的代价,本宫也更清楚,尊严从来都不是卑躬屈膝换来的,而是自己的实力赢得的!”

    这话一出,众人再无法反驳,丞相因为被侍卫在一旁守着,看样子随时有可能被带走,所以也老实了起来。

    没有他带头,其他人更是不敢多说。

    不过,之前帮丞相说话的官员,却还是站了出来:“皇上,皇贵妃,臣等自然也不愿意委屈了皇上,但不管怎样,财力是国之根本,一定要解决啊,不然别说万一有别国来犯,就连本国百姓最基本的安居乐业都无法做到啊!”

    孟漓禾抬眼望去,此人是当朝的副将军,位于王将军之下。

    心思微转,终于还是说道:“本宫可以拿出自己的积蓄增补国库。”

    这话一出,底下十几个大臣全部沸腾了。

    自己的积蓄?

    这皇贵妃在说什么?

    她说的,该不会是平时皇上的赏赐吧?

    那能有什么东西?

    再珍贵又怎么能和国库空虚相提并论?

    倒是华丞相先反应了过来道:“皇贵妃,您指的难道是,您当初的那些嫁妆?”

    毕竟,当初他们亲眼看到,这位前来和亲的公主,可是带来不少马车装运嫁妆的。

    “我说过,不要动你的……”一旁,宇文澈就算一直被孟漓禾示意沉默,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对孟漓禾开口。

    然而,此话还未说完,就听见一位公公急匆匆来报:“皇上,开国候舒侯爷请求觐见。。”

    孟漓禾一愣,舒……侯爷?

    宇文澈却立即了然道:“准。”

    大臣们亦是面面相觑,不由纷纷看向殿门口。

    却只见,一个个子不算高,一看便知只是个少年的人跨入殿门。

    此少年面容俊朗,身穿开国侯官服,虽然还未成年,但已经可窥探到长大后会如何出类拔萃。

    走起路后,更是让人觉得异常挺拔。

    心里顿时清明了几分,因为大家均知道,舒侯爷留下个幼子,只不过,一直没有继承爵位而已。

    只是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男子。

    此人眉目相比于少年多了几分凌厉,但同样俊逸无比,身穿一身便服,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些不羁,看上去倒是和旁边的少年有几分相似。

    而看两人的姿势,是并排进入,没有前后,那就代表不是主仆。

    可是,从衣着来看,却像个平民百姓。

    心里不由暗暗起了疑惑,因为开国候当时的事闹的还不小,朝中也有传言,他还有个儿子流落在外,难道,这个青年就是……

    毕竟,两个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相像。

    而孟漓禾也是一愣,凌霄和舒然竟然来了?

    “臣参见皇上,皇贵妃。”舒然行至眼前,恭敬的为二人行了个朝臣之礼。

    “平身吧。”宇文澈淡淡说道,看样子并不惊讶。

    孟漓禾不由看向宇文澈,这舒然何时同意继承爵位了?

    怎么都没告诉她呢?

    看着她有点怨念的小眼神,宇文澈轻咳一声,就着捂嘴的姿势用无比低的声音道:“我也是这几日才接到书信的。”

    毕竟,先安抚媳妇是正事。

    孟漓禾了然,因为继承爵位之事,朝廷本就给了这些功臣权利,由谁来继承,只要不出干戈,朝廷就不会干预。

    所以,想来宇文澈也是接到消息后认可而已。

    舒然就在面前,很难看不到宇文澈与孟漓禾的小动作,不过,却也不如以往般神情带些嫉妒,如今只是微微一笑,仿若有些欣慰。

    一旁,凌霄挑挑眉,这小子终于被自己调教好了。

    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多想了。

    所以,随后亦对着孟漓禾道:“属下参见主子。”

    孟漓禾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免礼。”

    而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为什么这个男子会称皇贵妃为主子?

    就连宇文澈也眉头紧皱,略带深思的看向孟漓禾。

    不过,却也还是主动说道:“开国侯,你今日来见朕,是有何事?”

    “启禀皇上,臣此次来,是听闻国库空虚,特拿出白银万两捐给国家填充国库。”舒然淡淡说道。

    然而,这一句简单的话,却让御书房外炸了锅。

    开国侯,近三代一直不再进朝廷为官,而是做了个闲散侯。

    继承着爵位,做着生意。

    早就听说,开国侯府的家产几乎富可敌国。

    甚至有人传言,开国侯府到底多少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经营各种产业,各产业之间都连为了一体,几乎你只要去到那边,无论买什么东西,都会有银子落入人家的口袋。

    但因他并非朝廷官员,虽然挂着爵位,在前段时间官员捐助之时,也没有去请他出银子。

    谁想到,他竟然主动上捐,而且一捐就是万两?

    华丞相只觉计划要失败,有些不甘有些不忿,终于还是说道:“开国侯可真有钱,本官真是佩服。”

    “多谢夸奖。”舒然年纪虽小,但面对位高权重的华丞相,气势却半点不输,“本侯府每一两每一钱银两,都是清清白白生意而得,不贪不抢,所以,的确应该被人佩服。”

    华丞相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这小毛孩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但是,开国侯的爵位同他级别相同,虽然只是挂着虚名,却也的确不比他官位低,因此,他就算不爽也没辙。

    只能冷笑道:“开国侯不止有钱,而且大方,万两白银啊,我等一辈子都未见过。”

    舒然瞄了这个不知道贪污了多少银两的丞相一眼,忽然朗声开口:“本侯并非大方,而是皇贵妃之前对本侯有救命之恩,因此,此银两是本侯为了皇贵妃而捐。”

    华丞相顿时怔住,大臣们顿时怔住,所有人都怔住。

    谁也没想到,这开国侯竟然是为了皇贵妃!

    这个皇贵妃,可真是有本事啊……

    忽然想到方才皇贵妃说的话,她可以出银子,难道……

    然而,还未等他们想完,就听凌霄道:“属下奉主子之命,从风言社调集白银五千两,上捐国库。”

    风言社?

    这一次,众臣的脸色均是一变。

    最近一年,江湖中忽然冒出一个风言社这样的组织。

    据说,其势力遍及整个殇庆国,江湖事,朝中事,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甚至,就是以卖情报获利。

    就连他们,有时候查不到什么事情,也会去花钱购买。

    因为,那边的消息当真是多,价钱虽高,但消息十分准确迅速。

    只不过,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是风言社的主子,因为其人十分神秘,神秘到连传言都不曾有。

    就好像,风言社是自己形成一般。

    不过,任谁都知道,这不可能,这么大一个组织,一定有人在后面运作。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

    如今,听这位男子一说,竟然,他们的皇贵妃才是风言社真正的主人?

    身子均纷纷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能操控这么大组织,掌握所有信息之人,得是个多么可怕之人?

    他们今天竟然妄图在这里逼迫她?

    这是有几个脑袋?

    一时间,冷汗连连,后悔不迭。

    孟漓禾却恰好在此时转过头看向众臣:“一万五千两白银,请问是否可缓解国库燃眉之急?”

    “可以可以。”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沉不住气,听到询问便回复。

    很快,其他人都跟着回复起来。

    华丞相暗暗咬牙,但也知道好形势一去不复返,再也不能说什么。

    “既然可以,你们作为朝臣,不去赶紧处理政事,还要继续跪在这里?”宇文澈冷言怒对,更是让他们吓的脸色发白。

    赶紧纷纷磕头,从地上爬起后离去。

    华丞相也只好又是道歉又是谢恩才离开,毕竟身旁还有侍卫,他还希望可以皇上不要再下令抓他入大牢。

    总之,御书房外,终于清静了下来。

    孟漓禾舒了口气,看向舒然和凌霄道:“你们怎么来了,还来得这么及时?”

    然而,二人还未回答,却听宇文澈忽然带着些质问的开口:“凌霄,你为何暴露她的幕后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