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3章 联合请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御书房屋顶。

    夜远远的就看到殿门外,孟漓禾风驰电掣的朝着这边走来。

    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是胥那张视死如归的脸。

    不由紧紧皱眉,迅速朝那边飞去。

    “皇贵妃,您怎么来了?”眼见孟漓禾要跨入殿门,夜立即出现挡在孟漓禾面前。

    孟漓禾脚步一停,心里却更加清明起来。

    “夜,你也是奉了皇上的命前来拦我的吗?”

    夜一愣,看了一眼在身后低着头的胥道:“不,皇上正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并不知道皇贵妃过来。”

    “很好。”孟漓禾面色不愉,点点头,“那你让开,我有事问皇上。”

    不过,不出她所料,夜果然没有立即挪开,而是道:“皇贵妃,皇上与大臣们有要事相商,不如您先回去?”

    到了这份上,孟漓禾若是还觉不出事情有什么异常,那真的是枉为现代顶级刑侦师了。

    所以,抬头看向夜道;“夜,你这是不做暗卫,改做为皇上传话了?”

    夜顿时一噎。

    的确,作为暗卫,他根本不该出现。

    但是,同样身为暗卫,他知道自己的主子此时一定不希望皇贵妃进去。

    这可真的是两难。

    不过,眼见胥面色黯淡,想来已经是拦过未果,心里也不由发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让开吧。”孟漓禾忽然语气和缓下来,看着夜和胥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也应该了解我,不管什么事,我都不是缩在后面的人,也不愿意做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如此,就更坚定了她要进去的信念。

    夜沉默了一瞬,终于还是侧身让开。

    并且,与胥一起站在身边,准备为她保驾护航。

    孟漓禾欣慰的点点头,迈开脚步朝殿中走进。

    然而,才跨进去,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因为,御书房外,竟然密密麻麻的跪着十几位大臣,看那架势,分明就是在请愿。

    而御书房大门紧闭,显然是宇文澈在里面,分明就是不想理会他们。

    “这情形持续几天了?”孟漓禾心里发沉,对着夜问道。

    夜略微想了想:“五天,每日早朝后,这些大臣就会追过来跪到晚上,直到皇上离开才回。”

    孟漓禾一愣,五天。

    五天前,不正是她被蛇咬的当天吗?

    所以,当时宇文澈说,有事先离开,是真的有事?

    而这几天也并非和她冷战,亦或是,故意制造冷战的模样,好与她疏离,从而让她不知道朝中发生的事?

    这个人,怎么这么……

    孟漓禾心里有些愧疚加自责,亏她还在自己和他赌气呢。

    原来,他根本就是为她在着想。

    只是,到底是什么事,要瞒着她呢?

    正想发问,却听大臣中间,华丞相的声音响起:“是皇贵妃!臣等参见皇贵妃。”

    大臣们一听,立即眼前一亮。

    朝中有规定,不得随意进皇帝寝宫,尤其是还有妃子住在里面的时候。

    所以,他们就算想从孟漓禾这里下手,也没有机会。

    因此只能齐齐堆在这里,没想到,皇贵妃自己出现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自然要把握!

    所以,纷纷朝着她行礼,并且齐声喊道:“此事关乎社稷安康,请皇贵妃规劝皇上。”

    孟漓禾刚想询问到底是什么事,却听御书房的门“吱呀”一声。

    随后,宇文澈略显焦急的从里面走出,直接走到孟漓禾的面前,眉头紧蹙:“你怎么来了?”

    而夜和胥则干脆隐身,护送完毕,溜之大吉。

    孟漓禾抬起头,望向宇文澈。

    这几日,心里有气,几乎没怎么好好看看他。

    却见他脸色略显憔悴,肤色亦有些黯淡,虽然并不影响他俊朗的面容,反倒更显得成熟起来,然而还是让孟漓禾心疼不已。

    所以,温和的笑了笑,主动小声和他说道:“我想你了。”

    宇文澈明显一愣。

    几日的刻意疏离,让他听到这句话时,差点想要将她拥抱住。

    只是,如今这个场面,却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但,莫名的,心里也开始柔软起来。

    不过,这边浓情蜜意,那边,大臣们却赶紧上前。

    “皇上,如今形势危机,您不能再执意为之了啊!”

    孟漓禾想到方才华丞相对她所言,如今再听到这句话,不由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华丞相闻言赶紧上前:“皇贵妃,今年雪灾救援耗用了大量银两,春日播种种子缺乏,土地冰冻,会影响今年收成,朝廷势必要对其免税,然扫清乱党也耗用人力财力,以致如今国库空虚,兵力不足,实为十分凶险之兆,就算臣等已捐助了不少银两,但终究只能抵御一时,并非长久之计啊!”

    “所以,你们这些人不去想如何治理,还要来朕这里继续跪!”不等华丞相说下去,宇文澈却径直打断道,语气带着震慑意味的冷意,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颤。

    华丞相却明显知道宇文澈的用意,继续硬着头皮道:“而我国如今因使臣之事与辰风国关系紧张,如今对方提出和亲,皇上实在应该同意才是啊!这样不仅不会两国有所争端,还可以帮我国缓解国库空虚之难!这两全其美之事,关系到国计民生,请皇上为大局着想啊!”

    “请皇上为大局着想!”紧跟着,是大臣们异口同声的呼喊声。

    孟漓禾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宇文澈不想让她知道了。

    原来,还是因为和亲一事。

    脸色顿时也沉了下来,难怪让她来规劝,怕是知道宇文澈是因为自己所以不肯答应吧?

    宇文澈脸色阴沉的看着这群人。

    他记得清清楚楚,几个月之前,就是这群人要他废掉太子妃。

    如今,又要逼着他去和亲。

    国家尚不太平,他无法一个个翻出账本处置他们。

    但是,不代表,他真的不可以。

    眼见宇文澈有发怒的征兆,孟漓禾拉住他的手,给予安抚,接着,转头看向华丞相。

    “敢问华丞相,如今是因为国库空虚,所以需要和亲吗?”

    华丞相恭敬的回道:“正是。臣一直知晓皇贵妃识大体,还请皇贵妃多多规劝皇上,切莫让皇上因为儿女私情成为了千古罪人,相信那样,皇贵妃亦会被世人唾骂。”

    “说的好!”华丞相话音方落,孟漓禾便忽然大声回道。

    只不过,双眼微眯,嘴角泛出一抹冷笑。

    这个华丞相可真是厉害!

    先捧再摔,再配上威胁,这招够狠,这话也够绝。

    只可惜,用错了人。

    敢威胁她孟漓禾的人,还没有谁不被自己打回去。

    而对于孟漓禾的反应,华丞相明显吃了一惊。

    他还以为,这个皇贵妃就算不被自己说的六神无主,也会极力反驳自己。

    谁想到,她竟然……赞同?

    华丞相一时有些摸不着北,只是愣愣的看向孟漓禾。

    可是,为什么觉得,她的神情,那样怡然自得,自信满满,而她看着自己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被他说服,反而像是还有什么后招一样,底气十足的莫名让他有些忐忑。

    宇文澈则挑了挑眉,忽然想到什么,干脆放弃了开口的打算。

    而孟漓禾果然在众人的诧异之下又开了口:“方才丞相说的没错,若是皇上因为儿女之情影响了国家社稷,自然是罪人,但敢问丞相,难道皇上不答应和亲,就是因为儿女私情?”

    华丞相一愣,似乎完全没想到孟漓禾会从这个方面下手,一时没有来得及深究,只是回道:“难道皇上不同意和亲,不是因为考虑皇贵妃吗?”

    孟漓禾忽然笑了,甚至面容带着一抹嘲讽:“真没想到,堂堂一国丞相,思考问题也这么片面和肤浅。”

    华丞相一愣,面色顿时通红,明显气愤到极致。

    他位高权重,一直被人高高捧起,何时被人这样说过?而且还当着这么多的人?

    然而,孟漓禾却完全不给他反驳的机会,仿若未见到一般继续说道:“各位大臣,仅仅一个国库空虚,就让皇上妥协和亲,仅仅两国关系紧张,就用和亲缓解,那下一次对方更过分的条件呢,都要一一妥协吗?那敢问,作为侍奉了两朝皇帝的老臣们,你们觉得,如此而为,殇庆国的尊严何在?”

    这一次,孟漓禾的连番质问不再只对华丞相一个人,而是在她面前跪着的所有人。

    句句发人省,字字戳人心。

    一时间,竟是无人再开口。

    因为孟漓禾问的并没错,他们的确就是惧怕,所以想要妥协,觉得和亲而已,没有什么损失,但是下一次,他们不知道。

    至于尊严,他们的确无法回答。

    整个御书房外,寂静一片,连扫地的宫女都停下了动作,愣在一旁默默张望。

    形势急转直下,眼见重臣们竟是不再如之前坚定,

    华丞相立即反应过来,看向孟漓禾。

    方才被他羞辱的怒意让他现在抓到机会便无法再忍住,竟是忽然一声冷笑,脸上亦带着蔑视道:“皇贵妃可别忘了,你也是贵国妥协和亲之人,质问我殇庆国有没有尊严之前,是不是先看看自己过来和亲有没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