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2章 冷战进行时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个头两个大。

    这个凤夜辰是故意的吗?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大的唇印留下啊!

    不过,想到他方才那卖力的动作,也的确不好怪他。

    毕竟,一开始的确是自己耽误了时间,否则不用吸几下大概就能将毒吸出来。

    只是,不管怪不怪,这么一个碍眼的东西出现在宇文澈面前,以宇文澈那连果果离她太近都吃醋的性格……

    孟漓禾抚额,完全不敢多想。

    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解释,总觉得越描越黑。

    然而,宇文澈却只是停顿了片刻,虽然双眼冰冷的已经没有一丝温度,但是,还是拿出神医方才给他的药膏。

    打开盒盖,蘸取了一点膏脂,朝着她的伤口抹去。

    自然,不可避免的会触碰到那个唇印。

    孟漓禾忽然有些不忍,因为她感觉的到宇文澈动作的压抑。

    虽然小心翼翼,动作轻柔,可是面对这个情敌的唇印,真的恨不得直接挖掉吧?

    所以,干脆将手伸出:“澈,把药膏给我,我自己涂吧?”

    然而,宇文澈却头也未抬,依然进行着手中的动作。

    孟漓禾不由紧紧皱起眉,这家伙还真的开始闹情绪了啊!

    刚想说话哄一哄,却见宇文澈的动作停下,将药膏的盒子盖了起来,显然是已经抹完。

    接着,站起身,准备转身离开。

    孟漓禾心里微惊,伸出手一把将宇文澈的手抓住:“澈,你……”

    “我去拿干净的棉布帮你把伤口扎上。”宇文澈终于开口说道。

    孟漓禾的心落了下来,她还以为宇文澈闹脾气要走呢,既然如此,便也要将手收回。

    然而,刚松开一点,却觉宇文澈反手将她的手一拉,接着翻过她的手,看向她的手心。

    手心上,因为之前紧紧握拳时被指甲刺过,所以还留着些指甲印,并且泛着略微有些紫红的颜色。

    宇文澈眼睛一眯,没有多说,只是放开她后转身去拿棉布。

    孟漓禾不由奇怪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他怎么察觉到自己手心有问题的?

    自己明明没有露出来过啊?

    而且,就算他的确到了一会,也不该在凤夜辰握着她手的那会就到了吧?

    她绝对不相信他能沉得住气,就那样站在一旁看着。

    还是说……

    孟漓禾忽然想到,方才凤夜辰在走之前,的确对着宇文澈拱手抱拳过。

    那他手背上,自己的指甲印岂不是刚好被看到么?

    这样,也难怪他会检查自己的手了。

    只是,难免有些憋屈,明明谁都没做错,但是却弄得这么不开心。

    孟漓禾吐出一口郁结之气,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道:“澈,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凤夜辰的确拉我的手了,也的确为了不让我弄伤自己。但是当时的情景,我确实没有其他办法。”

    宇文澈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道:“我知道。”

    “那你还要生我的气?”孟漓禾看着他的背影郁闷的说着,“当时情况紧急,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与他十指相扣。”

    孟漓禾故意说出这四个字,就是想豁出去,干脆将宇文澈刺激到底,哪怕让他不爽到极致爆发一下,也好过现在这样憋着。

    而事实上,听到“十指相扣”四个字,宇文澈的手指的确微微动了一下,虽然只是背影,却也明显感觉的到他情绪的波动。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却伸出手拉开一旁的抽屉,一边拿棉布一边回道:“我没有因为这件事生你的气。”

    孟漓禾眉头几乎拧成川字型:“那你是因为哪件事?因为我说我相信他?”

    宇文澈此时已经转过头来,听到这句话,直直的看向孟漓禾:“所以,你真的相信他?”

    孟漓禾被问的一愣。

    凤夜辰这个人作恶多端,耍尽了阴谋诡计,但是,终究没有真的害过自己。

    所以,在避虫珠这件事上,她觉得的确不该怀疑他。

    因此,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道:“是,我相信他。”

    宇文澈眼眸微闪,里面似乎有一抹复杂的神情划过,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近她身边,将她的脚踝重新包扎好。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受伤了好好休息吧。”

    宇文澈说着,拉过一旁的被子为她盖好,才走了出去。

    一如既往的体贴,但孟漓禾却觉得无比郁闷。

    宇文澈这样子明明就和往常不一样嘛!

    竟然还口是心非,想和她冷战吗?

    她可是该解释的都解释了,也不想为了哄他开心而骗他。

    但是,就算不开心,也不用这样憋着吧!

    不得不说,这个凤夜辰真是厉害,每次出现,不管好的坏的,都让她不好过。

    真希望,以后可以天下太平,早点抓到宇文畴,而这对兄妹也可以早些打道回府。

    只可惜,尽管孟漓禾也派去了剩下的暗卫们去监视丞相府以及那个每日必出去采买食材之人,但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而华浅夕那边也没有更多的消息,因为丞相最近很少出现在府中,似乎一直在外和大臣们商议国事,看起来一副为国家鞠躬尽瘁的样子,还有许多时候,是在宇文澈的御书房里,同大臣们一起与他讨论政事。

    不过,到底讨论的什么,孟漓禾并不知道。

    因为自从那日以后,宇文澈每晚回来的很晚,甚至有的时候大概因为政务繁忙,干脆直接在御书房过夜。

    虽然还是会派人按时提醒她记得涂药,但分明和她疏远多了。

    这让孟漓禾十分气结,但也干脆由他而去。

    他生气可以哄,但冷战,就不能纵容了。

    既然这样,那就看看,这场冷战谁坚持到底好了!

    孟漓禾难得如此傲娇。

    好在,神医的药一向好用,那处的伤也没有几日便好了起来,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至少不再疼痛。

    孟漓禾便也赶紧走出屋子到外面走动,心情不好了几天,必须出去走走散散心了。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见身旁,除了豆蔻在身侧之外,后面还有乌压压一堆宫女们在跟着。

    起初孟漓禾并未在意,但是到了后面,她发现这群人简直就是她走到拿就跟到哪。

    甚至,她在围着小假山周围绕着圈,这群人也陪着她绕圈。

    孟漓禾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这群陪着她转圈之人,无语道:“你们都过来。”

    一群人互相对视一眼,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赶紧吓得跑了过去。

    孟漓禾不爽的皱眉看着他们:“你们追着我干嘛?”

    宫女们面面相觑,都不太敢回话,毕竟,越是被皇上宠爱的妃子,历来应该越难伺候。

    虽然,他们听了许多关于两个人恩爱的传闻,也听说过皇贵妃十分平易近人,但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还是非常胆怯。

    幸好里面有之前太子府过来的人,见状先一步站出来回道:“回皇贵妃,是皇上命我们必须在您身后跟着,不能超过十步距离。”

    孟漓禾顿时一愣,原来是宇文澈的吩咐。

    想来,是担心她出什么事吧?

    毕竟,暗卫们都被她派出去了,想来宇文澈也知道了。

    几天的冷战后,孟漓禾心里终于有了一丝窃喜,这家伙还是惦记自己的么!

    虽然有点保护过度了一些,但是也可以理解。

    不过,这些宫女是什么情况,不超过十步,所以你们就保持着十步以内的距离跟着我绕?

    孟漓禾一个头两个大,她那只是活动活动筋骨而已啊。

    “你们都别跟着了。我在这皇宫里面还能出什么事。”虽然知道宇文澈的用心,孟漓禾还是实在不愿意搞得和拉练的一样。

    宫女们显然很为难,谁也不敢答应。

    孟漓禾摇摇头,干脆朝远一些的地方走,准备离开寝宫,去其他地方转转,因为她看出这些人都是皇帝寝宫内的宫女,按理来说,没有命令是不得随便出殿的。

    嘿嘿,她真是机智,孟漓禾边想边朝外走。

    然而,还未走出寝宫的宫殿,却见胥忽然出现,一下挡在她的面前,有些犹豫道:“皇贵妃,皇上说,您这几日最好不要出寝宫。”

    孟漓禾立即怔住,疑惑道:“为什么?”

    “大概……大概是担心你的安全吧。”胥支支吾吾的答着。

    孟漓禾眉头紧皱,这宇文澈什么意思?

    那日开始和自己冷战,现在竟然不让自己出去了?

    怕她见到凤夜辰吗?

    不,她不相信宇文澈是这样的人。

    “胥,你老实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孟漓禾沉下心来,好好问着胥。

    胥毕竟跟在她身边这么久,应该不会骗她。

    然而,胥却依然摇摇头:“皇贵妃,属下一直跟着您,只知道皇上的吩咐,其余真的不知道。”

    孟漓禾却更加奇怪起来。

    宇文澈就算还在吃醋,也没理由如此对她,不然,他便不是那个他爱的人了。

    所以,当即说道:“那你让开,我要去御书房见皇上。”

    胥顿时一愣,面色露出无比的纠结,很明显,两个都是他的主子,到底听从谁实在很为难。

    “胥,你是我的暗卫。皇上早就把你赐给我了。”眼见他如此,孟漓禾干脆提醒道。

    但尽管如此,胥依然没有挪动脚步。

    因为,宇文澈吩咐他的时候很严肃,他直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皇贵妃,不如你等皇上回来再问吧。”胥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孟漓禾顿时带着些怒气:“胥,我的内力比你强,暗卫不得对主子动手,你觉得你拦的住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