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1章 皇上吃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神医的话,孟漓禾一惊,赶紧转头望去。

    只见,阳光下,宇文澈正站在不远处,直直的看着这边。

    眼里有让她为之一颤的情绪。

    心里顿时一沉,糟了。

    而他后面的屋顶上,胥生无可恋,内疚万分,夜一手抚额,一手顺着胥的毛安抚。

    孟漓禾只扫了一眼,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想来,胥是好心办坏事,或者是得到过宇文澈吩咐,见到凤夜辰出现,便赶紧过去禀告了吧?

    倒也怨不得他,只是,这事情也太凑巧了点。

    低头看去,凤夜辰此时双手甚至在握着她的小腿,加上方才的对视,不让人误会才怪。

    尤其是刚刚那句话。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

    孟漓禾有些崩溃,因为宇文澈的目光似乎有些受伤,她真的感觉要好好解释一番了。

    显然,说完这句话四处张望的神医很快看到了自家徒弟的身影,接着,便提着小药箱赶紧跑了过来。

    一见到凤夜辰一愣:“是你?”

    凤夜辰收回手,从地上站起,恭敬道:“前辈还记得朕。”

    “那是。”神医绕过他走到孟漓禾面前,“你保护我徒弟上山我还记得,小子,这么久了你还对我徒弟念念不忘啊。”

    “师傅……”孟漓禾无语的喊住神医,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神医挑挑眉,他好像是有点不嫌事大了点。

    不过徒夫也该被刺激一下了,不然整天身边一群莺莺燕燕的,让他的徒弟烦心哼!

    就是这么傲娇以及睚呲必报!

    “前辈说笑了,朕只是恰好见到皇贵妃受伤,顺手救治一下而已。”凤夜辰却似乎并未受什么影响,反倒是温和的说着。

    大概因为面对的是神医的缘故,也完全不在意他对自己的称呼。

    倒也当真是进退有方。

    神医不再多说,直接蹲下身,看了看被包裹好的脚踝。

    再检查了一下四周后,又为孟漓禾把了把脉。

    最后,连药箱都没打开,也未动那包裹之处,便道:“毒吸的很彻底,没有问题。”

    孟漓禾脑袋嗡嗡响。

    师傅大人啊,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不要这么强调“吸”这个动词啊!

    宇文澈非要气炸了不可。

    而凤夜辰倒是心情不错,闻言笑着点点头:“那就好,也不枉朕一番辛苦。”

    说着,便也不再多留,走到宇文澈的面前,拱了下手道:“既然如此,朕便先行告辞了,今日,多谢殇庆皇准许朕前来探望皇妹,刚好当面道谢。”

    宇文澈的目光从凤夜辰的手上扫了一下,瞬间变得寒冷无比。

    但,亦是不动声色的回道:“辰风皇客气,今日救命之恩,他日再报。”

    “好说好说。”凤夜辰客气的回着,说完,便转身拂袖离去。

    背影潇洒如风,又带着些狂傲不羁。

    “好了,那我先回去了,这是药膏,等会记得在伤口上涂药,然后从明天开始一天两次,早晚各一次。”神医见状,也随后拿出小瓶药膏递给宇文澈后离开。

    这徒夫估计有的别扭一番,他可要赶紧跑。

    虽然很想看热闹,但总感觉会殃及池鱼。

    大不了,日后再来问问暗卫们八卦一下,真是打算的十分好。

    总之,一时间,花园里恢复静匿,只余孟漓禾与宇文澈二人。

    只是,却是宇文澈在凉亭外,孟漓禾坐在凉亭内。

    孟漓禾心里多少有点发虚,虽然自己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刚刚这场面,宇文澈看到总归会不高兴。

    刚在努力想着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却见宇文澈忽然大步朝自己走来,二话不说,直接弯下腰,一把她将抱起。

    身体失衡,孟漓禾完全未预料到是这样,几乎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揽住宇文澈的脖子。

    不过,心里却依然是高兴的。

    因为,从宇文澈的面色来看,此时的心情并不好,但是,依然还是以她为先,真的很好。

    所以,只是再用力的揽住宇文澈的脖子,亦没有多说,顺从的被他就这样一路跨过半个后宫,直接走进了他的寝宫。

    屋顶上,胥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心有余悸的看向夜:“吓死我了,早知道就不去报告皇上了。”

    夜摸摸他的头:“不怪你,是皇上吩咐今日那人要进宫,让你万一看见他便汇报,你不必自责。”

    胥却依然有些不安:“谁知道水里会有蛇啊,如果知道,我一定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皇贵妃半步的。”

    毕竟,今日那些剩余的暗卫们都被皇贵妃派出去盯梢了,她身边就只剩他一个。

    不过,想来皇上应该不知道,不然不会那样吩咐他。

    哎,都怪他。

    夜闻言不由看向那水塘,眉头紧蹙。

    “不过还好,皇上对皇贵妃还是很好,我还以为他俩要吵一架呢。”胥接着说道,言语已经有了许多轻松。

    毕竟,刚刚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那个辰风皇对皇贵妃真的很亲近呢。

    凭心而论,如果是他喜欢的人和别人这样,他都会不喜欢。

    闻言,夜又望着二人的背影,依然眉头皱着,沉默不语。

    “喂,你怎么啦?这么严肃。”胥本就不安,看见夜这样,更加慌了起来。

    夜一直比自己感觉锐利,看到他如此严肃,心里不由更加发慌,难道,还有什么是自己没想到的?

    夜忽然转头看向他,问道:“若是你看到,我对你不喜欢的人说‘我相信你’这句话,你是什么感觉?”

    “我不喜欢的人?”胥挠挠头,“我好像没什么不喜欢的人啊!”

    “笨蛋!”夜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壳,“就是你的敌人,比如沥王的人。”

    “你怎么可能和沥王的人混在一起,不要乱说!”胥皱起眉,显然不能理解这样的假设。

    夜有些无语,只好又随口说道:“那比如某个我不喜欢,但想嫁给我的女人,也是你不太喜欢的人,我对她说……”

    “你说秋霞?”胥忽然开口打断。

    夜一愣:“谁?”

    秋霞是什么人?

    “就是扫地的宫女,我觉得她喜欢你。”胥边说边观察者夜的表情。

    不是吧?真的不认识吗?

    不应该啊!

    明明看见过你们聊天啊!

    “打扫的宫女那么多,你说哪个?”夜疑惑的看向胥。

    胥赶紧移开眼神表示淡定,接着说道:“就是梳两个小辫子,特别喜欢抬头看你的宫女。”

    夜:……

    皇宫里的宫女打扮和穿着都一样好吗?

    他怎么不记得谁整天看他了?

    而且,他是暗卫,这些宫女确定看得到他?

    “那次还和你说话了!”胥终于忍不住提示道,“在御书房外。”

    夜终于恍然大悟,的确,在御书房外是有个宫女喊过他,但是,那是因为他的剑穗脱落,洒了一地,害她白扫了。

    她有抬头看过自己?

    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这小子是怎么发现的?

    夜心里一百个疑问,不过却眼珠一转,直直看向他。

    胥被他盯得有些发虚,撇撇嘴道:“想起来了吧?人家明明喜欢你,还假装不认识。”

    夜无语,刚想说我还真的不认识,然而话到嘴边却忽然停下:“好,那你觉得这个宫女怎么样?喜欢她吗?”

    “我干嘛喜欢她?”胥像听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立即回道,“女人应该矜持点,天天看你这么主动,一点也不淑女。”

    夜嘴角微勾,接着说道:“那如果你听到我对她说‘我相信你’,你什么感觉?”

    胥顿时一愣,当即沉下脸:“哼,那你相信她就去找她好了啊!和我说什么!”

    说完,便不理会他,直接飞到寝宫屋顶之上,非常傲娇。

    夜额角微跳,不要这么入戏啊!

    这不是在假设皇上和皇贵妃吗?

    不过,依照这小子的反应,皇上如今的心情……

    啧啧,简直不敢想。

    真不知道等会他会和皇贵妃怎么别扭,真是非常期待。

    所以,也赶紧朝寝宫屋顶飞去,真是非常非常不嫌事大。

    然而,寝宫内,却寂静如斯。

    宇文澈直到将孟漓禾抱回床上,都未发一言。

    安静的连孟漓禾都无端有些紧张。

    而且,脸色阴的很沉,即使在孟漓禾的面前都没有收敛。

    这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发生过的事了。

    蹲下身,宇文澈依旧沉默的将孟漓禾受伤的那只脚抬起,看到那淡蓝色,绣着辰字的丝帕,眼睛顿时一眯。

    接着,眼睛眨都不眨的直接伸手将其解开。

    不过,虽然恨不得将这丝帕就地碎掉,但大概碍于孟漓禾的伤,宇文澈的动作还是很轻。

    一层层小心的从脚踝处剥离,到达有血渍沾染之地时,更是格外的小心。

    好在丝帕是刚刚包裹,血干涸的速度没有那么快,所以丝帕并没有沾到脚踝的肉上,因此,剥离之时,并没有多痛。

    终于,将最里层的丝帕从脚踝处挪开,宇文澈神色冰冷的一把将它直接丢出殿外。

    那力度,让人丝毫不怀疑,若是有人不小心被砸到,脑袋上都会砸个坑。

    孟漓禾微微吸一口气,乖乖的不做声。

    然而,当宇文澈回过头,看向她的伤口之时,她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不由有些诧异的顺着他的视线朝自己的脚踝处望去,接着,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因为,她的脚踝之处,赫然有一个大大的都有些发肿的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