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0章 别来无恙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四月的天,阳光明媚,草长莺飞。

    花园里,一个穿着宫服的女子,正蹲在地上,对着一朵不起眼的小花轻嗅。

    双眼合起,长长的睫毛垂落在眼睑之下,是十分享受的姿态。

    身边,百花怒放,却远不及这一个人的身影动人。

    凤夜辰脚步微停,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惬意的孟漓禾。

    美好的如同一副画,让人不忍心走进画中去打破。

    然而,眸光微动,还是淡淡的开了口。

    而面前的女子,似乎因他这句“别来无恙”有些微惊,甚至睁眼的动作都稍显急切。

    “凤夜辰?”孟漓禾诧异的站起身看向他。

    无论如何,她都没想到会在后宫这种地方碰到凤夜辰。

    凤夜辰面容淡然,甚至连语气都淡然道:“朕刚刚来看皇妹,正打算出宫。”

    孟漓禾顿时了然,没错,这个地方离凤清语所住的殿很近,是出宫的必经之路。

    不知为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因为这样的凤夜辰莫名让她觉得陌生又不习惯。

    不过,既然本身就不是朋友,加上两个人以前的过往,似乎也并不该多说。

    因此,想了想还是道:“那辰风皇走好。”

    一如他一般的客气。

    虽然内心难免有些惋惜,但,这是他们必然的结局。

    凤夜辰的面色在听到这句话后,并没有什么波动。

    只是略微朝她点了点头,以示友好和尊敬,便转身,不带任何表情和情绪的离开。

    孟漓禾亦是礼貌的弯腰送别。

    她并非辰风国之人,不需行送君之礼,所以一个简单的礼节足以。

    只是,从来没想过,她有一天和凤夜辰也会在只有两人的空间里,如此礼貌又生疏的问候。

    仿佛,之前那些爱恨当真全部消散一般。

    也许,这样也好。

    孟漓禾这样想着,却也没了再赏花的心情,毕竟,结束一段关系,不管好的坏的,总不会是令人开心的。

    何况,她曾经由衷希望过,这个曾经多次救过她的人,可以成为朋友。

    所以,亦是准备转身离去。

    然而,脚步还未挪动,却听身边,豆蔻忽然大叫:“皇贵妃,蛇!”

    孟漓禾一惊,低头一看,果然只见一条红色的水蛇在她的脚边吐着信子。

    当即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但是方才大概蹲了太久,刚准备抬脚,却觉腿部有些麻,竟是无法动!

    心里顿时一沉。

    因为就这么一个停顿之间,那蛇已经朝她的腿上咬来!

    “啊!”豆蔻一个尖叫,赶紧跑过去拉孟漓禾。

    只是,太晚了。

    孟漓禾只觉脚腕微微一痛,然而下一刻,那蛇却忽然被甩了出去,而她只觉身子一轻,竟是被什么人抱了起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孟漓禾甚至有些天旋地转,待她定睛看清眼前的人时,却是一愣。

    “凤……”

    “这蛇有毒。”凤夜辰却只是看着被甩出去,又蹿回水中的蛇,紧紧的皱着眉道。

    豆蔻一听,吓得脸色惨白:“皇贵妃,这……”

    孟漓禾觉得脚腕处有些发麻,大概真的是中毒的征兆。

    只好看向豆蔻道:“去找师傅。”

    豆蔻愣了一下,赶紧转头撒丫子跑开。

    “放我下来吧。”眼见豆蔻已经离开,这地方又很偏,被凤夜辰这样抱着实在是不好,孟漓禾不由说道。

    凤夜辰微微蹙了蹙眉,不过却真的如她所愿,将她放到了一旁的石凳之上。

    孟漓禾松了口气,不过也有些无奈。

    来到古代就被毒蛇咬过两次,然而每次都是凤夜辰在身边。

    上一次,他还亲自帮自己……

    正想着,却觉脚腕一凉,低头一看,竟是凤夜辰蹲在她的面前,已经将她的鞋袜脱了下去。

    心里顿时一惊:“你干嘛?”

    “皇贵妃,你中毒了。”凤夜辰看了一眼后便沉静的说道,“你可以选择等,但是你应该知道,等下去就算保住命,也有失去腿的风险。”

    孟漓禾不由低头朝伤口看去,只见那被咬的地方黑色一片,甚至开始蔓延。

    的的确确,是毒在散发的症状。

    而这个地方离师傅所住的太医院的确有点距离,恐怕一时也回不来。

    可是胥跑哪去了呢!

    这个家伙,怎么关键时候不见了。

    “皇贵妃,你确定要等是吗?”凤夜辰声音低沉,仿佛冷酷无情,仿佛又带着一丝怒意。

    “我……”孟漓禾亦有些犹豫,如果是手臂,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用嘴吸出。

    可是现在伤的是脚腕外侧,她真的没有那个本事。

    “可以点穴吗?”孟漓禾试图问道。

    她觉得,既然古代的点穴这么逆天,都可以止血,应该可以控制毒的呀!

    “晚了,已经开始蔓延了。”凤夜辰回道,“将毒血吸出,是唯一的办法。”

    孟漓禾顿时有些崩溃,早知道方才就让豆蔻留下的啊!

    让凤夜辰来吸,还不如让豆蔻来。

    要是宇文澈知道,非得气死不可。

    “真没想到,你为了他高兴,连命都可以不要。”忽然,凤夜辰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说着。

    “才不是。”孟漓禾下意识反驳,“宇文澈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

    “所以你在纠结什么?”凤夜辰眯着眼睛看她,“有什么比你的命重要?”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是啊,有什么比命重要。

    终于闭上眼道:“你吸吧,谢谢你。”

    凤夜辰不再多说,将她的脚腕抬起,对着被咬的伤口用力的吸起来。

    因为已经耽误了一些时辰,孟漓禾的整个小腿都已经失去知觉,但是这样被用力的吸,还是感觉到莫名的疼痛。

    一只手扶住一旁的石桌,另一只手忍不住狠狠攥拳,长长的指甲刺入手心,刺的她生疼,却也可以转移一些脚腕的难耐,以致于让自己可以不要乱动。

    一只大手却大力的将她紧攥的拳头掰开,接着竟是霸道的用五指插入她的五指中间。

    十指相扣,这样的姿势,让孟漓禾顿时吃了一惊。

    当即就要把手缩回。

    “别动。疼了抓紧我。”凤夜辰在将一口毒血吐出的间隙中说道。

    接着一声轻咳,明显是险些将毒血吞进去。

    孟漓禾吓了一跳,但是虽然如今的姿势有些暧昧,却也不敢再乱动。

    毒蔓延的太深,很难很快吸出,疼痛仍然在继续,孟漓禾忍不住将手握紧。

    长长的指甲不由刺入凤夜辰的手背,让孟漓禾赶紧松开一些。

    却也明白,凤夜辰这样,本就是为了让她不要再弄疼自己。

    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他不会还在喜欢自己吧?

    恍惚间,却听凤夜辰终于开口道:“好了。”

    之后,便主动将她的手放开,从腰间掏出巾帕,用力捆在她的脚踝之上。

    既然已经无事,孟漓禾赶紧想要站起身,却见凤夜辰一把将她按住:“等等。”

    孟漓禾不由有些诧异:“怎么了?”

    “你的腿大概有些麻,我帮你按一下。”凤夜辰淡淡解释,接着便用两只手,对着她的小腿沿着经络按起来。

    孟漓禾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想到他已经做了这么多,就觉得再开口反而有些矫情,干脆也安静的坐下来。

    忍不住低头看向他,只见他面容上真的再也没有之前的玩笑之色,虽然还不能称做是面瘫,但也和记忆中那个谈笑风生,一点也不正经的凤夜辰完全不一样。

    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多谢。”

    凤夜辰没有回答,却忽然自嘲一笑道:“避虫珠是绝世珍宝,你若不是和自己过不去,现在也不会被咬。”

    听他主动提起避虫珠,孟漓禾忽然想到那件事。

    眼珠微转,忍不住试探的问道:“凤夜辰,那个避虫珠,只有让虫子不能靠近的功效吗?”

    凤夜辰抬起头看向她:“不然呢?”

    孟漓禾一愣,忽然不知道怎么说。

    总不能直接问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个破裂之后还有避孕的功效吧?

    而且,破裂之后,也不是他给的,是自己捡起来的。

    所以,干脆想放弃,算了,何必问呢?

    本就不会再是朋友,到底刻意还是巧合,知道又有什么意义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凤夜辰却从她的眉宇间看出了问题。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解释道:“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避虫珠既然让虫子不敢接近,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害处。”

    凤夜辰却双眼微眯,直直的看向她:“难道,你觉得我会害你?”

    “不是。我……”孟漓禾有些语塞。

    “不用说了。”凤夜辰忽然打断,接着低头继续对着她的腿按揉起来,“反正已经碎了,随你怎么想吧。”

    这话带着几分无所谓,带着几分落寞,带着几分失望。

    这沉默的气氛,也让孟漓禾心里不由一阵发堵。

    人家送自己绝世珍宝,自己来质疑他,的确很过分吧?

    何况,今天又被他救了一次,不由说道:“没有,我相信你。”

    凤夜辰手下一停,面露诧异的抬头看向她,眼底第一次有波光闪烁。

    那更近似于他之前看着孟漓禾的目光,所以,一时让孟漓禾有些怔住。

    却听不远处,神医的声音忽然响起:“徒夫,我徒弟不是中毒了吗?在哪呢?你站在这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