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8章 自导自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看着慌慌张张的太监跑来,心里不由一沉,面色有些焦急:“可是皇上出了什么事?”

    毕竟,如今这后宫里,只有她和宇文澈两个人。

    若是出事,她自然第一个就想到是宇文澈。

    “回皇贵妃,不是皇上,是辰风国公主。”太监闻言,赶紧躬身回着。

    孟漓禾不由松了口气,但还是随后皱起眉:“她怎么了?”

    太监面色有些为难,但还是说道:“辰风国公主今晨在碗中发现毒药,说是有人要害她,现在抓住了送餐之人,还从她身上搜到了毒药纸包,现在正在审问呢。”

    “什么?”孟漓禾眉眼一厉。

    下毒?

    她一个别国的公主,殇庆国的后宫中怎么会有人想到毒她?

    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个凤清语搞不好又在弄什么幺蛾子吧?

    孟漓禾眉头紧蹙:“走,去看看。”

    宇文澈这会上早朝还没回来,加上后宫之事,本就该由她来处理,所以,孟漓禾便也没有再等他,而是独自朝着凤清语所住的宫殿而去。

    还未至殿内,就听到里面凤清语的声音高高的扬着。

    “说,是谁指使你下毒给本公主的?”

    “奴婢没有下毒。”回答她的是小宫女有些倔强的声音。

    孟漓禾脚步未停,迅速朝殿中走去。

    如今她贵为皇贵妃,出入后宫自是不会受到任何拘束,因此,只抬手制止太监要高喊的“皇贵妃驾到”便走了进去。

    只见殿内的院中,一个小宫女正背对于她跪在地上,头高高昂起,背影看起去透着诸多的倔强。

    而凤清语大概因为在低着头看她,此时并没有发现孟漓禾进来,只是嘴角勾出一抹狠毒的笑:“都已经搜到了毒药你还要狡辩,我看你是要吃些苦头才肯招出幕后主使者了。”

    “那是你栽赃给我的,我身上根本没有毒药!”小宫女很快顶回去,“而且,你不要妄想让我栽赃给皇贵妃,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小宫女甚至连奴婢二字都不再自称,瘦弱的身子却生生顶出了压人的气势。

    孟漓禾眼眸不由一闪。

    因为这小宫女是从太子府跟随而来,说巧不巧,刚好就是当日被萨娅的丫鬟蛊惑过之人。

    当日那碗燕窝之事发生之后,她便一直心存愧疚。

    今日,想来再次涉及到毒药之事,更加无比敏感吧?

    而凤清语作为一个公主,竟然真的被这小宫女的气势吓到有些微颤,赶紧转头对她的随身丫鬟,故作煞有底气的吩咐道:“彩春,给我掌嘴,直到她交代谁吩咐下毒的再停止。”

    凤清语入住后宫,贴身丫鬟自然也是一同跟随,如今一听到吩咐,立即上前。

    孟漓禾微微蹙眉,因为她如今自身有了内力之后,亦可以察觉他人的内力。

    而这个丫鬟,她略一察觉就知道,不仅是个会武功之人,而且内力并不低。

    这倒是无可厚非,毕竟,以凤夜辰的性格,自是不可能对宇文澈完全信赖,加上谨慎的行事方式,留个会武功的丫鬟在凤清语身边并不为过。

    但,若这个会武功的丫鬟要教训后宫内的宫女,便是另一码事了。

    而且,这不止是教训,根本就是逼供!

    因此,眼见凤清语的丫鬟上前,伸出手当真要对自己的宫女动手,孟漓禾眉目一厉,直接伸手一抬!

    一道凌厉又强劲的掌风霎时朝着彩春的手臂劈了过去,愣是让她硬生生退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好强的内力!

    作为会武功之人,对于内力无比敏感,她方才根本连一丝一毫都抵挡不住,可见来人的内力有多么强大。

    因此,只能低声的对着凤清语提醒了一句:“公主,是高手。”

    凤清语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惊,赶紧转头望去,想要看看来人是不是宇文澈。

    却见站在她不远处的竟只有孟漓禾一个人。

    哦不,还有在一旁站立的太监,和那名随时跟着她的贴身丫鬟。

    但是,那二人根本不像会武功的样子,而且此时的孟漓禾的确在收回手。

    难道,竟然这彩春口中的高手,竟然指的是孟漓禾?

    这怎么可能?

    她不是丝毫不会武功的吗?

    心思微转了几个来回,凤清语脸上竟是堆起了一抹笑:“原来是皇贵妃姐姐驾到,这宫里的人怎么不知道通报?”

    变脸之快,当真让人咋舌。

    孟漓禾不由浮出一抹冷笑。

    之前,她因为身上空有内力,所以在练秘籍之余,便让表哥一同教她调息,运用内力之气。

    所以,虽然武功的招式她依旧不会,但利用强大的内力,弄点掌风攻击攻击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凤清语如今的面容,是怕了么?

    那既然如此,也就不必给她什么好脸色了。

    因此,当即道:“通报的话,本宫又怎会有机会见你私自处置我国之人?”

    孟漓禾故意用了“我国”二字,因为在国与国的约定俗成中,是不允许别国之人对他国之人进行处置的。

    就算当真犯了罪行,也交由所属国家一同审判,以表其公正,免让世人担心落入他国手中遭受不平等待遇。

    这已经是既成的规矩,任何人不得打破。

    而凤清语一听,果然紧张了起来。

    她今日目的并非如此,可不要因此反倒弄巧成拙。

    因此,闻言赶紧道:“姐姐误会了,我只是一时情急,幸亏姐姐及时赶来提醒了我。”

    孟漓禾挑挑眉。

    这凤清语的态度竟然这样好,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

    不想再多和她纠结此事,毕竟,影响到两国之类的说法的确有些大。

    凤夜辰还在本国,她可不想闹到还要他再次进宫。

    所以,干脆直接不理会凤清语,而是转头看向小宫女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宫女看到孟漓禾前来,一颗心终于放在了肚子里,愤恨的看了一眼凤清语后说道:“皇贵妃,今日奴婢如往常般过来送早膳,但是才刚刚走到院子,便被她抓回来说奴婢下了毒。之后不听奴婢辩解,就直接强行搜身,说在奴婢身上搜到一包毒药。皇贵妃,那毒药根本就不是奴婢的,若是当真是奴婢下毒,奴婢怎会傻到下了毒随身带着毒药?皇贵妃,这次奴婢十分清醒,没有任何遗漏的片段,你一定要相信奴婢!他们就是想要栽赃给你!”

    “你胡说!”眼见小宫女越说越过分,凤清语赶紧大喊道,“毒药就是从你身上搜出的,这殿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了。”

    孟漓禾却面色未变,淡淡的看向她道:“凤公主,看样子你拿到早膳就知道那里面有了毒,本宫倒不知道,你对毒还有所研究呢。”

    “我……”凤清语被问的顿时语塞,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但还是强自说道,“我身在皇宫中要防身,自然要懂一些。”

    孟漓禾状似了然的点点头,瞥了一眼放在一旁,大概是用来做证据的红枣薏米粥道:“凤公主,本宫不才,也略学过毒术,但尚不精通,可否像凤公主请教一下,这是什么毒,放入粥里会有什么变化,又如何通过肉眼察觉里面有毒呢?”

    “这……”凤清语眼神越发飘忽,额头甚至浸出点点珠汗。

    她自知想要对付孟漓禾并非容易之事,而她今日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对付她。

    所以,干脆干笑一声搪塞道:“我也是凭着经验判断,并没有学过,所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孟漓禾可真是笑了。

    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学问这东西还只能意会的。

    你就算要编,也要编个好点的理由不是?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听到她这样说,孟漓禾的心里有底了。

    那就是,她的小宫女并没有撒谎,这毒怕的确是凤清语自己栽赃的。

    不得不说,上一次偷偷给她下毒,这一次变成给自己下毒,这凤清语一段时间没见,还真的是没有一点长进啊!

    这古代的女人,不知道动动脑子,每天就知道和毒过不去吗?

    也是悲哀。

    孟漓禾不咸不淡的在心里鄙视着凤清语,并不急着揭穿。

    然而,凤清语大概是心里焦急,却反倒主动开口道:“皇贵妃姐姐,不管怎么说,我在贵国皇宫被下毒,也该请皇贵妃彻查清楚吧?”

    孟漓禾眉头不由一皱。

    这凤清语怎么回事,下毒之事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几乎可以不攻自破。

    按理来说,布了一个拙劣的局,应该赶紧见好就收才是。

    为什么,她却明显想要将事情闹大?

    难道不怕到了最后不好收拾?

    还是说觉得有凤夜辰在有恃无恐呢?

    但是,只要自己的宫女不认,也不会如凤清语所愿来指证自己,那就说明,无论如何她也无法得逞,那她这样闹下去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是说,她就是单纯想把事情闹大?

    或许,有其他的阴谋?

    想到此,孟漓禾脸色不由严肃起来,因为这一次凤夜辰的出现,给她的预感很不好,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所以,她不得不防。

    然而,正想着,却听到殿门外,公公高喊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