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章 王爷你不行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这是老奴为您特意准备的深汤,趁热喝吧。”

    夜幕降临,管家贴心的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给宇文澈。

    宇文澈向来讨厌一些所谓的补药,顿时眉头微皱:“不是喝了药了么?”

    管家耐心劝导:“药是为王爷治伤的,但王爷伤了元气,此深汤有助补充气血,毕竟王爷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也免得有心无力。”

    孟漓禾在一旁好笑的看着这一副类似幼儿园老师劝吃药的画面,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不由调笑道:“王爷,你还是喝了吧,说不定,那人要是发狂,你就有力气保护我了。”

    宇文澈狠狠的瞪了一眼孟漓禾:“本王就算是重伤,也不至于连你都保护不了。”

    话虽如此,却还是将手里的深汤一饮而尽。

    管家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空空的碗,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夜深了,王爷,王妃可还有何吩咐?”

    孟漓禾犹豫了一瞬,开口道:“送一桶热水进来,我要沐浴。”

    话音一毕,孟漓禾只觉一道凌厉的目光朝自己射来。

    不过不用看,也知道是宇文澈。

    所以此时,干脆装作看不见。

    管家立即低头应着,只不过看着地的双眼闪闪发亮。

    哎呀,他家王妃可真是主动。

    不过刚好,非常适合他家冷冷的王爷。

    应完,便赶紧出门,随后,一桶热气腾腾的水便送了进来。

    宇文澈冷笑的看着孟漓禾。

    难道,这个女人也想效仿自己,当着自己的面沐浴,让自己也窘迫不成?

    真是天真!

    他宇文澈,平生就不知窘迫怎么写!

    若是她真的敢胆在自己面前沐浴,那他一定让她后悔!

    到时候自己就站住桶边看着她,看看到底是谁更加窘迫。

    想到此,宇文澈只觉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王爷,麻烦出去一下,我要洗澡啦!”

    身旁,将宇文澈神色变化尽收眼底的孟漓禾忽然开口。

    这男人,一开始那么凌厉,现在又一副志在必得的目光,到底在想什么?

    直觉,以这男人的恶趣味,搞不好又想到什么鬼点子,孟漓禾赶紧打断他的幻想。

    开玩笑,她可从一开始都没想过在他面前洗澡。

    男人嘛,万一兽性大发什么的。

    她才不会冒这个险。

    她要桶水,也不过是因为今日一天都在奔波,必须好好泡个澡才行。

    宇文澈一怔:“你让本王出去?”

    孟漓禾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宇文澈简直被气笑,就算王妃是明媒正娶的正妃,也断然没听说过让王爷出去的道理。

    若是传出去,王爷被王妃从屋里赶了出去,那他的脸面真是荡然无存了!

    当下,不仅没有起身,反而将鞋子一脱,直接躺在了床上。

    孟漓禾目瞪口呆,简直对宇文澈的认知,刷新了新的高度。

    这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心里面根本就是住着个气人的小妖精吧!

    竟然连她洗澡都不出去,简直无耻!

    当下气急败坏道:“宇文澈,我现在要洗澡,咱俩只是名义夫妻,你别忘了!”

    却听床上,宇文澈冷静开口:“孟漓禾,别太高估自己。你就算在本王眼前脱*光,本王也不会多看一眼。”

    “这是你说的!”孟漓禾气的脸都鼓起来,一双大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

    她此刻,真是有一股子冲动,就在他面前洗,看他是不是真的目不斜视。

    但是……

    孟漓禾泄了气,这种事,真的不能逞能啊!

    万一……

    损失的可是自己啊。

    当下调整了一下情绪,换了一副面容,冲着宇文澈嘻嘻笑了一下:“王爷,好啦,不闹了,我是说真的,我今天跑了一天要洗个澡,你看你白天都洗了,我不也是非礼勿视?那我要洗了,你也成全我一下呗?”

    宇文澈冷哼一声,转过身,朝向里面那侧躺下。

    啧啧,还真是……

    孟漓禾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他。

    所以,是要和白天一样的状况,只不过人调换个个儿吗?

    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想的。

    不过,以这人的性格,让他出去恐怕是别想了,但想来,他既然做出这种姿态,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大不了,实在不行,就用她的铃铛好了。

    她这些时日,也仔细的研究了铃铛成功率的问题。

    发现,如若在对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用铃铛刺激眼睛,几乎百分之百成功。

    所以,她现在倒真的不怎么担心。

    不过,她还是将屋内的屏风拉到木桶与床之间,确定将木桶完全挡住,再看了一眼依旧冲着里面和衣躺着的宇文澈,这才放心的脱掉衣衫,双脚踩入水中。

    温热的水蔓过全身,似乎瞬间将整日来的疲惫溶解。

    孟漓禾舒服的几乎想哼出一声,不过,怕后面那人听见,还是只好极轻的呼出一口气,轻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只是,里面充斥着无尽的满足。

    接着紧紧的闭上眼,将自己的头慢慢缩到水底下,让全身都放松下来。

    然而,功夫好如宇文澈,若是屏气凝神,十里之内的动静都不在话下,更别说在这安静到只闻见水声的屋内,十步之内那轻轻的呼吸声。

    顿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

    紧接着,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在身体内部升起。

    宇文澈一贯冷漠,对于这种感觉并未一下反应过来,只觉呼吸有些不畅,想要调息,却发现胸口更闷。

    果然这次受伤有些严重么?

    口有些干,宇文澈干脆坐起身。

    方才听孟漓禾的动静,知道她搬了屏风过来。

    所以这会倒也不需要故意避讳什么,直接转过身,拿起床边柜子的水便喝。

    忽然,一股强烈的水声传来。

    屏风后,孟漓禾忽的从水里钻出,接着便是一声狂咳。

    呜呜,她方才光顾着沉在里面舒服,等到喘不过气来才反应过来,真是差点呛死!

    宇文澈淡漠的朝屏风扫过去,这个蠢女人!

    只是,目光接触到屏风,却有些愣住。

    屏风上,是一副山水泼墨图,白色为底,四周是高山,中间一片是空白的河水,而那一片,刚好便是孟漓禾身子所在的位置。

    因此,从屏风这边,刚好隐约可见那侧的风景。

    虽然模糊,但形状却十分清晰。

    只见孟漓禾平复了呼吸后,便伸出双手梳理着头上的发丝,微微歪着头,胳膊在身体上方,随着发丝晃动。

    玲珑的上身,纤细的手臂,因为朦胧和屏风上袅袅升起的白雾,更让人忍不住遐想,屏风后的景色。

    宇文澈眼神微眯,很快移开了眼。

    重新躺下,这次直接躺到了里侧。

    闭上双眼,强迫自己入睡。

    只是,身后,哗哗的水声,却扰的他几乎想要辗转反侧,只觉自己内伤更重了一些。

    终于,也开始有些后悔,也许一开始,他出去倒是个良策,至少不会烦躁的不能入眠。

    水声终于渐渐停下,伴随着哗啦一声出水的声音,孟漓禾从木桶中站起。

    接着便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以及慢慢而来的脚步声。

    宇文澈双眼紧闭,假装已经入睡。

    孟漓禾将屏风移走,却发现宇文澈已经睡在了里侧。

    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是怕自己上床时吵到他,故意挪进去的么?

    渐渐朝他走去,只见他双眼闭起,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着,只是……

    咦,额头上怎么有细细的汗珠?

    孟漓禾看着外面呼呼刮的树枝直颤的冷风。

    这天气似乎并没有这么热啊!

    而且,被子都没盖,这是流的哪门子汗啊。

    不过……

    孟漓禾撇撇嘴。

    一个女人在旁边洗澡,这个男人还能睡着,恐怕,是这个男人身上有疾吧?

    难怪女人在面前脱*光都不看,原来根本是……

    孟漓禾忽然有点同情心泛滥。

    没想到,这么帅气的宇文澈,竟然对女人无能啊!

    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她倒是放心了许多。

    如此一来,同床共枕神马的也就不用怕啦!

    想着,便十分坦然的躺在了外侧,还吹熄了蜡烛,放下了床帘。

    嗯,床垫软软的,很舒服呐!

    宇文澈只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接着便是一股女人独特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床榻。

    不由十分不习惯的皱了皱眉。

    这女人,竟然还真敢躺在自己身边!

    而且,这瞬间就入睡的样子,是当真觉得自己不敢对她怎么样么?

    宇文澈黑暗中转过身,嘴角忽然弯起,若是孟漓禾此时看到,一定会猜到他又要有什么恶趣味。

    事实上,他确实想要惩罚她一下。

    想自己睡觉,让他失眠?

    哪有那么好的事?

    手朝着孟漓禾伸去,想要忽然吓她一下。

    只是,手刚刚接触到她的手臂,便觉她的手迅速将他的胳膊一抓,紧接着,身子便朝着他翻转过来,一条腿竟是直接压在他的身上,脸还抱着他的胳膊蹭了一蹭。

    宇文澈身子顿时一僵,几乎下意识就要将她甩出去。

    而完全沉浸在梦乡的孟漓禾,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若是往日,胆敢碰到宇文澈一个衣角的人,此时应该正在几丈开外断了几截骨头。

    反而是深深的弯起嘴角,将怀中之物抱的更紧了一些。

    终于找到自己的大熊了啊,还以为留在现代没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