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6章 调查丞相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三月的天,春意盎然。

    御书房内,春色满园。

    房外,年轻的小公公无比佩服自己的机智,就是该离的远一些啊远一些。

    这种先见之明真是非常好。

    不过屋顶上,夜却面色不太好。

    因为某个趴在屋顶上,闭着眼装死的家伙竟然睡着了,还愉快的打起了小呼噜。

    你的心还能再大一点吗?

    然后他就亲眼看见被说成心很大的胥,心很大的翻了个身,然后身子竟然要朝屋顶滚下去!

    夜眉头一皱,赶紧在他掉落的一瞬间,将其捞在怀里抱住。

    要知道,从屋顶掉下个睡熟的暗卫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不仅他会被毁掉一世英名,连皇上都会被笑掉大牙好吗?

    到底是有多蠢。

    然而,大概是与夜一起共处一室产生的默契,难免在睡觉时会有些肢体接触。

    因此,睡梦中即使感觉出碰触,但因为太熟悉,反倒安心的没有醒来,而是继续睡了下去。

    夜当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无奈,只好将他重新放在屋顶上,并且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护着他的身子,避免他再次掉下去。

    皇宫,屋顶,两人一坐一躺。

    明媚的春天里,竟显出几分安逸。

    而屋内,火热持续了许久才散去。

    好在御书房虽然是书房,但为了方便皇上休息,自是安置了龙榻。

    孟漓禾自然被宇文澈强制留下休息,连午膳都是宫里的人端进御书房一起用的,真可谓是相当堕落。

    不过,作为皇帝,虽然被色令智昏了那么一会会,却也并没有耽误了朝政。

    毕竟,谁让他练了那等神功呢?

    不仅不会劳累,反而神清气爽,简直勤奋的都快直逼顶级。

    而孟漓禾亦有秘籍护体,也不会累到哪去,最后出屋子之时,也是生龙活虎,而且还多了个面色红润。

    令皇宫内的人们都忍不住咋舌,这皇贵妃该不会真如民间所言是菩萨转世吧?

    不然,为啥每每和皇上温存一番之后,都会让他们想到“双修”这么玄幻的词呢?

    毕竟,只有双修才可以让两人都容光焕发,好像得了道一样啊!

    所以说,这就是小话本这种文学创作的力量,简直潜移默化为人洗脑。

    而且,终于大势所趋的流入了皇宫,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也不知道为何,话本的故事一直到进了皇宫便停止,真是十分让人遗憾。

    还好他们这次可以看现场版,那话本对他们来说也算不是个巨坑。

    就是苦了那些一直看连载的老百姓们,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熬到了皇宫,结果竟然还要他们脑补,好心碎。

    要知道,他们多么希望看到皇宫里和谐的相亲相爱的场景,搞不好还会出现几个小包子,想想就美好,作者你给我滚出来继续写啊!

    而事实上,皇宫里皇上和皇贵妃的确和谐,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几乎每一日,凤清语都会以各式各样的理由去御书房请求参见宇文澈,也是执着。

    不过,再执着宇文澈也不理会就是。

    甚至连孟漓禾都不怎么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因为她现在还有更关键的事要做,那就是早日揪出大皇子的下落。

    因此,通过苏子宸,孟漓禾基本上每日都与华浅夕有私下的联系,和她一起合作分析丞相府中所有人,看看有谁最为可疑。

    而合作的方式就是,由华浅夕偷偷将整个丞相府中所有人的名单取来交给孟漓禾,孟漓禾则交由太子府的老管家前去摸底,毕竟,做了一辈子管家的他,这个绝对是强项。

    而之后,孟漓禾再根据管家提供的这些资料寻找可疑之人。

    毕竟,能将消息传出去,又没有采取信鸽这种方式,一定还是府中有人在传播,只不过比较隐秘罢了。

    之后,华浅夕再利用孟漓禾所勾出的几个身上有疑点之人,在府中进行监视,之后把这几人的每日动向上报给孟漓禾。

    因此,当真是不可谓不忙。

    眼看着到了深夜,还坐在自己的旁边,一直用笔勾勾画画,并且时不时皱眉思索的孟漓禾,宇文澈只觉心疼不已。

    明明是自己的国家,却要她来负担这么多。

    宇文澈放下手中的奏折,也将她手中的纸卷按住:“小雨。”

    孟漓禾诧异的抬头,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辛苦了。”宇文澈看了她一瞬,还是只说了这三个字。

    因为他知道,即使他想说这些事让我来处理,你什么也不用管,也根本无济于事。

    孟漓禾不会看着宇文畴作乱而不管,这就是她的性格,更是她对自己的支持。

    孟漓禾放松一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还好,以前我在那边,经常连续几日几夜不睡的调查案件,这点不算什么。”

    那边,自然指的是穿越之前,宇文澈很清楚。

    事实上,他们平日闲来无事之时,也常常讨论那边的情景。

    只不过,近日较忙,很久没有说了而已。

    宇文澈闻言果然来了兴致,不过听到几日几夜不休息,还是皱了眉:“干嘛总是这么拼命?”

    “嘿嘿,做事嘛,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好啊。”孟漓禾随口答着。

    然而,这认真的精神却让她整个人光芒万丈。

    “可是太辛苦了。”宇文澈说着叹了口气,自己说她在那边辛苦,现在跟了自己何尝不是?

    孟漓禾眼珠微转,很快明白了他心里在感叹什么。

    所以,故意文邹邹道:“生而为人,哪个不辛苦?你是天子,一国之君,何时轻松过了?”

    宇文澈笑了笑:“我是男人。”

    “切。”孟漓禾立即不赞同的翻了个白眼,“谁说男人就该承担一切啊,在我们那边,女人都是要工作的,就是做事赚钱,和男人一起养家。”

    宇文澈愣了愣,原来是这样。

    他原本还以为,是孟漓禾的身世至此,原来,那边女人也要赚钱的么?

    想了想还是道:“那不是很辛苦,还要相夫教子。”

    “对呀!”提到这点,孟漓禾倒是很赞同,“的确很多男人觉得生养孩子都是女人的事,带孩子都扔给女人,过分!”

    看着孟漓禾嘟起嘴,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宇文澈温柔一笑:“放心,以后我们的孩子,我一定与你一起照顾。”

    其实关于这个,孟漓禾肯定不担心啊。

    以后他们的孩子就是皇子,怎么着也不会累着她。

    不过,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还是莫名开心。

    毕竟,在皇室,很多做皇帝的父亲,都疏于与孩子的感情交流。

    不然,也就不会有宇文澈这种生性冷漠的皇子了。

    父爱,还是很重要的,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她,自然更加认同。

    所以,赶紧趁热打铁道:“你说的啊,你是皇上,一言九鼎,到时候不许反悔。”

    “嗯。”宇文澈笑道,“君无戏言。”

    孟漓禾嘴角微抽,什么君无戏言,你每天都在调戏我好吗?

    不过,这话必然不能说,不然以他的秉性,他一定会趁机将调戏进行到底。

    事实证明,了然宇文澈莫过孟漓禾也,虽然孟漓禾没说,宇文澈还是凑近道:“那你要不要赶紧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君无戏言?”

    “嗯?”孟漓禾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有了孩子你就可以知道是不是戏言了。”宇文澈看着她的呆愣样,坏笑着解释道。

    孟漓禾顿时脸上一红,什么嘛!

    就知道这家伙没正经时候,不能提起孩子,一提肯定就要立即实行,还能不能好了啊!

    于是,残忍提醒道:“皇上,你的奏折批完了吗?”

    宇文澈挑挑眉:“紧急的批完了。”

    孟漓禾诧异看过去,只见宇文澈面前的确堆着几摞奏折,上面分别写了加急,急,以及并没有任何标注的。

    不由奇怪道:“这是大臣们自己标的?”

    “没错。”宇文澈点点头,“不过是我要求的。而且,不允许乱标注,否则亦会追责。”

    孟漓禾不由赞叹的目光看向他,这小子真聪明啊,才当上皇上没几天,就想出这么好的法子了。

    做事果然有一套啊!

    受到媳妇的赞赏目光,宇文澈心情大好,所以干脆往孟漓禾身边凑道:“所以……”

    “所以什么?我还……”

    然而,孟漓禾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某人直接用嘴堵住。

    真实演绎了什么叫做刻不容缓。

    以及什么叫做好皇帝,毕竟如此执着于创造子嗣,委实应该颁发个好皇帝奖章。

    自是又一番**翻覆。

    硕大的龙榻之上,被翻红浪,久久不息。

    而孟漓禾那句被堵住而未完的话,也终于在很久后,才有气无力的,带着一丝怨气的说出:“我还没看完我的那份……”

    宇文澈好气又好笑的挑挑眉,竟然还记得。

    可见自己方才还是不够努力啊!

    不过,本就夜深才开始,这会也的确有些太晚,宇文澈不打算再逗她,反而翻身而起道:“那我帮你看。”

    他知道孟漓禾每日必然要把当日丞相府那几个人的行动看完才安心。

    所以,拿起那份密卷,不由看了起来。

    然而,看到上面的情形时,却是顿时一愣。

    “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