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5章 欠债肉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孟漓禾的问话,宇文澈挑挑眉:“不然你以为,他故意将消息传递给父皇,令他气急攻心,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孟漓禾嘴角微抽,她就说嘛!

    那次之后,宇文澈只是将他带了下去,并没有进行什么实质性的处罚,原来,根本就是在酝酿大招啊!

    不由吐吐舌:“可是华丞相还以为你是记恨他要废了我呢。”

    “那次啊。”宇文澈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没错,我是记着呢。毕竟,宇文畴散播谣言,他在皇宫推波助澜,这事并没完。”

    孟漓禾一愣:“你本来想要追究?”

    “若是和反贼勾结,绝不可姑息。”宇文澈说的十分坦然,王者的风范尽显。

    让孟漓禾也有些恍然,更进一步的意识到,面前的男人,也是一个掌握着整个国家生杀大权之人了。

    “更何况,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伤害你。”宇文澈再次补充道,语气中有着无比的坚定。

    孟漓禾恍惚间又忽然被表白,被戳心戳的简直不知道怎么好。

    不过,还是意志坚定的讨论正事,严肃道:“那你都查到了什么?”

    宇文澈眉头紧蹙:“这人十分谨慎,我派人一直在他府外盯着,但并未见过他有何异常表现,但按照你方才所说,他却有传消息出去,可见当真十分狡猾。”

    孟漓禾思索一瞬:“会不会是用了信鸽这种东西?”

    毕竟,飞鸽传书在他们这里还是挺常用的。

    宇文澈却摇了摇头:“不会,暗卫们之前在倚栏院之时,连虫子都看的住无法进入,别说有鸟飞出。”

    孟漓禾:……

    说这么奇葩的事要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啊!

    看到孟漓禾诧异,宇文澈又补充道:“宫内相对安全,所以我调了一部分倚栏院的暗卫过去调查。”

    毕竟,他们一直跃跃欲试,表示不想吃干饭。

    孟漓禾嘴角微抽,暗卫们不是看虫就是看鸟,也真的是微醺。

    不过,也是一种本领啊!

    “既然如此,那我派人去秘密联络华浅夕,让她多注意些府内有什么异常情况。”孟漓禾收起遐想回道。

    宇文澈点点头:“也好。刚好我给丞相找了点事,他这会应该顾不上怀疑自己的女儿。”

    孟漓禾一愣,这才想起方才的确是丞相求见,不由问道:“什么事?”

    “那老家伙过来和我说赈灾还需再多用银两,但国库空虚,让我想办法。”宇文澈不满的说着。

    孟漓禾皱眉:“银两不够么?还要再用么?”

    宇文澈叹了口气:“那边又开始下雪,天气比之之前更冷,所以要继续运物品过去。”

    孟漓禾心里一沉,若是持续下雪,的确要持续的救援。

    老天真的是会捣乱。

    不过也安抚道:“别担心,我的嫁妆还有不少,而且风言社……”

    “不行。”宇文澈却一口拒绝。

    娶了媳妇进宫,没给她什么,反倒还要让她赔上自己的嫁妆,这种事,哪个男人也做不出来。

    知道宇文澈有着作为男人的尊严,孟漓禾眼珠一转,故意道:“我也没说白给你,你以后可以还嘛,连本带利的,我还赚了一笔呢。”

    闻言,宇文澈严肃的神情真的缓和了下来,嘴角浮出一抹坏笑,凑近道:“那要是我还不上,可以用其他东西抵吗?”

    孟漓禾眨眨眼,莫名觉得这家伙又要流什么坏水,于是故意装出一副恶霸的样子先发制人道:“哼,还不上你可就麻烦了,小心本宫让你……”

    “肉偿吗?”宇文澈一本正经的接道。

    孟漓禾刷的一下脸红,她其实想的只是,让他为自己做劳力伺候自己而已啊。

    肉偿是什么鬼!

    屋顶,夜恍然大悟,要说道行还是皇上深。

    他为什么就没有想到,簪子坏了赔不了可以用肉偿呢!

    失策啊失策!

    而胥趴在屋顶上则脸上有些微微红晕,他这样听下去真的好吗?

    感觉接下去屋里很快会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他会不好意思的啊!

    但是现在忽然爬起又太突兀了,搞得好像自己窘迫了一样,真是好艰难的选择。

    所以,干脆闭上眼,趴在屋顶装死。

    而另外的屋顶上,暗卫苍依然在拿着笔“刷刷刷”,多好的素材,又给了他无限创作的灵感!

    甚至因为站的高看得远,还干脆把屋顶上两人也画了进去,真是十分写实。

    而且,最近画本卖的非常好,仿佛因为多了两个人物增加了新的亮点,每每都不够卖,他真是要越发努力。

    虽然,他的小金库里的银子都快满的放不下了。

    人生真是美好到爆。

    而艋也忍不住吟诗一首:“皇上肉偿皇贵妃,非常美好御书房。”

    真是一如既往的十分让人蛋疼。

    很想告诉他作诗要押韵,不是接龙啊大哥,你一定念错了书。

    不过,孟漓禾此时绝对是没空管他们的,因为她还在被调戏的脸红的像个苹果。

    所以,宇文澈就上前朝着小脸蛋轻咬了一口。

    “喂。”孟漓禾吓了一跳,下意识捂住微痛的脸,那模样一下子从恶霸沦落成被欺负的良家少女。

    看着这楚楚动人的模样,宇文澈更是眸底加深,意犹未尽。

    孟漓禾赶紧糊住他的脸:“请注意你的九五之尊形象!”

    “噗。”宇文澈笑得不能自已,趴在她的肩膀上身子都在抖动。

    连日的朝廷之事苦闷,仿佛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身边,有她真好。

    不过,既然恶趣味被勾起,想要这么轻易放过孟漓禾也是不可能,所以笑毕之后,还是在耳边低声问道:“怎么样?我的皇贵妃?九五之尊的**够不够偿还?”

    孟漓禾:……还行不行了啊!

    所以,干脆强行转移话题道:“那你到底让丞相去做什么了?”

    真是转的突兀到令人发指。

    不过,逗老婆这种事,宇文澈并不急,只是说道:“我让他作为表率,带领众臣募捐,共同抵御灾难。”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宇文澈果然腹黑啊。

    不得不说,这招真狠啊!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身为父母官自然是责无旁贷。

    这样一来,他估计再也不敢提国库吃紧之事了。

    不过,孟漓禾忽然想到什么,不由皱皱眉:“澈,丞相提国库吃紧,这最多只能是事实,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不然,宇文澈只需要表示知晓,然后自行处理便是,为何,还要下令让他如此。

    这明显就是在转移视线吧?

    宇文澈无奈的摇摇头,媳妇就是太聪明。

    原本并不想告诉她的。

    不过,怕她不知道会更加多想,宇文澈伸手将一旁的奏折拿过:“自己看吧,不过不准多想。”

    孟漓禾这次并没有犹豫,直接接了过来。

    只见上面先是极为惨烈的描述如今因雪灾和反暴动两件事,消耗了大量的财力和兵力,之后便提出,辰风国有意和亲成为盟国,之后便可协助殇庆国共同抵御此次困难。

    孟漓禾不由冷笑。

    和亲。

    与凤清语么?

    那日凤夜辰的话未说完便被打断,她就已经看出一些苗头,只不过,真没有想到,这一次凤夜辰如此直接。

    明明知道这样会伤害她,明明知道宇文澈不会同意,他还是如此。

    当真是恩断义绝,什么都不顾了么?

    心里忍不住有些怒气升腾。

    将奏折从孟漓禾的手中取过,直接扔回去,宇文澈认真的看着她道:“不许多想,我不会娶她的。”

    孟漓禾闷闷开口:“我知道。”

    但是,还是会不开心。

    自己的男人一直被人觊觎,国情被人胁迫,又怎么开心的起来?

    只是,自己的哥哥也是才做了皇帝不久,又经历了一场战争,也是一直在修复。

    因此,她虽与凤清语身份一样,却也无法与哥哥开口,让他帮忙。

    心里不由更加发堵,简直想要手撕了这女人。

    忽然,却感觉腰间一痒,低头便看见宇文澈的手正覆上她的腰摸了起来。

    心顿时“嘭”的一跳,脸也噌的红了起来,那股子郁闷被他这无比亲密的动作搅得烟消云散,只是赶紧按着他的手道:“你……干嘛?”

    明明还在谈事情,这随随便便就摸上来是什么情况啊!

    宇文澈动作却未停,抬头道:“那颗珠子你没有拿回来吧?”

    孟漓禾一时没反应回来:“哪颗?”

    “让我儿子一直没和我见面的那颗。”宇文澈语气不满。

    孟漓禾脸上更加热。

    儿子,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见,不知怎的,就让她心跳的更加厉害。

    “没有,怎么可能还要?”孟漓禾还是低声说道。

    宇文澈这才满意停下,不过却看着她的眼道:“那就给我生个儿子吧。”

    孟漓禾手心都有些冒汗,眼珠慌乱的转动:“如今国事这么繁重,你还有空顾这些吗?”

    “什么事也没有你和孩子重要。”宇文澈边说边凑近她,俨然一副被迷昏了的昏君模样。

    孟漓禾心跳如鼓,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好大,她一直都很想要宝宝的。

    但是,还是忍不住推开他,提醒道:“这是御书房。”

    宇文澈却嘴角一勾,吻上她的唇:“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