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3章 所来何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华浅夕明显一愣,倏地抬起头:“皇贵妃,你认出我了?”

    孟漓禾笑了笑,打趣道:“你当初在太子府质问本宫的语气那么特别,本宫想不记得你的声音都难。”

    提起这件事,华浅夕顿时有点窘迫。

    不过,脸色却变得莫名坚毅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孟漓禾此人是非分明,做事光明磊落。

    所以,她才敢冒死前来。

    想到此,华浅夕忽然一下跪倒在孟漓禾的面前:“皇贵妃,我有事相求。”

    孟漓禾一愣,不由微微蹙眉:“你先起来说吧。”

    华浅夕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而且面色凝重,显然是有很重要的事。

    孟漓禾到底没有上前相扶。

    其实,她与华浅夕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而已。

    先不说她尚不知这女子竟敢女扮男装入宫,因为这可以算是欺君之罪,就说她这个丞相女儿的身份,她便不得不与之保持距离。

    因此,不再多说,只是示意她说下去。

    华浅夕得到应许,抬起头,目光殷切的问道:“皇贵妃,如果我揭发亲人罪行,并且愿为擒获贼人助一臂之力,皇贵妃是否可以同意,保我的亲人一命?”

    此话一出,孟漓禾的双目不由微微睁大。

    甚至抬头看了一眼苏子宸。

    只见苏子宸倒是很淡然,想来,已经知道了分晓,因此,才带这女人进宫的吧?

    只是,华浅夕的亲人?

    那不就是……

    孟漓禾不由问道:“你指的可是华丞相?”

    华浅夕有些惊慌,然而,却并没有否认,只是道:“皇贵妃能不能答应我这个请求?按照殇庆国律法,罪人戴罪立功是可减刑的,我是亲人,是否可同理?”

    孟漓禾低头思索,难怪华浅夕要见的是自己。

    恐怕,她也知道,以宇文澈的脾气,犯了罪恐怕没有这么好商量的吧?

    而即便是她,也觉得,犯罪之人就该自己接受惩罚,而不是牵连家人。

    只不过……

    略微思索一瞬,还是道:“本宫需要知道具体的罪行,以及你可为你的亲人所立下什么样的功。”

    论谈判,她在现代审案时遇到过不少。

    无论如何,一开始都不可以答应的太痛快,怎么也要先看看对方的底牌是什么。

    从私心的角度想,犯罪就是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戴罪立功尚可接受,他人立功,又为何算到罪犯之人身上?

    只不过,想来这华浅夕也是一片孝心,倒也有些让人动容。

    而如果她真的可以避免许多更大的罪恶,也并非不可适当妥协。

    华浅夕没想到孟漓禾是这样的回答,不过,的确也不能奢求太多。

    因此,想了想,还是咬牙道:“我父亲可能在为叛贼沥王传递朝廷消息,我可以尽力在府中查线索争取为朝廷顺藤摸瓜找到沥王,只求皇贵妃可以感念我的孝心,浅夕不求其他,只要他活着就好。”

    孟漓禾着实一愣,眼睛骤然一眯:“你说沥王?你确定?”

    要知道,最近朝廷虽然已经吩咐兵部在每个城都安置了兵驻守,但是,宇文畴的人还是在作乱,而且还屡屡无法抓到人。

    若不是这兵部的管事人是王将军,也算是他们可以完全信赖的人的话,她都要怀疑有什么问题。

    那如果真的如华浅夕所说,那说不定一切就好解释了。

    华浅夕点点头:“不瞒皇贵妃,之前沥王未成反贼之时就来过府上几次,与父亲交情甚好。所以沥王叛变之后,父亲一度非常恐慌,甚至……”

    “甚至什么?”孟漓禾问道。

    华浅夕犹豫了一番:“甚至私下找过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让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喜欢上我,成功嫁入太子府,他才有救。”

    孟漓禾顿时了然。

    所以,上一次宴会之时,她想的并没有错。

    的确是她爹华丞相一手推动的,而她不愿意,所以故意顶撞自己。

    见孟漓禾没说话,华浅夕赶紧解释道:“皇贵妃,但是我可以保证自己从没有过这心思,任谁都知道皇上与皇贵妃十分恩爱,我没有那么不自量力。”

    孟漓禾对此自然不会怀疑,只是道:“他为何会觉得你嫁给皇上便可以高枕无忧,难道他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

    孟漓禾记得,那会宇文澈还是太子,甚至还没有发生为先皇传递消息,以致他气急攻心去世的事。

    怎么会让他如此害怕呢?

    华浅夕不由有些惊讶的回道:“皇贵妃,连我都记得,他当初带头群臣妄图废掉你这件事,你不记得了吗?”

    孟漓禾不由回想起,的确,当初传那个谣言之时,的确他率群臣跪在皇宫逼迫皇上和宇文澈来着。

    只不过,说实话,她还真的没有因此记仇,仅仅当作他的迂腐而已。

    因此,不由无奈笑道:“废掉本宫如果真的只是为殇庆国的江山考虑,又如何是对不起当今皇上?不管做法对错,凡是真心为殇庆国江山考虑的人,皇上和本宫只会感激。”

    听闻此话,苏子宸不由赞赏的看了孟漓禾一眼。

    而华浅夕却真的为自己的父亲惭愧不已,也再一次无比的敬佩面前这个女人的胸襟。

    上一次,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那样质问她怀疑她对她不敬,她甚至一句话都未多说。

    而这一次,自己的父亲带头废她,她却说真心为江山社稷,应该感激。

    这个女人,的确应该得到一切。

    她,佩服。

    她也庆幸自己没有想过接近宇文澈,不然,输的多惨自己恐怕都不敢想。

    甚至想要奉劝那些依然妄图想进宫的女人们,因为你们根本没得比,当然,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

    总之,华浅夕在心里感慨了一番之后,还是说道:“但父亲并未这样想,所以一步错步步错,而且,我之所以没有找父亲谈,而选择来揭发他,是因为我怀疑他还有其他把柄被反贼沥王抓在手中,不然父亲不会直接反朝廷。”

    其实这一点,孟漓禾也想到了。

    如果只是担心被宇文澈责怪,日后多做点事,或者谨言慎行就好了。

    他一个丞相,即便是被宇文畴提拔上来的,如果没有过错,即使宇文澈是皇上,也不能轻易将他如何。

    如今想来,恐怕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事。

    不过,这些不是她所考虑的事了,因此她问道:“那你说他与反贼勾结,可是因为发现了什么?”

    华浅夕点点头,声音压低一些道:“那****去他的书房找他,当时他刚好不在,我就随手翻了一下书桌,恰好看到一封写着密字的密函,当时没多想打开看了一眼,结果只看见几个字,就见父亲匆匆赶来,十分紧张的询问我看到了什么,因为当时父亲的表情太可怕,我便否认看到了东西,之后他便严令禁止任何人进入他的书房。”

    孟漓禾瞳孔一聚:“那你看到了什么字?”

    “我看到了永奉县,东部兵力等。”华浅夕说道,“而之后我留意了一下,之后没多久,永奉县就发生了暴动。所以我觉得,父亲应该与大皇子有关。”

    孟漓禾听到这里,更加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眼睛紧紧眯起:“所以你是觉得丞相这封密函是传给沥王的?”

    “对。”华浅夕重重的点点头,“但是我知道沥王早晚会一败涂地,我不想让父亲跟着他最终是死的下场,甚至说不定满门抄斩,所以皇贵妃,求你同皇上说说,让皇上开开恩,我愿意配合一切行动。”

    孟漓禾低头沉思起来。

    不得不说,她这个消息非常非常关键。

    宇文畴一直无法抓到,说不定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消息。

    如今并不知道消息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传递出去的。

    但不得不说,若是有华浅夕这种不会被怀疑,又可以四处走动的人在府中做内应,一定会对他们帮助很大。

    因此,孟漓禾终于道:“关于此事,本宫会同皇上讨论一下。不过,怕是没办法很快答复,你也知道皇上现在,大概正在和你父亲在一起。”

    “我知道。”华浅夕点点头,“我就是昨晚偶然听到父亲和他的宠妾说今日清晨要见皇上,所以才趁着这时候过来,否则会被他怀疑,所以我现在要赶紧回府了。”

    孟漓禾顿时了然,倒没想到,这个华浅夕还是颇谨慎之人,看来,说不定通过她还真的能查到什么。

    只是,看了一眼苏子宸道:“那表哥,你……”

    “我同她一起出去,我与她一起来的,总不能让她先走。”苏子宸亦站起身,看样子并不打算留。

    孟漓禾不由皱起眉,好不容易见表哥一次啊。

    这还根本都没有说上话呢!

    看出她不情愿,苏子宸温柔的拍拍她的肩:“我暂时不会走,会帮你带消息进来的。”

    孟漓禾眼前一亮:“真的?”

    苏子宸含笑相望,目光温柔:“真的。”

    孟漓禾这才放下心,不过还是再次叮嘱苏子宸要常来才做罢。

    又问了华浅夕几个问题,确定没有更多的信息,才让人悄悄带他们离开,尽量避开丞相。

    之后又坐了片刻,听到来报丞相也已经离开,才朝御书房走去。

    然而,还未走到御书房门前,脚步却是一顿。

    看着前方那个靓丽的身影已经站在御书房门外,孟漓禾目光中迅速染上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