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2章 来人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宫,清晨。

    孟漓禾刚刚同宇文澈一同用完早膳,却听到宫内太监来报。

    “皇上,皇贵妃,宫外有一自称皇贵妃表哥之人请求觐见,这是信物。”

    孟漓禾如今居住后宫之中,可不像在太子府,随便都可以到宫外求见。

    这是宇文澈单独为她破的例,但凡太子府的旧人,以及皇贵妃的亲人及友人,都可以求信物随时向后宫传话。

    孟漓禾眼前一亮,赶紧接过东西。

    只见一块通体透明的白玉佩,顿时心里一喜,没错这的确是表哥的东西!

    昨晚她还为表哥要走的事黯然神伤,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主动来了。

    不过,该不会是来告别吧?

    “速请。”眼见孟漓禾未开口,宇文澈吩咐道。

    接着,才拉过孟漓禾的手温柔道:“难得表哥来,开心点,日后有机会,我会陪你去迷幽岛。”

    孟漓禾心里一暖,反手将他握住。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难过,所以也微微一笑:“嗯,我会开开心心送他离开的,让他也放心。”

    陪她去迷幽岛这句话,宇文澈不止说过一次。

    她也相信宇文澈当真想要这样做。

    只是,眼前的形势,又怎么可能走得开呢?

    而太监听到吩咐之后,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说道:“皇上,那位公子身边还有一位小厮模样的公子,也要一起带进来吗?”

    孟漓禾一愣,还有一位?

    表哥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呀?

    何时身边还有过人?

    心里疑惑颇多,不过想了想还是道:“若是他要带,便不要拦。”

    对此,宇文澈也并没有什么意见。

    太子府的暗卫们,原封不动的跟到了后宫,继续作为保护他和孟漓禾二人的存在。

    所以,不管是谁进皇宫,他相信都不会轻易伤害到孟漓禾。

    何况,苏子宸带来的人,他信任。

    太监眼看宇文澈并未反对,连忙应声退下。

    如今在这后宫,下人们都看得明明白白,基本上皇贵妃想要做的事,皇上几乎会完全同意。

    虽然早就知道他们的太子疼太子妃,但经过这些天的洗礼,还是觉得疼爱的令人发指。

    不过,倒也好,以后只要讨好了皇贵妃,他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在后宫好好活着。

    比起之前,要应付妃子们之间的勾心斗角,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

    而孟漓禾也有些反应过来。

    这里是皇宫,她好像不该这样吩咐的呀。

    所以,晃了晃还在拉着她的宇文澈的手道:“我是觉得表哥应该不会带危险人物来,所以……”

    “没关系。”宇文澈淡然回道,“后宫如此多暗卫,多危险的人也伤害不了你。”

    孟漓禾不由一愣:“暗卫?你是说,倚栏院的那些暗卫?”

    宇文澈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

    孟漓禾彻底呆住,原本她以为进了皇宫后,那些人一定被他派遣到了别处,还暗自伤神了好一阵。

    虽然,其实平时也不怎么可以见到他们。

    但是有他们在倚栏院保护的日子,一直是很安心的。

    就像必然要存在的事物一样,缺了他们,总觉得少了什么。

    但后宫不得有男子存在,其实能留下胥,真的已经是很好了。

    所以,她对此并没有询问过。

    而自从她住进来以后,后宫一切都风平浪静,她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些暗卫。

    原来,竟然是一直都在的吗?

    看着孟漓禾吃惊的样子,宇文澈不由好笑:“原来这么久,你竟然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孟漓禾几乎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后宫不得有男子,我以为……”

    “那是因为之前的皇帝不相信自己的妃子,仅此而已。”宇文澈淡然回答,并没有任何邀功之意,仿佛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孟漓禾却觉得胸腔里胀胀的。

    有多少爱人之间,因为身份的变化,地位的变化,而让感情不由自主的变化。

    可是,他们没有。

    他在做了皇帝之后,没有任何的改变,对她依然自称“我”。

    甚至如果不叫他的名字,他还会和自己生气。

    最主要就是,他竟然可以超越世俗,不顾后宫礼法,依然给自己最大的信任。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忍不住倾过身子主动抱过他:“澈,你真好。”

    很少听到孟漓禾如此剖白,宇文澈笑着将她揽住:“傻瓜,我做这个皇上是要给你最大的自由,是要让你不再被任何人伤害,怎会反倒束缚你?反倒给你可能被伤害的机会?”

    孟漓禾不知道说什么,只知道胸膛的暖意遍及全身,有一股涌入眼眶,凝结成水想要汇出来。

    她入皇宫以来,虽然没有说过,但其实一直还是比较小心。

    大概是因为在现代看过太多宫廷戏,又拥有原本的孟漓禾在皇宫中那些惨痛的回忆,所以过的难免不如在太子府舒心。

    可是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没变。

    不由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好阻挡要留出的泪水。

    对啊,一切都没变,后宫里,母妃和端妃因先皇离世,太过悲伤,所以住到行宫修养。

    整个后宫就她一个人,还有那些暗卫们,不是和太子府一样么?

    再也不用如此紧张了,真好。

    感觉到孟漓禾变化的情绪,宇文澈将她抱紧,依然用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那种信心和力量。

    气氛好的仿佛整个屋子都暖了起来,如同窗外吐出的春蕊,生机勃勃令人欣喜。

    “皇……”殿门口,小太监领着苏子宸等二人进来,刚想通报,一看到这情景,顿时哑了口。

    这才走了一小会啊,这两个人怎么就……

    早知道不带人回来这么快,可是谁又知道……

    不,早该想到皇上和皇贵妃这么恩爱的啊!

    小太监并非来自太子府,显然还不太能适应这种场面。

    听到声音,孟漓禾迅速反应过来,赶紧从宇文澈身上离开,脸色微红。

    天呐,她脑子在想啥!

    明明知道太监去请表哥了啊!

    呜呜,丢大人了!

    宇文澈却脸色未变,十分淡定的看向苏子宸:“表哥请入座。”

    苏子宸略微点点头。

    方才他进来之时看到这场景,的确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欣慰。

    看来,宇文澈做了皇帝之后,对他的表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那就好。

    不然,他会随时带他的表妹离开。

    皇宫算什么?

    所以,也是极为淡定的走过,当真坐下。

    只是后面跟着的那小厮反倒红了脸,完全不敢抬头,但却可以看到细嫩的脸上红色已经蔓延到耳朵,而且脸颊还有些细微的汗珠。

    孟漓禾只朝那小厮的耳朵看了一眼,便顿时一愣。

    赶紧朝太监吩咐道:“你先下去吧。”

    “是。”太监退出,细心的将门关上。

    孟漓禾并没有再看那“小厮”,而是转向苏子宸道:“表哥,怎么这个时辰来了?昨晚我和澈还说要请你来皇宫呢,不如待到中午,留下来一起吃饭。”

    听到孟漓禾对宇文澈的称呼,苏子宸更加满意了几分。

    不过,却也完全不动声色,只是温润一笑道:“不,我今日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并且,带她来见你。”

    说着,便看向身旁的“小厮”。

    小厮却有些犹豫,偷偷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宇文澈,很明显有些顾及。

    但,方才便跟着苏子宸一起没有行礼,这会提到了她却还不说话,完全说不过去。

    因此,咬了咬牙,还是开了口:“参见皇上,皇贵妃。”

    宇文澈这才扭过了头,因为这声音,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

    而方才,他根本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并没有多在意。

    因为,习武之人可以感觉的到,这人根本毫无内力,所以更加没有放在眼里。

    孟漓禾倒是完全不意外,因为,这女人耳朵上的耳洞太明显了。

    不管太监有没有看出来,待会出去的时候,她必须要提醒一下,这样都敢女扮男装,姐姐你真是勇气好大。

    “你为何扮男装?”宇文澈脸色冷漠。

    既然可能有事,他不得不问。

    只是,还未等对方回答,却听门外,小太监的声音响起:“启禀皇上,丞相求见。”

    此话一传进来,宇文澈眉头微皱。

    而很明显的是,那小厮的身子竟然抖了一下。

    宇文澈沉默一瞬,还是向外吩咐道:“带丞相去御书房,朕随后便来。”

    孟漓禾见状赶紧道:“你有事先去吧。”

    最近朝中之事本就繁重,以往也是每天下朝后,宇文澈与她共用完早餐后,就去御书房的。

    既然对方是女人,说不定是找孟漓禾有事,所以宇文澈便也点点头:“也好,我先过去。”

    说着看向苏子宸:“失礼,还劳表哥保护禾儿安全。”

    苏子宸点点头,甚至并未站起身,只是目送宇文澈离去。

    一切当真如同在太子府时一样,对于孟漓禾的亲人,宇文澈亦是以亲人的身份相待,完全没有计较礼节。

    倒是在宇文澈走后,那“小厮”明显松了口气,喃喃道:“皇帝果然还是同皇贵妃这般恩爱。”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孟漓禾仔细朝她瞧去。

    看着她虽然半低着头,但还算熟悉的轮廓,眼珠微转:“华浅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