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1章 住进皇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方才听说贵国兵力告急,不由想到雪灾一事,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凤夜辰淡淡说道,既没有十分关心的急切,又没有寒暄的疏离,将那种感觉发挥的恰到好处。

    宇文澈淡淡回道:“多谢辰风皇关心,救援军队已经在路上,相信不日便到。”

    凤夜辰点点头:“那便好,若是贵国需要支援,朕……”

    “说起灾情,朕还需要辰风皇海涵。”不料,未等凤夜辰说完,宇文澈便开口道,“因为本国百姓有难,所以宫内禁止歌舞升平,今日晚宴,只有薄酒以待了。”

    凤夜辰眼眸微微一闪,只是淡然笑道:“无妨,理应如此。”

    那被打断的话,倒也不再提起,一直待整场宴会结束,也只是起身致谢告辞,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歌舞的宴会,散场总会早一些,加上,相信在座之人,没有人真的有这个兴致。

    因此,并没有多久的时间,方才还聚在一起的人们都一起散去,殿内,很快只余下宇文澈,孟漓禾,以及要留下住在宫中的凤清语。

    尽管孟漓禾实在不愿意同这个女人打交道,但后宫就她一人,安排的事自然跑不到别人的头上。

    因此,孟漓禾还是主动道:“凤公主请随我来吧。”

    接着,又看向宇文澈,小声道:“我去去就回。”

    而宇文澈却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却听凤清语忽然开口:“皇上,我能否单独和你谈谈?”

    此言一出,不光是宇文澈,就连孟漓禾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急啊!

    还没有安置好呢,就这么亟不可待了?

    而且,这还当着自己的面呢!

    “凤公主,朕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身旁,宇文澈已经开口回答,甚至看向一旁道,“小顺子,带凤公主去****殿。”

    “是。”年轻的顺公公转过头看向凤清语,“公主请吧。”

    凤清语却皱起眉,脸上神色竟然有些焦急,看了一眼四周道:“我真的有要事和你说。”

    然而,宇文澈却仿若未闻,牵起孟漓禾的手便道:“走,我们回去。”

    孟漓禾微微蹙了蹙眉。

    今天的凤清语有些不对。

    从方才开始,她就是这样的感觉。

    如今那紧张的神态,更让孟漓禾开始思考,她是真的有事,还是故弄玄虚。

    只是,手被宇文澈强势拉着,身子自然也随之而去,根本来不及多想。

    “宇文澈!”身后,凤清语终于有些气急败坏,大声质问道,“你就这么不信我么?连句话都不肯听?难道我会害你不成?”

    宇文澈脚步一顿:“凤公主不说朕都快忘了,那碗下了毒的鸡汤,味道不错。”

    凤清语闻言,脸色倏地一白,话当真是哽在口中说不出来,就这样看着宇文澈牵着孟漓禾的手消失在眼前。

    “澈,你真的不见凤清语吗?”一直到晚上入睡之时,孟漓禾还在思考她的表情。

    方才公公来报,一切都安置妥当,然而,凤清语还是让人带话给宇文澈,有事相告。

    这,怎能让她不多想?

    宇文澈今日在宴会上喝了些酒,难得的倦怠,不想去看那些奏折,只想搂着媳妇好好温存一晚,这会听到孟漓禾的话,顿时眉头微皱:“我为什么要见她?”

    孟漓禾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想了想道:“万一她真的有话呢?”

    “那是她的事,我没话对她说。”宇文澈冷冷的抛出一句话。

    孟漓禾一愣,这话还真是……让人没有反驳的余地啊!

    不过算了,仔细想想,那女人又能说什么呢?

    总不可能把来的目的告诉他们吧?

    一想到他们这次恐怕又是来者不善,孟漓禾便打心里烦躁。

    不想见的要来,想见的却要离开,生活总是这么无奈。

    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

    宇文澈眉头皱的更加紧蹙,拉过她道:“不要因为无谓的事烦恼,我绝对不会单独见她的,记住了吗?”

    孟漓禾一愣,这个家伙恐怕是误解了,大概还以为她是为凤清语烦心呢吧?

    这倒是不至于,经过了这么多事,难道她还会担心凤清语影响他们感情不成?

    所以,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担心这个,是表哥……”

    “表哥怎么了?”宇文澈闻言一怔。

    孟漓禾不由有些失落:“表哥今日派人前来带消息,说近日要回迷幽岛了。”

    宇文澈顿时了然。

    说起来,当初苏子宸来殇庆国还是他从风邑国邀请过来的,当时自己假传圣旨,虽然已经做了万全准备,但为了防止自己万一有事,便请他将孟漓禾带走的。

    没想到,一晃他竟然已经来了这么久,而且在那之后不知不觉间麻烦了他这么多。

    毕竟,他也是一岛之主,纵然那诸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百姓何乐,但长期无主总是不好的。

    心里难免有些感激和愧疚。

    而如今,他们又搬至皇宫,将他一人留在太子府。

    想到此,心里更加有些过意不去。

    因此,主动开口道:“临别前请表哥入宫吧,我亲自设宴送行。”

    孟漓禾点点头,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惆怅。

    后宫这个地方不得有男子随便进入,因此,表哥是铁定住不进来的,而最近大皇子作乱,她也不能随便出去,真的好无奈。

    想必,表哥一个人住在已经人烟稀少的太子府,很冷清吧?

    而事实上,一向淡然的苏子宸,其实根本察觉不出冷清与否。

    反正,他的性格一向淡泊,当真是属于乱世而不惊不扰,不然,孟漓禾又怎会屡次觉得他不食人间烟火?

    此刻的他,正独自一人在院中打坐。

    那套秘籍,他已经陪着孟漓禾练到了最高级别,最后只剩下她自行参透修炼即可。

    所以,他也可以很放心了。

    至于殇庆国如今有些动乱的问题,这是新皇登基不可避免之事,也恰好是新皇立威之际,他不好参与过多,而且,最主要是,他单枪匹马,纵然想尽一些自己的力量,也没有什么线索,留下也是于事无补。

    不如早些回去,也省得让他们在皇宫中还要惦念自己。

    正想着,却忽然听到院外一声极其细微的响动,似是人的脚步声,顿时眼睛倏地睁开。

    “谁!”

    随着他的声音,院外的声响戛然而止。

    苏子宸心里清明,果然。

    太子府内的下人们不会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因此,他才觉得有问题。

    习武之人,一向警惕性强,若不是他方才打坐之时走神,根本不需要等到对方走到院外才发觉。

    因此,不再多想,飞快闪至院外。

    然而,看到眼前之人时,却是一愣。

    月华如练,洒在女子的脸庞之上。

    苏子宸清楚的看到,对方大大的眼中闪现出一抹惊恐的光芒。

    是在害怕他吗?

    这竟然是苏子宸的第一个念头。

    “抱歉,吓到你了。”

    苏子宸主动开口。

    于是,女子的眼睛顿时瞪的更大了。

    她派人查过,皇贵妃有个表哥住在太子府。

    所以,在她想尽可以接近皇贵妃,而不被人察觉的一切办法均无果后,终于还是将目标对准了这位表哥。

    打探好了一切,才悄悄出来。

    心里想了一百种让对方放下警惕,不要一见到自己就下死手的办法,没想到,竟然一个都没用上?

    而且,对方还对她说,抱歉?

    这……不得不说,真的完全吓到她了。

    抛开他那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宛若嫡仙的样子,单单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都让一向沉不住气的她有些没脾气。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子?

    难道,自己这个时间,鬼鬼祟祟出现在他院外,不应该被怀疑吗?

    因此,一时间脑子也有点转不过来:“你……不当我是刺客?”

    苏子宸闻言却笑了。

    温和,温柔,温暖……

    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形容这样的笑容,仿佛很随意,却莫名让人觉得周身暖洋洋的,明明是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却又仿佛沐浴了阳光。

    “你毫无武功,身上甚至没有武器,拿什么杀我?”

    女子一愣,心里也同时一凛,好厉害的男人。

    的确,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她确实放弃了一切被保护的机会,只身前来,当然,也是秘密前来。

    就为了可以在被他擒住被他当成刺客之时大喊一句“我又没有武功又没有武器怎么会是刺客?”

    结果,怎么感觉两人的话都颠倒了过来?

    自己主动提出刺客二字,然后对方来帮自己澄清……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情景?

    那之前准备的不是全部白费了?

    而且,这男人的笑好像有魔力,刚刚看了一眼,便觉得心跳快了几下,一下子好像也不记得要说什么了。

    苏子宸嘴角依然挂着恬淡的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却又完全不显得唐突,之后又道:“姑娘并不是府中之人。”

    女子终于回过神来,赶紧点点头:“对,我不是!”

    苏子宸并不意外,因为那方才的话本来就是肯定,只不过却也询问道:“那姑娘可是来找在下?”

    女子再次点点头:“对!”

    之后却又皱皱眉,为什么总感觉自己的思路被他牵着走了?

    不过,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而苏子宸再次问道:“那敢问姑娘,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