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0章 来的目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凤夜辰今日一袭宝蓝色镶金边衣衫,上面的龙纹飞舞,让他整个人显得尊贵无比。

    此时虽然站起,却只是淡然的目视前方,并没有看向什么人。

    孟漓禾心里难免有些诧异。

    毕竟,记忆里,这个男人几乎没有什么正经的时候。

    或逗弄,或挑衅,唯独没有这般的淡然。

    即便是在这样严肃的场合。

    不过,这倒也正衬她的意。

    否则,她还真的要捏把汗。

    而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站在一旁的凤轻语,绛红的衣衫妖艳而张扬,就如同她的人一样,此刻正高傲含笑的看着宇文澈,顺带还不屑的瞥了一眼自己。

    视线相撞,孟漓禾的嘴角亦是一扬。

    一段时日不见,这凤轻语的确又回归那幅模样了。

    只不过,那有什么用呢?

    越是张牙舞爪,才越说明底气不足。

    因此,孟漓禾只是淡然一笑,便同宇文澈一起走上了正位。

    作为主人,宇文澈自当有礼在先,因此率先端起酒杯,看向凤夜辰:“辰风皇前来,有失远迎,失礼。”

    这话自是寒暄,凤夜辰也随后端起酒杯,爽朗一笑:“殇庆皇说笑了,是朕和皇妹前来贵国叨扰,让殇庆皇百忙之中还要设宴招待,是朕失礼才是。”

    二人相对而望,皆是一笑,并不再多说,便仰头将酒饮下。

    孟漓禾不由挑挑眉。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气场都很大。

    而且,装的一个比一个好。

    毕竟,估计这两个人骨子里都很仇视对方,根本就是水火不容。

    但是表面上,这就是两国领导会晤。

    所以说,有时候两个男人也是一台戏啊。

    然而,既然是戏,那凤轻语又怎会错过?

    所以,不出意外的,凤轻语亦端起一杯酒,朝着这边看过来。

    宇文澈神色未变,但并未迎接她的目光。

    不过,她的目标倒也并非宇文澈,而是看向了孟漓禾。

    只听她说道:“皇贵妃,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孟漓禾嘴角一勾,慢慢举起酒杯:“别来无恙。”

    一轮敬酒完毕,四个人共同落座,大臣们也相继坐好。

    “原来皇贵妃与公主是旧相识啊。”一旁,丞相大人忽然开口。

    孟漓禾淡淡的朝凤轻语看了一眼,还没开口,就听她说道:“可不是吗?我这次过来就是想看望皇贵妃姐姐,好久不见,说起来,上次见面之时,皇贵妃姐姐还是王妃呢。”

    “原来两人情同姐妹啊!”开始有大臣开始感慨,甚至还一脸欣慰。

    毕竟,两国的关系如今其实比较紧张。

    任谁都知道,使者被杀是个什么局面。

    历朝历代中,有多次因为使臣的缘故,直接导致两国开战的。

    而殇庆国如今新皇登基,大皇子叛变四处作乱,动用了大量人力追捕,又遇到上百年罕见的雪灾,大量的财力损耗,恐怕都让国库吃紧,如果此时开战,那一定是十分凶险。

    如若两个女人关系尚好,总归是好事。

    “没错,我一直将皇贵妃当亲姐姐的。”凤轻语闻言又道,很会顺着竿子就往上爬。

    只有孟漓禾在心里冷笑,亲姐姐?

    你们家给亲姐姐下毒么?可真的是长见识了。

    只不过,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当时就没有追究到底,她自然也不会在此提起。

    因此,淡淡笑道:“轻语公主抬爱了。”

    孰料,此话一落,不明所以的大臣们还未再发言,凤夜辰倒是忽然开口道:“如此甚好,那朕那个不情之请,倒也显得并不那么过分了。”

    此言一出,大臣们均是一愣。

    宇文澈的眉头也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凤夜辰绝非无端来此,他自然知道使者之事他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也与大臣们商议过可以做适当妥协。

    可是,凤夜辰此时提出不情之请,难道,与凤清语有关?

    果然,就听凤夜辰继续道:“各位应该知道,朕此次来,是为了调查我辰风国礼部尚书遇害一事,毕竟,贵国如今还未抓到凶手,朕作为皇上,亦不能对臣子之事坐视不理,但又想到,既然尚书会被害,那朕的皇妹亦可能面临危险,所以,才想问问殇庆皇,是否可暂时收留皇妹住进贵国皇宫。”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怔了一下,不过,许多大臣们却松了口气。

    毕竟,他们之前预想到的要求比这要严重的多。

    而他没有直接追究殇庆国责任,仅仅是委托保护皇妹,其他自己来调查,已经非常出乎大家所料了。

    因此,这种要求,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个事。

    然而,更加出乎他们所料的是,宇文澈却没有立即答应。

    反倒在沉默后回道:“辰风皇可以放心,朕定会加派人手对二位进行保护,绝对不会允许有危险发生。”

    言下之意很明显,那就是并没有同意凤清语进宫,而是愿意派人保护。

    大臣们均表示不解,亦是有些不满。

    毕竟,对方已经退了很多步,这边就不能退一步么?

    明明,是殇庆国理亏。

    孟漓禾亦是不由蹙起眉。

    真没想到,这凤夜辰一过来就将了他们一军。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自己的妹妹对宇文澈是个什么心思。

    所以,故意让她住进来,难不成是为凤清语创造机会?

    这便是上次他说的,从此恩怨两清,再次遇见不要手下留情吗?

    真没想到,他们终究还是站到了对立的一面。

    这样的局势之下,宇文澈的回答的确并不算明智,不被人理解也是正常。

    只是,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吧?

    孟漓禾不由叹了一口气。

    只听凤夜辰再次说道:“看来是殇庆国的皇宫不方便了,只是,那还劳殇庆皇多派人手,此次朕也是因为朝中百官对使臣一事连连觐见而不堪重负才到此,朕自己有武功,倒是不惧危险,但若是公主再出点意外,那即便是朕,也无法对他们交待了。”

    孟漓禾不由在心里冷笑连连。

    真不愧是凤夜辰。

    抛去嬉笑的外衣,恢复本来面貌。

    如此的毫不留情。

    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可是如果真的担心凤清语的安全,又怎会带她前来呢?

    而此话一出,大臣们更是脸色一变。

    这话里浓浓的威胁,没有人看不出来。

    而且,真没人可以保证,那大皇子不会再次卷土而来。

    毕竟,这可比杀一个使臣带来的后果严重的多。

    而辰风皇此次前来,带的人的确并不多。

    若是万一出了什么事……

    “皇上,近日我朝兵力本就告急,若是再分出给辰风公主,不如请她直接入宫啊,后宫那么大,也只有皇贵妃一人。”忽然,丞相站起来进谏道,接触到宇文澈微冷的目光,赶紧低头假装未看见,继续硬着头皮道,“臣的意思是,皇宫自是安全许多,又不用额外加派人手。”

    “没错,皇上,臣亦是这么认为,还请皇上三思。”身边,立即有其他大臣附议。

    宇文澈神色越发冰冷,早知如此,他今日就不会请这些人前来。

    然而,眼见他要发怒,孟漓禾赶紧说道:“各位大臣们说的有理。皇上,依臣妾看,不如就让公主住进来吧。皇上若是担心因国事繁忙招待不周,臣妾来招待便是。”

    宇文澈不由眉头紧蹙,十分不满的看向她。

    却见她面容坚定,并且还对他使了个眼色,很明显的确是这么想。

    再看看大臣们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终于还是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入住皇宫之事,就由皇贵妃来安排吧。”

    “多谢皇上。”孟漓禾很快应下,余光瞥见,凤清语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仿佛也是十分担心无法住进来。

    心里不由有些奇怪,因为,按理来说,此时的凤清语应该得意大过放松才对。

    可是,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向自己示威,反而,终于安心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听凤夜辰说道:“皇贵妃如此深明大义,朕敬皇贵妃一杯。”

    说着,便从座椅上重新站起,端起酒杯朝向孟漓禾。

    孟漓禾心里不由“咯噔”一声,老实讲,她有些惊了一下。

    联想到凤夜辰之前的属性,她可真的怕在这种场合,他做出什么过分的表情,让大家想到什么。

    不过,大概因为是她开口后得到的宇文澈允许,因此,被凤夜辰敬酒,众人只觉得有一些被重视的惊讶,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

    孟漓禾只能硬着头皮站起,语气中有着故意的疏离:“辰风皇客气了。”

    视线,第一次在那次分别之后相会。

    然而,凤夜辰的眼中却毫无波澜,看着她,就如同看着一个普通人一样,再没有往日的光彩及情绪,只是扬了扬酒杯,一饮而尽。

    孟漓禾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目光,有些陌生,不过倒是也松了口气,随后亦将酒喝掉。

    凤夜辰嘴角一勾,甚至并没有再看孟漓禾一眼,仿佛方才就是个过场般,敬完酒便坐下。

    孟漓禾也随之入座,不由偷偷看向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亦没有看向她,脸色并不怎么好。

    心里不由叹了口气,这对兄妹,真是让人头大。

    然而,正想着,只听凤夜辰又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