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9章 避虫珠有问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神医的话,孟漓禾的眉头紧紧蹙起:“师傅,这珠子有什么问题?”

    心里,也有不好的预感。

    这凤夜辰将珠子给她,总不会是……

    神医却不答反问道:“这珠子是什么时候破裂的?”

    孟漓禾老实回答:“上次去雪山之时。”

    神医回想了一下,没错,去之前好像才发现他俩有名无实。

    心里的验证得到了更加的肯定。

    因此,才说道:“这珠子本身没有问题,但是破碎后却有问题。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有一种功效。”

    “什么功效?”孟漓禾隐隐可以猜到答案,但还是赶紧问出来。

    “避孕。”神医回道。

    孟漓禾顿时一怔,竟然真的是!

    心里也同时一沉。

    因为她知道,类似于麝香的一些东西,长期戴在身上也会起到避孕的效果。

    但是,却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

    很有可能,戴的久了,就真的丧失了生育的功能。

    因此,赶紧问道:“师傅,那这个是不是也和麝香一样,那我的身体……”

    “不用担心。”知道她在想什么,神医截断话道,“这和麝香原理不同,应该只是单纯避孕而已,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

    的确,在现代也有很多这种药,可以长期服用,也不会造成不会生育的严重后果。

    最多,有点其他方面的副作用而已。

    只要不是影响生育,她就不担心。

    然而,想到这珠子竟然还有这种功效,愣是让她白担心了那么久,而且,还在不知不觉间让她不要怀孕。

    孟漓禾还是有些生气。

    毕竟,若是她今天不拿出来,根本还不知道要用到什么时候吧?

    要是一直在屋子里放到了天荒地老……

    一想到这个,孟漓禾就有些后怕。

    以后再也不要收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所以不由抱怨道:“师傅,那你还说这是个宝物。”

    “的确是个宝物啊!”神医即使到现在很肯定,并且道,“我也说了,这珠子没有裂开之时是没有问题的。”

    孟漓禾不由蹙眉:“那为何裂开后有问题,是因为里面有什么东西?”

    神医点点头,认真道:“我现在也只能靠初步的猜测,避虫珠本身会散发一种特有的东西让虫类不得不远离,所以除了蛊虫这种非正常的生命,其他一切都会被扼杀。但量很小,因此对人没有危害,但若是破裂,就会散发大量此东西,才会影响到人。”

    竟然是这样……

    孟漓禾恍然大悟。

    所以就说嘛,能驱逐虫子的东西,终究不是好东西,不管量大量小,还是要远离。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凤夜辰想来也不知道吧?

    毕竟,当初他已经将这珠子扔掉了,是自己捡回来的。

    “小雨,原来你在这。”忽然,身边宇文澈的声音响起,接着,仿佛是才发现了神医在一旁,又说道,“原来神医也在,你们谈什么呢?”

    “没什么。”孟漓禾下意识说道,然后朝神医挤眉弄眼。

    这件事实在过于憋屈,要是宇文澈知道……

    然而,她的话已经晚了,因为神医已经说道:“避孕。”

    孟漓禾:……

    宇文澈:……

    孟漓禾简直无语,师傅,我倒宁愿你说生子,哪怕男男生子也比这个词要好啊!

    这个听起来好像自己多想避孕一样,会被他误会的好吗?

    这下惨了,估计连打马虎眼搪塞过去都不可能了。

    而宇文澈果然脸色有些僵硬。

    他一直认为孟漓禾想要孩子,然而,她怎么会……

    还没等她想完,孟漓禾已经抓住他的手,认真道:“澈,你听我说。”

    宇文澈挑挑眉,对于她没叫皇上有点开心。

    这女人自从那次夜谈后,还是在人前坚持叫他皇上,让他很不爽。

    虽然知道她的用意,不想被大臣们说三道四,但,他就是要给她这种待遇,也正好让那些大臣们知道孟漓禾在他心里的位置,少想点让他增添后宫之类乱七八糟的。

    但自己又说了,她可以随便抗旨,所以自己的话在她面前并没有什么作用。

    因此,为了鼓励她这个称呼,宇文澈道:“好,你说。”

    孟漓禾没辙,只好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宇文澈越听越火爆三丈,不过更加不可置信道:“你竟然将那碎珠子捡回来了?”

    当初,他是亲眼看着那珠子被扔在草地上的。

    他绝对没有想到,孟漓禾还捡了回来,那不是凤夜辰都弃掉的东西么?

    眼见宇文澈听完更加误会,孟漓禾赶紧补充道:“我对天发誓,我捡回来只是因为可惜,绝对和凤夜辰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可是这珠子本身就和他有关系。”宇文澈很快回道。

    孟漓禾:……

    好像是这么回事。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等孟漓禾琢磨出味儿来反驳,宇文澈已经说道:“珠子在哪里?”

    这珠子自从方才神医检查就一直在他手里,这会闻言立即警惕道:“你要干嘛?”

    宇文澈冷静回答:“捏碎。”

    孟漓禾抚额,不要这么残暴啊!

    神医却攥了更加紧了起来:“不行,这是绝世珍宝,不能这样毁掉。”

    这若是别人,宇文澈才不管那么多,更别说违抗他命令有何下场了。

    但这是神医,孟漓禾的师傅,所以只能忍了忍说道:“别说这宝物已经碎了,就算还有,我也不会让它继续存在。”

    神医干脆把那珠子往袖子一藏:“你不想要我带走就是了。”

    说完转身就走,才不管你是皇上还是皇下。

    那也叫一个霸气侧漏。

    皇宫内,原本的丫鬟们简直都被吓傻。

    公然忤逆皇上,这是死罪啊!

    然而,从太子府过来的丫鬟却依然淡定的干活,甚至视而不见。

    因为这是皇贵妃的师傅啊,那必须不能惹,天王老子也不行,嗯,他们的皇上就是这样宠妻,妥妥的。

    “等等。”宇文澈终于还是开了口,看着神医那护宝贝的谨慎样,还是决定妥协,“你拿走也可以,但是必须不可以让它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放心,我只会放到药室里做研究,不会再拿出来的。”神医安心了一点,说实话还真怕宇文澈抢了去,这可是个有研究价值的东西。

    宇文澈这才不再执着,虽然很想给这珠子挫骨扬灰,那舒爽程度一定相当于给凤夜辰挫骨扬灰。

    也是重口。

    所以说,情敌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可怕的。

    神医这才彻底放下心,看了二人一眼道:“而且,我也想你们早点生个继承人来给我培养,我要从他出生就开始教起。”

    孟漓禾:……

    师傅你会不会志向太远大了些。

    不料,宇文澈倒是点了点头:“可以先教他识毒。”

    神医眼前一亮:“很对,这样看谁不爽就毒谁,也省了被人害。”

    孟漓禾:……

    为什么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小恶魔?

    整天在宫里没事干就毒别人,然后还没人敢惹,这样的教育方式真的对?

    所以,赶紧制止住他们二人难得形成的共同话题,硬生生插道:“澈,你过来找我干嘛?”

    宇文澈这才想起正事。

    没办法,一提起未来的儿子就很兴奋。

    当然,如果是女儿也是极好的,女儿用毒,辣手摧花,想想也很不错。

    最好还是一起生一对,像孟漓禾一样,这样就可以节省十个月……

    “澈,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晚宴要开始了?”孟漓禾无语的看着他走神。

    宇文澈轻咳一声,把思绪硬生生的从两个小包子的幻想中抽回来,严肃脸道:“没错,还有半个时辰。”

    孟漓禾一愣,只有半个时辰了呀。

    她还没来得及梳妆打扮呢。

    因此,赶紧往回跑,边跑边说:“我去更衣,马上就来。你要是急了就先去。”

    毕竟,这古代的服饰和装扮这么繁琐。

    还不知道要鼓捣多久。

    但是,自己这边的晚宴,主人总不好迟到的呀。

    不过,宇文澈可没那么急,见一个情敌和一个讨厌的女人,有什么好急的?

    他巴不得有个合适的理由不用见他们。

    只不过,老天往往不会那么顺遂。

    一切平静,没有提供给他合适的理由,而孟漓禾也在半个时辰内成功的梳妆好走出。

    淡紫色的宫装,修身而大气。

    肩膀之处,配着一个雪白色的毛绒披肩,又将整个人衬托的柔和无比。

    甚至,将她的脸颊藏起一部分,更显出几分俏皮。

    宇文澈只觉惊艳无比。

    宫装真的很适合她,这是他曾经第一次看到她穿上之时的感慨。

    而此时此刻,他更是开始幻想,她穿上皇后服饰的模样。

    一定会更加的美丽和尊贵。

    只是,他还要再等等,等他将这一切都扫清,再给她一个盛大的封后大典。

    牵起孟漓禾的手,宇文澈同她一起走向宴会的宫殿。

    宫内的老人看到之余均不由感慨,真是好久没有见过皇宫里这么和谐的画面了。

    真好。

    等他们到达之时,许多朝廷众臣已经在殿内等候。

    而凤夜辰和凤轻语也已被请入坐席。

    慢慢的走进殿内,孟漓禾还是忍不住朝随着她和宇文澈的进入,而从座椅上站起的凤夜辰所在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