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7章 雪灾之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眉头一皱:“传!”

    孟漓禾也不由从床上站起,蹙眉看着殿外。

    八百里加急,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直接传入到皇上耳中的消息。

    所以,尽管宇文澈如今已经在寝宫,也同样会送到。

    并且,一路畅通无阻,只要出示那特定的腰牌,无人可以阻拦。

    因为,都是十万火急之事。

    并且,一般来说,十万火急之事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因此,不光是宇文澈,连孟漓禾也紧张了起来。

    很快,送信之人便被领进寝宫,只不过看到孟漓禾时明显犹豫了一下。

    孟漓禾顿时反应过来,如今自己是皇贵妃,要懂得避嫌了。

    虽然方才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临时遇到这种情况,免不了的还是恍惚了一下,不过,还是反应过来率先开口道:“皇上先忙,臣妾先行告退。”

    说着便亦对宇文澈行了礼后,便往外走。

    好在如今她也有自己的离合宫,虽然还一次未住过,但好歹也是有去处的。

    不用在外面冷风中逗留到宇文澈议事完毕再进来。

    孟漓禾不由苦笑。

    然而,宇文澈却皱了皱眉,一把将她拉住:“小雨,你去哪?”

    孟漓禾就着这苦笑的脸道:“皇上议事,臣妾回离合宫。”

    宇文澈的眉头更加蹙紧:“我议事你为何要走?若是你困了,我可以去门外,你先去床上睡。”

    这话一出,不光是孟漓禾惊讶。

    那前来送急信之人更是惊的下巴都掉下来。

    孟漓禾直接怔住,她离开不是怕影响自己休息才离开的呀。

    这个男人,刚刚也提到了“干政”两个字,难道不明白么?

    所以,看了那送信之人一眼,还是提醒道:“国家政事,臣妾留下多有不便,所以臣妾先告退了。”

    宇文澈这才知道,孟漓禾的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脸色在一瞬间沉了下去,不过亦未多说,只是坚定的拉着孟漓禾的手,对着送信之人道:“有事速速汇报即可,皇贵妃无需避嫌。”

    要说,还是送信之人比较懂眼色,竟是比孟漓禾先反应过来。

    早就听说皇上在做王爷时就十分宠妻,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想到自己的消息也并非什么机密之事,不过很急而已,所以,看到此情此景后立即汇报道:“是,皇上。我国南部前几日出现大面积雪灾,伤亡和损失都十分惨重。”

    “你说什么?”宇文澈闻言面色一凝,眉头迅速皱起,“速速说出详情!”

    孟漓禾也是一怔。

    听到这种消息,已经来不及再对自己是否干政考虑。

    因为,南部雪灾?

    他们现在所居住的京城在殇庆国的北部,冬天有积雪就罢了,可是南部,往年的冬天连雪都少见,怎么会发生雪灾呢!

    而且即使今年在北方的京城,温度也不是很低,下雪之后,甚至连池塘的水没有完全冻结。

    只不过在边缘结了一小层薄冰而已。

    虽然依然会冷,但的的确确可以算是个暖冬。

    而按理来说,南方应该更暖的呀!

    送信之人很快将雪灾的具体情形向宇文澈详细的说出。

    原来在五天前,也就是宇文澈登基大典后的第三天,南部一些地方忽降大雪,几乎是一夜之间冰天雪地。

    地上的积雪甚至快到一个成年女子的膝盖。

    所以,给出行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当然,若只是涉及到出行的话,并不是最严重,而最严重的是南方气温骤降,十分寒冷。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常年不下雪,即使在冬天也不会很冷的南部,大家最多用炭火盆烤烤身子。

    而如今,忽然间面对如此寒冷的天气,木炭根本不够用,而且因为在南方,老百姓们也不懂用北方人常用的火炕来取暖。

    甚至于,连原本准备过冬的棉衣都很单薄。

    因此,一场大雪过后的一两天内,竟然陆陆续续的有人在这寒冷的情景下冻死。

    所以,才不得不发这八百里加急信向皇上来汇报。

    毕竟,发生雪灾之地的老百姓急需救援,而且面积之广只能求助朝廷帮助。

    宇文澈听后,当即二话不说,提笔下圣旨,命人连夜送往各大人的府邸。

    赶制棉衣,筹备木炭,准备人马前去救援。

    这一次,可谓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而忙完这些,基本上大半宿就这样过去,距离上朝也恐怕都没有多少时间了。

    将最后一份圣旨传出去,宇文澈神色疲惫的坐在桌子前,捏了捏眉心。

    身后,孟漓禾走上前,温柔道:“还有一个时辰上朝,去床上眯会吧。”

    宇文澈诧异抬头,这才发现孟漓禾到目前为止还是穿戴整齐,妆容也是完好,很明显,虽然一直没有开口,但并没有睡去。

    心里不由划过一丝内疚,自己竟然一直忙到忘记让她先睡。

    不由带着深深的自责道:“以后不用等我,困了就先睡。”

    孟漓禾却是摇摇头:“不困。”

    之后,并没有再多说。

    宇文澈虽然脑袋忙的有些迟钝,但对于孟漓禾的寡言,还是敏锐的发现了问题。

    联想到她之前的行为……

    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小雨,是不是我那个玩笑,你还是上心了?”

    孟漓禾这会正沉浸在雪灾之事里,这样被他一问,显然有些反应不及:“哪个玩笑?”

    宇文澈提醒她:“干政。”

    孟漓禾一愣,原来是这件事……

    想了想还是回道:“你不是说这是简称么?”

    “没错。”宇文澈将她拉到身边,看着她道,“所以,以后像方才的情形,你不必避讳。”

    孟漓禾其实一直想同他谈谈方才的事。

    既然他主动提到,干脆也故作轻松的开口道:“虽然刚刚你的是简称,但后宫不得干政,皇上,这一点应该不用我提醒你吧?”

    听到她喊皇上,宇文澈的脸色又微微沉了下来。

    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反倒是说道:“而且,不管人前人后,你都不必叫我皇上,也无需自称臣妾。”

    孟漓禾这一次可真的诧异了。

    尽管知道他的用意,但这毕竟是古代皇宫啊。

    为什么你的想法这样超前,竟然可以超越世俗之礼?

    “那我叫你什么?”

    “澈,夫君,相公,宝贝……”

    “等等,停!”眼见宇文澈坏笑着越说越离谱,孟漓禾不由赶紧叫停。

    什么嘛!

    怎么一言不合又开始开车。

    她方才明明还很严肃的啊!

    画风转这么快你麻麻知道吗我的皇上?

    看着孟漓禾虽然一脸崩溃,但终于情绪缓和了下来,宇文澈终于面露微笑。

    还是这样好。

    他不喜欢看着为了礼节与他不得不保持距离的孟漓禾,更不喜欢看到因此而只能暗自神伤的她。

    所以,等到孟漓禾翻了个白眼问道:“为什么?”

    他立即回道:“因为我会难过。”

    甚至,还故意做出个西子捧心状,就差没手动滴两滴血。

    孟漓禾嘴角微抽:“你为什么难过?”

    难过的人应该是她吧?

    毕竟,不能干政,注定要被瞒着很多事的人是她。

    然而,宇文澈却说道:“以往无论我遇到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帮忙,为我出谋划策,现在我做了皇帝,你便要抛弃我了吗?”

    当然,免不了的配合着一脸控诉的神情。

    仿佛在指责这位负心妇。

    孟漓禾虽然知道他是在故意逗自己开心,但还是安慰道:“我没有想抛弃你,只是现在和以前不同,现在是国家大事,关系到国计民生,我不想你被人诟病。”

    然而,宇文澈却挑挑眉:“你为国家百姓做的事,还少吗?”

    孟漓禾一噎,似乎是做了一些。

    但,还是和这些不同吧?

    而听宇文澈又说道:“而且,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江山,如果没有你,给我再多江山也不换。”

    一句话,成功俘虏了我们皇贵妃的心。

    让她心里发软的同时,还是说道:“可是在人前都不喊你皇上的话,也真的太过了。到时候大臣们觉得后宫干政不说,还没有礼法。”

    “我没有后宫。”孰料,宇文澈却说了这么一句。

    就在孟漓禾诧异之时,又听他说道:“就算有,我的后宫也只有你一个人。”

    孟漓禾的心顿时就化成了一江春水,简直就要波涛汹涌了。

    虽然,这句话他以前说过无数次,但是做上皇帝之后,依然如此坚定深情的对她表白着。

    怎能让她不动容?

    可是,等等。

    这好像跑题了吧?

    他们不是在讨论干政和礼节吗?

    差一点就被他忽悠过去。

    所以,好笑道:“干政的事先不谈,但在人前我还是叫你皇上吧。”

    宇文澈皱起眉:“为何不谈,这是圣旨!”

    孟漓禾一愣,呦呵,用圣旨来压人了哦!

    所以,嘴角一勾,淡淡道:“那我抗旨。”

    宇文澈立马就蔫了,因为他觉得说着抗旨的媳妇好萌。

    所以,特别没出息的说道:“准了,朕准你随便抗旨。但这件事,你若是不答应,就是抛弃我。”

    孟漓禾:……

    怎么和个小孩似的。

    不过说实话,看到他这么忙,若不是担心越了矩,自己真的也想帮他一把。

    因此,想了想,还是暂时答应在雪灾这件事上同他一起分担,不过,却不准他和大臣们说,并且不得反抗,因为这是妻纲,没得商量!

    总之,在她的一起帮忙下,宇文澈的效率终于提高了好多。

    而雪灾之事也暂时得到了缓解。

    只是,让人未想到的是,就在一切要步入正轨之际,皇宫却是来了两个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