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5章 皇上病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和孟漓禾连夜赶往皇宫,甚至因为皇上的情况,还一同叫上了苏子宸。

    皇宫内,皇上的寝宫灯火通明。

    等他们到达之时,好多太医已经在此,地上有些凌乱,甚至还有些淡淡的似是没有擦干净的血迹,看样子像是经历了一场慌乱。

    而皇上却依然在昏迷着,脸色苍白,看起来几乎没什么气息。

    孟漓禾只看了一眼,心便沉了下去。

    纵然她的医术并不算十分高明,但这个样子她也知道,大多是寿命到了尽头,油尽灯枯的表现。

    这也难怪,为何半夜来府中传人。

    不仅是他们,宇文峯和公主们也已到达了宫中,很多妃子也都聚集在房间外。

    想来,也是太医束手无策之下,传达的意思。

    只是,让孟漓禾有些奇怪的是,才上任不久的新丞相,也就是那浅夕的父亲,华丞相也在一旁。

    宇文澈看到他在之时,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不过,皇上身体事大,倒也暂时没有询问。

    苏子宸很快走到皇上的龙榻旁,为他把起脉。

    如今,虽然大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将他当做太子妃的表哥,但因为他已经长期出入宫中,以及那精湛的医术,大家也十分信任他。

    因此,均在一旁静静的等待,大气都不敢出。

    只见苏子宸的眉头紧紧皱起,却是说了四个字:“气急攻心。”

    众人皆是一愣。

    宇文澈脸色凝重:“那可还能医治?”

    然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强弩之末,回天乏术。”

    屋内外的人听到这句话,立即开始激动起来。

    纷纷跪在地上哭喊着皇上。

    尤其是那些妃子,哭喊的更是厉害。

    毕竟,若是皇上死了,最惨的估计就是她们。

    宇文峯心痛难当,父皇一直很疼他,可是竟然已经走到尽头了吗?

    他才刚刚年过半百啊!

    只是,这些悲伤也只能吞在心里,因为身边,还有他的母妃在。

    他作为儿子,只能扶住被刺激的几乎站不稳的端妃,给她力量和安慰,让她知道她还有自己。

    而孟漓禾也在一旁拉着芩贵妃的手,事到如今,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这些。

    公主们站在一起,更是直接急红了眼。

    宇文澈脸色自是不怎么好。

    气急攻心?

    到底有什么事令父皇生气的?

    不过,在追究这些之前还是问道:“那父皇可还有机会醒来?”

    苏子宸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拿出一颗药丸:“这药可以让皇上在片刻左右凝结身体所有力气醒来,但也同时会耗光所有精气,恐怕很快会……你们自行决定吧。”

    宇文澈一愣,甚至有些不敢接过那颗药。

    说白了,这会加速皇上的死亡。

    只是可以让他在死前回光返照一下而已。

    他……实在无法不犹豫。

    苏子宸自是可以想到宇文澈的犹豫,所以,为了让他的决定更明确,继续说道:“如若不用,皇上会一直昏迷直至消耗完所有精气。”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如若不用,虽然可能距离死亡的时间更长,但却只是直接睡死而已。

    所有的太医也对此均无疑虑,因为在他们心里,根本连让皇上暂时苏醒的能力都没有。

    宇文澈终于接过那颗药丸。

    只是,看着皇上的面容,依然有些犹豫。

    身旁,一直伺候在皇上身边的公公却忽然跪在了地上:“太子,可否容老奴说一句?”

    宇文澈转过头:“公公请讲。”

    公公立即谢恩后才说道:“皇上一世英名,即使卧病在床后也一直同老奴回忆当年戎马生涯,曾经说就是离开这个世上也要含笑而去。但是如今,他却还有很多未交待的事,老奴认为,他若是可以选择,一定不会甘心就此沉默离开。”

    此话说的大家悲恸无比。

    甚至,让人不由回想起皇上壮年之时,的确是天之骄子,风光无限。

    然而,一转眼竟然面容苍老,在床上垂死挣扎。

    更加知道详情的孟漓禾也不由心情沉重,造化弄人啊,偏偏遇到个爱他却毁了他的女人。

    那次下蛊,虽然最后得以驱除。

    但终究还是耗损了他的身体。

    若不是表哥在一旁努力调理着,恐怕早就支撑不到现在。

    加上上次又被自己的亲儿子下了毒……

    当真是令人扼腕哪!

    爱情,亲情,这两个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却成为了将他送往黄泉之路的一把厉刀。

    而友情,相信作为皇帝,他大概不会有。

    这,就是作为帝王最大的无奈吧?

    坐拥江山,却无法拥有这世上最普通的一切。

    不由抬头看向脸色亦有些苍白的宇文澈,心里却越发坚定起来。

    只要有她在,她就会努力让他拥有一切。

    “澈儿。”身旁,芩贵妃忽然开了口,“本宫也认为,以你父皇的脾气,更愿意骄傲的离开。所以,喂你父皇吃吧。”

    宇文澈攥着药丸的手指微动,眸光闪了闪。

    直到今天,他才理解将别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之时,有多么的沉重。

    人命大于天。

    何况,这本就是天子之命。

    “二哥,喂父皇吃药吧,他还未传位,也还未来得及同我们说说话,一定不愿意这么离开我们的。”

    身后,宇文峯也开口,声音竟然带着努力压抑下的哽咽。

    也是铁骨铮铮的男子,却第一次流露出如此感性的一面。

    宇文澈的心亦忍不住抽痛了一下,终于还是抬起手,扬起皇上的下巴,将那药有技巧的喂了进去。

    知道需要半刻钟,宇文澈收拾了一下情绪,还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因为此时的半刻钟对他来说,将是无比的漫长,也因为他实在无法不询问到底发生了何事。

    因此,径直走到华丞相的面前道:“敢问丞相大人为何深夜在此?”

    华丞相没想到自己的造访竟然有这么严重的后果,面对宇文澈冷冷的询问,吓得顿时冷汗直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身后,公公却忽然递过一个奏折道:“老奴不识字,但知道这是方才丞相大人连夜上奏的。”

    宇文澈的双眼顿时眯了起来,刷的一下打开那份奏折。

    只见上面细数了宇文畴这段时间在各地做的乱,其内容丰富详细到连被害人细节都有,更是言明了严重的后果,仅在最后上报最新一起暴动事件,希望皇上给予措施。

    宇文澈顿时勃然大怒!

    直接一把将奏折直接朝丞相扔了过去。

    奏折砸到丞相的头上,力道之大,竟是让他的额头当场见血!

    “华林祥!你这是故意以宇文畴的事来刺激皇上?”

    连名带姓的称呼,说明宇文澈此时已经气愤到极致。

    那周身仿佛都燃着浓浓的怒火。

    他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和父皇提过关于这件事的一个字,就是担心父皇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毕竟,面对宇文家的子孙如此恶劣的行径,他都痛恨不已,何况,是他的父皇?

    而且,即使他已经立为太子,也不得不承认,曾经最有可能继位的是宇文畴。

    曾经,一直被父皇看重,花心思培养的,也是宇文畴。

    结果,却被最器重的儿子一次次辜负,试问谁能受得了如此打击?

    然而,这个人却趁着晚上上奏,目的,不是为了故意避开他又是如何?

    然而,丞相却立即否认道:“冤枉啊太子,臣此时上奏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不知这件事啊!”

    这种冠冕堂皇的狡辩,宇文澈冷冷一哼:“你明知道皇上身体不好,朝中之事是本太子在处理,有急事为何不来太子府?”

    丞相闻言却更加有了说辞:“太子殿下,您只是兼国,但皇上还在呢不是?臣难道要无视皇上,直接将您奉为君主吗?”

    宇文澈从未像现在这样出离愤怒过。

    这个人当真是巧舌如簧。

    他可没忘记,曾经就是宇文畴一直力荐,才提他作了丞相。

    这个人就是故意无疑。

    而且说不定……

    因此,他忽然冷笑了一声:“丞相大人,你的奏折中,很多都是朝廷的机密,并未公开之事,你是如何知晓?还是说,你也是知"qing ren"?”

    此言一出,丞相的脸色果然大变!

    若说之前他的事还能辩解,最多被认为是不妥的话,现在这顶与判贼宇文畴为伙的帽子扣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严重的话可是会满门抄斩的!

    所以,赶紧摆出姿态喊道:“太子殿下,臣冤枉啊!皇上您快醒醒,臣冤枉啊!”

    “闭嘴!”忽然,宇文峯出声厉喝道,“再乱嚷嚷,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他的二哥是太子,身份特殊,注定不能说这种恐吓人的话,失了身份,也会被人诟病。

    但他不一样,所以,这种事就让他来做好了!

    丞相果然吓得噤声。

    虽然这个五皇子面容并不像太子这么冷,但谁不知道他从不按常理出牌,说不定惹恼了他真会被他如此。

    听到他安静下来,宇文澈才松开了手上握起的拳头。

    差那么一点,他就要失控让这个吵闹的丞相闭嘴。

    只是,再这样下去,谁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难免会惊扰皇上。

    没有人愿意在最后与皇上相处的时间再被他打扰,宇文澈冷冷吩咐:“将他带下去。”

    丞相刚想喊,但看到宇文峯那对着舌头割一刀的比划,还是吓得将话咽了下去。

    屋子终于安静。

    而床榻之上,皇上的手却微微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