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4章 大皇子人马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据这些人交代,宇文畴养的人马万人有余,大多来自草寇和山贼等,按照数目来说,倒是并不足为惧。

    然而,值得他们重视的却是,如今这些人马竟然被宇文畴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分散到了殇庆国各地。

    而目的除了防止宇文澈一袭将这些人全部缴获之外,竟然是要让每个地方都不得安生!

    宇文澈脸色冷若冰霜。

    他还以为宇文畴有什么本事,原来只是让朝廷无法安定?

    真是枉为宇文家的子孙,就算想要这个皇位,就算因此而要杀自己。

    但,江山不得动摇,子民不得侵犯。

    这点道理都不懂么?

    原来,一直以来还真的是抬举他了。

    孟漓禾也气愤不已。

    往往都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然而,这一次,暗箭竟然直接指向了百姓!

    这岂是愤怒了得?

    这种人,当真应该受天谴。

    然而,诅咒也好,咒骂也罢。

    面对这样的局面,宇文澈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秘密派一些人马前去调查,并且保护老百姓的安危。

    而之所以没有选择通知各地官员,是因为如今皇上病重,朝廷本就不算稳,如果再加上可能的危险,恐怕会引起更大的动荡。

    毕竟,知道的人越多,流传出去的可能性越大。

    而造成恐慌也就越有可能。

    因此,秘密行事是如今最稳妥的办法。

    而除此之外,宇文澈还要亲自修书至辰风国,主动言明其使臣遇害一事。

    否则,若是引起误会,那可当真不是小事。

    其实,就算如此,恐怕两国之间的关系也会紧张起来。

    但,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恐怕到时候无法避免的话,还是要想一些适当的补救措施,来安抚辰风国的情绪。

    总之,事情一件比一件棘手。

    甚至于,不知是因为刺杀孟漓禾失利还是痛失许多手下的缘故,宇文畴几乎没有给宇文澈多少时间,直接便在几个地方都发起了暴动!

    残杀无辜百姓,打着对朝廷的昏庸无道进行抗议的旗号。

    说太子当政不合理法,要求下台,而一切反对者都是朝廷的叛徒,因此予以清除。

    甚至,连老人,孩子,妇女,都通通不放过。

    几乎就是想要让百姓人人自危,不敢出面支持宇文澈。

    只不过,民心从来都不是靠暴力得来的,因此,尽管被迫害,但依然有很多人站起进行对抗!

    只是,老百姓又岂是这些人的对手?

    这些人杀人不眨眼,且拥有武功,还有武器,那些火雷之类更不用提。

    万一如果碰上,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宇文澈因这些老百姓如此明事理而欣慰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心。

    加上国事实在繁多,回到太子府的时间越来越晚。

    不过,却也从来没有在外面留宿。

    每晚不管什么时辰回来,都一定会睡在孟漓禾的身边。

    只是,也常常即使回来,也在孟漓禾睡后再次起来,思考事情,或者研究东西。

    让孟漓禾心疼不已。

    看着烛火晃动,以及他那紧紧蹙起的眉头,孟漓禾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站到他的身侧,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额头之上。

    真想用力将皱起的眉头尽数抚平,让他回到那个回府对着外人冷冰冰,对自己却也会插科打诨的男人。

    感觉到孟漓禾的手,宇文澈身子微微一动:“你怎么醒了?”

    孟漓禾仍旧在用力压着额头,她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宇文澈。

    察觉到孟漓禾的用意,宇文澈心里一暖,眉头尽数舒展,将她的手拿下握在手里,转头看向她:“抱歉,把你吵醒了。”

    孟漓禾很想说,其实她并没有睡。

    在他每晚从床上离开自己时,便会醒来,然后便这样无声的陪着他。

    然而,当初选择这样,就是不想他内疚,也不想他因为顾及自己而不得不在睡不着的情况下也要躺在床上受着煎熬。

    所以,如今也没有必要说出来。

    只是回道:“澈,我已经让风言社所有人在各地秘密保护百姓,虽然可能作用不大,但应该也能帮上忙,这件事,你不要太过焦虑。”

    宇文澈一愣,心里越发暖了起来。

    看到孟漓禾担忧的目光,甚至故意调笑道:“就说我娶到你是捡了宝,你看哪个妻子能为相公做这么多事?”

    孟漓禾闻言,情绪也松弛了许多。

    不由瞥了他一眼,大言不惭的说:“既然知道,就记得好好珍惜。”

    “一定会的。”宇文澈温柔的说着,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拉坐到自己腿上,从身后紧紧的圈住她,“冷不冷?”

    “有你在,不冷。”孟漓禾放松的窝在他怀里,微笑的回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将宇文澈的胸口震的发疼。

    曾经,他是殇庆国最冷的冷王。

    是别人连多看一眼都不敢之人。

    甚至,连大街小巷里,妇人们吓唬孩子都用再不听话把你送到王府这种话。

    他,从来都是不被人接近的。

    仿佛他的存在,就是让所有人心底生寒。

    然而,他怀里的这个女人,却因为自己在而变得温暖。

    这,让他如何不震撼。

    有人在这样强烈的需要他,他的存在不再是没有意义。

    更加紧的抱住孟漓禾,宇文澈低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隔壁,本来睡得很香的夜和胥,因为主子有动静而从梦中醒来。

    然后,就这样活生生被秀了一脸,简直有些懵。

    本来,最近因为他们的太子殿下一直很忙,所以被秀恩爱的次数少了许多。

    没想到,这几句对话而已,就把他们虐了个遍体鳞伤。

    不得不说,论互撩功力,太子和太子妃这对要是敢称第二,恐怕没有人敢称第一啊!

    呜呜呜,好感动,简直都想要恋爱了。

    胥瞪着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夜眉头一挑:“你刚刚说什么?想恋爱?”

    胥脸上大窘:“我说出来了?”

    夜嘴角微抽你还能再蠢点?

    于是,沉重的点点头:“没错,你说好想谈恋爱。”

    “哦,嘿嘿。”胥挠了挠头,“就是随便一想。”

    夜一愣,竟然承认了?

    最主要是,真的这么想了?

    他刚刚还以为,这小子只是随口一说,或者哪根筋搭错了。

    所以,这个一直没有开窍的家伙,终于得到了月老的回眸了?

    心里不知道是该庆祝还是该担忧,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想谈恋爱?有幻想对象吗?”

    胥脸上一红,什么幻想对象啊!

    听起来就很污啊!

    所以,立即摆出正直脸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幻想着别人做那种事,我没那么饥渴好不好?”

    夜简直差点直接喷鼻血。

    我滴个妈呀!

    这家伙每次说话都要这么直接吗?

    幻想别人做那种事!

    到底哪种事你有本事说清楚!

    不要让他开始幻想什么画面好吗?

    这大半夜的,意志力最弱的时候。

    所以,深吸一口气道:“我只是说你有没有幻想谈恋爱的对象。”

    胥:……

    原来理解错了啊,囧。

    所以,撇撇嘴道:“谁让你不说清楚。”

    夜:……

    所以怪我喽?还不是你想法太污?

    谁知胥大概略略心虚,又说道:“反正不能怪我,谁让你平时那么污。”

    夜:……

    到底是谁真的非常想要探讨一下。

    难道不是每次都是他提起的话题,或者展开的联想?

    明明心里污的要死,想法也多的要死,偏偏总爱脸红。

    搞得看起来多么纯洁,真是极其具有欺骗性,不能好。

    不过,倒也好,那种事的时候估计也能放的开。

    甚至搞不好他有偷偷做那种事,不然怎么会马上联想到呢?

    可是,明明都是和他睡在一起啊,他怎么会有机会……

    等等,不会是半夜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鼻腔,夜猛的捂住鼻子,然而,鲜血还是从指缝流出,可叫个吓人。

    胥果然吓了一跳,赶紧跳下去为他递毛巾。

    然后,看着他终于止住鼻血,但脸上残余的诡异红色,不由带着疑惑道:“你刚刚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

    夜简直要被气笑。

    小子聪明的很嘛!

    不过,这会还提这茬,是想让自己再流一次?

    而虽然不小心失了态有点丢面子,但腹黑如他,还是抬起头,气定神闲的看着他:“什么叫做不好的事?”

    开玩笑,害他窘?

    还不知道谁会窘。

    而不负众望,胥果然脸上迅速红了起来,支吾道:“没什么,我就是随便一说。”

    而与太子殿下有着同样恶趣味的夜,故意向胥凑了凑,声音低沉,但却一脸正直仿佛在讨论什么国家大事一样道:“我只是不明白而已,你和我解释解释,我估计就懂了。”

    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真的?

    为什么感觉哪不太对?

    然而对方这么认真的问自己,自己再敷衍好像不太合适吧?

    怎么办啊怎么办?

    到底要不要说,但是这种事怎么说,说不出口啊完全!

    天哪,谁来解救一下我。

    快快速来打破这莫名尴尬的局面。

    哪怕是隔壁传来奇奇怪怪的,扰的他们无法交谈的声音也好啊!

    正想着,却互听院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胥眼前一亮,接着,才猛然意识到,不对,这是半夜,怎么会有人来?

    果然,紧接着,他就听到院内,管家焦急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不好了,皇上出事了!”